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9 最后的机会 - 少年王

1029 最后的机会

没错,就是走火入魔! 这种情况我见得多了,所以一眼就看出来小儿子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来小儿子确实不希望他的父亲被龙组带走,竟然急到直接走火入魔了,我知道入魔者是很危险的,不仅实力能够瞬间暴涨好几倍,而且完全失去理智,嗜杀如魔、嗜血成性! 所以,一看到小儿子的变化,我就着急地叫了起来:“小心!” 似乎已经迟了,小儿子已经狂吼一声,猛地扑向身前的猴子。他们两人离得实在太近,几乎只是一脚踏出的距离,毕竟猴子正准备抓捕东海魔君。小儿子的样子太可怕了,满脸狰狞、浑身杀气,像是打算当场将猴子大卸八块似的。 虽说入魔者丧失理智,完全是无意识攻击的,但是猴子离他最近,肯定成了他的首要目标。我以为猴子肯定要中招,没想到猴子比我想象的反应快多了,他的身子猛地往后仰去,躲开了小儿子那致命的一爪,不仅如此,猴子还推了一清道人一把,将一清道人当场推了一个跟头。 一清道人怒道:“你干什么……” 话音还未落地,就见小儿子扑向了刚才一清道人所站的位置,如果不是猴子推他一把,估计一清道人已经被伤到了,一清道人瞬间不说话了。 与此同时,猴子也大叫着:“退后,都退后!” 猴子这番话是对周围的龙组二队成员说的,他们本身就不是小儿子的对手,如果再碰上走火入魔的小儿子。基本就是擦着就伤、碰着就死。还好,在猴子的提醒下,众人如同退潮的水般纷纷散开,没给小儿子屠杀他们的机会! 小儿子咆哮着、大吼着,眼睛泛着红光,形似荒原野兽。 他无意识地攻击着,看到哪里有活物,就往哪里扑去。还好我离他够远,他暂时还看不到我这里,但我也觉得危险极大,立马拖着陈小练往远处走。白云城主也被龙组成员拖到一边去了,虽然我挺紧张,但我相信现场有这么多的高手,不会任由小儿子这么疯下去的。 让我没想到的是,第一个上去阻止小儿子的是东海魔君。 我以为东海魔君会趁乱闹上一波,再不济也趁着小儿子发疯的时候赶紧逃走,东海可是他的地盘,想要逃走应该轻而易举,这样才符合他一贯以来的魔君作风。 但在小儿子扑出去的一瞬间,东海魔君也扑了出去。 “你干什么!”东海魔君大吼一声,用手去抓小儿子的肩膀。 事后回想这幕,东海魔君当时站在小儿子的身后,应该是没有发现儿子已经走火入魔,以为儿子就是气得要和猴子等人动手,所以上去阻拦。东海魔君一抓小儿子的肩膀,小儿子立刻回过头去,狠狠一掌拍在东海魔君胸口,接着又“嗷”的一声扑到东海魔君身上,张开牙齿森森的大嘴,就朝东海魔君的脖子咬下。 小儿子虽然是因为父亲才走火入魔的,但他成为入魔者后,脑子已经完全混乱,连自己爹都不认识了,该打还打、该咬还咬。 入魔者,行为已和野兽无异! 按着东海魔君的实力,躲开他儿子的攻击本来不是问题,但他一来之前已经受了重伤,二来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看到儿子通红的眼睛和大张的嘴巴,一时有些愣了,任由儿子朝着自己咬来。 然而就在这时,猴子再次扑了上来,对着小儿子的屁股就是一脚。直接把小儿子踹得翻了过去。 因为走火入魔,小儿子成了野兽,已经完全失去思考的能力,但他还是知道有仇必报的。就好像人踹狗一脚,狗也会反过来咬人一样,小儿子被猴子踹了一脚,爬起来后就朝着猴子扑了过去。 “嗷呜!” 小儿子大吼着,张牙舞爪地扑向猴子,那可真叫手足并用,连嘴巴也大张着,好似一头发狂的狼。 面对走火入魔之后的小儿子,实力高出小儿子许多的猴子不敢怠慢,立刻拔出金刀“唰唰唰”地劈向小儿子。小儿子的身体变得极其灵敏,不仅能够尽数躲开猴子的攻击,还在猴子身上连续抓了好几道。 走火入魔,果然可怕! 我肯定不能坐视不理,安顿好陈小练后,立刻拔出打神棍来冲了上去,准备助猴子一臂之力。这可是我的顶头上司,帮他也是我的职责。但我显然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实力和小儿子本来不相上下的我,在面对走火入魔的小儿子时根本无能为力,分分钟就被小儿子一爪扑飞出去了。 龙组二队的成员也纷纷去助猴子的阵,但却没人是小儿子的对手,纷纷被小儿子给打飞了,猴子着急地叫着:“你们不用上来!” 一清道人也冲我喊:“没你的事,不要插手!” 一清道人不让我插手,他自己也不插手,就站在一边看戏。 猴子一个人完全应付不了走火入魔之后的小儿子,显得非常吃力,但又不愿意让手下的兄弟插手,担心他们受到伤害。猴子一边打,一边恼火地说:“一清老道,还不上来帮忙?” 一清道人也不计较这个称呼了,乐呵呵说:“刚才我说一剑杀了他们俩吧,你还不让,你这不是活该吗?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啦,现在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你自己收拾烂摊子吧。” 一清道人是来救我的,现在我已经安全了,和他就没什么关系。他收了长剑,抱着双臂,打定主意要看戏了。 猴子又恼火地说:“你帮不帮忙?不帮忙的话,别怪我随后不带你走!” 大船虽然是陈小练准备的,但是一来陈小练已经受了重伤,二来船员都由龙组成员承担,所以猴子是那艘大船的实际掌控人。 一清道人却嗤之以鼻:“你以为现场就这一艘船啊?” 偌大的一个岛,船只当然是很多的,否则东海魔君等人怎么出海,怎么打鱼?就说现在,岸边就漂着不少的船。猴子想用这点来要挟一清道人,当然是没什么用的。 但,猴子一边应付着小儿子,一边大声说道:“把岛上的船全部毁掉!” 龙组二队的成员听命,立刻四散而去,纷纷毁船去了。 他们斗不过小儿子,斗不过东海魔君,还斗不过几艘不动的船吗? 一清道人气急败坏地大叫:“猴子,你玩得也太狠了!” 猴子咬牙切齿地问:“你帮不帮忙?” 猴子算是彻底捏住了一清道人的七寸。 “帮、帮!” 一清道人摇着头,喃喃地说:“世上怎么会有你这种活鬼!” 一清道人只能拔出剑来冲了上去,协助猴子一起斗着小儿子。走火入魔之后的小儿子虽然很强,但也不至于两大高手联手都打不过他当然,要是换成东海魔君,估计两人就不是对手了。 一清道人和猴子联手出击,终于压制住了小儿子的气势,接着两人分别动用杀招。很快就把小儿子刺得伤痕累累、血迹斑斑,躺在地上站不起来了。即便如此,小儿子也不断大吼大叫着,两只眼睛依旧通红不堪,牙齿也不断地咬合着。 走火入魔的人,并没什么痛觉,一清道人和猴子虽然伤的他不轻,伤到他连站也站不起来,但他还是饱含着进攻性。 “这人已经废了,直接杀掉他吧。” 一清道人举起剑来,伸手就要往小儿子身上刺。看小儿子的情况。应该也不是第一次发作了,而且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在兵部的话,这种人肯定是要处死的,据我所知其他地方也是这样,很少有把入魔者留下来的,那实在是太危险了。 然而就在这时,东海魔君却连滚带爬地扑了过来,着急地说:“不要杀我儿子!” 东海魔君甚至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小儿子,制止一清道人继续刺剑。 一清道人恼火地说:“你儿子是个什么情况,你也不是没有看到,杀了他是对他好!” 东海魔君回头看了一眼仍旧乱吼乱叫的小儿子,突然“噗通”一声跪倒在了猴子面前,哆哆嗦嗦地说:“猴子,你那个兄弟左飞,可以治疗入魔者吧,拜托你救救他!” 这东海魔君,虽然很少出海,对猴子那群人倒是挺了解的。没错,左飞确实可以治疗入魔者,之前怀香格格就是被他给治好的。 一清道人倒是挺讶异地看着猴子,说左飞还有这个本事? 猴子点了点头:“有!” 东海魔君再次不断磕头:“拜托了,拜托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东海魔君虽然杀起别人的儿子来毫不留情,自己的儿子有麻烦了却能抛弃一切尊严。 不过,左飞会管这个非亲非故的小儿子么? 更何况,就算治好了小儿子,小儿子也很有可能倒打一耙,继续找龙组的麻烦啊! “可以。”猴子点了点头:“我会把他带回去,让左飞治好他的。” “谢谢、谢谢!” 东海魔君继续磕头,感动的泪流满面。 我很惊讶地看着猴子,一清道人的眼神同样无比复杂,对于我们这种无情、冷血的人来说,确实很难理解猴子的这种行为。他们那一群人。或许才有资格称之为“英雄”吧。 虽然我做不到,但我也不会怀疑他们的用心,有一些人生来就有着侠义、济世的心。 猴子摆了摆手,四周的龙组队员上来,将小儿子、东海魔君都给绑了,一起送到船上。我和陈小练,以及一清道人,也一起上了船,这个地方没有什么可留恋的,所以直接就返程了。 这一趟,龙组大获成功、满载而归。一清道人再次被截了胡,心情显得有些不爽。 大家虽在一艘船上,但是显然分成两派,一派是我和陈小练、一清道人,一派是猴子和他的龙组二队成员。很久没见猴子和二队的兄弟,其实我有很多话想和他们说,不过在一清道人的眼皮底下,我并没有那个胆子。 返程,至少也要一天半的时间。 上船不久,猴子就来找一清道人要钱了。 “什么钱?”一清道人一头雾水。 “嘿,你装什么傻,坐船不要钱啊,谁家的船让你白坐?少废话,三个人,三百块钱,这是船票,包吃包住,够便宜了!” 一清道人怒火中烧:“这船是陈小练的!” 猴子:“现在是我的了。” 一清道人:“……” 猴子:“不服你就下船。” 一清道人:“……” 一清道人最终无奈地给了猴子三百块钱,钱并不多,但也够憋屈了。 猴子喜滋滋地给一清道人开了发票。 “回去找你老大报销。”猴子拍了拍一清道人的肩膀,满意地离开了。 一清道人拿着发票,唉声叹气。 一清道人很少被人欺负,但拿这个猴子是真没办法。 我凑过去,看着发票上面写着“停车”二字,便问一清道人:“能报销吗?” 一清道人的嘴角抽了两下,没有说话。 一清道人是真的不想搭理猴子了,猴子在甲板上的时候,我们就在船舱里面,猴子进了船舱,我们才能上去透透气。 “师父,太憋屈了。”我说。 “忍一忍吧。”一清道人看着此起彼伏的海浪,眼中含泪。 这期间里,我当然也把我之前下山之后。到一清道人来救我的经历,尽数给一清道人讲了一遍。一清道人得知我来了一趟东海,不仅什么事都没有,还把第四十四处穴道给突破了,顿时乐得笑开了花:“好啊,好!你小子有点福气!” 我们聊自己的,不和猴子有任何接触,但是即便如此,我们也逃不过猴子的魔爪。 我们站在甲板上的时候,猴子主动凑了过来。 “老道,抽支烟。”猴子递过来一支烟。 一清道人犹豫了下,还是接了过来,没有纠正猴子的称呼,估计是已经习惯了。 两人站在船头抽烟,我和陈小练缩在一边看着海浪。大佬说话的时候,我们小辈哪有资格插嘴。 “老道,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猴子笑嘻嘻问。 一清道人的嘴角抽了几下:“不怎么样。” “嘿,谢谢夸奖,多不好意思。”猴子开心地笑着。 “我没夸你!”一清道人满脸怒火。 …… 两人抽完了一支烟,又点上了一支烟。 猴子看着不断起伏的海浪,突然说道:“老道,咱俩立场不同,将来或许会有一战。” 一清道人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猴子的说法。 虽然陈老从未公开表示过什么,但是大家彼此其实心知肚明。 猴子继续说道:“老道,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去想一想究竟谁是谁非,能够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我觉得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猴子一边说,一边盯着一清道人的眼睛,语气诚恳、目光诚挚。 猴子认真起来,也真的是很认真啊。 我知道猴子为什么好端端说这样的话。 上次我和左飞见面,把我、刘鑫和一清道人相处的点点滴滴讲给他听。从我自己的角度出发,我觉得一清道人还是蛮不错的。左飞也说,如果能把一清道人拉到我们这边,不战而屈人之兵,肯定是最好的结果。 左飞把这些话,显然也给猴子说了,所以猴子才会突然“劝降”一清道人,并说愿意和一清道人成为朋友。 我的一颗心悬了起来,小心用余光观察着一清道人,不知道他会做出怎样的答复。 一清道人叼着烟,转头看向猴子,一字一句地说:“不可能的。” 一清道人的语气并不坚定,也没有斩钉截铁的眼神,但是就这短短的四个字,却足以说明他的心意了。 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我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 猴子也同样叹了口气:“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下手无情了。” 听到猴子的话,我的心里顿时一个激灵,不知道他想干什么,难道在船上准备动手?一清道人同样也有这个疑惑,眉毛当即挑了起来,杀气也散发出来,眯着眼睛说道:“你想怎样?” 一清道人一边说,一边抓住背后的剑柄,准备随时和猴子大战一场。 然而就在这时,一清道人嘴巴里的烟头突然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 烟里塞了鞭炮! 这种小孩子才会玩的把戏,竟然出现在了两个高手之间! 一清道人“嗷”的一声,赶紧把烟头吐在地上,但是已经迟了,一清道人的嘴巴已经被炸肿了,看着像是两条香肠。 猴子则哈哈大笑,朝着船舱走去,一副恶作剧得逞的样子。 原来猴子说得“下手无情”是指这个。 “你真幼稚!”一清道人冲着猴子的背影怒吼。 在这之后,一清道人和猴子再也没有任何交流了,大概是猴子知道,说服不了一清道人。 一天一夜过去以后,我们终于到达了南方某城的渡口。 没有告别,大家各走各的,只有合作关系,没有任何感情。猴子带着小儿子、东海魔君、白云城主走了,我和陈小练跟着一清道人走了。再接着,陈小练回他的海南岛,我和一清道人回到了白云城。 刘鑫还在这里等着我们。 看到我们平安归来,刘鑫当然十分惊喜。也免不了要问一番。我把过程给他讲了一遍,刘鑫听完以后先是松了一大口气,接着又问一清道人:“师父,白云城主和东海魔君都被龙组给带走了,你打算怎么办啊?” 一清道人虽然没和我们说过他具体是干什么的,但我们知道他正在四处网罗华夏风云榜上的高手。 一清道人的脸色不太好看,对我们说:“先回去吧。” 所谓的回去,是指回阳城去,我们在那租了一个宅院,算是我们暂时的家。白云城主已经不在白云城了,我们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我和刘鑫去叫了车,回到阳城的宅院,一清道人便躲进了自己的屋子,不吃不喝,也不和我们交流。 我和刘鑫都挺担心,但也不敢去打扰他。 到第四天,一清道人走了出来,吩咐我和刘鑫做饭。我俩赶紧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一清道人又吃又喝,吃饱喝足以后,才告诉我们说,今天晚上。白云城主就会来了,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白云城主?! 我挺吃惊,说白云城主不是被龙组带走了吗,怎么还会来的? 一清道人说道:“白云城主虽然犯了事,但他并不归龙组管辖,警方也没委托过龙组。猴子抓了白云城主,也得交给当地警方,以白云城主的实力,逃出来并不困难。” 一清道人分析的有理有据,这么一想白云城主还真有可能出来。 “那为什么他会来找你呢?” “因为我们的约定还没作废。”一清道人言之凿凿地说:“我们这种人,是最重声誉的。约好的事情不会改变。所以,我断定白云城主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履行约定、找我决斗!” 一清道人虽然说的非常坚定,可这都是他的猜测,我对此还是抱有疑虑。 “一定会来!”一清道人目光灼灼:“千算子告诉我的!” 千算子?! 千算子抚琴的人?! 那个家伙号称铁口千算,确实有点本事,凭着他那一双敏锐的耳朵,能够知道很多普通人不知道的事情。经过一番遭遇之后,我已经对千算子佩服的五体投地,如果他说白云城主会来,那白云城主就一定会来。 可是,一清道人什么时候和千算子交流过,他这三天根本连门都没有出啊。 “在白云城的时候。”一清道人说道:“你和刘鑫去叫车,我在路边见到了千算子……” 一清道人咬着牙说:“被他敲去了五百块钱!” 原来千算子还在白云城! 那家伙真是太狡猾了,猴子那么精都抓不到他! 总之,既然千算子这么说了,那么白云城主就铁定会来了。一清道人三天不吃不喝,原来是在休养生息,静静等候白云城主。 我立刻说道:“师父,等他来了,我配合你一起对付他!” 刘鑫也说:“师父,我也帮你!” 我是觉得一清道人挺可怜的。连他自己都说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否则就得提着脑袋上帝城去。我自东海一行之后,实力又进了一个台阶,虽然依旧斗不过白云城主,但给一清道人帮帮忙总没问题吧? 一清道人却摇着头说:“不必,我和白云城主是君子协定,说了决斗就是决斗,你们不必插手。” 我和刘鑫知道一清道人的性子,顿时个个忧心忡忡。 一清道人不是白云城主的对手,执意要打的话必死无疑,这可怎么办呢?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 一清道人坐在院中。长剑插在旁边的青石板上,他的眼睛则直勾勾地盯着院门,静静地等候着。 我发现,在这江湖上混的人,每一个都很迷信千算子,仿佛千算子算准的事,就一定会发生似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 月亮刚刚爬上头顶,就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谁?”一清道人问道。 “我!”果然是白云城主的声音! 一清道人一跃而起,长剑也抄在手中,飞一般扑向门口……

下一篇   1030 生死,决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