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0 猴子,来了 - 少年王

1050 猴子,来了

一清道人的杀意已经爆棚,即便我和刘鑫是他最宠爱的两个徒弟,宠到愿意用生命来护我们,千辛万苦得来的长生果也愿意分给我们。 但是,当他知道我们是龙组的人,潜伏在他身边的目的也是要监视他时,一清道人整个人都发了狂,势要剿杀我们两人,来个一剑穿心。 好在这个时候,有人猛地扑了过来,我猛地抬头一看,原来是郑午和马杰。 两人的腿完全废了,一清道人每天给他俩来上几剑,就是铁人也扛不住啊。即便如此,两人还是撑着双臂爬了过来,同时手双用力,两个人都飞过来。他们手里都没武器,好在郑午本来就是用拳头的,有没有武器对他来说一个样,马杰则施展了一种擒拿手法,扑上来夺一清道人手里的剑。 郑午狠狠一拳轰向一清道人。即便是一清道人,也不敢硬接郑午这拳,只能收回刺向我和刘鑫的剑,转而去刺郑午。一清道人的速度极快,瞬间就要刺到郑午,然而就在这时,马杰突然就扑到了,把就抱住了一清道人持剑的那条胳膊,接着狠狠往下压去。 与此同时,郑午的一拳轰到,狠狠砸在一清道脸人上。 郑午一拳的威力可想而知,实力能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到第七、第八,绝对不是吹出来的。这一拳极其霸道,直接把一清道人轰飞出去,整个人都往后飞出七八米远,在这期间马杰紧紧抱着他的胳膊,一下都没松开,愣是跟他一起滚出七八米远! 由此就能看出,郑午和马杰的默契程度有多么好,他俩如果单挑,没有一个是一清道人的对手,尤其现在废了双腿,就更不是一清人道 的对手了。但是两人联起手来,仅靠双手就把一清道人轰飞,真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谁见了也要竖起大拇指! 而这不是结束,马杰仍旧死死抱着一清道人的胳膊,郑午则用双手撑地猛地前扑,顷刻间就来到一清道人身前,挥起双拳“砰砰砰”砸向一清道人的脸。一清道人数次想要站起,或是举剑反击,但是马杰死死纠缠着他,像头无尾熊般粘在他的身上,愣是不让他动上分毫。 顷刻之间,郑午就轰出几十拳去,每一拳都刚猛、霸道至极。 我敢保证,普通人如果挨这拳,绝对头破血流、脑浆迸裂!即便是一清道人,这几十拳打下去,可想而知会是么什情况?虽然一清道人想要杀我,可是看他被这么轰,心里还是很不好受的,刘鑫也是一样,他甚至站了起来,栽栽歪歪地想去阻止。 不过,不用刘鑫阻止。就在马杰死死抱着一清道人持剑的手,而郑午疯狂地轰着拳头的时候,一清道人的另一只手突然举 了起来,狠狠轰向郑午的脸。 寒冰拳。 一清道人虽然很少使用炎烧拳和寒冰拳,但不代表他不会。 一清道人已经突破龙脉图第四十七处穴道,体内更是充斥着沸腾不已的龙脉之力,可想而知他这一拳的威力有多可怕。渗着白气的寒冰拳,狠狠砸向郑午的脸,直接把郑午轰飞出去,脊背着地滚了四五米远才停下来。 郑午吃力地坐起来,用手一摸自己的脸,发现脸上都是冰碴子,他有点不太敢相信,又拍了拍自己的脸,发现已经失去知觉,冰碴子哗啦啦往下面抖。 曾经走过大江南北的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 但是他来不及想那么多,再次撑着双臂就朝一清道人扑去。 不过已经迟了。 一清道人再次挥出一拳,这一拳打在旁边的马杰脸上,马杰的实力只能算是一般,远远比不上郑午。 在一清道人面前,马杰更是称不上数,直接就被一清道人轰飞出去,同样骨碌碌滚了好几米才停下,好在这大半夜的一辆车都没有,如果是白天的话可就糟了。 马杰用手一摸脸上,同样都是冰碴。 与此同时,郑午也扑到了,但是已经没有用了,一清道人已经飞快地站了起来,狠狠一剑刺出。 这一剑,直接从郑午的腹中穿过,接着,一清道人猛地一抽。 郑午捂着肚子,痛苦地倒在地这一幕实在太恐怖了,路边那些看热闹的小姐,都吓得各自回到房中,迅速把门给关上了。 “午哥,你怎么样!”马杰慌张地大叫着,又朝郑午这边爬了过来。 “很糟、很糟!”郑午捂着肚子,头上也淌满了冷汗,“这老道究竟从哪钻出来的,我已经多少年没遇到过这样的高手了!” 马杰很快扑到郑午身前,用手搀扶住了郑午。 郑午的情况十分糟糕,这一剑刺得确实挺狠,内脏百分之百受了损伤。 其实在我、刘鑫和一清道人说话的时候,郑午和马杰完全可以趁机离开这的,他们虽然没腿,但是还有手啊,凭借他们的实力,就算是用爬的,也比一般人跑得快。 但是他们没走,而是选择留下救我和刘鑫。 他们能成为猴子等人的朋友,能是华夏最强五人组的人,不是没道理的,当然,郑午挺惨,一清道人也好不到哪去。 刚被郑午轰了几十拳的他,看上去同样挺狼狈的,一张脸几乎看不出本来面目,眼睛已经完全肿了,鼻子也歪在一边,嘴巴豁了好大 个口子。也就是一清道人了,换成其他人早不知死多少回了。 一清道人晃晃悠悠地站着,用手里的剑指向郑午和马杰。 郑午已经完全打不动了,坐在地上捂着肚子冷汘涔涔,马杰只能搀扶着他的胳膊,不让他彻底倒下,眼神则恨恨地盯着一清道人。 “老道,连你徒弟都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你怎么还执迷不悟?。” 马杰似乎还想劝劝一清道人,但这显然没什么用,连我和刘鑫都劝不动他。更何况,我和刘鑫背叛了一清道人,马杰这样的话反而更加刺激一清道人,一清道人顿时火冒三丈:“少他妈和我废话,老子不管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我会永远效忠陈老!” 马杰还想再说什么,郑午劝阻了他,让他别再说了,接着又昂起头颅,说:“老道,给老子一个痛快的!” 一清道人冷笑一声:“我可不杀你们,留着你们还有用呐。当然,那两个家伙还是要杀的。” 一清道人也不怕郑午和马杰会跑,直接转身朝着我和刘鑫走了过来。 果然,他对我和刘鑫的杀意仍旧滔天。 刘鑫站着一动不动,面如死灰。 刚才他还准备上去阻止郑午,转眼之间一清道人又要杀他。刘鑫并不打算反抗和还手,只是站在原地等死。我也站了起来,和刘鑫并排站在一起,打算和他一起领死。 一清道人很快来到我们身前,“唰”的一声将剑举了起来,指着我们两个。 “孽徒!”一清道人咬牙切齿、杀气腾腾:“算我瞎了眼睛,才会收下你们两个!” 我和刘鑫没有说话,各自都低着头,我们欠一清道人太多,如果他要杀了我们,我们毫无怨言。 “唰”的一声,一清道人猛地将剑刺了过来。 我和刘鑫不知他会先杀掉谁,但是我们两个一起闭上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却是一点动静都没,只有冷风不断拂过我的面颊。 我睁开眼睛一看,发现一清道人谁都没杀,他的长剑停在半空,既没刺向刘鑫,也没刺向我。 终究还是不忍心啊。 刘鑫也睁开了眼睛,看到这幕后,眼泪再次流了出来:“师父!” “不要叫我师父!” 一清道人的脸虽然已经面目全非,但我还是能感觉到他满脸的愤怒,“你们两个都给我滚,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一定杀掉你们!” 一清道人最终还是放过了我们。 说完这句话后,他便转过身去,朝着郑午和马杰走去,准备将这两人给带走了。 即便是没有我和刘鑫,他的计划一样要实施下去。 “师父!” 就在这时,刘鑫突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伏头在地痛声大哭起来。我被刘鑫所感染,也双膝弯跪在地上,虽然我没像刘鑫那样痛苦,但是眼泪也在不停涌出,因为我们实在是太对不起一清道人了。 我们两人各自伏地痛哭、流泪,可是一清道人始终没有回一下头,快步走到郑午和马杰的身前,一手提着一个,准备将他们给带走。 就在这时,旁边的路肩却传来脚步声,原来是有人从网吧里出来了。这个点还从网吧出来没有什么奇怪,但是一清道人仍旧本能地回头看去,我们所有人也一样看了过去。 这一看不要紧,把我们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因为从网吧出来的不是别人,竟是龙组二队的队长猴子! 干真万确,确实是猴子不假,骨瘦如柴的身体、几天没洗的头发、标志性的黑眼圈……除了他外,没别人了! 猴子好像刚刚下机,一脸的疲惫和油光,边走还边打着哈欠。但他很快觉得不太对劲,立刻站住脚步,诧异地朝我们这边看来。 一辆翻倒在地、严重损坏的破车,站在一边一动不动的我和刘鑫,倒在地上受了重伤的郑午和马杰,以及弯下腰去准备带走两人的一清道人,当然一个不差地全部落入猴子眼中。 大家全愣住了,我们愣住了。 猴子也愣住了。 过了半晌,猴子才抬头看看月光,又低头看看自己手上的表,有些奇怪地说:“明明还不到十二个小时啊,怎么就闹成这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