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6 让我,死个明白 - 少年王

1036 让我,死个明白

我和刘鑫已经确定,一清道人真正的目标是六指天眼的几个朋友,不过是从六指天眼这里下手罢了。 但是,六指天眼未免太狂了点,竟说我们没有本事抓他! 开什么玩笑,整个华夏除了有限的几个人外,还有我们三个抓不到的人么? 一清道人显然也被激怒,撩起长剑就朝六指天眼扑了过去,我和刘鑫当然也各持武器冲了上去。一清道人速度很快,瞬间就超越我们好几个身位,眼看着他就要到达六指眼天身前,六指天眼却猛地一个转身,如同一条泥鳅入河似的,钻进了黑漆漆的巷子之中。 一清道人当然不会放过他了,同样很快地追了上去,我和刘鑫也紧追不舍。 一清道人已经突破龙脉图第四十七处穴道,实力在华夏排行榜上也能排到第五的境界,速度当真出神入化、神鬼莫测一般,但他猛地往前狂追一阵,却始终没法追上六指天眼! 黑漆漆的巷子里,我们几人行走如风,能够看到六指天眼的影子,也能听到他的脚步声,但就是追不上他。 六指天眼不断在巷子里左转右拐、上蹿下跳,一清道人有好几次差点就追上他,始终却是功亏一篑、失之交臂。六指天眼再就如同泥鳅似的,整条小巷对他来说也像泥潭,他是那么自甶,又是那么神秘,一清道人使尽九牛二虎之力,就是迟迟不能将其拿下,更用不说后面的我和刘鑫了。 究其原因,六指天眼对这里的地形了如指掌是一个因素,他的脚力惊入也是一个因素! 我的心中无比吃惊,这个水果摊的老板,实力顶多也就刚刚达到高手境界而已,如果和我扪几个一对一单挑,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可他奔跑起来又是那么惊世骇俗,真就应了那句老话: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这世界上,果然是什么奇人都有! 怪不得他一幵始敢那么自信,这样的本事真不是谁都能有的,我对这个六指天眼真是越来越好奇了,有点意思。 后来我才知道,这位六指天眼最大的本事就是追踪和盯梢,在这方面曾经号称华里第一暗影,后来金盆洗手才销声匿迹,追不到他是正常的。 当然,我们追不到他,他也没能甩开我们,一清道人的脚力同样也很惊人^ 但他实在是太强了,然竟能把一清道人遛得气喘盱盱,我和刘鑫也是大汗淋满。十几米离的电线杆,他刺溜一声就上去了,完全不用借助任何工具,甚至能在窄窄的屋檐上面行走,看得我们几人叹为观止,心中暗呼华里果然有高人啊! 好在这座小城没有什么高楼大厦(惭愧,北方终究落后一点,房子也普遍显得低矮一些,所以纵然他能像蜘蛛俠一样爬来爬去,始终没能脱离我们的追踪范围;要是换个稍微复杂点的城区,估计他早就蹿得没影了!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在这城中奔了一个多小时,绕了这座小城足足一圈有余,我们怀疑六指天眼是不是故意耍我们的? 一清道人一边跑,一边气喘盱盱地说:“六指天眼,你别跑了,有能耐咱下来打一架……” 六指天眼却脸不红、气不喘,不断向前飞奔的同时,还能沉沉地说:“你能追上我再说吧!” 一清人道恼火不堪,打又打不到、追又追不到,但又不能放弃,只能跟个猴子似的不断追着。我心里想,这样下去可不行啊,迟早被这六指天眼累死,我们得想办法将他围起! 因为已经绕了小城一圈有余,我对这里的地形也稍微有所了解,稍微分析了一下之后,便大声喊道:“师父!” 一清道人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指了指旁边的路口,和刘鑫--起窜了过去。 我们一起这么久了,也篇心有灵犀,一清道人瞬间明白我的意思,继续沿着他的路线跑去! 而我和刘鑫,则沿者我们的路,不断往前奔跑,连续拐了几个弯后,终于提前来到某个路口。抬头一看,果然见到六指天眼正朝我们奔来,一清道人在他身后穷追不舍。 这是一条狭长的小巷,中间也没有电线杆之类的,墙也矮到只有一人多高,足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看他这次往哪里跑! 我再次把打神棍摸了出来,刘鑫也把钢刀亮了出来,像是两个门神似的牢牢占据路口,等着六指天眼过来将他削翻在地! 然而,六指天眼仿佛不把我和刘鑫放在眼里似的,仍旧飞快地朝着我们这边奔来。 好啊,既然他不怕死,也別怪我扪手下无情! 他是个好人没错,不过我们不是什么好人,我们天生就是反派! 然而,就在他快接近我们的时候,神奇的一幕突然发生,他竟然凭空消失了! 黑漆漆的巷子里,刚才还在奔跑巷的六指天眼,突然一瞬间就没了影子。 卧艹,这他妈什么路数,难道他会时空瞬移,不能大黑夜的就闹鬼吧? 我和刘鑫还在一脸懵逼的时候,一清道人已经奔到了六指天眼刚才失踪的地方,冲着我们喊道:“这有个下水道,他钻进去了!” 我去,还他妈能这么玩? 熟悉地形了不起啊? 事实证明,确实是了不起 一清道人也够敬业,毫不迟疑地跳进了下水道,我和刘鑫赶紧奔了过去,正犹豫要不要也跳下去的时候,就听见不远处传来“砰”的一声,六 指天眼已经从下水道里钻了出来,紧接着一清道人也钻了出来。 只是,六指天眼看上去毫发无损,一清道人确实浑身污溃,甚至磕得鼻青脸肿。 说真的,能让一清道人这么狼狈的人真不多了…… 根本抓不到啊,这到底要怎么玩? --清道人并没放弃,仍在后面穷追不舍,我和刘鑫也只好继续跟上。 刘鑫满怀抱怨地说:“这个六指天眼也太强了,我活到现在没见过这么能跑的!” 我沉沉地说:“我也是!” 抱怨归抱怨,该追还是得追,只是我忍不住想,这个六指天眼都这么强了,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够资格做他朋友? 为了追到这个六指天眼,我们真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足足追了他大半个晚上。好在我们有三个人,而且其中一个还是华夏的顶级离手,再随着我們对这里的地形慢慢有所了解,又经过一次次的围追堵截以后,终于能够渐渐扭转劣势。 终于,在天空都快露出鱼肚白的时候,我们成功地把六指天眼堵在一条既没有电线杆、也没有下水道的马路上了。 我们三人累得气喘盱盱,我和刘鑫真是累到快要虚脱,一清道人看上去更惨一点,连续钻了几个下水道的他,头发和衣服沾了不少很臭的东西。 “这次……这次看你往哪里跑?” 一清道人再次撩起长剑,yin沉沉地朝着六指天眼走了过去。 “佩服,佩服” 六指天眼点看头说:“已经很久没人能把我逼到这个程度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三位之中至少有两位可以排进华夏风云榜了吧?尤其是这位老先生,实力更是高的可怕,至少能够排到前五的吧?抱歉,我很久没关注过那东西了,对华夏现在的局势也不太了解,还是麻烦各位报下名字,好让我能死个明白。” 六指天眼的分析没错,一清道人确实能够排进前五。 而我,至少能够进入前二十名。 刘鑫虽然不是太强,但也远胜眼前的这位六指天眼。 六指天眼的实力虽然一般,眼力却很惊人。 当然,要论脚力的话,我们几个又都比不上他了,这就叫做各有所长! --清道人嘿嘿笑着说道:“名字,你就不必打听了,我们几个都不在华夏风云榜上。” “不可能。”六指天眼皱着眉头说道:“除非你们是公门的人?” 一清道人点了点头:“没错。” 其实一淆道人没能排进华里风云榜,是因为他是近几年才岷起的,千算子还没来得及统计新的排名。当然,一清道人这么说也没错,他是陈老手下的人,也能称为公门中人,否则凭啥坐飞机还带剑呢? 听到我们是公门的人,六指天眼的神se变幻起来,又说:“公门的人,为什么会来找我?还是麻烦各位报下名字,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听他的意思,好像公门的人不该来找他似的。 一清道人还是笑嘻嘻的:“你不用费尽心思打听我们的名字啦……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你想给你那几个朋友留点信息是吗?不用费这个力气了,我会尽快让你们见面的!” 说完这句话后,一满道人朝巷六指天眼猛扑过去。 追了六指天眼一夜的他,这次势在必得! 为了防止六指天眼逃走,我和刘鑫也牢牢守看路口,不给他任何逃遁的机会了。 单论实力的话,六指天眼绝对不是一滑道人的对手,这一次他确实是要栽了! 然而,六指天眼并未和一清道人交手,而是朝着旁边猛扑出去,就听“咣”的一声,一扇大铁门被他撞了开来,接看他整个人也闯进某个大院子里。我们猛地抬头,就见一栋气派的、威严的蓝se建筑矗立在我们面前! 六指天眼,竟然闯进了公安局!

上一篇   1035 如临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