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5 如临大敌 - 少年王

1035 如临大敌

机会来了? 我和刘鑫同时疑惑地朝那水果店看了过去,于是就看到了十分惊奇的场面。 只见那个叫做“六指天眼”的青年店主,此刻正姿势奇怪地趴在马路牙子上,耳朵也牢牢贴着地面,不知在听什么。六指天眼的那个漂亮老婆,还有隔壁几家店铺的老板,都很紧张地看着他,佛仿一起等着什么。 巷子里的人、车,则都奇怪地看着他。 搞什么鬼? 我和刘鑫一脸疑惑,完全不知道六指天眼在干什么。 就在这时,六指天眼突然一跃而起,低声暍道:“快收!” 快收? 快收什么? 我和刘鑫还没反应过来,包括六指天眼在内,巷子边上的七八家店铺,纷纷收拾起了自家摆在路上的东西。六指天眼把各种水果往店里收,其他诸如卖油条的、卖馒头的、卖小菜的、卖熟肉的、卖鲜花的,也纷纷把东西往自己店里面收,紧张地像是马上要来一场暴风雨了。 我抬头了看看天,没有发现任何要下雨的迹象。 就在这时,巷子那边突然开过来几辆车,有面包,有皮卡,车身上统一写着“城管执法”的字样,皮卡的斗里还能看到各种收缴来的物品。 原来是城管到了! 六指天眼他们占道经营。显然是违反了规定的,看到城管来了赶紧收摊也很正常,这样的情景在华夏的土地上每天都在发生。小贩有小贩的苦,城管有城管的难,难很说出谁对谁错,都是为了讨生活嘛,大家肯定是要互相体谅的。 但,他们并非看到城管来了,而是六指天眼“听”到城管来了! 我明白了一切,六指天眼刚才趴在地上,显然就是在听城管的车来了没有。这条巷子十分拥挤,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大大小小不同的车一直都有,六指天眼趴在地上,就能分辨城管的车.这耳朵也真是神了! 或许不如千算子,但也绝对算厉害了。 那他为什么不叫六天指耳,而叫六指天眼呢,难道他的眼睛更加厉害? 那他又何必去听,直接去看不就好了?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几辆车已经开了过来。六指天眼收拾的很快,早就把水果都搬到店里去了,城管下来也找不到任何的毛病。六指天眼除了忙完自己那摊,还去帮别人的忙,帮炸油条的搬锅,帮卖馒头的推车,帮卖小菜的挪凳,帮卖熟肉的收秤,看得出来真是一个热心的青年。 男人有时候不需要长得多帅,只要你踏实、上进、勤奋、努力,一定会有女孩看上你的。 六指天眼忙活的时候,他的那个怀孕三个月的漂亮老婆,就倚在自家水果店的门上看着,满脸都是幸福恬淡的笑。不过,六指天眼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帮所有的店铺收拾完毕,十多个汉子从车上冲下来的时候,鲜花店的老板还没有收完,因为他摆在门口的花实在太多。 鲜花店的老板是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身材干痩,一看就老实巴交。老人很急,匆匆忙忙地搬着花盆,累到满头大汗,其他收完摊子的老板都去帮忙,一般来说城管看到这种情景,也就不会管了,等他收完也就算了。 但是今天,这群汉子好像吃错了药。如狼似虎地冲了上去,砰砰啪啪地踩着老人还未来得及收进去的花。 “谁让你摆在这的?!” “占道经营!和你说了多少遍了!” “记吃不记打的东西,这路又不是你们家的!” 一群汉子像是野兽一样,很快就把门口的十几盆花踩得稀巴烂,老人不敢阻拦,毕竟是他理亏,所以只能唉声叹气。还好六指天眼提醒的早,已经把大部分花都搬回去了,损失还算不多。 其他店主也只能站在一边,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叹息,显然已经习惯了城管的作风。 包括那位六指天眼,虽然他那一身的疙瘩肉。摆平那十几个汉子不是问题,但是那样的话则会换来更多麻烦,所以他也一样选择沉默不语,返回去和自己的妻子站在了一起。 不过,六指天眼显然是有些羞愧的,一过去就低下了头。 而他的妻子,则拉住了他的手,那意思显然在说:没关系,你已经尽力了。 真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啊。 而在另外一边,炮火还没平息。 按理来说,那些汉子鸡也杀了、猴也儆了,也是时候离开这了。但也就在这时,领头的一辆面包车里,突然下来一个胖乎乎的汉子,举手投足之间颇有几分领导的架子,他用手指着这附近的七八间店铺,骂道:“每次老子一过来,你们收得比兔子都快,难道在街上装了摄像头,提前知道老子会来?不行,今天老子一定要治治你们,让你们记住这个教训,把这花店里的东西搬空!” 十多个汉子接到命令,立刻张牙舞爪地朝着花店奔去。 踩烂门口的花盆也就算了,毕竟确实是占道经营了,人家有这个执法权,怎么还要把店里的花也搬走? 走遍天下,也没这个道理! 老人当然不肯,挥舞双手阻拦这群禽兽,口中不断哀呼、恳求:“不要啊,不要啊……” 但他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又怎么敌得过这群正值壮年的大汉,他很快就被推开了,那群大汉也冲进店里,手脚麻利地搬起了花,往他们的皮卡上运。另外几个店主当然看不下去。纷纷指责着这些城管,但是这些城管不仅不听,反而掉过头来怒骂:“再嚷嚷,连你们店里的东西也--起收了!” 他们都是普通老百姓,哪里敢和这些执法机构的人作对,一个个只能沉默下去,看着这个场景唉声叹气。唯有老人还在坚持,不断大叫着、哀求着,甚至眼泪都流出来了,但也无法阻挡这群禽兽的暴行。 这就是小城市的悲哀,因为天高皇帝远,总有一些渣子可以横行霸道、只手遮天。 而那胖乎乎的领导,看着皮卡车上越来越多的花,满意地打了一个电话:“丽丽啊,你的美容院不是马上就开张吗,我今天晚上搞了一批花,明天就给你运过去啊……嘿嘿.不用谢.谁让你这么乖呢……” 简直就是巧取豪夺、目无王法! 说实话,我是看不下去的,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可能早就冲下去教训那群家伙了。虽然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但这种事谁能看得过去昵?我忍不住看了一清道人一眼,想要征求一下他的意见,问问他要不要下去抱打一下不平? 一清道人却像明白我的意思似的,直接摇着头说:“不必,六指天眼会出手的。” 六指天眼? 一清道人这么一说,我才想起那个青年店主,那家伙一看就是身怀本领的,而且还有一颗善良热乎的心,应该不会袖手旁观的吧? 我朝着六指天眼看了过去。 果然,六指天眼也在盯着那群快要把花店搬空的汉子,目光里隐隐冒出火花,脸上也写满了愤怒,显然憋不住了。另外的几个店主,也都满怀期待地看着这个青年,显然把希望放在了他的身上。 但,六指天眼迟迟没有出手,因为他那位怀孕不久的妻子,紧紧地攥着他手。 显然,妻子不想让他惹这个麻烦。 确实,个人的实力再强,又怎么斗得过国家机器呢?就算现在摆平了这些汉子,也逃不过被警察带走的命运。 六指天眼的身子已经绷成了一张弓,仿佛随时都要弹射出去,但他的妻子仍旧拽着他,轻声说着:“不要……” 因为妻子的劝阻,六指天眼正处在一个两难的境地。 就在这时,老人突然高呼起来:“那盆花不能带走啊,那是我孙女最喜欢的花,是她一点一点养大的,不是卖的……” 老人朝着一个汉子扑了过去,去夺那汉子怀里捧着的满天星。满天星不是什么名贵品种,一盆也要不了多少钱,老人却这么着急,显然对他十分重要。但那汉子一把就将老人推开,说你少来这套,我们领导说了,要把你这全部搬空,你不服气去找我们领导!” 老人又转过头。去找那位胖乎乎的领导,流着眼泪哀求道:“胡队长,那是我孙女生前最爱的花,求你不要带走!” 生前? “这位老人的孙女……去世了?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着老人泪流满面的样子,我的心里也充满了难过。之前那些沉默不语的店主,此刻也终于忍不住了,纷纷为老人求起情来,让胡队长务必留下这一盆花。 突然这么多人说话,胡队长似乎感觉面子上有点过不去,当场嚷嚷着说:“一盆破花,乱成这样干嘛?我今天就要把它带走。看看谁敢拦我!” 汉子听言,便把满天星放到了皮卡车上。 “不要啊!” 老人扑了上去,还想把花夺回来。 “去一边!” 胡队长一把将老人推倒在地,大声说道:“再闹,把你店都砸了!” 老人不敢再闹,只能坐在地上大声哭嚎起来,浑浊的泪水淌满他的面颊,闻者无不伤心难过,另外几位店主也都怒火中烧,却又敢怒不敢言。 六指天眼看着这幕,也终于忍不住了。 他转过头,说道:“阿花,让我去吧。” 阿花,真是一个朴素又简单的名字啊。 “可是……”阿花一脸为难。 “没什么的。”六指天眼说道:“大不了就是关几天嘛,以前又不是没有关过!” “要不,你找找你那几个朋友,他们一个比一个有本事……” 六指天眼摇了摇头:“这种小事,不至于劳烦他们的!再说,我和他们说了想过平淡的生活,这些年来也没和他们联系过,他们有事没找过我,我也别找他们了吧。” 看着妻子还是不太放心的样子,六指天眼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道:“放心,最多拘留十天半个月的,我就回来啦!你在家里乖乖等我,好吗?” 阿花显然清楚自己这位丈夫是个什么样的人,知道拦不住他,只好点了点头:“好,我在家里等你,你一定要早点回来。” 阿花说完这句话后,又拥抱了一下自己的丈夫,接着便转身走进了水果店,还把卷闸门也拉上了。 看到妻子进了店里,六指天眼这才松了口气,转身朝着那位胡队长走了过去。 那几个店主都看着他,一个个露出欣喜、欣慰,却又担忧的神se。六指天眼则目不斜视,大步往前走着,一直走到胡队长的身前。与此同时,那群汉子也把鲜花店搬得差不多了,几辆带斗的皮卡车也都装得很满,真是一个收获的夜晚啊。 胡队长满意地扬起手来:“咱们走……” 但他的手还没放下,就被六指天眼给攥住了。 “你干什么?!” 胡队长一脸怒火,想把自己的手抽回来,但是六指天眼抓得很紧。 “差不多得了。”六指天眼的面se平淡,认真地说:“都是小本买卖,你这样搞是要人命啊!” 有了六指天眼带头,另外的几个店主也都有了勇气,再次为那个老人求起情来,说他年纪这么大了,又无儿无女的,就靠这个鲜花店养活,希望胡队长手下留情。 “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么?!” 越多人说话,胡队长越是愤怒,这让他觉得很没面子。胡队长脸上的横肉都在乱跳:“放开我,听到没有!” “你让人把花都送回去,我就放了你。”六指天眼依旧面se平淡。 “反了你了!”胡队长一声大吼:“给我上,收拾这个不开眼的东西!” 一群汉子顿时一哄而上,张牙舞爪地朝着六指天眼扑了过去。 接下来,我看到了一出精彩的市井打斗戏。 六指天眼确实厉害,也就几分钟的时间,那群汉子全部扑倒在地,凄惨的叫声响彻整条巷子。胡队长更惨,半个身子钻进了车里,一整面挡风玻璃被他给撞破了,只留一个屁股还在外面翘着。 不知道是他的脑袋太硬,还是六指天眼的力气太大。 我想,应该是后者吧。 六指天眼确实厉害,那一身强劲的肌肉已经远远超越普通人了,不过最多也就是一流高手的水准而已,按照夜明兵部的划分方法,也就蓝阶左右水平,但在普通人里算是相当强了。 我对那个胡队长的作风很是不满,看到六指天眼这么教训他后,忍不住暗暗叫了声好。 真是漂亮! 四周围观的群众更是大声叫好,反正也不是他们打的,麻烦也不由他们来扛,当然可以随便叫了。 “滚!” 六指天眼一声力喝,趴在地上惨叫着的那些汉子,纷纷爬了起来一瘸一拐地走了,连车也不要了。胡队长也从车上爬了下来,他满脑袋上都是玻璃渣子和鲜血,难为他竟然还能动了,他捂着自己的脑袋,哆哆嗦嗦地指着六指天眼,说:“好,好,有你的,看我随后怎么收拾你!” 放完这句狠话以后,胡队长也一瘸一拐地跑了。 没人怀疑胡队长的话,凭他在这小城中的身份和地位,收拾一个区区水果店的老板不难。 几个店主纷纷围了上来,关切地询问六指天眼接下来该怎么办,六指天眼显然是见过大世面的,没慌也没乱。摆摆手说:“大家先帮忙把花搬回去吧,剩下的事我自己处理!” 众人纷纷搭手,把皮卡车上的花又搬回店里,那位老人也走上来对六指天眼表示感谢,同时也很担忧地说:“孩子,你怎么办?” 六指天眼虽然已经三十岁了,但他在老人眼里当然还是个孩子。 六指天眼笑了一下:“老伯,我没事的,大不了就关几天。” “可是……” “我真没事,一会儿我去自首,没准二十四小时就出来了。好了,老伯,快去忙你的吧。” 老人没有办法,又担心地看了六指天眼一眼,才走回店里忙活去了。 四周看热闹的人渐渐散了,其他几个店主也在忙着搬花,妻子早早躲了起来,英雄也该落幕了。六指天眼摸了支烟出来叼在嘴里,没和任何人打招呼,朝着巷子口走来,显然准备去派出所自首了。 他看上去十分孤单、落寞。 也到我们动手的时候了。 之前因为他那个怀孕的妻子总在身边,我们不好下手,现在只有他一个人,时机到了。 虽然他是一个好人,如果在别的场合遇到,或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不过现在,他是我们的目标,抓到他后,一清道人就不用死了。孰轻孰重,我和刘鑫还是分得清的。 有些时候,我们是得昧着良心去做一些事情。 我们当然得站在一清道人这边。 我问一清道人:“要现在动手吗?” 一清道人看看左右,说不着急,先跟着他,到没人的地方再下手吧! 这实在不符合一清道人一贯嚣张跋扈的风格。 这个六指天眼看上去也不是特别有本事的人,一清道人为何这么小心翼翼,仿佛如临大敌? 我不知道,一清道人也没解释。 六指天眼出了巷口,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显然是要去派出所,一清道人立刻安排车子跟上。 小城不大,很快就看到了派出所的影子,一栋蓝se的低矮建筑矗立在夜空之下。 也正好到了一条没什么人,又黑漆漆的小巷门口。 时候到了。 一清道人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确定没什么监控的摄像头后,才盼咐车子停下,并且付了车钱。 就在我们准备下车动手的时候,走在前面的六指天眼突然站住脚步。回过头来看着我们的车。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发现我们了? 看这情况,应该是的。 我们只好下了车,和他面对面地站着,中间相差不过七八米远,那辆出租车则很快就离开了。 “各位,盯我一星期了,是有什么事吗?”六指天眼很平静地看着我们。 我的心里一惊,我们确实盯他一星期了,没想到他竟然了如指掌! 无论是我还是刘鑫,或是一清道人,盯梢的功夫都特别强,没想到还是没瞒过这位六指天眼,而且从第一天起他就知道了。我突然明白他为什么叫六指天眼了,六指很好理解,他那双黑se的手套下面,或许只有六根指头;至于天眼,则是说他超强的观察能力,没有什么能够瞒过他的眼睛。 既然他第一天就发现了我们,为什么没有早点逃走昵? 我能想到的只有一个答案,就是他不想惊到自己的妻子,毕竟妻子刚刚怀孕才三个月,不太方便经历什么风吹草动。所以,他一直隐忍到了今天,并借今晚的城管风波,顺利将妻子支开以后,才和我们摊牌。 真是个好男人啊。 一清道人并不意外,似乎早就知道六指天眼的目的,也知道自己没能瞒过六指天眼的眼睛。一清道人嘿嘿笑着:“真没想到,昔年名满天下的六指天眼,今天还要受几个城管的气……稍稍动动手脚,还要去派出所自首,未免太凄凉了一点……” 名满天下? 或许是我孤陋寡闻了,我还真没听过这个称呼,不过一清道人都说“昔年”了,没听过也正常吧。 六指天眼沉默了一下,说道:“以前的绰号,就不要再提了,我已经退出江湖、不问世事了。各位,咱们是有什么仇么?我好像并不记得你们!” “和你没有关系。”一清道人说道:“和你的几个朋友有关系。” 实际上,一清道人为什么要抓六指天眼,我到现在也不太清楚,这个六指天眼虽然有点本事,但应该是入不了陈老眼的。一清道人这么一说,我才有点明白了,之前那个阿花就说,六指天眼的朋友一个比一个有本事,一清道人显然是冲他的几个朋友来的。 六指天眼一听。顿时有些着急地说:“我那几个朋友怎么了?” 看得出来,六指天眼虽然说他已经和他的几个朋友完全断了联系,但是依旧关心他的几个朋友,一听和他的朋友有关,立刻着急起来。 一清道人还是笑着:“放心,他们什么事都没有……他们那么强大,又有什么事呢?是这样的.我有求于你的几个朋友,所以想从你这下手。” 六指天眼一听,反倒松了口气,说道:“抱歉,我已经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了,恐怕帮不上你的忙,你还是另寻他法吧!” “哦,那可由不得你……” 一清道人的语气愈发yin沉起来,同时“唰”的_声亮出了剑。 其实在我看来,这个六指天眼虽强,但也不必这么大费周章,我和刘鑫就足够搞定了。但是,一清道人这么重视他,甚至打算亲自动手,我也就不太敢怠慢了,同样摸出了自己的打神棍,刘鑫也一样亮出了钢刀。 说句实话。整个华夏值得我们三人一起动手的,还真没几个人了! 六指天眼也明白,我们打算用强的 “嘿嘿……” 六指天眼的嘴角竟也勾出一丝冷笑:“想要抓我,也得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上一篇   1034 他,六指天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