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2 道不同,不相为谋 - 少年王

1032 道不同,不相为谋

陈老久居高位,像他这样的人,说话向来一言九鼎,之前他就说过,如果一清道人再搞不定白云城主,那就自己提着脑袋去帝城吧。 现在,也不过是他兑现诺言的时候。 一清道人能说什么? 一清道人什么也说不了,只能沉默。 陈老继续说道:“现在我很不爽,你自己到帝城领死来吧!” 说完这句话后,陈老直接挂了上电话,连一清道人求情的机会都没有给。陈老的一句话,直接定了一清道人的死。一清道人握着已无声音的手机,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呆了很久、很久。 之前千算子断定一清道人会惨死的时候,一清道人就已经受到了重创,整个人像是老了十岁,现在陈老的电话一打,让他看上去更加苍老、更加颓废了。 整个人像是一块没有灵魂的腐肉。 虽然,今天上晚的决斗之前,一清道人就做好了必死的准备,可当死亡yin影真正笼罩在他头上的时候,还是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和心惊。 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人真的不怕死呢? 要去帝城走一趟了,以后也可能不会再见面了。 一清道人面se惨白,失魂落魄沉默了很久、很久。 才稍稍缓了一点。他把手机收了回来,看了刘鑫一眼,又看了我一眼才沉沉的说:“你们走吧!我要去帝城一趟,以后可能不会再见面了。” 说到这里,一清道人又从怀里摸出两颗晶莹剔透、洁白无瑕的药丸来,分别递给我和刘鑫,继续说道:“为师也没什么东西好给你们,就这最后的两颗提气丸。你们一人一颗吧!王峰,你已经到了瓶颈状态,不依靠药物的力量已经上不去了,可以放心大胆地吃。刘鑫,你还远远不到那时候,为师希望你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努力提升,到有一天实在升不上去的时候再吃,知道了吗?” 一道清人对我和刘鑫真的是倾尽所有,临死之前还不忘教诲我和刘鑫,并且将他最后的提气丸也拿了出来。 也许他不是个好人,但他真的是个好师父,我和刘鑫当然没接,各自眼眶发红地说:“师父,你不能走!” “少废话,拿着!” 一清道人突然竖起眉毛,强行把提气丸塞到了我和刘鑫的手里,接着转身就往门外走去,毫不迟疑、干脆果断! 我和刘鑫同时扑了上去,分别抱住一清道人的腿,同时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我们不让你走、不让你走!” 说句实话,在我刚刚潜伏到一清道人身边的时候,绝没想到会有今天的一这刻。那个时候,我知道一清道人是陈老麾下的第一高手,知道我爸的结拜兄弟海王是被他杀死的,我妈和天奴也是被他给抓走的。再后来他又屠杀了兵部上百人,怀香格格和青龙元帅都差点死在他手上。 可以说,我对他恨之入骨,恨不得他早点死! 我跪下磕头,叫他师父的时候,心里都想着什么时候能杀掉他! 但是现在,我跪在他的身前,抱着他的一条腿,流着眼泪苦苦哀求他别走…,也是出自我的真心,没有丝毫的伪装和演戏,因为我是真的舍不得他,我们相处的时间不多,排除掉在苗家寨的那半年,和他在一起也不过几个月,可他真的照顾我太多太多,不仅悉心地教我功夫,还一次又一次深入虎狼之地,救我于水火之中、生死之间! 张鲁一,是他帮我击败的;夜哭郎君,是他挡在我的身前;提气丸,是他交给我的;苗家寨,是他硬闯进去;东海,他不惜和敌人合作。 人心都是肉长的啊,现在他要死了,我怎么可能无动于衷,怎么可能麻木不仁! 我的眼泪是真的,哀求也是真的,我是真的不希望他死。 我流着眼泪问他:“师父,到底发生了什么,电话里的人是谁。你告诉我们好吗,有什么事情是我们师徒不能共同面对的?” “是啊师父,到底发生了什么?”刘鑫同样泣不成声! 其实发生了什么,我们两人都很清楚,可一清道人不主动说,我们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我们想劝他迷途知返、弃暗投明,也得让他主动说出陈老事,我们才好展开我们的计划啊。 一清道人摇着头:“这件事,你们面对不了,你们知道的越少越好,对方不是你们能惹得起的。” 说完这句话后,一清道人又要抽身离开。但我和刘鑫一个比一个抱得紧。我说:“师父,你连白云城主、东海魔君都不怕,对方到底什么来头,为什么他让你死,你就要死?你能为了我们赴汤蹈火,为什么不给我们一个粉身碎骨的机会?师父。我们是你的徒弟啊,就像是你的孩子一样,为什么不能说呢?” 我和刘鑫不断地哀求着,哪怕一清道人又打又踢。 我们也没有松开他的腿一下,就说他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如果他甩开我们,我们就自己去死! 在我们的软磨硬泡,甚至自杀的威胁之下,一清道人终于放弃走了,毕竟在他心里,徒弟还是很重要的,一清道人盘腿坐了下来,看着哭哭啼啼的我们两无奈地说:“好,既然你们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们!。” 我和刘鑫也立刻坐好了,认真地听他说话一清道人呼了口气,看着我们说道:“你们知道陈老么?” 陈老? 我和刘鑫当然知道,但是我们装作一头雾水,一清道人又说:“提到‘陈老’这个称呼,你们第一个会想起谁?” 我说:“当然是掌握天下重权,位于华夏之巅的那个陈老。” “没错……”一清道人沉沉地说:“为师,就是为他服务的,包括夜明,还有海南岛的陈小练,全是他的属下。” 这些事情,其实我和刘鑫早就知道了,但我们还是装作十分吃惊的样子,瞪着眼睛久久说不出话,仿佛被震撼了。 “王峰,你在夜明工作过,还是陈小练的大哥知道这件事吗?” 我头摇得像拨浪鼓,说不知道! “不知道就对了…。”一清道人叹着气说:“知道这件事的人,很少、很少。” “可是,为什么呢?”我奇怪地说:“陈老那样的人,为什么要在私下组织这么多的地下力量?还有他让你网罗华夏风云榜上的高手为了什么?” 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可我必须要假装不知道的样子,将一清道人心里的话全部都套出来。 一清道人也认认真真地给我解释:“为了称帝!” 我又做出一副极度震惊的模样:“不……不会吧,华夏又不是他一个人的,他称得哪门子帝?” 我和一清道人你一言、我一语,我就像是相声里的捧哏,慢慢套着一清道人的话,将他把陈老的秘密全部吐露出来。他所说得东西,和我之前掌握的都差多,对我来说算是老生常谈,我已经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但我还是不断装作被吓到、被震撼的样子。 不停地说着:“真的?不会吧?怎么可能。” 但,也不都是那些陈腐信息,我从一清道人嘴里还是知道了一些新鲜的东西。 比如,陈老也不是随随便便就称帝的,这么多年他除了在暗中培养黑暗力量以外,也在寻找一处龙脉。因为他听一位高人说过,称帝之后要想永保江山,必须要在龙脉之地登基,这样才能传承千年、万年。 龙脉这东西,历任皇帝都很信奉。认为龙脉是江山的基础,只要龙脉不毁,江山即可永存。比如黄帝的龙脉在中原黄河区域,大禹的龙脉在四川的九龙山,周朝的龙脉在岐山,秦朝的龙脉在咸阳,西晋的龙脉在河内,宋朝的龙脉在开封,明朝的龙脉在凤阳,清朝的龙脉在长白山。 几乎每一个朝代,都会定上一条龙脉,被认为是天子的象征。 当然,无数的事实证明,龙脉是纯扯淡的,龙脉保护得再好,也不能阻挡王朝的覆灭。作为坚定地唯物主义者,以前的我会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可是自从识过千算子这样神奇的人物之后。我对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只能持着保守的状态了。 不想相信,但又不敢不信。 陈老这样位高权重的人物都在寻找龙脉,谁又敢说龙脉就一定不存在呢? 当然,我们今天的话题重点并不在龙脉上面,所以谁也没有纠结这个东西,而是继续谈论着陈老的事情。 听完一清道人的整个讲述以后。我当然表现的有些激动,说他怎么能称帝呢,华夏之所以有今天这个样子,是多少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才换来的!师父,虽然咱们都不是什么好人,可基本的是非观总该有吧。你也不想让泱泱华夏又回到过去那个封建的时代吧?既然如此,你又何必给他卖命,何必为虎作伥! 接着又做出一副非常生气的样子说道:“师父那个陈老不是什么好人!之前在船上的时候,猴子劝你弃暗投明,当时我不知道什么事情,所以也不敢发表意见。如果是这件事,真的,我也劝你抛弃陈老,站在正义和光明的一面。” 刘鑫也跟着说:“是啊师父,称帝什么的也太扯淡了,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干这事,陈老注定要一辈子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你可千万不要和他站在一起,我们不指望流芳千古,但也不能遗臭万年啊!” 我以为这是每一个中华儿女的基本认知,所以才会语气铿锵、直接了当地说出来,以为这样能够敲醒一清道人。 谁知,一清道人完全听不进去,大手一挥说道:“别给我讲这些大道理,我才不管这些有的没的,称帝怎么了,重建王朝怎么了,我只知道陈老对我有重恩,我会严格执行陈老的一切命令,为他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事情,确实是我没有办好,陈老让我去帝城领死,我也毫无怨言!你们不用再说,既然我们道不同,那就不用再相为谋,你我师徒就此别过!” 说完这句话后,一清道人再次站起身来,朝着大门外面迈步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