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猛人就是猛人 - 少年王

104 猛人就是猛人

龟哥手里现在拿着的这柄家伙,就是我之前给他的那柄一般生锈一半光亮的匕首,只不过现在另外一边也被他磨过, 拿在龟哥的手里,寒光闪闪, 小蛋儿,我没听过这个人,也没听过他的故事, 从我上初中起,就知道大头葫芦是我们学校门口那条街上??有名的人物,并不清楚在这之前还有没有个小蛋儿,但,龟哥一提起这个名字,胡风明显更加的慌乱了:“老龟,你别冲动啊,你知道我废了小蛋儿以后付出了什么代价……” “知道,你坐了三年的牢,你拿这个吓唬我,我可是坐了十年的,”龟哥一边说,一边蹲下身去,用手里的家伙在胡风的脚踝上轻轻划拉起来, 龟哥的动作很稳,语气很轻,不愧是老江湖,如果换做潮哥和小刚,肯定没他这么娴熟,与之相对的,是愈发慌乱、几近崩溃的胡风倒也不能怪他,换做谁被这么划拉脚踝,恐怕也会像他一样, 胡风拼命想缩脚,但奈何他浑身是伤,连动一下都难了,而龟哥仍在划拉着胡风的脚,动作轻柔而缓慢,好像在思考从哪里下手,而这对胡风来说无疑更是一种煎熬, 即便刚才被暴打一顿,也依旧不改硬汉本色的胡风,此刻面对可能更加悲惨的下场终于整个人都崩溃了,哆哆嗦嗦地说着:“老龟,哦不,龟哥,你就放过我吧,我保证退出学校门口那条街,我还上有老下有小,真的不能变成一个废人啊……” “现在才叫龟哥,晚啦,” 龟哥轻轻叹了口气,手上微微用力, 这一瞬间,虽然早就做好准备的我还是忍不住闭上了眼睛,秋风乍起,刮过我的面庞, “啊……”胡风的惨叫声响彻整间公园, 这声音凄厉而恐怖,还夹杂着隐隐的苍凉,像是一只巨手紧紧抓住我的心脏,使得置身事外的我都忍不住浸出整整一背的冷汗, 我不知道三四十米外的花少等人怎样,反正我是忍不住冷汗直流,一颗心也怦怦直跳,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胡风的身体已经扭曲成一团,他的脚踝那里已经变得皮肉模糊, 而龟哥并不打算停手,又转移方向到了胡风的另外一只脚边, “不要,不要……”胡风哆哆嗦嗦地说着,浑身都在发着抖,像片风中的树叶,早已没有了之前的硬气, 到了现在,硬气还有什么用, 龟哥的手再次微微一动,胡风的惨叫声也再次响彻整座公园,这一次,我强忍着让自己没有闭上眼睛,哪怕我心里已经有了想吐的冲动,哪怕我的双脚已经软到快站不住了, 秋风再次吹过,拂过每一个人的面颊,也拂过躺在地上哀嚎不止的胡风, 胡风的脚废了,两只脚都废了,就算以后还能再站起来,也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跛子,事情已经发生,再也没有回去的可能,可胡风好像不愿接受现实,仍旧在扭曲着身体,声音凄厉而悲惨:“不要啊,不要啊……” 泪水从他的脸上滑落,紧闭的双眼也遮掩不住他内心的绝望和无助,大概他怎么都不会想到今晚会遭遇这种事情,不过是平平常常地出来打个群架,对手还是一群看上去废物到极点了的高中生,怎么就发展成现在这种可怕的后果, 我不知道他现在心里在想什么,是想着以后无论如何都要报仇,还是后悔自己曾经踏上这条路来, 我不知道,也没人知道, 草地上,胡风仍旧扭曲着、挣扎着、哀嚎着、痛哭着,而做完事的龟哥却愈发淡定,将手里的家伙在草地上抹了抹,然后收了起来, 我以为龟哥接下来会让人把胡风送到医院去,但是他并没有,反而盘腿坐在地上,还很悠闲给叼上一支烟,说道:“胡风,谈谈吧,接下来该怎么办,” 之前我听杨帆说起龟哥以前的故事,知道他曾经名震我们整个小镇,令无数混子、地痞闻风丧胆,但那毕竟是传说里的故事,没有一个具体的形象,虽然我把龟哥拉拢过来是为了壮大我的力量,可在我眼里,一直觉得他就是个已经暮气沉沉的老混混,再怎么折腾也翻不出浪花来了……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自己错了,错的离谱, 猛人就是猛人,哪怕已经老了,哪怕曾经意志消沉,哪怕曾经被生活压迫得苟延残喘,但只要给他一个微小的机会,又立刻能够闪出璀璨光亮的火花, 坐在地上的龟哥沉稳淡定,哪怕刚刚做了一件血腥残忍的事,于他来说也好像家常便饭一样简单,在他老迈的面庞和躯体身上,我好像看到了那个曾经叱咤风云、无所畏惧,揣一把刀子就敢满世界去找人捅的疯狂少年…… “谈谈吧,” 看着仍在哀嚎痛哭的胡风,老龟淡淡地说:“葫芦,现在你有两条路,一条是出去之后立刻报警,那我百分百会坐牢,这个你我都懂;另外一条,就是咱们私了,我赔你一笔钱,足以让你下半辈子生活无忧,” 说到这里,老龟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就像你说的,你上有老下有小,你废了以后,地盘也会被我们抢走,就没人再养他们了,所以我劝你选后面一条,这样对咱们两个都好,你说呢,” 老龟的语气依旧沉稳淡定,没有火急火燎地要求胡风私了,而是将两条路摆在胡风面前,并对他说明其中利弊,让他自己选择, “你可以选第一条,” 老龟接着说道:“就像当初的小蛋儿,因为不服气你,虽然被你废了,但一出门还是把你告了,也让你付出三年的牢狱之灾,但是后果你也看到了,你坐牢出来以后仍旧是这条街的老大,每天吃香喝辣;而当初同样风光的小蛋儿却只能每天坐轮椅出行,连最基本的生活都保障不了,上个月我见到他,他还在垃圾箱里翻东西吃,看见我了赶紧就跑你不会想成为第二个小蛋儿吧,” “我选第二条……”胡风的声音很低,脸也埋在草地里面,只有身子还在不断发抖, “聪明,” 老龟这才站了起来,看了看旁边的人,一个汉子立刻窜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有几个人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都是胡风的兄弟,他们什么话都没说,默默地把他们大哥给抬走了, 我也走上前去,说龟哥,辛苦了, 龟哥摇摇头,语气依旧淡定:“很久没做这样的事了,有点生疏……巍子,你真可以,竟然一点事都没有,看来我确实没看错人,” 我笑了一下,说哪儿啊,刚才我都快吓死了……不过龟哥,咱们要给胡风多少钱才够, 龟哥说:“那个不着急,反正外面那条街都是你的了,那就是一座取之不尽的金矿,这笔钱慢慢再给胡风不迟,只要现在先稳住他别报警就行,” 我冲他竖了下大拇指,说:“高明,” 又有一片脚步声传来,是花少、乐乐他们跑了过来,潮哥和小刚也在其中,围着我们问情况怎么样了, 我说:“没事了,以后外面那条街是咱们的了,” 众人一阵低呼,个个一脸兴奋,潮哥也喜滋滋地说:“哎呦,那得出去庆祝一下啊,” 花少搂着潮哥的肩膀,说潮哥,你怎么就知道吃, 潮哥说:“那必须啊,我中午饭都还没吃,就等着晚上这一顿呐……” 我派了几个人跟着胡风他们到医院去,一方面是给他们出下医疗费,一方面也是盯着他们,别让他们报警虽然谈判过后,胡风报警的几率小之又小,但也要防着一点, 之后,我便带着其他人出了公园,坐到了之前和胡风闹矛盾的那个烧烤摊上,烧烤摊老板还挺吃惊,他知道我们之前和胡风约架去了,却怎么都没想到最后平安出来的却是我们,更没想到龟哥、潮哥这些人也和我们坐在一起, 看着面色惊疑不定的烧烤摊老板,我将他叫了过来,先点了一大堆的菜后,又悄悄在他耳边说道:“告诉你一个秘密,胡风已经被我干掉了,以后我就是这条街的老大,” 烧烤摊老板满脸诧异,显然有点不信,但也不敢说出来,嘴上倒是很会做人,讪笑着说:“真的啊,那我以后得把份子钱给您,” 我知道他不信,也没急着证明自己,反正接下来的几天,这件事就会彻底传开, 菜上来,酒上来,大家又吃又喝、开心不已,潮哥就像八百年没吃过东西了,点了一大堆的肉,当然没人指责他,反而都笑起来,场面看上去和谐而又安宁,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却只有我们知道,公园那场恶战过后,这条街上的局势已经悄然发生了改变, 酒过三巡,我有点微醺,抓着龟哥的胳膊,说:“龟哥,今天晚上真的谢谢你了,从你身上学到不少东西,” “是我该谢谢你,” 龟哥似乎有些感慨,同样喝了不少酒的他,眼睛有点发红:“我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能再有今天……” 说着说着,他的眼睛突然警惕起来,盯向了我身后的马路, 我回过头去,只见一辆闪烁着霓虹灯的警车正朝我们这边驶了过来……

下一篇   105 放下我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