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3 排名第二,大阎王 - 少年王

1033 排名第二,大阎王

一清道人真的是个非常执拗的人,他认准的事情往往很难改变,他说要和白云城主决斗,那就只能一对一决斗,不允许任何人插手帮忙;他说陈老待他恩重如山,他就永远不会背叛陈老,为其抛头颅、洒热血,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一清道人显然没有什么是非观,在他眼里更没什么对错,天大地大,也没有陈老大。 我和刘鑫几乎磨破了嘴皮子,将大道理讲了个遍,也无法改变他的主意,反而换来了他的愤怒,甩开我们再次走了。我和刘鑫当然不肯,陈老对他有恩,他对我们有恩,我们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送死的。 我们再次扑了上去,死死地抱着他两条腿,但是无论我们怎么哀求,也始终不起什么效果。到了后来,我俩都放弃劝他了,只希望他能活着就行,说师父,难道只有领死这一条路吗,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刘鑫也说:“是啊师父,我们可以继续网罗华夏风云榜上的高手啊!白云城主抓不到了,东海魔君也被带走了,可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二的呢,我们可以去抓他啊!” 刘鑫的建议其实并不靠谱,一清道人连华夏风云榜排名第四的白云城主都打不过,更别提排名第二的了,简直痴人说梦。不过。这也不失为一个拖延时间的好办法,所以我也跟着说道:“是啊师父,我们可以去抓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二的人啊,但凡有一点点机会也不该错过!” 一清道人站住脚步,沉沉地说:“你们说得没错,但凡有点机会,我也不会错过……但,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二的人是谁,你们知道吗?” 我们当然是不知道的。 我们只知道华夏风云榜的第一名是空着的,因为千算子曾经说过,除了猴子、左飞那群人外。没人再有资格做这第一名了。至于第二是谁,从来没有听人说过,像什么东海魔君、白云城主,以前总是有所耳闻的,但这第二始终没有任何消息,所以我们也觉得挺奇怪。 “是谁?” 一清道人意味深长地看着我们,缓缓说出了三个字:“大阎王!” 一清道人说出的这个名字,当然犹如一道惊世巨雷,重重劈向我和刘鑫的脑海,惊得我们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竟然是我父亲! 虽然我一直知道我爸挺强的,从我舅舅以及猴子、左飞等人的态度来看,不难猜出我爸的实力应该还在他们之上,但我一路从夜哭郎君见到大寨主、二寨主,以及白云城主和东海魔君,始终没有听过我父亲的名字。 我以为是我爸失踪了二十多年,甚至没人知道我爸是死是活,所以千算子并没把我爸计算入内,没想到千算子这么看得起我爸,竟然把我爸排在华夏风云榜的第二名! 众所周知,在排名上,千算子绝对是公正、公平的,已经过了这么多年,还把我爸排在第二,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说明我爸的实力,也确实在东海魔君、白云城主等人之上! 这实在是太厉害了,我一直知道我爸挺强,可能不逊于太后娘娘,但没想到竟然强到这种地步,在整个华夏能够排到第二的位置。 按照千算子的理论,第一的位置是空着的,岂不是说我爸只要不碰到猴子他们联手,足以堪称华夏第一? 四舍五入。可以称之为第一啊! 我爸竟然是这华夏第一高手! 我的心中当然无比激荡,真没想到我爸能有这么厉害,身为儿子的我当然无比自豪,但又想到我爸还被陈老困着,心里不觉又起了一阵悲哀,实力再强有什么用呢,不是一样要被陈老这样的人所制? 任何时代,权力才是最强的力量啊! 一个人再强,又怎么敌过拥有千军万马的国家机器? 即便当年的巨侠郭靖,都死在被蒙古军包围的襄阳城下了啊! 在我心中思绪万千、沸腾不已的时候,一清道人继续说道:“刘鑫,你在帝城待过,应该听说过大阎王的名字吧?” 刘鑫点了点头。 刘鑫当然是听说过的,当初我大闹任家的婚礼,我爸率领帝城地下世界的人前来救我,虽然后来被陈老率人给拿下了,可至今仍是整个帝城街头巷尾津津乐道的故事。 谁能拥有这样的魄力和号召力,唯大阎王一人尔! 一清道人以为我不知道,便耐心地给我讲了起来,也是从二十多年前开始讲起,述说大阎王曾经的传奇和故事。这些故事,我已经听过很多遍了,不光是小阎王给我讲过,小钟馗、铁面判官等人也讲过,每一个在帝城有点资历的人都耳熟能详,但是现在从一清道人的口中讲出,又是另外一种感觉。 听得出来,一清道人对我父亲还是挺推崇、挺佩服的,言语之中不仅没有任何贬损,反而不乏溢美之词。 一清道人一直讲到去年,也就是我爸率众到任家救我那次,说大阎王真是英雄盖世、盖世万千,丝毫不减当年威风,虽然最后以被俘收场,但是人人提起大阎王来,都会竖起他们的大拇指,赞上一声真英雄也。 不过,英雄也有气短之时。 一清道人叹着气说:“大阎王,终究还是斗不过陈老,其实一切都是陈老埋下的套,为的就是引诱大阎王现身,好将他网入自己麾下。” 什么?! 和陈老称帝的事情一样,虽然我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但从一清道人的口中还是知道了点不一样的东西。我爸这事也是如此,我以为一切都是巧合,陈老最终带走我爸,不过是他妥协后的结果,没想到是他精心安排的计划? 我的心里怦怦直跳,想到杨少宇和任雨晴大婚那天,我刚坐下没多久,陈老就来和我说话,问我想不想娶任雨晴,说他可以帮我,条件是从此以后我要为他服务…… 当时我还以为陈老真的看上我了,原来他的目标根本就不是我,而是我背后的大阎王! 陈老看中的人,从来都是华夏风云榜上的高手,这些人物才能帮上他的大忙,当时的我实力不济、地位卑微,怎么可能被他看得上呢?我爸,在华夏风云榜上排行第二,是陈老重点网罗的人物之一,我不过是陈老棋盘上的棋子,是引诱我爸现身的诱饵。 ----毕竟,连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十七的张鲁一,陈老都不太看得上眼。让一清道人不要再抓这种小虾米去糊弄他了。即便是现在的我,已经有了华夏风云榜第二十名的实力,恐怕也未必能入了陈老的眼。 可惜的是,我到现在才弄明白这件事情。 陈老的心机、谋略,确实远远超过我的想象,自始至终我都只是他的玩物罢了。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咬牙切齿,喃喃地说:“抓了大阎王又怎么样,大阎王肯定不会为他效力!” 以我对我爸的了解,我爸肯定不会做这种事,我非常固执地坚信这一点。一清道人以为我是从他之前讲的故事来分析这一结果的。摇着头说:“那可不一定啊,虽然大阎王是出了名的刚硬,但是陈老的手段并非一般人能想象的,或许大阎王真的能够为他所用。” 这就又是立场问题了。 一清道人是陈老的人,号称誓死效忠陈老,当然会为陈老说话;而我是大阎王的儿子,当然会站在我爸这边,认为我爸不会为他服务。 所以,我也就不和一清道人斗这个嘴了。 一清道人继续说道:“总之,大阎王已经被陈老给抓走了,再随着东海魔君被抓、白云城主失踪,我也就没有任何机会了……陈老让我领死,也是理所应当的事,你们就不用再劝我了,让我安安心心地去吧。至于你们,一定要好好活着、好好练功。” 一清道人要死,最放心不下的还是我和刘鑫这两个徒弟,他怕我们吃亏,不能再为我们出头,关照了我们很多很多。但他说再多的话,最终也还是要走,我和刘鑫仍不同意,死死抱着他的两条大腿,像是两个纠缠的树袋熊,说什么也不让一清道人离开。 我们知道,一清道人一去帝城,就真的必死无疑了。 以陈老的性格,说要杀他,就一定会杀他的。 我们仍旧苦苦哀求,让他不要那么冲动,一定还有其他办法可以免于一死的。 “什么办法?”一清道人反问我们。 我和刘鑫当然哑口无言。 “没有办法的……”一清道人叹着气说:“千算子都给我断过了,说我必死无疑,而且还是惨死!既然如此。又何必逆天而行,自觉去领死吧。” 我和刘鑫想不出任何办法,就是缠着一清道人不让他走,一清道人也舍不得打我们,只能不断地叹气、叹息。 “算了,再陪你们一个晚上吧,第二天为师非走不可!” 无论怎样,一清道人总算是暂时不走了。 我和刘鑫开心地和他一起回到屋内,洗涮洗涮睡了。担心一清道人晚上偷偷溜走,他在床上睡觉,我和刘鑫就守在门口。各自倚着扇门休息,反正就是不给一清道人任何机会。 放到以前,我哪管一清道人的死活,但是现在我是真的不想他死。 不知不觉,便到了第二天的早上。 听到外面公鸡的打鸣声----别笑,村上生活就是这样。我一跃而起,看到窗外已经天光大亮,刘鑫也跟着揉揉眼醒了过来,我们第一时间就是往床上看,一清道人已经站了起来,并且洗涮、收拾完毕,一身干净的八卦道袍,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看这样子也知道他准备出门。 “师父,你不能走!” 我和刘鑫像两条撒欢的野狗,朝着一清道人猛扑过去,准备再抱住他两条腿,像昨天一样死缠烂打。 “滚,滚一边去……” 一清道人一人一脚,把我和刘鑫踹了个底朝天,还翻了好几个滚。一清道人从来不对我和刘鑫动手,最多就是动动嘴,今天这是咋了?我和刘鑫吃惊地看着一清道人,一清道人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襟,骂道:“谁他妈要走啦,用你们在这演苦情剧?快去给老子做饭,为师饿了!” 这是怎么回事? 我和刘鑫对视一眼,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还是遵照吩咐奔向厨房,忙里忙外地给一清道人煮饭。 我们在做饭的同时,当然也会监视一清道人,提防他突然跑了。 还好一清道人并没有走,透过窗户隐约可以看到他在打电话。 在给谁打电话呢? 虽然我懂唇语。但是隔着窗户,实在看不清楚,只能看到他不断点头,说好、好。 不一会儿,我和刘鑫把饭做好了,小米稀饭加土豆丝,正宗的北方早餐。我们仨都是北方人,实在吃不惯南方的东西,村头的那个面馆倒是可以经常光顾一下。 一清道人蹲在院子里,端着大碗呼噜呼噜的吃饭,身为陈老麾下的第一高手,未免也太有点接地气了。 吃完饭后,我和刘鑫又自觉收拾了碗筷,并且时刻盯着一清道人的动作,提防他会离开。一清道人耍了趟剑,我俩站着不动看他,一清道人骂道:“看个逑啊,赶紧练功,一天不练退步三天知不知道?” 我们练武的人确实有这种说法,所以需要每天练的,一天都不能耽搁。不光练武,其实弹琴啊、画画啊什么的也都一样,时间短了看不出来,时间长了肯定会生疏的。 一清道人让我和刘鑫练功,我们也不敢抗拒,赶紧练了起来,各自热过身后,就开始运气,修炼暗劲。 一清道人说道:“王峰,我昨天不是给了你颗提气丸吗?赶紧吃吧,到你这个境界,不吃药已经不行了。刘鑫,你别着急。你还不到吃药的时候,争取靠自己突破!” 现在的我,已经突破龙脉图第四十四处穴道了,正在冲刺第四十五处穴道。正如一清道人所说,自从我踏入第四十处穴道这个坎儿后,依靠自己的力量想要突破已经非常困难,可能突破一处就得好几年的时间,但是吃药就不一样了,能够大大提升速度。 无论提气丸、长生果,还是东海魔君的百药锅,都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每一次都是来之不易的机缘,每一样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我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所以就依照一清道人的吩咐,将提气丸吞到了肚子里面。 虽说在这片土地上,实力再强也没有那些手握权力的人可怕,但有实力总比没有实力的强。 我爸要是没有实力,又怎么将我从任家救出来呢? 吞下提气丸后,效果肯定不是那么的快,记得我第一次服下提气丸时,也是等了好几天体内才有反应。当然,即便是好几天,也算非常快了,一清道人说这已经算是天赋异禀! 我确定自己的资质没有问题,所以也就并不着急,安心等着提气丸发挥效果。 我盘腿坐在地上,像往常一样引导天地之气进入体内,攻城掠地一般慢慢走过一个又一个的穴道,进行日常的练习和修炼…… 当然,我在做这些的时候,也时刻关注着一清道人的动作,提防他会离开。 但,并没有。 一上午下来,一清道人都没有走,而是和我们一样练功、练剑,好像已经完全忘了要走的事。到了中午,我们到村头的面馆吃过饭后,回来宅院还睡了一个午觉,下午起来继续练功。 一直到天黑,一清道人也没有走。 晚上洗涮过后,各自睡了。 我和刘鑫当然奇怪,低声讨论这是怎么回事,但是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到了第二天。一清道人也没有走,而是和昨天一样热身、练功,虽然他已经无法再突破了,但他的努力从未有过间断。 一晃,又是一天过去了。 一连三天,每天都是这样,一清道人再也没有说过要走的事,每天都是练功、练功、练功。除了早饭在家里吃,午饭和晚饭都去村头的面馆,当然每次都是我付账,一清道人已经没有钱了。 看样子,一清道人好像并不打算走了? 我和刘鑫心中奇怪,但也不敢掉以轻心,仍旧每天在练功之余,悄悄监视着一清道人。这样一来,练功也就不能全神贯注,一清道人终于有所发现,生气地说:“你俩不好好练功,老盯着我看什么,我又不是美女!” 既然一清道人主动提起来了,我和刘鑫肯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连忙问他:“师父。你不打算走啦?” 一清道人点了点头,说对,不走了。 虽然我们之前一直有所怀疑,但从一清道人口中得到这个确切的答案以后,还是高兴坏了。我们开心地说:“师父,你终于肯醒悟了,真的没有必要给那什么陈老卖命,你那么辛苦,他却还要杀你,根本不值得嘛!凭你的实力,又凭华夏之大。哪里还没有你的容身场所!” 这可不是吹牛,陈老也一直在通缉我,但他可从来没找到我,我还和一清道人混在一起的。 一清道人呸了一口,说道:“谁说我不给陈老卖命啦,我生是陈老的人、死是陈老的鬼,你们别想挑拨离间!” “那您……” 我和刘鑫当然一头雾水,一清道人如果还肯效忠陈老,为什么还不去帝城领死呢? 一清道人得意洋洋地说:“不懂了吧,为师又想到一个好办法,可以顺利完成任务了,这次一定能让陈老满意!我给陈老打过电话了,他也同意我的计划,现在就等时机了!” 我和刘鑫忙问:“什么计划?” “现在嘛,还不能告诉你们。”一清道人得意地看着我们:“你们还是好好练功吧,需要你们的时候自然会让你们知道。” 我和刘鑫对视一眼,各自一脸茫然。 一清道人究竟想出了什么办法,又打算怎么去完成任务?白云城主已经失踪,夜哭郎君,大寨主苗家仁,还有东海魔君都被龙组抓了,大阎王本来就在陈老手中。小鱼小虾陈老又看不上……一清道人难不成要去龙组抢人? 我们不知道,一清道人也不肯说,我们只能继续练功,同时各个一头雾水。 一清道人突然问我:“王峰,这两天有反应吗?” 我愣了一下,随即又反应过来,一清道人是在问我提气丸的事情。这几天我老想着一清道人,把提气丸忘得一干二净,说来奇怪,一连好几天了,竟然没有什么反应。体内的那种灼烧感、澎湃感一直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资质不是挺好吗,怎么到现在还没反应呢? 我把自己的情况和一清道人一说,一清道人却说:“正常,你已经到龙脉图第四十四层境界了,越往后越困难,没有那么快的,不要着急。” 原来从现在开始,吃药都不会起很大作用了么?想到之前吃提气丸、长生果、百药锅的时候,都是很快就有了反应的。我掰着指头盘算,四十五、四十六、四十七……还差三处穴道才能达到一清道人的境界,真是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来一波机缘了。 话虽如此,我也没有气馁,仍旧每天努力运气、冲刺。 当然,一次又一次地以失败告终,体内迟迟不见那种熟悉的澎湃感。 一晃,又是半个月过去了。 这天上午,我们正在院子里面各自练功,天上突然扑腾腾飞来一只白鸽。一清道人用手一招,那白鸽便稳稳落到他的手上,一清道人从鸽子的腿上取下一张纸条,仔细看了起来。 看完以后,一清道人的脸色大喜,整个人都跟着一跃而起。 “徒儿们,咱们走了!” 我和刘鑫赶紧站起,询问一清道人去哪? “抓人!” “抓谁?” 一清道人“唰”地亮出长剑,嘴角勾笑、语气阴沉地说:“六指天眼!”

下一篇   1034 他,六指天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