1052 战,一清道人 - 少年王

1052 战,一清道人

陈老完了?! 这几个字,犹如一道惊雷从天而降,炸得一清道人眼睛瞬间瞪大,我和刘鑫也跟着面面相觑。要知道,“陈老完了”这几个字可不是随便说的,往往代表着两重含义,一重是说陈老垮了,一重是说陈老死了。 无论哪重含义,都会造成整个华夏的震动,甚至整个世界的侧目! 一清道人倒吸一口涼气,便说:“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不久前才给陈老打过电话!” 这话没错,一清道人抓了郑午、马杰以后,就给陈老打过一个电话,我和刘鑫都听到了。且而陈老要是真的出了事情。新闻早就报得满天飞了,怎么可能到现在都没有点风声? “是真的.”猴子沉沉地说:“我们掌握了陈老想要称帝的证据,并且提交给了魏老、徐老等人,们他确定无误之后,就会对陈老下手的。一清老道。别再执迷不悟了跟着陈老只有死路一条。 华夏一共拥有五位身处权力巅峰,地位至高无上的老人,分别是荣老、陈老、徐老、魏老和宁老,他们彼此制衡。各自掌握一方力量,属于平起平坐。也就是说,陈老想要称帝,必须干掉其他老人才行;反过来说,如果陈老妄图称帝的证据确凿,其他几位老人对绝不会善罢甘休。 四位老人联起手来对付一位老人,绰绰有余。 我从帝城逃出,在夜明兵部避难,第一次和左飞见面的时候,他就说他们正在积极搜寻陈老称帝的证据,现在看来已经有所收获了。这么说来,陈老还没真的完了,而是“快要”完了。 一清道人咬了咬牙,似乎很想放上几句狠话,说些“陈老没有那么容易垮台”之类的话,但是终究没有太大的底气,只能一脸怨恨地看着猴子。 猴子继续说道:“老道,我没骗你,陈老真的要完!” 一清道人咬牙切齿地说:“那又怎样?我愿意和陈老同生共死!” 猴子摇了摇头:“老道,咱俩处过几天,说实话我对你印象还挺好的,王峰和刘鑫也不止一次说过你的本性不坏。所以我想最后一次劝你,别跟再陈老了,弃暗投明才是你的最佳选择! 时至此刻,猴子仍没放弃劝降一清道人。不管是因为我和刘鑫的原因,还是他自身对一清道人的考量,看得出来已经尽力在拉拢一清道人。 可惜的是,我和刘鑫已经努力过很多次,一清道人丝毫没有改变立场的意思,猴子的所作所为当然也是徒劳。一清道人直接“呸”了一声,骂道:“你们想都别想,老子永远不会背叛陈老!” 猴子还想再说什么,小阎王已经不耐烦地说道:“别跟这老头废话,直接把他宰掉算了!” 这是我舅舅现身以来说的第一句话,他和以前一样戾气十足,动不动就要打要杀。 龙组的七个队长里面,小阎王毫无疑是最残暴的一个,能动手就从不逼逼。 猴子叹着气说:“一清道人,你可想清楚了,陈老都快垮了,你也就没保护伞了,我们可以随时杀掉你的。 “来啊!” 一清道人一声大喝,手中长剑高高举起,身上的衣服也跟着无风而动,那是暗劲外泄的表现,也是战意爆棚的象征。 即便知道必输无疑,一清道人也无半点退缩,反而愈发斗志昂扬,谈话进行到这,算是彻底崩了,已经不打不行了。 小阎王第一个冲了上去。 小阎王就是这样,打架永远冲在最前,哪怕已经年过四十还是这么勇猛。 小阎王甩着粗大的铁链,呼啸着朝一清道人冲了上去,紧接着是猴子、黄杰和左飞。也分朝不同方向攻了上去。猴子用的还是那柄金灿灿的刀,黄杰当然还是挥舞着回龙刀,左飞的缠龙手上去就抓一清道人的长剑。 据我估算,一清道人的实力应该和当年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五的太后娘娘旗鼓相当。当初小阎王和左飞联手就能击败太后娘娘,如今再加上猴子和黄杰,所以可想而知,一清道人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 更何况,一清道人在这之前就已经被郑午轰过几十拳了,不可能一点影响都没有的,战斗力至少下降两三层。 现在五人一交手,一清道人便迅速落入下风、露出败象。 诚然,一清道人的气势凶猛、战意昂扬,但这玩意儿并不能成为制胜的关键,尤其是在两边战力相差如此悬殊的情况之下,个人的努力很难改变结果。 对此。我深有体会。 比如说我战意再盛,也斗不过东海魔君、白云城主。 一清道人从一开始就没讨到任何便宜,他的长剑被左飞的缠龙手给“缠”住了,几乎发挥不出任何作用,而猴子的金銮刀、黄杰的回龙刀、小阎王的勾魂链。更是不断刺、劈、抽在一清道人身上。 唰唰唰! 猴子的尖刀金光闪烁,不断划在一清道人身上。 飕飕飕! 黄杰的怪刀蓝光闪现,不断斩在一清道人身上。 轰轰轰! 小阎王的铁链上下翻飞,不断抽在一清道人身上。 一清道人很快就伤痕累累、吐血连连。 他根本就不是这四人的对手,他自己也知道结果会是怎样。但他还是努力地还手反击。此刻的一清道人,不过是做着困兽之斗,除了让自己身上的伤越来越多、越来越重,再无其他半点作用。 一清道人的伤势越来越重、动作越来越慢,他也知道自己的末日将尽。发出一声声悲怆、凄凉的嚎叫。 我和刘鑫当然不是滋味,虽然我俩是龙组的人,也知道哪边才是正义的一方,可是看到一清道人如此惨状,两颗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揪住。一清道人每叫一声,身上每多一道伤痕,我俩的心也跟着痛上一下。 还是那句话,一清道人或许不是好人但他对我和刘鑫没有一点亏欠。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难道我们还能上去帮一清道人的忙? 作为旁观者,和我俩完全不一样的是郑午。郑午这几天没少受一清道人的气,做梦都恨不得把一清道人大卸八块,现在看到一清道人的处境狼狈,兴奋的他哈哈大笑,甚至连连拍手大叫:“好、好!” 大笑、大叫不说,郑午的手也痒痒,也想上去一起痛揍一清道人。 郑午握了两下拳头,撑着地想站起来。 但他的腿上都是剑伤,小腹也被一清道人刺了一个贯通,这才刚刚上药不久,怎么可能站得起来?马杰无奈地说:“午哥,你消停点吧,他们四个足够收拾那老道了,不用你出场的!” 郑午连骂了两声:“放屁、放屁!”又说:“别看他们暂时占了上风,但是没我风华绝代、力拔山兮的午哥,他们斗不过那老道的。” 马杰叹着气说:“午哥,你站都站不起来,别去凑那个热闹了。” “谁说的?!”郑午咬牙切齿:“我穿着战袍呢,恢复力也比一般人强!” 郑午所谓的战袍,就是他那一身黑色皮衣皮裤,本来还有个墨镜的,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丢了。这皮衣皮裤看着很一般,地摊上两百块钱就能买到,不知郑午为何这么看重,不光和我打架的时候换上,现在还说穿了战袍有助于伤势的愈合。 我真服了,难道这衣服还有回血效果? 别说,郑午竟然真的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趔趔趄趄地朝着马路上的战场走了过去。 我的心中吃惊,不知这是什么情况,回头疑惑地看向马杰,但是马杰微微摇头,显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我也知道华夏之大、无奇不有,可这情况真是从来没有见过。难道他身上看着普普通通的皮衣真是什么不可思议的宝物? 然而就在这时,还没走上两步的郑午,突然“砰”的一声重重摔倒在地。 看来是我多想了。 马杰无奈地说:“两位兄弟,麻烦你们拖他回来。” 我和刘鑫便走过去,像拖死狗一样地把郑午拖了回来。 马杰叹着气说:“午哥,你老实点吧。” 郑午又努力了几下,还是没能站起,恨恨地说:“好久不穿这衣服了,看来和我是生疏啦!这可怎么办啊,没我的话,他们会被一清道人杀死。” 就在这时,就听“砰”的一声,小阎王记铁链甩出,正好抽在一清道人胸口。一清道人本就受伤不轻,哪里还能承受得住这样 的重击,身体当即就朝后飞了出去,“咣”的一声重重落地。 这下真是伤得不轻,一清道人已经完全站不起来了。 与此同时,猴子也迅速跃出,手里的金刀从上而下,狠狠扎向一清道人胸口。 猴子是真的要取一清道人的性命。 一清道人既然不愿归降,那就非死不可,否则就是纵虎归山,像他这样的高手肯定不能放过。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有人突 然大叫了声:“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