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7 目的,昭然若揭 - 少年王

1047 目的,昭然若揭

郑午,马杰?! 听到这两个名字,我当然吃了一惊,因为这两个名字实在如雷贯耳,行走江湖的这几年里不止一次听过。如果这两个名字存在重名的可能,那一清道人接着又提到了猴子、左飞和黄杰,还说他们曾经一起远赴东洋,铲除了东洋第一暗杀机构的老大樱花神,那就完全能够确定,他们就是那个号称“华夏最强五人组”的其中两人,郑午和马杰! 一清道人抓得竟然是他们俩! 之前我还纳闷,究竟什么样的人才有资格做六指天眼和疯子的朋友,原来竟是猴子他们,确实理所应当! 世人皆知,这五人曾经一起出生入死、闯荡天下,辉煌的时候几乎一统整个华夏地下世界,是打不散、锤不烂的过命交情。后来这些人不知所踪,只有少部分人知道猴子、左飞和黄杰做了龙组的队长,暗中秘密地为国家效力,至于郑午和马杰,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陈老称帝的最大阻碍,可以说就是猴子他们这几个人了,一清道人辛辛苦苦打倒了夜哭郎君、大寨主苗家仁,却被他们半路给截了胡,气得陈老直骂一清道人是个废物,甚至要让一清道人自行到帝城领死。 那么,一清道人抓郑午和马杰,目的也就昭然若揭了,他要对付猴子那一伙人! 如果一清道人能够干掉猴子等人,陈老不仅不会计较之前的过,还会大力表彰一清道人,这就是一清道人所谓的最后机会。而抓郑午和马杰,显然就是他计划的第一步。也是最最关键的一步。 之前一清道人没向我和刘鑫细说这两人的身份,估计是怕我俩知道以后不敢动手,毕竟这几人的名气实在太大,哪怕东海魔君看到猴子都会紧张,连忙去看四周其他几个有没有来,更不用说我和刘鑫了。 直到现在抓了郑午和马杰,一清道人觉得计划完成的差不多了,才在我们面前揭穿这两人的身份。一清道人是为了我们好,我和刘鑫却是满肚子苦水倒不出来,如果知道一清道人抓得是他们俩,我俩根本不可能这么卖力。甚至早早就通知猴子他们了啊! 我们不希望一清道人死,但是更不希望猴子他们出事。 现在为时已晚,这两人已经在一清道人的控制下了,这该怎么办呢? 我和刘鑫面面相觑、哑口无言,心中自然说不出的后悔。 一清道人以为我俩被惊到了,也没多想,仍旧笑呵呵地看着郑午和马杰,那模样别提有多得意了。郑午则是火冒三丈:“你知道我们是谁,还敢把我俩给绑了,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一清道人嘿嘿笑着:“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郑午一愣:“你谁?” “一清道人。” 郑午再次一愣:“没听说过。” 一清道人近几年连战华夏风云榜数名高手,可以说是声名鹊起、名声在外,郑午说没听说过,让一清道人有点挂不住脸。一清道人板着脸说:“我是猴子他们近几年最大的对手!” ……唔,这么说倒也没错。 虽说猴子他们要想收拾一清道人,绝对轻而易举,只是没有动手罢了。 郑午一脸恍然大悟,回头对马杰说:“看到没有,猴子他们离了我就是不行,竟然被一个白胡子老道耍得团团转,几年了都还没有干掉。当初我说我也做个龙组队长,他们还不愿意,说我是个惹事精,不适合干这一行,让我回家陪老婆过日子!看看,报应来了吧,离了我郑午能行?” 马杰立刻点头:“是是是,午哥说得对。” 这时我也反应过来,骨头等人叫的是午哥,而不是五哥。 在见马杰和郑午之前,我曾经对他们两个有过诸多想象,认为他们两个一定会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现在见了真人,也不能说失望,他们确实配得上各自的名声。不过这个郑午让我有点觉得好笑,牛皮吹得那叫一个震天响。 郑午又乱七八糟的抱怨了一堆,中心思想就一个,猴子等人离了他不行,马杰全部点头称是,没有一点反驳。看得出来,马杰只是敷衍而已,早就习惯了郑午这么吹牛。 不过我也觉得奇怪,左飞不是可以治疗走火入魔的吗,怎么郑午还会入魔? 很久以后询问左飞我才知道,郑午入魔的症状太重,至今未能彻底好转。也正是因为这点,他们一般不愿意让郑午参与某些事情,因为郑午是不可控的,还是在家休养生息就好。 千算子未将郑午排入华夏风云榜中,也是基于这个原因。 郑午叨叨了一堆,抱怨猴子他们不行,被个无名老道纠缠了这么久。 一清道人当然不高兴了,板着脸说:“我是陈老麾下第一高手!” 一说陈老,郑午和马杰都知道了。没听说过一清道人,却是听说过陈老的。郑午嚷嚷着说:“又是这个陈老惹事,那老东西就该下台,华夏有他永远都不安宁!” 听这意思,他们曾经和陈老有过矛盾,不然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也是后来我才知道,猴子他们曾经遭到全国通缉,乃至远赴东洋避难,就是这个陈老作祟。 听到郑午说陈老坏话,一清道人又不高兴了,分别用抹布堵了他俩的嘴,然后就要走了。我受伤挺重,自己走路都挺吃力,所以他俩一人提着一个,一起出了这片树林。 树林边上,停着我们的车。 一清道人把郑午和马杰丢在后座,并且亲自看管,我在副驾驶坐着,刘鑫负责开车。 我们准备到另外一座城去,得先远离疯子的地盘才行。这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又是一个晚上过去了。刘鑫刚发动车子,郑午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一清道人摸出他的手机,看见屏幕上面写着“老婆来电”,想都没想就准备往窗户外面扔,郑午立刻“呜呜呜”地叫了起来。 一清道人摘了他嘴里的抹布,说怎么,难道让你接电话求援吗,我看上去有那么傻? 郑午喘了两口气,说:“我老婆刚生了娃,我就这么失踪不好,你让我编两句瞎话,让她放心也行啊!” 一清道人还是挺有人情味的,想了想说可以,便把手机递到郑午嘴边,准备按下接听。 郑午又说等等,回头看马杰,说你怎么和你老婆说的? 一清道人摘了马杰嘴里的抹布,马杰说道:“我被抓的时候,我老婆就在现场,她说让我放心去吧,她一个人没问题的。” 郑午一脸无语,说:“你老婆可以啊,我老婆就不行啊,要是知道我被抓了,肯定急得月子都坐不稳。” 马杰说:“那怎么办?” 郑午又想了想。说:“只能随便说个理由了,不要让她知道我被抓了就行。” 一清道人按下接听,又按下免提,电话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焦急的声音:“郑午,你跑哪去了,闺女都回来了,你怎么还没回来?” 郑午清了两下嗓子,说道:“媳妇,出了点事,你别着急,慢慢听我说。就在刚才。猴子他们来找我了,说是碰到一个强大的对手,比当初东洋的樱花神还要可怕,解决不了世界第三次大战都有可能爆发!他们处理不了,非得请我午哥出手才行!我是不想去的,我想在家陪你,可是猴子急得都哭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我,左飞和黄杰也给我跪下了,说我要是不答应,他们就永远不起来了,大家都是兄弟,你说我怎么办?这会儿他们还在我面前跪着,媳妇你就说怎么办吧,你让我回家我就回家,天大地大没有你大。” 听着郑午的话,当时我就倒吸一口凉气,心想这叫随便找个理由? 我见过吹牛的,没见过这么能吹的! 更可怕的是,郑午的老婆竟然信了,女人着急地说:“你们都是兄弟,这忙你得帮啊!你赶紧让他们起来,不能因为我耽误了大事!你放心吧,有我看着闺女呢,大夫说她的情况很好……” “那行,你就安心在家等我,最多不超过一个月,我肯定能回来的。” 和马杰一样,郑午对猴子他们十分自信,认为自己不到一个月就能恢复自由,这份信任是建立在多年的感情和默契上的。 打完电话以后,一清道人就把手机丢到窗外去了,这也是防止猴子他们定位、追踪。 打完这个电话。郑午显得轻松不少,直接打了个哈欠,说道:“好累,我睡了啊。”接着脑袋一歪,靠在座椅上就睡着了,也是心大到不行了。 马杰看着郑午都微微摇头、叹气。 “走吧。” 一清道人指了指前方,刘鑫迅速驱车出发。 一直走了一天,我们才在某个小镇子上驻足。和在其他地方一样,我们租了一处宅院住下,准备休养生息,这几天确实也挺累的。住下以后。一清道人立刻给陈老打了电话汇报,说郑午和马杰已经在自己手里了。 陈老很是开心,大力表彰了一清道人,并说:“好,接下来就剩那几个家伙了!只要除掉他们,以后就没人能再阻止我了。” 这些日子以来,猴子他们确实给陈老造成很多麻烦,除了老是截一清道人的胡外,据说也在暗中调查、盯梢陈老,这让陈老很是觉得不爽,可又不能明着对付这几个龙组队长。 猴子等人如果灭亡,算是除掉陈老一个心腹大患。 我也明白,若非万不得已,一清道人不会主动去惹猴子等人,整个华夏敢惹猴子他们的几乎不存在,从一清道人之前对猴子的态度就能看出。现在,他也是被逼到没办法了,才这样铤而走险。 一清道人说道:“陈老,你放心吧,手里有了郑午和马杰,我有信心能够除掉他们!” “很好,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一清道人自从跟我和刘鑫讲了他的身份以后,打电话就再也没避过我们两个了,所以我们都能听到陈老说话。陈老还说:“一清,等到事成,我会遵守我的承诺,封你为国师的。” 国师! 好大的官。 当初陈老诱惑我,说要封我个王,已经吓我一跳了,没想到直接允诺一清道人一个国师,还真是大手笔啊。 难道,这就是一清道人死都不肯背叛陈老的原因么? 结果一清道人却沉沉地说:“陈老,我辅佐您。只是为了报答恩情而已,从来没有过其他的非分之想!等到事成之后,我就告老还乡,守着一方薄田,安享晚年就可以了。” 至此我才明白,一清道人对陈老是真的忠心,没有掺杂一丝一毫的私心。 “唉,看你这话说的,等朕的大明复兴,怎么离得了你?好了,现在先不说这些,还是先忙你的事吧。” 陈老也是够不要脸,这会儿就自称“朕”了,再说他凭什么复兴大明,他又不姓朱。 电话挂了以后,一清道人也是长长地舒了口气,瘫倒在沙发上许久许久都起不来,这几天他确实也太累了。郑午和马杰仍被五花大绑扔在墙角,一清道人虽然是在休息,可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们。 这两个人,对他来说太重要了,是他翻身的最后机会。 我和刘鑫悄悄退了出去,到厨房里做饭。 一进厨房,我就立刻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了。 刘鑫立刻按住我的手,问我干嘛? 我压低声音,说道:“能干嘛,当然是通知左少帅他们!” 郑午和马杰都被抓了,当然要让左飞他们知道。但刘鑫仍旧按着我的手,说:“那师父怎么办?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如果连这两人都没有了,他只有死路一条!” 我说刘鑫,你疯了吗。你可是龙组的人! 刘鑫低下头没有说话,但他的手仍旧按在我手机上,不让我打电话。 我感觉,我最担心的事还是来了,刘鑫现在开始摇摆不定了。 我压低声音:“刘鑫,你考虑清楚,你别忘了你的身份,也别忘了最开始的目的!左少帅那么信任你,你就做这样的事报答他么?” 我苦口婆心地给刘鑫讲着道理,从国家大事一直讲到个人感情。 往大了说,我们国家经历多少浴血奋战、艰难险阻才有今日的局面,难道真让陈老复兴他的大明王朝? 这是大是大非的问题,每一个中华儿女都不会在这上面犯糊涂的,陈老势必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遭到后代唾骂,和当初称帝的袁世凯下场一样,我们要是帮助了他,什么后果完全可以想象。 往小了说,猴子、左飞等人对我们真是没得说,那真是当亲兄弟一样看的。我和刘鑫因为练龙脉图,导致浑身经脉尽损,经常痛得死去活来,要不是左飞仗义相助,我们能有现在的美好生活? 看看一清道人,仍旧时不时地发作,疼得他满地打滚、嗷嗷直叫! 我不停地说,始终理直气壮,因为猴子他们确实是代表光明和正义的,所以我有无穷无尽的底气。我说了半晌,刘鑫始终沉默不语、低头不言,我晃着他的肩膀,说刘鑫,你听到没有?还记得你去夜明兵部找我的时候吗,你说虽然一清道人是你的师父,可他如果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犯错误,你也不会对他心慈手软的,因为你是龙组的人! 直到这时,刘鑫终于抬起头来。 也是直到这时,我才发现他的眼眶红肿,眼泪已经流满他的脸颊。 “我懂,我都懂,所有的大道理我都懂!”刘鑫流着眼泪说道:“左少帅待咱们是不错,可师父待咱们就不好了吗?王峰,你扪心自问,师父哪里对不起过咱们两个?夜哭郎君要杀咱们。是谁拦在咱俩身前?你被困在苗家寨里,是谁强闯凤凰山、冒着被杀的风险也要救你出来?师父在地牢里困了小半年啊,你知道我们是怎么过来的吗?他好不容易拿到长生果,却一掰两半分给咱们两个,他连‘大圆满’的境界都不要了,甚至自己的伤也不管不顾,就是为了治好咱俩受损的经脉啊!你被东海魔君抓走,他去求了自己最大的敌人,一起到东海冒险救你,一切都是为了什么!王峰,人心都是肉长的,难道你一点都不触动吗,你真的忍心置师父于死地吗,你真的眼睁睁看着他受死吗?” 刘鑫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尖刀一样戳在我的心上,戳的我痛不欲生、痛断肝肠。 我怎么可能不触动呢,一清道人对我的好,我也全部记在心里,我当然不希望一清道人死去,否则我也不会费尽心思帮他去抓六指天眼和疯子了。可为什么偏偏要是郑午和马杰呢,为什么偏偏让我和刘鑫面临如此艰难的选择! 世上最大的难题,莫过于此! 两边都是恩人。两边都是我们死都无法报答的对象,我和刘鑫就好像两只白蚁,在夹缝中艰难地求着生存。 早知道,当初我就不该潜伏到一清道人身边,也就不用面临如此揪心而又痛苦的选择了。 过去的一幕幕在我脑中闪现,一清道人对我确实是好到没得说,我就是粉身碎骨也没法报答他的恩情。不知不觉,我也流了眼泪,我有什么办法,我们已经劝过一清道人,但他就是不肯背弃陈老啊! 我把手机放回口袋。说刘鑫,你说该怎么办?师父接下来肯定要利用郑午和马杰对付左少帅他们,难道咱们就眼睁睁看着猴子他们一败涂地? 刘鑫沉默一番,咬着牙说:“咱们就装不知道吧……咱们在抓六指天眼和疯子的时候,确实不知道他们就是郑午和马杰!师父在对付左少帅他们的时候,肯定不会让咱俩插手的,咱们就装一无所知,来个袖手旁观、两不相帮,无论最后谁赢,也怪不到咱们身上!” 我立刻摇头,否决了刘鑫的提议,说你这样就算骗得了别人,也骗不了自己的心!如果师父真的杀了左少帅等人,你的良心能过去吗,你这一辈子能过得心安吗? 刘鑫又沉默下来,唉声叹气。 我们两人,确实到了两难的地步,似乎怎么做都是错了。 就在这时,厨房外面突然传来一清道人的声音:“你俩干什么呢,还没做好饭吗?” “马上,马上!” 我和刘鑫立刻手忙脚乱的洗菜、切菜。 既然没有讨论出个结果,我俩只好暂时什么都不做了。当时的我还没想到。我竟然错过了最后给猴子报信的机会。 做好饭后,我们坐在一起吃了起来,四个菜一个汤,还算丰盛。 席间,我试探着询问一清道人,打算怎么对付猴子他们? 我琢磨着,看看一清道人到底想干什么再做决定。 一清道人看了一眼旁边仍被绑着的郑午和马杰,郑午还是一脸大大咧咧的样子,而六指天眼则竖耳朵听着。一清道人哼了一声,淡淡地说:“先不着急,养精蓄锐几天。等咱们的伤都好了再说。” 我和刘鑫只好低下头去吃饭,却是各自心怀鬼胎。 吃过饭后,一清道人让我和刘鑫把手机都交出来。 我俩吃了一惊,一清道人解释:“猴子那一伙人像鬼似的精,可能已经知道咱们绑了郑午、马杰。为了安全起见,你们的手机要销毁掉,省得被他们追踪到了。我就没事,我的手机是防定位的。” 一清道人对猴子等人的提防,远远胜过东海魔君、白云城主。 没有办法,我和刘鑫只好把手机交了出来,眼睁睁看着一清道人将我俩的手机都砸烂了。 除此之外,我和刘鑫也被限制出门,一清道人担心我俩会被别人发现行踪。至于吃饭什么的,我们住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米面油和蔬菜,足以对付一个月了。 这样一来,我们就完全和外界切断了联系,也就没办法给猴子他们通风报信了。

上一篇   1046 你们,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