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1 究竟,谁才是爹 - 少年王

1051 究竟,谁才是爹

十二个小时是一清道人规定的时间,他是昨天晚上八点打的电话,现在也才凌晨两三点而已,距离规定时间还有四五个小时。 猴子既然能从网吧打着呵欠出来,说明他早就到了这座小城,看看时间还早,索性去玩了几把游戏,直到现在才出来。怎么就那么巧,恰好看到了我们和一清道人。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龙组这位二队队长,有时候觉得他很靠谱,有时候又觉得他很不靠谱,现在,是就觉得他很不靠谱的时候。 在我心里还充满疑惑的时候,郑午已经破口大骂起来:“猴子你这个王八犊子,你早到了不来救你这两个爹,你跑去网吧玩游戏,网吧是你爹吗?我差点被人杀了知不知道?” 骂得还真不客气啊。 但郑午被一清道人一剑穿过小腹,也就是他身体强壮,一般人哪扛得住? 猴子也很不客气地回嘴:“这不没到时间吗,一清老道规定我十二小时以内到了就行,人家还没说什么呢,你嚷嚷个什么劲?” 郑午仍旧大骂:“你他妈玩游戏还有理了?你咋不猝死在网吧呢!” “呵呵,我身体强壮的很,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你死了我都不会死!” “我死了也要拉你当垫背的!”郑午怒目圆睁,显然气到极点: “来来来,你过来,我先把你杀了,看看咱俩谁先去死。” “嘿,你吹什么大话,你连站都站不起来,你能杀得了我?我让你十招,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两人越吵越凶,恨不得杀要了对方,所谓华夏最强五人组,内讧起来也是猝不及防。猴子气鼓鼓地,朝着郑午走了过去,郑午也做好了准备,张牙舞爪地准备扑向猴子,好像两人真要展开一场生死格斗。 然而,就在猴子刚刚迈出两步的时候,一清道人突然猛地甩剑,“啁”的一声指住地上的郑午和马杰,冷冷地说:“不要过来,否则我杀了他们!” “不用你杀,让我来杀!”猴子仍旧往前走着。 一清道人猛地一剑刺出,猴子赶紧站住脚步,讪笑着说:“好好好,我不动了,老道你别冲动…” 一清道人仍旧冷冷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玩什么花样,想借吵架的空子救出他们是吧?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原来所谓的吵架都是假的,猴子想趁乱救出郑午和马杰而已,可惜被一清道人给识破了。猴子了摸摸头,无奈地说:“老道,你可真聪明啊,真是让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郑午则迷茫地回头去看马杰:“是这样吗,那小子是想救我?” 马杰无奈地点了点头。 郑午同样摸了摸头,说:“他娘的,我都准备和他拼命了…” 一清道人本就计划利用郑午和马杰来搞定猴子,现在不过提前实施而已。一清道人猛地刺出一剑,正扎在马杰脊背,马杰本来搀着郑午,“哇”的一声扑倒在地。 猴子顿时急了:“老道,你干什么!” 一清道人冷冷地说:“猴子,你看到了,我不是和你开玩笑的,所以最好收起你嬉皮笑脸的那一套!我叫你过来,你知道什么意思,最好乖乖缴械投降,不然我要他俩的命!” 一清道人说得出、做得到,长剑仍旧指着郑午和马杰,随时都有可能刺下。 这就是一清道人的策略,他知道这些人的交情至深,彼此为了对方去死都在所不惜,所以他才率先抓了郑午和马杰,以求各个击破。 一清道人又说:“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 猴子没有说话,而是低下头来,默默点了支烟,似乎在想什么、思索什么。 一清道人忍不住皱起眉头。 “你在想什么呢,还想在玩什么花样?我告诉你,什么招儿都没用!” “不是……”猴子沉思着说:“我是在想,刚才的那把游戏,如果不是一个上海人老送人头,我们就能赢了。唉,上海人太自私了…” 一清道人顿时火冒三丈:“都他妈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搞地域歧视?” “你是不是没把我的话当一回事?现在我就杀一个给你看看,让你知道我不是开玩笑的!” 一清道人满腔愤怒,并且说到做到,举剑就往马杰身上去刺。 猴子吓得嘴里的烟头都掉了,连忙摆着手说:“别、别冲动,我不搞地域歧视了…目测…上海人都是好人,大大的好人!” “这不是地域歧视的事!”一清道人快被猴子搞崩溃了,怒吼着道:“我最后再说一遍,你肯不肯缴械投降。” 一清道人的剑指住了马杰的后心。 “缴、缴!” 猴子立刻摸岀他那柄金灿灿的刀,“咣当当”丢在面前的水泥路上。 一清道人松了口气,情绪稍微平和一些,继续说道:“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猴子立刻照做,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堂堂龙组二队的队长,现在活脱脱像个被抓的嫌疑犯。看他样,郑午顿时也来气了,骂道:“游戏不是很好玩吗,你玩啊,继续玩啊!你要是早点出来,咱们三人联手会斗不过他?瞧你那个德行,活该被人家给制住了。” 郑午骂得其实没错,刚才他和马杰联手,都差点把一清道人干掉,如果再加上猴子的话,胜率更能大大提高。 “你懂个球……”猴子抱着头, 喃喃地说:“他要那么好对付,就不是一清老道了!” 郑午还在骂着:“你就是瞻前顾后,想得太多!现在被人一把抓了吧。” 猴子不说话了。 一清道人倒是非常满意:“蹲那别动!” 接着,一清道人蹲下身去,摸出绳子把郑午和马杰都给捆了。两人都受了重伤,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绑了二人以后,一清道人才对猴子招手:“就那样蹲地抱头,用鸭子步走过来!” 猴子没有动静,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你想什么呢?!”一清道人大怒。 猴子猛地惊醒,抬头说道:“我想起来,刚才那把游戏不该怪上海人,该怪另外一个山东人,他有点太冒进了,不该急着推塔……山东好汉为人豪爽,就是做事不动脑子。” “我让你过来!”一清道人哪有心情听猴子讲解游戏。 “哦。”猴子立刻站起。 “用鸭子步过来!” “哦。”猴子又蹲下去,用鸭子步朝一清道人走去,一步一步,看上去很是滑稽。 一清道人则做好了准备,手里长剑扬了起来,打算将他刺伤再绑起来。抓了猴子以后,今天的事就算顺利结束,一清道人又能满载而归。我的心里着急,一方面不想让猴子被抓,一方面又不敢去犯一清道人,心里实在矛盾的很。 就在猴子刚爬到一半的时候,安静的马路上面突然传来急促的警笛声,竟有七八辆闪着红蓝灯光的警车疾驰而来。 显然,有人报了警。 马路上面出了这样严重的车祸和伤人事件,肯定有人报警,毕竟这里不是夜明兵部所在的深山老林,也不是天高皇帝远的东海岛屿,这里是有着正常法制结构的现代社会。 虽然落后一点,但是也有警务防备。 有可能是按摩房里的小姐报了警,也可能是网吧老板报了警,这些都不重要,关键是警察确实来了。 七八辆警车迅速包围过来,“唰唰唰”地停在我们四周,接着又是“咔咔咔”车门开启,数十个警察窜了下来,各个手里都拿着枪对准我们:“不许动!” “放下手里的武器!” “所有人都抱头蹲在地上!” 好大的阵仗! 不过现场严重成这样子,阵仗大点倒也没有什么稀奇。 一清道人手里的长剑虽不多见,但也属于武器,而且现场洒了不少的血,这让众多警察都很紧张。 我和刘鑫赶紧抱头蹲下了。 猴子本来就是蹲着的,倒是省了麻烦,继续蹲着就好。 一清道人一动不动,冷眼看着四周的人。 “放下武器、抱头蹲下!”其中一个领导模样的人再次吼道。 领导面目威严、一脸正气,直勾勾盯着一清道人,手指也叩在了扳机上。 一清道人把手伸进怀里领导更紧张了,大吼着说:“不许动,再动我开枪了!” 一清道人当然不会畏惧,实际上就算这个领导开枪,也伤不了清道人。 一清道人淡淡地说:“你不要急,我给你看看我的证件而已!” 领导一脸疑惑,就见一清道人摸出一张证件,朝着领导的方向摊开。证件有些小了,领导看不清楚,领导疑惑地走了过来,等他看清楚 证件上的字后,顿时面色骤变,立刻敬了个礼,神情严肃地说:“首长” 迄今为止,我仍不知一清道人手里到底什么证件,不过确实管用,坐飞机都能背剑,各地公安局长见了都要叫声首长,比我们龙组的证 件还要管用。当然话说回来,他是陈老麾下的第一高手,陈老肯定不会亏待了他,给他一张级别很高的证件也很正常。 总之,一切都在一清道人的掌控之中。 一清道人收回自己的证件,淡淡地说:“我在执行任务,没你们的事,都回去吧。” “是!” 领导低头应了一声,又看看四周的猴子、我、刘鑫,以及已被五花大绑的郑午、马杰,什么话都没说,冲着旁边的警察一挥手,准备收兵离开了。 但是就在这时,猴子突然慢悠悠站了起来。 “别急着走。”猴子同样摸出张证件:“我的证件,你们还没看过。 领导疑惑地朝猴子走去,等他看清楚猴子的证件以后,同样面色巨变,“啪”的敬了个礼:“长官!” 有些公安局的同志,一辈子没见过龙组的人,更不用说“龙组队长”这么大的官了。 不过,一个首长,一个长官,孰高孰低,似乎不言而喻。 即便如此,猴子还是淡淡说着“你们别走,帮我把那两人救出来。 猴子指了一下被绑着的郑午和马杰。 领导一脸疑惑地朝一清道人看去,因为谁都看得出来,那两个被绑的人是在这位老道手上的。 一清道人同样淡淡地说:“没你们的事,走吧!” 领导这回可犯了难,两边谁都得罪不起,这可怎么办好?他看看一清道人这位首长,又看看猴子这位龙组队长,整个人都有点傻眼。 “走!”一清道人眉头微皱。 “留!”猴子寸步不让。 这位领导显然要崩溃了,以他这个级别,不能理解两位上级在争什么,恨不得把自己切成两半,一半走,一半留。 一清道人意识到问题出在猴子身上,便将长剑指住不远处的猴子,说猴子,你是不是又不老实了,是不是想让你的两个兄弟血染当场? 猴子这次显得硬气许多,冷笑着说:“这么多警察在场,你杀他们两个试试?” 一清道人怎么可能怕警察呢? 就凭他的证件,别说杀了郑午和马杰,就是杀了眼前这个领导都没问题。 一清道人冷笑起来,觉得猴子实在可笑,竟然想用警察吓唬自己当即调转长剑,朝着郑午刺了过去。 郑午顿时破口大骂:“猴子,你他妈有病啊,他是不敢杀人的人吗?” 但他怎么骂也迟了,一清道人的剑已经刺了下去。 但也就在这时,旁边突然窜出两个警察,一起朝着一清道人扑了过去! 现场一共来了几十名警察,一清道人根本没将他们放在眼里。别说他了,就连我和刘鑫也没仔细去看这些警察。这两个警察突然冲出来,实在超出所有人的预料,而且这两个警察身法极快,显然是两个藏在警察中的高手。 一清道人同样惊了一下,意识到自己好像中了什么圈套,但他的反应同样很快,当即撩起长剑,快速刺向其中一名最先冲到他身前的警察。 寒光顿起。 以一清道人的实力,整个华夏能够躲开他这一剑的没几个人了。 然而这名警察却不躲不避,反而伸手去抓一清道人的剑。 “锵”的一声,双手和长剑交击的刹那,竟然发出金属相击的声音,甚至隐隐还有火花闪动,是缠龙手。 我对缠龙手太熟悉了,我见林婉儿儿使过,也见左飞使过,每一次都惊为天人,堪称绝技。但,一清道人的长剑裹挟龙脉之力,不是般缠龙手能挡住的。这个警察竟然能挡得住,绝对称得上是华夏顶级的高手了! 我在震惊之余,朝着那个警察的脸看了过去,果不其然,是龙组三队的队长,左飞。 能用缠龙手挡住一清道人剑的,整个华夏也就左飞一个人了! 原来左飞也到了,藏在了警察之中。 锵锵锵! 两人顷刻间已经交手数招,一清道人没有讨到任何便宜,当然左飞也没能将一清道人拿下。 但别忘了,还有另外一个警察。在一清道人和左飞交手的时候,另外一个警察也冲到了,他抽出柄怪模怪样的刀,刀身弯弯曲曲宛若龙形,周身还散发着幽幽蓝光。 我认识这把刀,龙组四队队长黄杰所使用的回龙刀! 这把回龙刀可了不得,夜哭郎君那口子弹都打不穿的棺材,都能被这把刀一劈为二。 再看持刀的那个警察,果然正是黄杰。 原来黄杰和左飞都隐藏在警察之中,我突然明白这些警察突然到来的目的了,原来猴子他们早有准备。 一清道人正忙着应付左飞的缠龙手,回龙刀从上而下,狠狠斩向一清道人。 好个一清道人,长剑反手一撩狠狠刺向黄杰的刀。看似柔软、狭窄的剑,竟能抵住厚重的回龙刀,接着又是“锵锵锵”的声音响起,一清道人又和黄杰交手数招,而他另外一只手也没有闲着,龙脉之力涌出,使出寒冰拳来,对付着左飞的缠龙手。 以一敌二! 一清道人固然威风,暂时也没落下风,但他毕竟没有什么准备,对方却是有备而来。十几招后,他明显觉得有点吃力,这样下去非输不可。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一清道人面临两大高手围攻已经很吃力了,偏偏又有一个警察冲了上来,“晔啦啦”甩起手中粗大的铁链,同样朝着一清道人攻了过去 是勾魂链!我立刻朝那警察看了过去,果然是我舅舅,龙组七队的队长,小阎王! 原来我舅舅和左飞、黄杰都藏在了警察之中。 面对两大高手已经足够吃力,再来一个小阎王,一清道人已经没有丝毫胜算。他当机立断,立刻抽身而出,整个人瞬间往后退出十几步去,总算暂时脱离左飞、黄杰和小阎王的围攻,还好那三个人也没有继续追他。 一清道人立在十几步外,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再看四周,已经一切都变了。 那几十名警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去,本来五花大绑的郑午和马杰也被猴子趁乱抢了回去。 一切都很明了。 这些警察是猴子他们安排好的,就是为了能够接近一清道人,好来这么一出趁乱夺人的大戏。猴子他们身为龙组队长,安排这出大戏实在容易的很。一清道人聪明一世,终于还是栽在这些人的手上。 看着这幕,我的心里也很复杂,猴子他们能被称为华夏最强五人组,走遍大江南北甚至远赴东洋都未逢敌手,不是没道理的。 无论实力还是机谋,他们都是上上乘的。 “千算子”抚琴的人说华夏风云榜的第一空着,就是因为除了他们五个以外没人再有资格做这第一,也是有道理的。如今再加上小阎王的帮忙,他们简直堪称天下无敌。 猴子把郑午和马杰拖到路边,迅速帮他们解开绳子,并且帮他们止血、上药。 “现在知道谁是爹了吧?”猴子愤愤不平地骂着:“爹是怎么想的,你能知道?” 刚才猴子被郑午骂的不轻,现在当然要找回场子。 郑午自知理亏,但是仍旧嘴硬地说:“我早知道啦,我就是配合你在拖延时间,难道你没看出来吗?” 猴子知道郑午的脾气,也没多说,只是哼了一声,继续帮他上药。 猴子帮他俩上好药后,又冲我和刘鑫招了招手。我和刘鑫愣了一下,朝他走了过去。 “看好这两个废物。”猴子拍了拍我和刘鑫的肩膀,又说:“辛苦你们俩了,接下来交给我们吧。” 接着,他便弯腰拾起自己那把金灿灿的刀,朝着一清道人走了过去。 猴子、左飞、黄杰、小阎王四人,分从四个方向围住一清道人,拦住他的所有退路。这样的组合,别说一清道人,恐怕就是排在华夏风云榜第二名的我爸,也只能够甘拜下风、必输无疑。 好久没有见我舅舅,许多往事顿时涌上心头,但是现在显然不是说话的时候,我只能和刘鑫一起守着郑午、马杰,看着马路上的情况。 我舅舅也暂时没有看我,眼睛直勾勾盯着一清道人,不敢有一丝丝的懈怠。 空旷的马路上,除了那辆翻倒的破车以外,再无其他一丁点的东西了,那些警察、警车早已不见。 冷风吹过,拂起一清道人的白发。 用八个字来形容一清道人,就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本来抓了郑午和马杰的他,有足够的把握对付剩下的几个人,但是现在人被夺回去了,自己也被包围住了。 简直堪称一清道人有史以来最悲惨的时刻。 我不知道我和刘鑫在这其中起到多大作用,想来就算我们没救郑午和马杰,没有今天晚上的这场车祸,猴子他们也有其他办法去救自己兄弟。但是,一清道人能落到现在的局面,仍旧和我、刘鑫脱离不了关系。 因为立场,我肯定应该站在猴子和我舅舅这边,但是我和刘鑫看着这个场面,心情仍然异常复杂。 一清道人也知道自己输了,输得十分彻底,一张脸看上去都老了很多,但他仍旧努力提起精神,杀气腾腾地看着左右的猴子等人。 “老道,你输了。”猴子说道:“还有必要再打下去么?” 一清道人没有说话,慢慢举起手里的剑,用行动代表着自己的决心。 猴子叹了口气:“我不明白,你是怎么敢把目标放在我们身上的,整个华夏敢这么做的只有你一个人!” 猴子这话虽然说得狂妄,但也不是没有道理,即便是太后娘娘、东海魔君这样的人,也绝对不敢主动去寻他们几个人的晦气。整个华夏,再强的高手看到他们都得绕着道走,得罪他们等于得罪死神,这是很多人心里共同的想法。 这么多年,只有一清道人敢这么做。 “少废话!”一清道人虽然输了,气势依旧不减,张狂地说:“你们敢拿我怎么样?” 一清道人敢说这样的话,当然是有底气的。他是陈老的人,小阎王他们就算身为龙组队长,也不能随随便便拿他怎样。甚至,一清道人只要拿出手机,给陈老打个电话,就能让小阎王他们全部撤走。 一阵沉默之后,猴子缓缓开口,用一种怜悯的语气说道:“老道,陈老已经完了。”

上一篇   1050 猴子,来了

下一篇   1052 战,一清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