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7 生擒,六指天眼 - 少年王

1037 生擒,六指天眼

原来不知不觉之间,我们已经来到了这座小城的公安局门口! 只是很难判断,六指天眼是故意带我们来到这的,还是大家无意之中闯到这的?我记得在罗城的时候,有一次爆狮开车追我,我就躲到公安局去了,弄得他没有一点办法,六指天眼这招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是,我们也不会怕公安局,一清道人一马当先地冲进公安局去,我和刘鑫也立刻跟上。只是可想而知,我们刚闯进去,就有一大片睡眼惺忪的警察冲了出来,现在时间还早,他们明显是值班的,听到动静以后才出来的。 “干什么的?!” “站在哪里别动!” “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又拿刀又拿剑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甚至有警察掏出了枪,冲着我们又喊又叫。 不对付这些警察显然是不行的。 一清道人直接摸出一张什么证件给他们看,说不要慌、自己人! 一清道人是陈老的人,常年游走四方、上天下海,身上肯定有着可以护身的证件,否则之前飞机场的安检就将他拦住了。有个领导模样的人走过来,仔细查看过一清道人的证件后,“啪”的敬了个礼,说首长,有什么事吗? 我心想卧槽,我摸出我的龙组证件,人家顶多喊我一声长官,一清道人这是拿了什么东西,都能让人家喊一声首长了。但他是陈老麾下第一高手,在外做事也代表着陈老,相当于古代的钦差大人了。有这样的待遇倒也不足为奇。 一清道人讲了一下我们的来历,说我们抓捕一个嫌疑犯,对方跑到公安局了。 对方的领导一听,说这还了得,立刻安排手下的人寻找,将楼上楼下、每一个角落都搜了一遍,连六指天眼的毛都没有看到一根。 显然,六指天眼已经逃之夭夭! 这么说来,他还真有可能是故意把我们引到这的,他看久久不能甩掉我们,所以才想了这样一个法子。利用这些警察来阻住我们的步伐。一清道人当然气得不轻,一夜功夫就这么白费了,对方领导赶紧说道:“那人是不是跑回家了,要不我们配合你一起去找?” 一清道人摆了下手,说:“那倒不必,除非他脑子进了水,才会跑回他自己的家!” 一清道人这话说得没错,从之前的种种表现来看,六指天眼十分疼爱他的那位妻子,舍不得让他妻子受到一丁点的惊吓,所以绝不可能把这麻烦事情带回自己家的。 就算现在去他家里,也不过是扑个空罢了。 不过说到这里,一清道人倒是想起什么事来似的,摆摆手让那些警察都散了,又带我和刘鑫出了公安局。 我问一清道人去哪,他说去六指天眼的家里,我说六指天眼不是不在家么,一清道人露出一丝冷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相信他不会抛下他的娇妻不管!” 原来一清道人打算从六指天眼的妻子下手! 这倒确实是个好主意,任何一个明眼人都能看出,那位娇妻就是六指天眼的软肋,控制娇妻就能控制六指天眼。但,我们来到这座小城一个星期,之所以迟迟没有动手,就是因为六指天眼的妻子怀有身孕,一清道人不想误伤无辜的女人和胎儿,怎么现在又违背他自己的话了? 我提出了我的问题,一清道人气鼓鼓地说道:“妈的,好人难当,本来想行行善事,结果却给自己挖了个坑!我知道六指天眼挺厉害的,那家伙曾经号称华夏第一暗影!但我真没想到他能厉害到这个地步,老夫追了一夜都没追上他。既然如此。我也不用伪善了,直接给他来阴的吧,总得完成咱们的任务!咱们现在就把他老婆给绑了,看他六指天眼现不现身!” 还喃喃地说:“这么看来,还是坏人好当,不用思前想后顾那么多,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一点负担!” 说完这番话后,他表现的轻松很多,走路都昂首阔步起来。 这么看来,一清道人确实是个矛盾的人,一方面他是个坏到骨子里的家伙,一方面又保留着那么一丁点的人性和善良。但是这些在陈老的任务面前,一切都显得那么无足轻重了,天大地大陈老最大,完成陈老的任务最重要,其他的全部都要靠边站。 我没有表示反对,反正也没什么用。 一位刚刚怀孕三个月的女人固然可怜,但是头顶悬着达摩克利斯之剑的一清道人更加可怜;女人被我们绑绑也不会死,顶多受点惊吓,抓不到六指天眼的一清道人,可是会死的啊! 我们一路疾奔,很快就来到了六指天眼开水果店的那条小巷。 此刻时间还早,早到街上没什么车也没什么人,就连早点摊子都还没有开张,更不用说那间水果店了,当然大门紧闭。 街上空无一人,只有冷风不断呼啸,北方的冬天确实比南方要冷多了。我们几人裹了一下大衣领子,朝着那间水果店走了过去,一清道人一边走,还一边低声对我们说:“人家怀孕刚三个月,身子还是比较弱的,咱们动作尽量温柔一点,不要惊到人家、吓到人家。” 一清道人那小心翼翼的样子让我觉得好笑,我说师父,你杀别人的时候可没这样子过。 一清道人说道:“废话,女人和孩子能一样吗,男人可以随便杀,女人和孩子不行。” 我们一边叨咕,一边往水果店方向走,很快就到了水果店的门口。 一清道人呼了口气,正要抬手敲门,就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住手!” 我们回过头去,就看到六指天眼站在马路对面,正一脸怒火中烧地盯着我们。 一清道人嘿嘿笑道:“六指天眼,你比我想的还要早嘛,我以为至少要绑了你老婆后,你才会出现的。” 六指天眼愤怒地说:“祸不及家人,这是江湖行为准则,你们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你们有什么冲着我来,不要去找我的妻子!” 一清道人说道:“我们本来是计划这样子的,我们一个星期都没动手,就是等昨天晚上那个机会。结果你也看到了,我们根本就抓不住你,再抓下去也是浪费时间,但我的事又必须完成,只好走这一步险招了总之,一切都是被你逼的。” “无耻、下作!”六指天眼的眼睛喷出怒火。 “对,我就是无耻、下作,你对我的评价非常贴切,我个人也觉得十分满意,可以给你打个满分。”一清道人继续说道:“我就问你,你到底就不就范,不要逼我对你老婆下手。” 一清道人一边说,一边举起剑来。准备破门而入。 刚才他还只是敲门,现在则准备破门了,我知道他在给六指天眼施压。 有时候,碰上一清道人这种人是真没办法。 你是六指天眼,你怎么做? 六指天眼够厉害的,遛了我们一个晚上,最后还能销声匿迹。如果只有他一个人,我们是绝对抓不住他的,可人一旦有了亲人、朋友,就有了羁绊、有了枷锁,随时都会被人拿来利用、制约。 所以。干我们这一行的,常常一把年纪了还孑然一身,就是因为不想被人抓住把柄,也就不难理解六指天眼为何这么大的本事还要退出江湖了。 在一清道人的逼迫下,六指天眼终于妥协了。 六指天眼吐了口气,说道:“我可以跟你们走,不过我要知道一件事情,你们抓我到底想干什么?” 一清道人嘿嘿笑着:“我知道你有一万种手段给你的朋友留下信息,所以你就不用费这个心思了,我不会告诉你的。” 被一清道人识破了心思,六指天眼只好沉默下去,过了一会儿才接着说:“你们确定要抓我么,你们应该知道我那几个朋友的厉害!迄今为止,得罪了他们的没有一个好活!” 六指天眼的语气阴沉,但听上去不像是在威胁,而是在说一件很普通、很平常的事情,就好像在说“大米饭配西红柿鸡蛋才好吃”一样,本身就是真理,从不接受反驳。 能被一清道人定为目标的人,肯定不会是一般人,不过我还是觉得奇怪,六指天眼的朋友到底何许人也,竟能让他自信到这个地步?他知道一清道人的实力能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到第五,还敢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他的朋友确实很强。 一清道人却并不惧,仍旧嘿嘿笑着:“既然敢来抓你,必然是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六指天眼终于无话可说了。 过了半晌,六指天眼才又叹了口气,似乎已经认命:“最后一件事,帮我瞒着我老婆,让她以为我是因为故意伤人被抓起来了,而且禁止她去探监。” 六指天眼提出这样的要求并不奇怪,毕竟他那么爱他的妻子;六指天眼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他知道我们有能力办到,之前看到了公安局长给一清道人敬礼的模样。 一清道人点了点头:“可以,说多久呢,三年还是五年?” “不用那么多,一个月足矣。” “一个月?!”一清道人眼神诧异:“一个月后怎么办呢?” 我也觉得奇怪,一个月以后不是就露馅了? 六指天眼的语气平淡:“一个月后,我的朋友就救我出来了。” 好强的自信心! 看来六指天眼对他的朋友十分信赖啊。 一清道人愣了一下,随即又笑了起来:“可以,可以。” 得到一清道人的同意,六指天眼没有再说废话,很坦然地朝着我们走了过来。我和刘鑫赶紧拿出准备好的绳子。将他捆了个结结实实,我们终于抓到了六指天眼,虽然手段不太光彩,但终究是成功了。 我和刘鑫也长舒了口气,心想一清道人这回不用死了。 一清道人却还不太放心,说道:“再捆结实一点,这家伙的脱逃术据说也是天下第一。” 这么厉害? 经过一晚上的奔波以后,我和刘鑫谁也不敢轻视六指天眼,所以又给他加了几条绳子。被我舅舅训练过后,我在脱逃术上也有一定经验,把六指天眼捆得像个粽子一样,我真不信他还能再逃出来。 搞定六指天眼以后,我们就准备离开这了,一清道人说是先回宾馆,再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临走的时候,六指天眼依依不舍地看了水果店的门口一眼,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爱他的妻子,也有很多的不放心,可惜无法再告别了。 然而,就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身后的卷闸门却“哗啦啦”地被拉开了。 我们几人震惊地回过头去,就见六指天眼的妻子,那位叫做阿花的温柔女人,已经站在水果店的门口,正看着我们几个。 “你,你……”六指天眼一脸震惊。 “还是没忍住,想要和你再见一面……”阿花甜甜地笑着:“一想到可能要有一个月见不到你,就觉得剩下的日子好难过啊!” 六指天眼沉默半晌:“你早知道了?” 阿花点了点头:“和你在一起这么久,还是学了一点本事的,他们盯了你一个星期,我也全部看在眼里。以前城管来的时候,你的警示从来没有晚过,但是昨天晚上。你却迟了一步警告大家,我就知道你想干什么了……其实我没有你想得那么脆弱啦,我要是连这点抗压能力都没有,还有什么资格做六指天眼的妻子呢?” 说到这里,阿花笑得更甜:“为了我,你和你最好的几个朋友分道扬镳,好几年都没有一点联系,我已经觉得很不好意思了,我可不想成为你的累赘呢!所以,你尽管放心去吧,我会乖乖在家等你回来的。” 听完阿花的一番话,六指天眼的眼睛已经红了,显然没有想到自己的妻子这么坚强、懂事。 六指天眼咬着牙说:“一个月,最多一个月,你一定要等我!” 阿花点了点头,又笑着说:“或许一个月都用不了呢!” 看得出来,阿花也对六指天眼的那几个朋友很有信心。 我们带着六指天眼离开了,走出去很远很远以后,回过头来看了一眼,阿花仍旧倚在门口,痴痴看着六指天眼。她的眼神,让我忍不住有点心酸,不知道我的那些爱人们,是不是也在等着我呢? 还是说,她们已经有了新欢? 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当然不是我现在会考虑的。 回到宾馆以后,一清道人让我们收拾一下东西,显然要离开这个地方了。收好了行李,一清道人让我去搞一辆车来,毕竟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他知道我有什么本事。 我很快就搞了一辆面包车来。 上车以后,一清道人便把六指天眼的嘴巴也堵上了,又告诉了我一个地址。 是另外一座北方的小城。距离这里倒是并不太远,但也需要赶一天的路。 “去干嘛啊?”我问一清道人。 “再抓一个人。” “抓谁?” “疯子。” 疯子? 显然,是个绰号,和六指天眼一样都是绰号。 只是,绰号叫疯子的简直不要太多,当初赵松他爸的外号就叫赵疯子,乐乐和我舅舅也被人称呼过疯子,一般用来形容那些做事不考虑后果、疯狂嗜杀的狠毒人物。 所以,单从“疯子”这个绰号,还真挺难判断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倒是六指天眼,听到“疯子”这个称呼以后,不断“呜呜呜”地叫着,似乎有话要说。一清道人摘了他嘴巴里的抹布,问他有什么事?六指天眼喘了口气,着急地说:“你们不要去招惹他,要找我那几个朋友,用我一个人就足够了,千万不要去招惹他,否则你们都会死的……”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一清道人呸了一口,又把六指天眼的嘴巴给堵上了。 听六指天眼的意思,他对那个疯子挺熟悉的,而且是他的朋友之一。一清道人要抓疯子,和抓六指天眼的目的一样,目标都是另外几个人物。 不过我的心中还是吃惊,六指天眼知道我们的实力啊,知道一清道人绝对是华夏的顶尖高手,我的实力虽然次点但也算是罕逢敌手了,六指天眼怎么会说我们都会死的? 难道在他眼里,那个所谓的疯子,都能排到华夏风云榜第一去了? 别逗,第一是猴子他们,第二是我爸,怎么也轮不到什么疯子啊! 可看六指天眼惊慌失措的眼神,也不像是故意吓唬我们,那是怎么回事?要是有这样的强者,千算子怎么没有排到华夏风云榜上呢,虽然我也知道千算子未能囊括华夏所有高手,但我们也不至于运气那么差,真就碰上一个隐世的绝顶高手吧? 我忍不住问一清道人究竟怎么回事,那位疯子到底什么来头? 一清道人淡淡地说:“没什么来头,一个土鳖小混混罢了,有一膀子傻力气。” 一清道人的说法,和六指天眼的说法大相径庭,感觉一清道人挺看不上那个疯子。但我心里觉得奇怪。一清道人主动去抓的人,应该不至于那么弱吧,到底谁在说假话呢? 看我还是有些疑惑,一清道人说道:“这个疯子的实力,在华夏风云榜上也就排到第七第八,你放心吧,为师对付他绰绰有余。” 第七第八?那还是很厉害的,和猴子、左飞他们差不多了。 我说那千算子为什么没有排他? 一清道人沉默一下,说道:“因为他的实力不太稳定,有时候高有时候低,千算子也给不出明确的排名,所以就跳过他了。” 不太稳定?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情况,感觉有点意思,倒想会会这个疯子。 我还想多问几句,但是一清道人不肯说了,只告诉我说到了就知道了。感觉,一清道人不想和我说得太多,倒不是因为不信任我,而是怕我知道多了不敢去了。 我越来越觉得有意思了。 六指天眼得知我们要去抓疯子,不断“呜呜呜”地叫着,似乎想拦我们,但是一清道人始终都不理他。最终。六指天眼只能唉声叹气,看向我们的眼神也充满了怜悯,好像我们已经是死人了似的。 经过一天的跋涉,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另外一座北方气息浓郁的小城。 一清道人的目标“疯子”,就在这座城中。 旅途劳累了一天,我们不可能马上就去抓人,也是先找了个宾馆住下,打算好好休息一番。为了看紧六指天眼,我们住的是个套房,大家在一起睡。一清道人挺怕六指天眼跑掉,即便到了晚上也让我和刘鑫轮流值班,看守已经裹得像粽子一样的六指天眼,并且禁止我们和他交谈。 一清道人对六指天眼的重视程度,甚至远远超过当初的夜哭郎君、大寨主苗家仁之类的人物。 到了第二天早上吃过饭后,一清道人才给我们讲了接下来的计划。 他告诉我们,疯子是这小城里的地下皇帝,挥挥手就能招来数百个人为他服务,身边也经常有大把的保镖,所以想要抓他不是那么容易。一清道人不怕杀人,但和深山里、东海上杀人还是不一样的,身居现代化的城市里面,因为各种警备齐全,还是要低调点。 疯子的武力,在这城中是绝对的王者,甚至方圆数百里内也无人是他对手。但这疯子有个癖好,每年都要举办比武大会,最终得冠军者可以和他打一架,无论打赢打输都有丰厚的奖励当然,从来没人打赢过他。 即便如此,大家每年还是削尖了脑袋要得冠军,因为奖励实在太丰厚了。别墅豪车自不必说,下半辈子都安逸了。 疯子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想要找人陪他打架,而且大把大把地往外撒钱,和他的绰号确实挺搭。 一清道人告诉我说,今年的比武大会马上就要开始,让我现在就去报名,获取比武的名额以后,再拿到最后的冠军,最后和疯子进行决斗。 说到这里,一清道人对我说道:“你不是他的对手。到时候你和他打几下,勾起他的兴趣以后,就将他引出城外,让我来负责对付他!” 听到这里,刘鑫忍不住说:“师父,为什么不是我去?” 一清道人回过头去,看着刘鑫阴沉沉道:“他,一拳就打死你了!”

下一篇   1038 一拳,惊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