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 你会,死得很惨 - 少年王

1031 你会,死得很惨

千算子,是千算子! 那位号称“千算子”的抚琴的人,此刻正从黑暗之中缓缓走出,这么黑的天,他还戴着一副墨镜,不怕摔个大跟头么?出于龙组成员的本能,在看到千算子的瞬间,我就把手伸进了口袋,准备给龙组通风报信,因为这家伙是s级通缉犯,绝对不能让他逍遥法外! 但我伸到一半又放弃了,因为我知道这没什么用,这家伙的耳朵十分灵敏,几乎没有什么事能瞒得过他,总能在龙组到来之前脚底抹油。而且,他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但是并没有透露给一清道人,冲这一点我也不该举报他的。 既然放弃了举报,我就开始思考另一件事,今晚是一清道人和白云城主的决斗之夜,千算子突然现身是为了什么? 千算子仍在嘿嘿嘿地笑着,笑声如同水波一样在这暗夜之中回荡,他一直走到我们近处,才对我们拱了拱手:“各位,好久不见、甚是想念,老夫最近又没钱吃饭了,哪位愿意支援一点让我填填肚子?” 这个千算子,开口闭口都是谈钱,要的数量倒也不多,每次都是几十几百,感觉他和猴子有的一拼了。 但,没人觉得千算子专程来到这里是为了要钱。 白云城主和一清道人日常提起千算子,总是恨得咬牙切齿。将他骂得狗血淋头,但是千算子真的出现,他们又表现的规规矩矩了,甚至还很温和、尊重地打招呼:“老先生,别来无恙,这次有什么事吗?” 大概是因为他们清楚,千算子总能掌握许多他们不知道的事情,生活中也有太多求到这位老无赖的地方了。 千算子还是嘿嘿笑着,一副很不正经的样子,说道:“没事、没事,我就是肚子饿了。来找几位施主化缘,看在咱们是老朋友的份上,多少给我一点还不行吗?” 这明显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 白云城主二话不说,立刻翻起了自己的口袋,但他一毛钱都没了,之前已经被千算子打劫一空,后来又被龙组控制了几天,上哪去找钱呢?白云城主回过头来询问一清道人:“你有钱吗?” 一清道人翻了翻自己的口袋,说:“我也不多了,就这一点。” 一清道人之前也被猴子洗劫过一次,身上只有些零散的钞票,几张红的,几张绿的,还有黄的、黑的,大概有个几百块的样子。 白云城主接过去,在指头上沾了点口水,小心翼翼地点了起来。 一清道人低声问道:“够吗?” 白云城主说道:“应该差不多了,就怕他狮子大开口!” 一清道人皱着眉头:“再多我也没了。” “希望够吧。” 两人刚才还斗得激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现在又变得亲近起来。两个华夏顶尖高手,几百块钱还得凑成这样,把我看得很是心疼。最终,白云城主把钱小心翼翼地交给千算子,尊敬地说:“老先生,就这三百二十四块,再多实在没有了。” 千算子皱着眉说:“这怎么够呢,这还不够我吃一顿的。” 我心里想,你多大肚子啊,吃一顿要三百多,日本料理还是法国大餐?千算子嘴上嫌弃,但还是把钱接了过去,全部装到了口袋里,又拱拱手说:“谢了两位。咱们回头再见。” 眼看着千算子就要走了,白云城主终于急了:“老先生……” “还有什么事吗?”千算子回过头来。 “老先生,您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们说吗?” 白云城主很恭敬地看着千算子,一清道人的态度也差不多。 千算子的金口玉言、铁嘴直断,是多少人花钱都买不来的! 更何况他们还花了钱,怎么可能会放千算子走? 千算子当然知道一清道人和白云城主在想什么,但他还是故意卖关子,装模作样地摸着肚子,说道:“饿了,没有力气说话,还是等吃饱了再说!” 千算子转过头去、举起布幡,一摇三晃地走了,一清道人和白云城主赶紧跟上,我和刘鑫只能尾随其后。钱都给出去了,肯定不能白花,只能等千算子吃饱再听了。 就这样,两个华夏的顶尖高手,再加两个龙组的成员,大晚上跟在千算子这个老无赖的屁股后面,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这是一个村庄,村子不大,很快就走到了村头。村头有棵大槐树,下面还有一间瓦房屋,屋子里面有灯光亮着,窗户的玻璃上写着几个大字:牛肉面、打卤面、排骨面,看来是个小小的面馆。 我和刘鑫、一清道人虽然在这住了一段时间,但是没有来过这个面馆吃饭,平时都是自己做的。 千算子大摇大摆地进了面馆,我们几人也立刻跟了上去。 面馆里面没有顾客,也没有什么服务员,只有一个厨子坐在角落打盹。厨子挺胖,肥头大耳的,看来平时没少偷吃。 千算子使劲拍了拍桌,说老板,醒醒! 面馆里面就这一个厨子,肯定就是这里的老板了。厨子猛地惊醒,像个弹簧似的跳了起来,揉揉眼睛看清楚眼前的人,连忙说道:“吃什么?” 千算子回头看看我们,我们几个都摇摇头,表示我们不吃。我和刘鑫、一清道人刚刚在家吃过,白云城主也肯定是吃了饭才来的,现在我们哪有心情吃饭,就等着千算子的金口玉言、铁嘴直断呢。 千算子白了我们一眼:“人间美味都不知道享受,活得简直太随便了!” 我看看千算子不知道几天没洗的头,邋里邋遢的衣服,露出大拇指的布鞋,心想到底是谁活得随便? 千算子说完以后,便冲厨子伸出一根指头:“一碗牛肉面。” 厨子搓着手,说:“好,十块钱,先付钱。” 十块钱,倒也不算贵了。 千算子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钞票就是刚才白云城主交给他的那三百二十四块,一股脑全部放在厨子手里,大大咧咧地说:“不用找了!” 看到千算子的行为,我的心里忍不住喊了声卧槽,怪不得他说这点钱不够吃一顿饭的,照他这个花法,给他一万也不够啊。刘鑫、一清道人、白云城主也是一脸吃惊,不过这钱已经是千算子的了,他想怎么花都是他的自由,我们当然无权干涉,所以谁也没有说话。 这饭馆开在村上,生意肯定不是太好,突然进账这么一笔钱,厨子当然喜不自禁。 不过与此同时。他也不好意思,说不用这么多的。 “不用客气。”千算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的面值这么多。” “谢谢……” 肥头大耳的厨子竟然有些哽咽起来,就好像终于遇到了自己的知音一样,一头扎进厨房里面做面去了。 “他做的牛肉面算是一绝,方圆百里没人比他做得更好吃了……可惜,地方开的不对,又没什么本钱,只能窝在这里籍籍无名,我也是尽我最大的努力,让他这个面馆迟些倒闭。” 千算子喃喃地说着。不知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对我们说话。 看来千算子的心肠还蛮热的,算是一个普通意义上的老好人吧。 但说实话,我们几人都挺冷血,很难会为这些廉价的施舍而感动了,毕竟各人有各人的命,如果见人就帮,自己还怎么活?当然还是那句话,我们选择自己冷血,但也不会嘲笑别人的一片心意。 牛肉面很快就做好了。 一看就是加了料的,牛肉堆得老高,也算对得起千算子那三百多块钱了。千算子嘿嘿直笑,拿了筷子就大快朵颐起来,我们几人便坐在一边看着他吃,两个华夏的顶尖高手,再加两个秘密的龙组成员,干坐着陪一个邋遢老头吃饭,这位抚琴的人也算很有排面了。 没有办法,这就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让我们还等着他的金口玉言、铁嘴直断呢? 千算子吃得很香,呼噜噜地吃着,吃一口面喝一口汤,还使劲吧唧嘴,弄出很大的声响,不仅不觉得羞耻,还直呼太好吃了。我们几人本来是吃饱了的,但是看到千算子吃得这么香,也把我们的馋虫勾了起来,一个个肚子咕咕叫着。 千算子的耳朵那么神奇,怎么可能听不到呢,冲着我们嘿嘿一笑,接着又冲厨子摆了摆手,说再来四碗! 千算子刚才给了三百多块钱。吃三十碗都够了,厨子当然没有意见,立刻冲进厨房做起了面。不一会儿,又有四碗端了上来,照样料都很足,牛肉几乎堆成了山。 我们也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刚吃第一口,我们的眼睛就亮了起来,果然特别好吃,堪称人间美味! “喝汤,喝汤。”千算子嘿嘿笑着。 我们又喝了口汤。再一次惊为天人,这汤鲜的简直要没边了,而且不是那种味精兑出来的鲜,仿佛天生就是这么鲜,喝一口汤,齿颊留香! “怎么样,没骗你们吧?”千算子露出狡猾的笑。 我们没有时间再和他说话了,各自埋头苦吃,学着千算子的样子吃一口面、喝一口汤,还使劲地吧唧嘴,一点都不觉得羞耻,人在美食面前仿佛真的可以放弃尊严,怪不得古人都说民以食为天! 四碗面,很快就被我们消灭干净了,四个空碗分别摆在我们面前,就连汤水都消灭的干干净净。 “好吃吗?”千算子诡笑地看着我们。 我们也只能点头,这玩意儿实在说不了谎。 千算子又看向一清道人和白云城主:“就冲世上有这么好吃的面,你们也不该要死要活的,活着有什么不好,起码可以吃到美味!” 一清道人和白云城主沉默下来。 千算子也不急着说话,笑脸盈盈地看着他们两个。我和刘鑫知道自己不是主角,所以自觉地闭上了嘴巴。 过了一会儿,白云城主才喃喃地说:“老先生,如果你是来给我灌鸡汤的,实在不必这么费心,我活着已经没有意义,不是一碗面就能让我改变主意的……” 确实,白云城主遭遇了那样凄惨的人生变故,怎么可能因为一碗美味的牛肉面就重燃希望呢? 说到这里,白云城主看了一眼旁边的一清道人,继续说道:“我本来已经被抓了,就因为还有个约定没能完成,所以才逃出来的……我来之前就想好了。如果没有死在一清道人剑下,那就回去自首。” “为什么活着没意义了?” 千算子的问题,让白云城主的眼神顿时一黯。千算子显然明知故问,他还能不知道白云城主发生了什么吗,儿子和前妻分别惨死眼前,世上还有比这更悲伤的事吗? 所以,白云城主并没回答这个问题,那无异于再揭一次他的伤疤。 千算子也没再问下去,而是冲着旁边打盹的厨子招了招手。毕竟是花了三百多块钱吃牛肉面的土豪,厨子立刻跳了起来,奔到千算子的身前。 千算子问他:“你多大了?” “四十五了。” “这么大的年纪,没有老婆和孩子吗?” “有……”说到这里,厨子的眼神也黯下来:“但是,都不在了……” 我们讶异地朝着厨子看去,白云城主听到这人和自己的命运一样,也忍不住朝他看了过去。 “能讲讲么?”千算子继续问着。 厨子咬了咬牙,说道:“很久以前的事了……我曾经有个贤惠的老婆,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但那时候,我爱喝酒,每天关门以后都去找朋友喝酒,每天喝得烂醉才会回来……有天晚上,我喝得人事不省,回来就睡着了,但是到后半夜,家里突然着了火,我老婆和孩子最先醒了,他们拼命地叫我,但我根本完全醒不过来。她们没有办法,只好一人拽着我一条胳膊,拼了命地把我往门外面拽……但我实在太重了,太重了……” 看这厨子的体格,至少有二百五十斤往上,两个弱女子确实有点吃力。 “我活下来了。她们却死了。” 说到最后,厨子泣不成声,甚至狠狠扇了自己两个耳光:“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我们几个虽然都是心肠冷漠的人,但是听到这里也忍不住唉声叹气,面对这种人间惨案,任谁也没办法无动于衷。 “那你为什么没有跟着一起去死?” 千算子的这个问题实在太直接、太辛辣了。确实,这样的案例如果放在网上,人们在心疼那对母女的同时,一定会狠狠羞辱这个男人,用尽世间最恶毒的词语让他去死。 他也实在应该去死,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但他偏偏活了下来,并且一直活到现在,是懦弱吗,是无耻吗? 都不是。 厨子沉沉地说:“我的妻子、女儿刚死的时候,我恨不得马上随她们而去,但是后来我想通了,她们之所以会死,就是因为想让我活下来。如果我也跟着死了,那她们的努力就全白费了,就是下了地狱,她们也会责怪我的。所以,我不仅要活着,而且要活得越久越好,将她们失去的那份也活回来,我要长命百岁,直到老死,才算对得起她们!” 说到最后,厨子的目光愈发坚定起来,他那具两百多斤的身体,显然蕴藏着旺盛的生命力。 小小的面馆里面,突然变得十分安静。 没有人再说话了,所有人都低头不语。 千算子看着白云城主。 我明白了千算子的用意,明白了他为什么要把我们带到这里。 白嘉俊之所以会死,就是因为不想看到父亲死去;白母之所以会死,则是因为想要保护儿子。从一定意义上说,白云城主的经历,和这位厨子的经历几乎完全相同。 死去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才更要好好活着,或许这才是生命的意义。 “我明白了。” 白云城主沉沉地说道:“从今天起,我会好好活着,不浪费每一个日月星辰,不辜负每一朵盛开的花,直到我真正老死的那天。老先生。谢谢你。” 说完这句话后,白云城主便站起身来,转身走出门外,消失在黑暗中。 一个一心求死的人,在千算子的三言两语之间,重新迸发出了对生命的渴望和尊重。 我发现我越来越看不懂千算子了,龙组说他炮制华夏风云榜,造成了整个华夏的震动,让武人们勾心斗角,争得你死我活,搞得乌烟瘴气,所以才将他定为s级的通缉犯,千里迢迢也要将他抓捕归案。 可现在的他,又表现出对生命的极大尊重,为了让白云城主能够好好活着,不惜精心策划出这样的一个局来。 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千算子并未作出解释,他好像很喜欢用一副神秘的样子面对世人,别人越是看不透他,他就越是开心。他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用纸巾擦了擦嘴,又拿起旁边的布幡,起身准备走了。 “老先生……”一清道人突然说话。 “嗯?”千算子疑惑地看着一清道人:“你有什么事吗?” “我……我呢?”一清道人小心地说:“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么?” 之前的三百多块钱可是一清道人出的。结果千算子只解开了白云城主的心结,却对一清道人不闻不问、只字不提,未免让一清道人觉得憋屈。 “你啊……” 千算子看着一清道人微微摇头,一脸的愁云惨雾,叹着气说:“你没什么好说的,你会死得很惨!” 你会死得很惨! 金口玉言、铁嘴直断! 千算子没有算错过什么,他说会发生什么事情,那就一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千算子的一句话,犹如一把重锤,狠狠击在一清道人心房。一清道人的身体瞬间垮了下去,本来就年纪不小的他。现在看上去更加老了,浑身死气沉沉,看上去没有一丁点的生机了。 在和白云城主决斗之前,一清道人其实就抱着必死的决心了,因为他知道就算不死在白云城主手里,也要死在陈老的手里了。 但他还是抱着一线希望跟着千算子来到这里,希望千算子能够为他指点迷津,甚至指点一条生路。 但,千算子的一句话,彻底打碎了他所有的希望,将他推向更加黑暗无助的边缘! 你,会死得很惨! 千算子已经离开了饭馆,但他的这一句话仍旧回荡在我们的耳边,我和刘鑫都很心疼地看着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同样的两个人,千算子给白云城主指了一条活路,给一清道人却指了一条死路。 白云城主走的时候满怀希望、意气风发。 一清道人却像一头被骟了的牛,死气沉沉、垂垂老矣。 不知过了多久,一清道人才缓缓站起身来,朝着门外走去。 我和刘鑫一语不发地跟上。 现在的一清道人,失魂落魄、状似野鬼,一路上差点摔倒好几次。在我和刘鑫的搀扶下,才勉强回到我们住的宅子。 在进门的时候,一清道人又被门槛绊了一下,“砰”的一声狠狠摔了出去。 “师父!” 我和刘鑫同时扑上,但是被一清道人给推开了。 “我没事、没事。”一清道人喘着粗气,面色惨白。 江湖之中,人人都知道千算子料定的事,那就百分之百一定会发生的,在经历过许许多多的事后,连我这样从来不信鬼神的唯物主义者,都不敢随随便便质疑千算子了。 可我还是努力安慰着一清道人。说师父,那就是个老骗子,说出的话也不一定准! “对,对,他就是个老骗子!”刘鑫同样咬牙切齿,他对一清道人的感情比我更深。 “是,是……”一清道人也附和着我们:“我的命运,应该是抓在我自己手里的……” 就在这时,一道尖锐的手机铃声突然划破这个安静的夜。 是一清道人的手机响了。 一清道人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面显示的号码以后,仿佛又被重锤狠狠击了一下,脸色也更加惨白了,身子哆嗦的像是风中的一片树叶。 我们很少见到一清道人会有这么害怕的时候, 他颤颤巍巍地接了起来,手心里都是满满的汗水。 因为四周安静,所以我听得清清楚楚,手机里面那个苍老的声音,正是陈老。 “搞定白云城主没有?” 陈老选择现在打来电话,说明他知道决斗就在今晚,一清道人应该是提前报备过了。 “没有……”一清道人只能实话实说。 “那你为什么还不死呢?”陈老幽幽地说:“是不是把我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上一篇   1030 生死,决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