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下手干胡风 - 少年王

102 下手干胡风

其实按照我的想法,我恨不得第二天就去找胡风报仇,但花少劝我再忍一忍,说我现在身上还有伤,还是等再恢复恢复,以及,我和胡风刚结下梁子,胡风肯定对我有所防备,现在就报仇的话也不会太顺利, 总之,如果我们要打胡风,最好一次就将他给拿下,省得三番两次再找麻烦,所以,我们需要做一个周密而万全的计划,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急不得, 为了能让自己好的更快一点,我回去之后再次涂上了李爱国送的药膏,那味儿熏得整个宿舍都是,关键是我的舍友还都不敢说什么,一个个都捂着?子缩在被窝里面忍耐, 三天之后,除了我的胳膊还吊着以外,其他部位的淤青、伤痕都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与此同时,那天晚上我带着大部队出去又折返的消息也传到了胡风的耳朵里,听说胡风很是好好地嘲笑了我一通,说幸好我那天晚上没有出去,否则非把我的屎给打出来不可, 三天之后,我在霞姐的网吧,把龟哥、潮哥、小刚都叫了过来,询问他们要打胡风的话有什么建议, 潮哥说这要什么建议,直接和胡风约个地点,叫上我的人,再叫上他们的人,收拾胡风绰绰有余了,潮哥见识过我们学生的威力,所以仍把大部分希望都放在我的人身上, 我说我的人会来,但是不会来得太多,大概有二三十个,所以还是要靠大家一起努力,潮哥挺吃惊,问我为什么,我说不为什么,他们还要上学,好好学习呢,将来为国家建设四个现代化, 潮哥嘟囔着:“当初打我们的时候怎么不说好好学习啦,”当然他嘟囔归嘟囔,也不敢反驳我什么, 要说社会经验,最丰富的肯定还是龟哥, 他把双方人数算了一下,说加起来都差不多,这就没有必胜的把握,而且我们那边还有不少学生……说到这里,龟哥讲道:“巍子,不是看不起你们学生啊,上次你们能赢我们,说到底还是因为人多,这次没了人多的优势,所以要重新计算,” 我点头,表示明白,让龟哥继续说, 龟哥继续讲:“所以要打的话,必须要让胡风放松警惕,打他一个措手不及,而且要一次按死,省得以后再冒头,” 他想了想,又说:“另外一边,你也得和这片的派出所搞好关系,否则以后会很麻烦,” 我立刻请求龟哥帮我牵线搭桥, 晚上,我就在龟哥的引荐下,和分管我们这片的一位叫做“小孙”的警官见了一面,小孙为人谦和,也没有看不起我,很大度地和我握手、问好,我当然也好吃好喝地招待他,临走还塞了一个红包,当然也不指望人家干什么,有情况的话打个电话通知一下就好, 我把花少的手机号码留给了他, 花少劝我也买个手机,我仔细想了一下,说咱们现在钱还紧缺,都得用在刀刃上,买手机的事随后再说吧, 孙警官“小孙”告诉我,如果要打架的话,尽量人少一点、地方远一点,事后也把屁股擦干净一点,否则他们派出所是不可能不管的,闹得要是太严重,分局的人都有可能过来,他们派出所都压不住的, “毕竟你不是陈老鬼,对不对,” 我说明白, 差不多都妥了以后,我便开始实施下一步计划了, 这天晚上,我叫了花少、乐乐、杨帆、韩江等人,大概有七八个,在我们学校门口的烧烤摊上喝酒,过程中,故意闹了一点风波,花少和乐乐吵了起来,还砸了两个椅子,烧烤摊的老板头大不已,躲在烧烤架后面悄悄打了个电话, 当然不是报警,这种程度的混乱还不至于报警, 所以过了一会儿,胡风就带了四五个人过来了,他一过来,就大咧咧地坐在了我对面,笑呵呵说:“怎么着巍子,是不是故意给我找事呢,” 他的脸上虽然在笑,语气里却尽是轻蔑,显然一言不合就要干我,我说我就是来吃个饭,这你都不让了, 胡风说:“吃饭当然可以,但是你别老这么闹腾行不行,” 哗啦一下,我就把面前的桌子掀翻了,说我就闹,你要怎么着, 这边动静一起,街上好多人都看过来,胡风的脸色一下就不对了,猛地就站起来,恶狠狠地盯着我;我也站起来,和他针锋相对, 两边的人顿时剑拔弩张,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但是恰好一辆巡逻车经过,胡风瞥了一眼那辆警车,轻轻说道:“王巍,你到底什么意思,给我划出个道来,” 我说我什么意思都没有,就是好端端在这吃个饭,你就来找我麻烦,你什么意思, 随着巡逻车越来越近,胡风冲旁边的人摆摆手,然后自个把桌子扶了起来,重新坐下,冲我说道:“王巍,我知道你不服气,一心都想着干我是吧,但你也应该明白,就你那些学生崽子根本没法和我做对,你说你这是何必呢,非闹得不可开交是不是,” 我做出很愤怒的样子,怒到一张脸都涨红了,大力拍着桌子,吼道:“x你妈的,你看不起谁呢,我们学生照样能弄死你,” 胡风也恼火了,握着拳头吼道:“行啊,你不怕死,那咱们就干一架呗,” 我再次把桌子一脚踹翻,说:“给我弄死他,” 随着我一声令下,我们这边的人当即就要一哄而上, 就在这时,那辆闪烁着霓虹灯的巡逻车开了过来,一个民警露出头来,吼道:“在这干什么呢,是不是想吃牢饭了,都给我滚回家去,” 胡风赶紧点头哈腰,讪笑着说:“没有没有,和几个朋友闹着玩呢,” “别给我整事啊,我今天可心情不好,”民警看了我们几个一眼,才摇上车窗离开这了,不过还是在附近溜达,显然怕我们再打起来, 胡风看了我一眼,说小子,要不咱们换个地方, 我依旧是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说行啊,就对面那公园,我在里面等你, 说完,我就领着乐乐他们朝那公园走去,走了几步,我还悄悄回头看了一眼,胡风站在原地没动,正和旁边的兄弟交代着什么,那汉子一边听一边点头,然后急匆匆离开现场, 我们几个进了公园,然后挑了一处僻静的地带,一众人一字排开,静静地等待着胡风,过了大概二十多分钟,才有一大片哗啦啦的脚步声响起,胡风至少带了二十多个人过来,一边走还一边笑:“王巍,你可以啊,带这么点人就和我打,不知道该说你是蠢呢,还是该说你胆大包天,” 我则假装有些慌张的样子,说我就这么点人,你还带那么多人过来, 胡风更加得意:“一开始你在烧烤摊闹事,还故意把我引到公园里来,我还以为你给我设了什么圈套,所以专门派人到你们学校查了一下,结果发现还真就只有你们几个出来了,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你是不是以为我就带了四五个人出来,所以才敢这么玩的,” 胡风一边笑,一边指着旁边的人,说:“亏我还赶紧叫人,二十分钟至少叫了一半的兄弟过来……结果就是这样,王巍啊王巍,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就你还学校的天呢,你比起人家陈峰来真是差得远了,看来陈老鬼还是收拾得你太轻,才让你这么不知天高地厚,在这为所欲为,得了,既然陈老鬼放你一马,那我就替他老人家教训教训你吧,” 胡风一边说,一边捏着自己的拳头走了过来, 而我一听陈老鬼的名字,浑身的火气又上来了;之前的火都是装的,都是为了演戏给胡风看,让他对我放松警惕;现在的火则是真的,我最烦别人在我面前提起陈老鬼, 陈老鬼算什么东西,在我舅舅面前不照样像条狗, 总有一天,我要让陈老鬼在我面前也像条狗, 我本来还想在胡风面前多扮会儿弱,好好地逗他玩一玩,但是现在已经憋不住了,当即大声吼道:“都出来吧,” 我的声音回荡在黑漆漆的公园四周,片刻之后,四周便浮现出一片影影绰绰,杂乱的脚步声也随之响起,渐渐朝着这边包围过来,因为公园太黑,并看不清这些人的脸,也看不清到底有多少人,但是数量绝对不少,至少是胡风那边的两倍, 看到这些人影,胡风显然有点慌乱,他猛地抓起旁边一个人的领子,说:“你不是说学校没人出来吗,” 那人也慌张地说:“确实没有啊,我查过了的,一个人都没有,” “那这是怎么回事,,”胡风紧张而又迷茫地看着四周, “别看了,是我们,” 随着那些人影越来越近,他们的脸也渐渐清晰,一个阴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老龟,,” 胡风的双眼瞪大,显然吃了一大惊:“你怎么会和王巍搞在一起的,,” “不止他,还有我,”另一边,潮哥笑嘻嘻地说着, “还有我,”又一边,小刚沉沉说道, 胡风看着左右,胸腔起伏不定,显得又气又怒:“你们疯了,真是疯了,竟然听一个学生崽子的话,” 没有人再回答他,漆黑而静谧的公园里,所有人的眼睛都冷冷地盯着他,像是一群准备围攻猎物的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