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4 他,六指天眼 - 少年王

1034 他,六指天眼

六指天眼? 这是谁,一清道人为什么要抓他,是华夏风云榜上的高手吗?就算是,应该也排到十名往后了吧,陈老看得上这样的小鱼小虾? 我转头看了一眼刘鑫,刘鑫同样一脸茫然,显然也不知道这个六指天眼。 但是一清道人不由分说,喜滋滋地迈步就往外走,我们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跟上。 出了村子,我们又坐公交车,朝着阳城的方向去了。车上不是很挤,以进城的村民居多,看到一清道人又穿道袍又背剑的,纷纷奇怪地朝他看来。 一清道人怎么可能会把这种凡夫俗子放在里眼,当然选择闭目养神。 但还是有不开眼的村妇走了上去,讨好地说:“道爷,给我算一卦吧,我的姻缘在哪里呢,我都四十多了还没嫁出去。” 一清道人眼都没睁,冷声叱道:“滚!” “哎,你这道爷,我又不是不给你钱,你摆那大脸子给谁看呢?”村妇怒了,摸出一张十元钱来,在一清道人面前哗啦啦地甩着。 我心里想完了,以一清道人的脾气,还不当场一剑杀了她啊?我并不是圣母,我但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一清道人滥杀平民,刘鑫也是一样,我俩都做好拦着他的准备了,但是一清道人已经把钱装在了口袋里,捏着村妇的手仔细点评起来:“你一生要谈三段恋爱,前两次已经错过了,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就在今年中秋左右,对方是个独居的老头。” “谢谢道爷、谢谢道爷,你算得太准了……”虽然一道清人尽是瞎扯,村妇还是感激不尽。 我:“……” 刘鑫:“……” 我咋不知道一清道人还有这种本事? 村妇开了个头以后,公交车上的人纷纷涌了上来:“道爷,给我也算一卦……” 没办法,村上的人就迷这些。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到达了阳城的市中心,一清道人也赚了个盆满钵满,揣着一大把零钞喜滋滋下了车,颇有几分猴子和千算子的无耻神韵,我觉得他应该是在报复,把前段时间失去的钱都赚回来。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他成功了。 接着,我们又打车去机场,车费是一清道人付的,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大方过了,果然有钱了就是不一样。 到了机场,一清道人让我去买票,去往北方的某个小城看来所谓的六指天眼,就在这个地方。 巧了,今天下午就有一班飞机,看来是提前计划好的。我买好了票,又在机场一起吃了个饭,差不多就该过安检了。我提醒一道清人,说他背着剑肯定进不去的,可以快递一下之类的。 一清道人说没关系,只是用布包了一下,就跟我们一起走了。 说来也怪,过安检的时候,一清道人也不知道出示了什么证件, 工作人员直接就把他给放进去了。 后来我想明白了,一清道人可是陈老的人,搞定这点事情轻轻松松。 别说一清道人,就算是我,亮下龙组证件,也没问题。 我们顺利过了安检,又顺利登了机,到傍晚的时候,就到达了那座北方的小城。 小城是真的很小,飞机场都点点大,还没几步就走到大门外了。不过一出去,就闻到了熟悉的味道,这是我们北方特有的霾,浓郁、醇厚、刺鼻、呛口,一闻就是北方的空气。 我们仨长期待在南方,快被新鲜空气养刁了,赶紧使劲呼吸几下,确保尽快适应这里。 适应好了以后,我们才继续往前走。 我问一清道人:“六指天眼在哪?” 一清道人说不着急,先找个地方住下,吃过饭后再说。 我们找了个宾馆住下,又在附近随便吃了点饭,接着一清道人拿出手机戳戳点点,最后确定了一处位置,召了辆出租车前往。最后,我们来到一条挺普通的巷子口,这 条巷子背靠着一栋居民楼,来来往往的人还不少,巷子边上开着几家店铺,有卖早晚餐的,也有卖水果的,还有蛋糕店、鲜花店等等,到处都是一片烟火气。 一清道人没有下车,而是坐在车里观察着这条小巷。 这里就是六指天眼活动的地方么? 平心而论,“六指天眼”这个称号还是挺霸气的,听上去像是位绝世高手,能够值得一清道人亲自出手,功夫肯定不低。我顺着一清道人的眼睛,发现他在观察一间水果店。 那间水果店普普通通,和其他店一样延伸出来一截,把水果摊子都摆到路上来了。 店主是个青年男人,看上去有三十岁了,长相非常普通,属于丢进人海里就马上淹没的那种,穿着也很简单,北方常见的羽绒服,因为经常干体力活,已经看不出原se! 北方的冬天,到底还是冷啊。 但我总觉得那个青年男人不太寻常,在他普普通通的外表下,似乎蕴藏着爆炸般的力量。他的手上还戴着一对黑se的手套,北方冬天的户外,做这种小本生意,戴手套 还是很正常的,但是不知为何,我竟然想起了左飞,左飞飞就经常戴着一对白手套。 店里还有一个女人,应该是老板娘了,长得非常水灵、漂亮,看上去和那男人不搭。不过看得出来,女人还是很爱男人的,每当男人在干活的时候,女人就摸出纸巾来给他擦汗,或是递上一杯泡得淡黄的茶水。 水果店的生意不错,时不时就有人光顾,男人熟练的称斤、装袋,还经常大手一挥:“零头不要啦!” 声音粗犷中,又带着点憨厚。 看得出来,是个上进、勤奋、努力、大方的男人。 而那女人,也非常的温柔,自始至终都给男人打着下手,男人却不停地让她多休息会儿,不要那么辛苦。 “我哪里累呀!”女人笑嘻嘻地说着。 “你怀孕了嘛麻!”男人也温柔地笑着。 这时我才注意到,女人的小腹微微隆起,看上去怀孕有三个月! 女人拗不过男人,只好坐在了小凳子上,但她的眼睛始终没离开过男人,脸上也始终挂着幸福的微笑。 看上去,就是人世间里最普普通通的一对夫妻。 可是一清道人的眼睛,却始终盯在那个男人身上,像是一个猎手在盯着他的猎物。 难道,这就是六指天眼? 如果他是,那他看上去也没有那么厉害,或许是有一点实力,但是远远不如东海魔君、白云城主等人那么霸气外露,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肌肉结实的凡人而已。 别说一清道人,我和刘鑫就足够对付他了。 抓到这样的人有意义吗,陈老会买这种人的帐吗? 我对此深感疑惑。 但我并不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六指天眼,因为一清道人也没有说,只是观察了会儿,也没动手,便对司机说道:“走吧,回去。” 司机当然不会多嘴,只要我们钱给到位,上哪都行。 司机又把我们拉回了宾馆。 我们住的这个宾馆,在这小城中算高档了,还带着一个可观赏的园子,园子里面有假山和池水,不过因为冬天,都结冰了。第二天的 早上,我们就在这园子里练功,谁也没提六指天眼的事。 到了晚上,我们才再次打车到了那条小巷。 一样,一清道人没有下车,只是默默观察着那位普普通通的店主,和那位漂亮到像是仙女的老板娘。 两人是真的很恩爱啊,每当他们注视着彼此的时候,仿佛对方就是整个世界,眼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除此之外,男人和旁边几家店的老板处得不错,经常互相开着 玩笑,生意平淡的时候还聚在一起打牌。 一连几天,我们都是这么干的,那个店主看着并没什么出奇,就是很普通的一个人嘛,但是一清道人始终没有动手。甚至有次,我们一直盯到他们收摊,看上去很重 的苹果、梨等筐子,男人轻轻松松就能般回店里,看得出来确实是个好手,但也应该没有好到哪去。 我觉得情况该摸清了,不过一清道人就是不肯动手,让我觉得莫名其妙。 有天晚上,我们又来盯梢这家店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说师父,他就是六指天眼么? 清道人点了点头,说对,他就是! 那个店主,果然就是一清道人准备抓捕的六指天眼!虽然我不知道那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男人,到底有什么资格拥有“六指天眼”这么霸气的外号,但只要他是六指天 眼就可以了。抓到了他,一清道人就能交差! 我奇怪地问:“那你为什么还不动手?” 一清道人皱着眉,说:“你没看到他老婆怀孕了么?” 至此,我才明白一清道人不肯动手的原因,原来是怕误伤六指天魔那个怀孕的老婆。嘿,一清道人这人真有意思,有时候残忍的像个野兽,有时候善良的像个圣人,真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当然,人这动物本来就是很矛盾的,世界上哪有绝对的坏人、绝对的好人? 更何况,不伤害孕妇也是人的基本素质! 我无奈地说:“他俩看上去很恩爱啊,属于形影不离的那种,上个厕所都要一起去,咱们岂不是永远没机会了?” 刘鑫也说:“是啊师父,要不我想办法把那女的引开?” 虽然我完全不知道六指天眼是何许人,但我和刘鑫都不希望一清道人受死,如果这个六指天眼能够帮他摆脱困境,我们还是希望他能抓到这个人的。 一清道人摇了摇头,说道:“怎么会永远没机会呢?你们看,机会这不就来了吗……” 一清道人一边说,一边用下巴指了指水果店的方向。

下一篇   1035 如临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