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7 优秀的领导者 - 少年王

1027 优秀的领导者

还是不肯现身? 一清道人对着大船突然说出的这一句话,当然让我吃了一惊。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船上还有其他的人,而且一清道人对其充满了期待,认为他能协助自己干掉东海魔君! 是谁? 整个华夏,有资格做东海魔君对手的,根本已经寥寥无几了啊! 一清道人请了谁来做自己的帮手,为什么一开始没有呼唤对方现身? 我对这人充满好奇,本能地就停下了脚步,朝着大船上方望去。一清道人也是一样,眼睛直勾勾盯着船头,不过他的眼神充满期待。至于东海魔君,当然一样看着船头,他想不通还有谁来? “哈哈!” 一道尖锐的、戏谑的笑声突然响起,笑声中夹杂着潇洒和轻狂,颇有一种肆意人生的感觉,笑声的主人显然性格十分乐观。接着,一个纤瘦的身影突然从船上跃了下来,像是一道黑色的利剑,“叮”的一声扎到了一清道人身边。再接着,这人的手里金光一晃,一柄金光闪闪的尖刀已经出现在他手中! 尖刀散发着耀眼的金光,显得他脸上的笑更加灿烂起来。 他是一个什么时候都能笑得出来的人。 看到这人的脸,再看到这人的刀,我的心中当然无比惊诧,因为这竟然是我们龙组二队的队长,猴子! 骨瘦如柴的身体、金光灿灿的尖刀,不是猴子还能是谁! 看到猴子的瞬间,我才恍然大悟、如梦初醒,陈小练带来的那四五十人,都是我们龙组二队的人,怪不得看着有点眼熟,怪不得他们一身正气。怪不得战力那么强大! 说句实话,我不是没有想过龙组的人会来,毕竟一来东海魔君也是国家的s级通缉犯,苗家寨的大寨主都被抓了,没道理不抓东海魔君;二来我在被抓到东海之前,曾经给万毒公子发过一条消息,让他通知附近的龙组成员去抓“千算子”抚琴的人! 不管他们能不能抓到千算子,得知我被东海魔君抓走的消息也不难吧? 这样一来,龙组的现身也就顺理成章了,可我怎么都没想到他们会和陈小练、一清道人一起过来,大家分明就不是一路的啊。八竿子扯不到一起的人,怎么就一起来了,而且好像还合作上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龙组已经说服了一清道人加入我们? 在我还一头雾水的时候,一清道人已经和猴子说起了话:“你出现的也太慢了一点!” 语气中,竟然还夹杂着一点埋怨。 猴子则嘿嘿笑着:“是你自己说的,不到关键时刻不让我出手!” 一清道人略有些无语地说:“我是想看看自己和东海魔君的差距究竟在哪,可你难道不会分析时弊吗,看不到我被逼入绝路了吗?你该早点出现,否则东海魔君早就败了!” 虽然我还不清楚一清道人和猴子是怎么走到一起的,但他这话说得没有毛病,之前白云城主发动秘术,勉强提升了自己的实力,和一清道人联手战斗东海魔君,只差一点点就把东海魔君给干掉了,如果这个时候猴子就现身的话,东海魔君早就一败涂地了。 面对一清道人的指责,猴子却不以为然:“你这话说的,万一我出现了,你还不领我情,说就算是没我,一样能够打败东海魔君怎么办,我不是就出力不讨好了吗?” 猴子这一反问,把一清道人说得哑口无言。 一清道人摇了摇头,无奈地说:“东海魔君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你们龙组不是一直想抓他吗,计较这么多干什么!” 猴子认真地说:“话不能这么说,丁是丁、卯是卯,我们毕竟有不同的目的,万一到了最后分赃不均,到时候再计较可就晚了,还是现在弄清楚好。” 猴子这么一说,我似乎有点明白一清道人和他为什么会走到一起了。一清道人的目的肯定是为了救我。但他知道自己一个人肯定不行,恰好在白云城撞到了去抓千算子的猴子,想到东海魔君也是龙组的目标,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就决定一起来东海了。 至于是谁想到利用陈小练和小儿子的关系,把海南岛的陈小练也一起拉来,那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陈小练也是重要的一环,没有他和小儿子的关系,这艘大船肯定到不了岸边,在海上就被东海魔君的人给击沉了。 这样的计划,一清道人和猴子都有可能想出,毕竟两人都是聪明绝顶的人。 那么事情就明朗了,两人并未真的走到一起,只是因为有了共同的敌人,才暂时决定来合作的,还真是强强联合啊。 陈小练说他有把握,原来是因为背后站着猴子和一清道人啊。 这些虽然都是我猜测的,不过肯定八九不离十了。 在一清道人和猴子唇枪舌剑的时候,东海魔君同样无比诧异,听着“龙组”这样的关键词,又仔细打量猴子的模样、武器,突然疑惑地说:“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猴子?” 嘿,东海魔君不知道一清道人吧,倒是知道猴子,看来捕鱼也没捕傻。 当然这么说也不公平,毕竟一清道人出名也没多久,猴子却已经出名近十年了。包含他在内的那五个名字,迄今为止在华夏仍旧是响当当的,没有听说过他们的反而是少数! 见到东海魔君认出自己,猴子倒也没有觉得意外,似乎早已习惯这种场景,笑嘻嘻地说道:“对对对,就是我……既然认出我了,也省得我动手了,你就直接投降了吧!” 东海魔君没有回话,而是非常紧张地往那艘大船和四周望去,似乎在寻找什么人似的。 东海魔君的这个样子,我已经见过不止一次了,曾经的太后娘娘有过,后来的一清道人也有过。他们在见到这五人的其中一人时,总是特别紧张地去望四周各处,生怕另外四个人也一起来了。 毕竟“千算子”抚琴的人都说过,这五个人一联手,天下无敌、谁与争锋! 试问,有谁不害怕呢? 猴子也知道东海魔君在找什么,笑嘻嘻说:“不用找啦,就我一个人来了。” 一听这话,东海魔君顿时松了口气,又冷笑着说:“就你一个人来了,也有资格让我直接缴械投降?” 东海魔君这话的意思,是说猴子他们五人要是一起出现,他就立刻投降,只有猴子一人的话,他就完全不会惧了。这话说得倒也不算狂妄,毕竟在我的印象里,猴子他们的实力在华夏风云榜上应该可以排到第七、第八的样子,或许有点低估,但肯定不是一清道人的对手。 因为长久的合作和默契,他们五人联合起来可以发挥出超强的战力,直接问鼎华夏风云榜第一名都没问题,但是要说单兵作战能力,还是差一点的。 当然,这要分和谁比了,实力能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到第七、第八,也绝对算是华夏这片土地上的顶尖强者了! 照这样看的话。猴子和一清道人联手,还是有点难以取胜东海魔君,这也是东海魔君自信的源泉。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结果到底怎样还不可知。一清道人既然肯和猴子合作,说明还是认可猴子的实力的。果不其然,面对东海魔君的蔑视,猴子也不生气,依旧笑嘻嘻地说道:“先不说和我一清老道合作到底能不能对付得了你,你说你都伤成这样子了,到底哪里来的自信?” 东海魔君还没说话。一清道人就恼火地说:“我是一清道人,不是一清老道,你对我尊重一点!” “好的,一清老道。” “……” 我觉得一清道人快要吐血了。 东海魔君则低头去看自己身上的伤,刚才白云城主和一清道人联手,差点将他逼上绝路,虽说最终侥幸取胜,但还是受了不轻的伤,和巅峰时的自己肯定不能比了。 东海魔君微微皱起了眉头,显然已经在思考接下来的策略了。 看他这样,我立刻就往大船的方向跑去,我漂泊江湖这么多年,战斗经验实在丰富,绝不能让东海魔君抓了我做人质。 与此同时,猴子和一清道人也不会给东海魔君思考的时间,别看两人一直斗嘴,但在大事上面不掉链子,纷纷各自抄起武器,朝着东海魔君攻去! 我则奔到陈小练的身边,查看陈小练的情况怎么样了。陈小练之前被东海魔君踢了一脚,现在仍旧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他的脸色蜡黄中透着惨白,痛苦地冲我摇头,意思说他没事。 我决定把我和陈小练保护好了,不给任何人绑架我俩的机会。 而在那边,三人已经缠斗上了。 一清道人和猴子一左一右,分别持剑、持刀攻击东海魔君,银光、金光交相辉映,打得眼花缭乱。东海魔君照旧撑起他的渔网,不断抵挡着来自两位高手的攻击,砰砰啪啪、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 这是华夏顶尖高手之间的决斗! 这样的机会可遇而不可求,我一边照看着陈小练,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努力从中汲取着我需要的东西。按理来说,猴子应该是这三人之中战力最弱的一个了,但他在打斗的过程中竟然一点都没落下风,非常完美地融入到了这场战斗之中,不拖后腿、不显败象,真是让我叹为观止、目瞪口呆! 难道,我低估了他的实力? 猴子、左飞那一群人,真是永远都会带给我惊喜啊! 猴子在战斗中不仅不落下风,甚至还能指挥一清道人我没有故意夸张,虽然猴子的硬实力可能不如一清道人,但他真的有指挥一清道人! 猴子攻击着东海魔君的左侧。同时还能不断提示一清道人注意什么、小心什么,剑要刺向哪里等等。 “小心,他要攻你左肋!” 话音落下,东海魔君的脚刚好抬起,踹向一清道人的左腰,一清道人因为有猴子的提示,所以轻轻松松就躲开了。 “快,刺他右腿!” 一清道人依言刺去,东海魔君偏偏就躲不开,“啊”的一声郑重右腿,血流如注。 一开始,一清道人还略有不满,让猴子打好自己的就行了,不要管他。但是几个回合过去,猴子每每都能说中,一清道人也就无话可说了,不断照着猴子的指示进行动作,看向猴子的目光之中也多了几分欣赏。 站在一边观战的我,则是太服气了。 猴子究竟是怎么做到能够预判东海魔君所有动作的? 我记得左飞曾经说过,猴子是他们那群人的领袖有这样出色的领袖,还有一群优秀的兄弟,我一点都不奇怪他们那伙人为什么能够雄霸华夏达到数年之久! 猴子和一清道人肯定是第一次合作,但在猴子的调教、引领之下,他们两人的配合简直炉火纯青、登峰造极! 之前一清道人和白云城主联手,虽然打得也很精彩,但基本是各打各的,所以久攻不下,最终功败垂成,让东海魔君捡了一个便宜。但猴子和一清道人的合作十分纯熟,就好像已经合作了千遍、万遍似的,两人几乎融为一体,很快就打得东海魔君步步倒退、简直找不到北了! 服了,真是服了! 这出色的领导能力。这优秀的作战意识,真是整个华夏也找不出几个! 两人联手,几乎打得东海魔君毫无还手之力,东海魔君的那张渔网也完全失去了作用,根本就“缠”不住猴子的刀和一清道人的剑。渐渐的,东海魔君的眼神之中露出一抹绝望,士气也跟着一泻千里、溃不成军,招式越来越乱,毫无章法。 在猴子和一清道人的联手攻击之下,东海魔君的伤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嘿!” 猴子突然一声大叫,手中的金刀猛地往前一划,正中在东海魔君的胸口。 一道狭长的、鲜血直溅的伤口显现出来。 与此同时,东海魔君整个人也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他想爬起,但是已经爬不起来,一只手撑着地面,一只手捂着胸前,呼哧呼哧地喘气,看向猴子和一清道人的眼神,也愈发显得绝望起来。 他知道,自己彻底完了。 猴子和一清道人也挺累的,站在原地呼哧呼哧地喘气,表面看着似乎赢得十分轻松,但是他们也付出了相当大的心血和精力。 看着东海魔君已经站不起来了,两人也没急着上前,而是站在原地休息。 一清道人沉沉地说:“你是第一次和东海魔君斗吧?” 猴子回答:“是的。” “那你怎么知道他所有的招式?” 这个问题也是我所关心的,立刻竖起耳朵听着。猴子笑着说道:“瞧你说的,你以为我之前藏在船上的时候什么都没做吗?” 猴子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 在白云城主和一清道人联手战东海魔君的时候,猴子虽然没有出战,但他在观察着东海魔君,并将东海魔君的攻击方式全部看明白了,并且能够加以利用和反制! “就那么短的时间。你就了然于心了……”一清道人满脸诧异。 我也心中同样吃惊,这简直是天才啊,我的资质已经算是不错,但跟猴子一比简直就是渣渣。猴子最强的不是战斗力,而是他优秀的作战意识,就好像蝙蝠侠一样,虽然蝙蝠侠的战斗力在超级英雄里面可能不是最强,可是谁又敢否认蝙蝠侠在正义联盟里绝对的领袖地位呢? “怕了吧?”猴子笑嘻嘻地说道:“以后千万不要惹我。” 一清道人沉默下来。 其实猴子就算不说这话,一清道人也不太敢惹他们那一群人。 一清道人手持长剑,朝着东海魔君走了过去。 显然,他准备杀掉东海魔君了。 东海魔君也知道自己的后果,拼命想站起来再挡一阵子,但他受的伤实在太重了,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肉。他连续恶战白云城主、一清道人和猴子,身体也完全到了力竭的状态。 即便如此,他也无愧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三的位置。 “千算子”抚琴的人将他排在这个位置,名副其实。 “爸!” 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叫喊传了过来。 是之前被我一记寒冰拳击中心脏的小儿子,他的体力稍微恢复了一点,但还不能站起,努力朝他父亲这边爬了过来。 “不要过来!” 东海魔君一声力喝,脸上布满狰狞,语气充斥凶狠。 小儿子果然不敢动了,哆哆嗦嗦地看着父亲。 东海魔君喝住小儿子后,又抬起头来看一清道人,他的意思很明显,杀他可以,不要杀他儿子。 但,一清道人露出一抹冷笑,显然不会同意东海魔君的想法。 一清道人除了对自己的徒弟还不错外,对其他人简直冷酷的像块寒冰,能够杀人全家的时候,就绝不留下任何后患。 狠、毒,就是一清道人的本色。 同样被打成重伤的白云城主,也努力地抬起头来,吃力地说:“杀、杀……杀光……” 老婆和孩子都死于东海魔君之手,白云城主当然希望东海魔君的一家人也全部死光,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嘛,八个儿子都死掉了,再死一个也无所谓。 同样狠辣无情的东海魔君,当然明白一清道人那抹冷笑是什么意思,当场就激动地说:“你杀掉我没关系,但别杀掉我儿子!” 一清道人冷笑:“哦,这可由不得你。你都是要死的人了,就别管那么多的事了。我杀了你,再杀了你儿子,让他陪你黄泉路上走一走,不是一件很惬意的事嘛?” 东海魔君更加激动:“你们已经杀了我八个儿子,有什么仇也该报了吧?” 接着,又苦苦哀求起来:“拜托,放过我这个儿子!他从小受的苦太多了,十几年前就被我遗弃在海外了,他都不能算是我的儿子,不要因为我连累了他!” 东海魔君以为一清道人是来给白云城主报仇的,所以才说这样的话。但实际上不是,一清道人是为了救我。不过,是不是也无所谓了,反正以一清道人的脾气,肯定不会放过他的儿子。 东海魔君愈发激动起来,不断恳求着一清道人。看来他也不像传闻中那样嫌弃小儿子,现在甚至不惜抛弃尊严也要护着小儿子了。当然,也可能是他单纯的想留个后吧。 毕竟东海这么大的地盘,需要有人去继承啊! 不过,东海魔君之前杀别人老婆儿子的时候可一点都没手软,现在轮到自己身上就希望别人手下留情。实在有点双标,说他活该也不为过。 一清道人可不是那种耳根子软的人,不会因为东海魔君的几句哀求就改变主意。无论东海魔君求成什么样子,一清道人也是满脸冷笑、冷漠,固执地举起剑来准备刺向东海魔君的心脏。 “爸!”小儿子泪流满面,痛苦地哀嚎着。 小儿子努力地爬过去,扑到了东海魔君的身上。 “谁让你过来的,滚、滚!”东海魔君大叫,使劲推着自己的儿子。 “爸,反正我是要死的,不如我们就死在一起吧!”小儿子哭得更大声了。紧紧抱着父亲的臂膀不撒手。 东海魔君哀声叹了口气,也不再推小儿子了,同样流着泪说:“儿子,是爸连累了你!” “爸,你别这么说,都怪我不好,是我带他们来的!” 确实,一切的根源都起自小儿子,是他带来了陈小练,带来了龙组成员,带来了猴子和一清道人,也将东海魔君送上绝路。 东海魔君抱着儿子的臂膀,仰头看天,喃喃地说:“无所谓了,反正龙组迟早会找上我……儿子,其实我一直想告诉你,我从来没嫌弃过你,我也不是酒醉之后才和你的母亲在一起的……我很喜欢你的母亲,她是我在这世界上见过最温柔的女人,只是她的身份太卑微了,连她自己都不够自信,觉得配不上我。受到的指责也太多了,所以生下你后就跳海自尽了……我看到你,就会想起你的母亲,所以才把你送走的……其实我每天都在想你,每天都在想你的母亲!没想到我们团圆的这天,却成了我们的忌日!罢了,我们一起死了也好,终于可以和你的母亲团聚了……” “爸……”小儿子哭得更汹涌了。 看着这幕,一清道人忍不住红了眼眶,轻轻叹了口气说道:“真是感人的父子情啊……也好,那就满足你们的心愿。来个一剑两命吧……” 接着,他便举起剑来,朝着这对父子狠狠刺下!

上一篇   1026 功败,垂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