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 扶我起来,我还能打 - 少年王

1025 扶我起来,我还能打

陈小练船上的这四五十人,轻轻松松就压制住了东海魔君手下的数百人,让我相信他的行为不是脑子发热、一时冲动。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十九的小儿子冲了过来,陈小练都让我不要担心,说有人会对付他,更加能够说明一些东西。 虽然时间紧迫,我来不及问他怎么回事,但我可不会当缩头乌龟,这个小儿子之前屡次挑衅我,我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我毫不犹豫,拔出打神棍来迎了上去。 陈小练并不知道我的实力,对我的印象还停留在进入凤凰山前,当时就紧张地叫:“巍子哥,赶快回来,你不是他的对手!” 不管陈小练怎么叫,我和小儿子俨然已经交手。 小儿子一方面对陈小练怒火中烧,觉得陈小练背弃了他,一方面又对我恨之入骨,毕竟他大哥就是死在我手上的。现在和我交手,他把两股怒火都施加在了我的身上,一上来就疯狂地使出杀招,显然要当场置我于死地。 小儿子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十九的高手,实力当然不是虚的,一交手,我就重温到了当初和张鲁一战斗时的压力。之前举行十三城比武大会,申皇帝自知打不过我,专门请了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十七的张鲁一助阵,果然分分钟就将我给击败了。 现在的小儿子,给我的感觉和张鲁一就差不多,一上来就带着压倒性的气势,似乎分分钟就能将我撕碎。 小儿子之前听他父亲介绍过,知道我的实力大概在华夏风云榜上能排二十五名左右,所以排名第十九的他并不惧我。自信满满地前来杀我,以为能够将我轻轻松松解决。 好在我已经今非昔比。 甚至,和昨天也不能比。 昨天,我的实力确实只能排在二十五名左右,但是昨天晚上被东海魔君强行灌下他的秘药之后,现在的我已经突破龙脉图第四十四处穴道,实力也达到了二十名左右的级别! 小儿子不惧我,我也同样不惧他! 小儿子使一口剔骨钢刀,显得十分灵巧,快如飘影地往我身上削着。 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是昨天的我。绝对会被小儿子轻松击败,身上的皮肉都会被他削得干干净净。现在,我则完全能够抵挡,甚至能够回击,手里的打神棍不断劈出,随着火花四处飞溅,不仅将小儿子的进攻全部挡下,还能游刃有余地刺他身体各处。 小儿子显然没想到我的实力这么强,算是远远超过他的想象。 几个回合下来,他不仅没有占到我的便宜,甚至好几次差点被我给刺中了。小儿子惊得不轻,看向我的眼神充满讶异,同时也不敢再那么张狂,开始稳扎稳打地和我斗。 即便这样也没什么用,小儿子想战胜我仍旧不太容易。当然,我要胜过他也挺吃力,我们两人的实力旗鼓相当,斗了一个不相上下。他的剔骨钢刀,加我的打神棍,不断交相辉映、叮叮当当,谁也占不了谁的便宜。 但是,当我发现我们实力差不多的时候,我的心中已经在暗喜了,因为我知道他不是我的对手了,我毕竟还有杀手锏没使出来呢。 我右手握棍、左拳发力,悄然准备好了寒冰拳,准备打小儿子一个措手不及。 我有自信,肯定能够一拳将他打飞。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我还没来得及发力,小儿子倒先变了一个模样。他久攻我不下,变得极其愤怒、烦躁,一双眼睛无比通红,浑身上下也散发着戾气;与此同时。他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手中的剔骨钢刀旋风般飞出,犹如狂风骤雨般席卷而来,差一点点我就招架不住了! 显然,小儿子也使出了他的杀手锏,将他所有的、真正的实力拿出来了。 我早说过,到了我们这个级别,不可能不留一手,到关键时刻才用的,就好像斗地主的时候,没人一上来就扔王炸一样。我有我的炎烧拳、寒冰拳,小儿子当然也有他的看家绝活! 小儿子一招比一招疯、一招比一招猛,真的如同铺天盖地一般,逼得我连连倒退,寒冰拳也使不出来。 东海魔君手下的人遭遇挫败,被打得哭爹喊娘、抱头鼠窜,但是东海魔君一点都不紧张,毕竟陈小练这一点人,他摆摆手就解决掉了,看都不看一眼。 但他小儿子和我斗在一起,他还是挺紧张的,毕竟他就这一个儿子了,还是挺关心的。他目不转睛地看着,看到小儿子将我逼得手足无措时,才忍不住大声给他儿子叫了声好。 “宰了那个兔崽子!”东海魔君大叫。 听到父亲给自己叫好,小儿子当然无比激动,毕竟他从小就不受重视,虽然他是东海魔君所有儿子里最聪明的、最能干的,但他几乎一丁点的父爱也没尝到过,现在父亲这么给自己打气,怎么能不开心呢? 听到父亲的指示,小儿子更加信心百倍,疯狂地朝我冲杀过来,挥出的每一刀也比之前更猛。我知道这样下去不行了,小儿子已经使出了他的杀手锏,而我的杀手锏却迟迟使不出来,这样下去非败不可! 我一咬牙,决定作出一点牺牲,来保证自己的杀手锏可以使出,这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我躲着小儿子的刀,假装其中一刀没有躲开,被他一下砍在了肩胛骨上。 “啊!” 我爆发出了一声惨叫,这声惨叫可不是装出来的,毕竟这刀深入我的肩膀,直接劈在了我骨头上,再刚强的硬汉也会忍不住叫出来的。 鲜血从我肩膀渗了出来。 “好!” 东海魔君站在远处大声叫好,脸上也绽放出开心的笑。 “大哥!” 陈小练同样惊慌地叫着,看上去还想上来帮我的忙。 小儿子一招得手,同样十分开心,双手握刀继续往下猛劈,似乎想把我的胳膊当场砍下来似的。 机会来了。 此时的小儿子,距离我非常的近,毕竟剔骨钢刀也并不长。 我忍着痛苦,举起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还蒸腾着丝丝白气的左拳,狠狠一拳打在了小儿子的胸口。 砰! 我不是练拳的,拳法只能说是一般,但我左拳中所蕴含的寒气,足以将小儿子给冻伤了。尤其,我打的还是他的胸口,非常接近心脏的部位了,给他的伤害可想而知! 一股寒气迅速窜入小儿子体内,他可来不及外泄什么暗劲护住自己就算护住了也没什么用,毕竟我们实力相当,一样能够给我轻松破开小儿子的整个身体都跟着僵了一下,接着爆发出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整个人也朝后飞出四五米远。才重重一声跌倒在地。 小儿子躺在地上不动弹了。 我的肩胛骨还在不停往外冒血,小儿子的剔骨钢刀还嵌在我肩膀里。 我知道小儿子还没有死,虽然我伤得他不轻,但他确实还没有死。我把钢刀拔了出来,再次握紧自己的打神棍,朝着小儿子冲了过去,这次我一定会要了他的命! 站在远处的东海魔君意识到了危险,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我一拳就把他儿子打得不动弹了,但他知道如果继续下去,儿子肯定就没命了。 “住手!” 东海魔君狂喝一声,不顾一切地奔了过来。这真是他最后一个儿子了,无论如何也要保住。 但他显然是来不及的。 虽然他在华夏风云榜上排行第三,虽然他的速度快到惊人,快到如同闪电一般,但还是来不及的。 四五米和几十米,能比吗? 一瞬间,我就来到小儿子的身前,举起打神棍就往他心脏的部位刺;与此同时,东海魔君仍在几十米外,除非他是大罗金仙转世,否则他绝对救不了他最后一个儿子。 我要杀掉小儿子非常容易,就像杀掉大儿子那么容易一样。 我狠狠一棍刺了下去,但还是有人阻止了我。 有人握住了我的手腕。 不是东海魔君,他没有那么快的速度。 我讶异地抬起头来,发现是陈小练。陈小练冲我摇了摇头,说哥,放他一条生路! 我看看地上面色惨白的小儿子,明白了陈小练的意思。 陈小练虽然是来救我的,但他和小儿子的感情也是真的,之前小儿子讲过,他是几个月前流落到海南岛上去的,陈小练不可能从那个时候就想着利用小儿子来救我了。 小儿子还说,他和陈小练共处了一段时间,两人已经有了非常深厚的感情。 陈小练可以为了救我豁出命去,同样也可以为了救小儿子阻拦我。 这是很正常的情感。 我当然会给陈小练面子,这并不是什么无理的要求,更何况他刚才还救了我一命。 然而,我刚把打神棍收回来,东海魔君就赶到了! 东海魔君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陈小练刚刚救了他的儿子。护子心切的他,一冲过来便狠狠踢出两脚,一脚踢在我的身上,一脚踢在陈小练身上。我肯定是扛不住的,毕竟我和他的实力相差太远,直接就飞了出去。 我都扛不住,更不用说陈小练了,陈小练比我惨的多,不仅被击飞出来,还“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东海魔君这一脚,踢死个普通人不是问题,普通高手也能被他踢出重伤。我很担心陈小练,一落地就立刻扑了出去。抱住他的头问他怎么样了。陈小练面色惨白,神情痛苦地冲我摇了摇头,意思是说他没有事。 但是怎么可能没有事呢,他看上去奄奄一息,至少去了半条命。 而东海魔君,分别将我和陈小练踢飞以后,也没有趁胜追击,而是俯下身去查看他小儿子的情况。小儿子被我一拳打伤,但是性命肯定无虞,东海魔君看过之后,才发出一声狂吼,朝我这边扑了过来。 东海魔君是真的怒了,吼声震天撼地、面色无比狰狞、身上杀气腾腾,显然想要我和陈小练的命。 我想抱着陈小练离开,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东海魔君的速度太快,杀气很快笼罩我的身体。我只能扑在陈小练的身上,将他全身上下都给护住,我是自私冷血没错,但我不可能不顾我兄弟的命。 更何况,陈小练是为了救我,才有现在的遭遇! 或许我也护不了陈小练多久,东海魔君杀死我后,紧接着就会杀了陈小练,可我在我有限的能力范围内,也会尽量护得陈小练的周全! 一股罡风扑了过来,东海魔君距我只有咫尺之遥,我闭上了眼睛,紧紧抱着陈小练。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同样无比凌厉的气势突然从我头顶掠过,接着就是叮叮当当的声音在我身前响起,显然有人和东海魔君打了起来!我吃惊地睁开眼睛一看,就发现一道熟悉的身影在我身前晃动。身着八卦道袍、手着三尺长剑,不是一清道人,还能是谁! 一清道人果然来了! 看到一清道人现身,我的心中却是无比激动,我就知道一清道人不会不管我的,虽然我每天都在处心积虑地干掉他,但他确实很护我这个徒弟,作为师父他实在是太称职了,搞得我这个卧底都内心愧疚。 我看看身后不远处的那艘大船,显然,一清道人是从船上飞下来的,再和东海魔君斗在一起。 陈小练之前说的有人会对付小儿子,这个人显然指的就是一清道人。 一清道人和陈小练是一起来的! 他们两人怎么走到一起去的? 这个问题显然很好理解,一清道人是陈老的人,陈小练也是陈老的人。一清道人知道我被东海魔君抓走,想到东海救我肯定需要一艘大船,甚至还需要一定数量的帮手,所以就去海南岛找了陈小练;在海南岛上,一清道人又发现东海魔君的小儿子也在这里,还和陈小练成为了好朋友,当然就可以利用了。 这些虽然都是我的猜测,但我觉得肯定八九不离十了,否则真的很难解释他们两个怎么会走到一起。 可是,那四五十名高手是哪里来的? 一清道人身边没有其他徒弟,陈小练的海南岛也没这种实力的手下啊! 夜明也是陈老管辖,一清道人很有可能也去兵部找人,兵部确实能够支援这样的帮手出来,怀香格格和青龙元帅知道是来救我,肯定不会吝啬。但,我在兵部呆了那么久,是不是兵部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那四五十人,不是兵部的人。他们隐隐有着一腔正气,不像兵部的人充斥一股邪气。 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清道人和东海魔君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的状态,打得愈发激烈起来。东海魔君甚至抽出了他的渔网,唰唰唰地和一清道人斗了起来。 一清道人绝对算是华夏的顶尖高手,东海魔君也不得不认真起来。 但是可想而知,一清道人都不是白云城主的对手,怎么可能斗得过东海魔君呢? 不到一会儿,一清道人就呈现出了劣势,随时都有可能被东海魔君装入网中。东海魔君一边打,还一边哈哈大笑:“老道,你是什么人啊,功夫不错嘛,至少能在华夏风云榜上排个第五、第六,可是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一清道人沉沉回答:“一清道人!” “哦,没听说过!”东海魔君摇头。 东海魔君是真的没听说过一清道人,之前我就提过一清道人的名字,但他茫然不知,看来就是捕鱼捕傻了,对外界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 一清道人走南闯北,收拾了不少华夏风云榜上的人,名气也是越来越大了,东海魔君一句不知道,显然有点打击到他。一清道人狂喝一声:“从今天起,你会记住我的名字!” 话音落下,一清道人的剑势更猛。 一清道人这话挺霸气的,如果他真能逆袭翻盘,算他这话没有白说。 不过可惜的是,一清道人已经困在第四十七处穴道很久了,没有什么机缘的话怕是终生难以突破,更不可能在短短几天里面提升多少实力。一清道人虽然已经很拼命了,但他实在不是东海魔君的对手! 一清道人的颓势愈发明显起来,陈小练虽然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但如果我们不是东海魔君的对手,我们迟早还会落在他手里的! 眼看着一清道人要撑不住了,我也不能坐视不理、坐以待毙。我当然不是要上去帮一清道人的忙,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上去也是被打飞的命;我想起来另外一位高手,有他和一清道人联手,对付东海魔君显然不是问题。 这个高手,当然就是白云城主! 之前陈小练只救出了我,没管白云城主,他还在那堆篝火旁边被铁链绑着。我去放他出来,如同猛虎脱困。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的白云城主,再加立志横扫华夏风云榜的一清道人,去斗东海魔君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想到这里,我没有再耽搁了,先把陈小练拖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接着便朝那堆篝火奔了过去。 虽然我有很多疑问想从陈小练那里获得答案,但是现在显然不是时候。沙滩上面,陈小练带来的那一群人还在和东海魔君的手下战斗,虽然我们这边有着压倒性的优势,但是因为东海的人太多,所以战斗一时半会儿还没结束,现场依旧十分混乱。 我穿过重重人海,晃眼之间觉得陈小练带来的那些人有点熟悉,似乎在哪见过,但是因为时间紧急,我也没有仔细去看。很快,我奔到了篝火旁边,篝火上面还架着烤炉,我和白云城主得亏没有做成烧烤。 白云城主果然还在地上躺着,身上仍被铁链五花大绑,我匆忙过去帮他脱身,然后着急地说:“白云大叔。我师父来了,正和东海魔君战斗……” “是,我看见了……”白云城主的声音虚弱无力。 怎么回事?! 这时我才发现,白云城主的面色惨白,好像受了重伤的样子,我惊讶地问他发生了什么? 白云城主有气无力地说:“东海魔君刚才拍了我几掌,打断了我好几处骨头,将我打成重伤了……” 听到这样的话,我的脑中顿时嗡嗡直响,甚至觉得天旋地转起来。 东海魔君这心思也太细腻了,在来杀我和陈小练之前。竟然先把白云城主给打伤了! 一股绝望,再次侵袭我的心头。 怎么会这样的,白云城主可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啊! “没……没关系,扶我起来,我还能打!”白云城主仍旧有气无力。 看白云城主的样子,哪里还能再战斗啊,他根本连站都站不起来了!还要去打东海魔君,这不是开玩笑嘛?可我还是依言将他扶了起来,毕竟他确实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哪怕他稍微爆发一点力量出来也行啊! 白云城主被我扶起来后,又指着前方,气喘吁吁地说:“走,去帮你师父打架……” 白云城主面色惨白、双腿哆嗦,连走路都需要我搀扶着,还怎么去打架啊? 我的内心无比复杂,但还是扶着他往前走。 我手持打神棍,护着他的周身,小心翼翼前行。途中自然有不少人攻过来,但是都被我用打神棍给击飞了。终于,我们来到了一清道人和东海魔君的战斗现场,他们两人的战斗更加激烈,一清道人的败象也更加明显。显然快撑不住了。 一清道人瞥到了白云城主,并不知道白云城主的状况,立刻叫道:“老白,快来帮我!” 其实一清道人和白云城主一点都不熟悉,论交情更是丝毫没有,前几天还杀红了眼,要在清明山巅决战,想把对方干掉,说是敌人也不为过,现在竟然“老白、老白”地叫上了。 白云城主倒也没说什么,立刻转头对我说道:“有没有剑?” 白云城主是用剑的。没有剑在手的话,战斗力肯定锐减。 但我上哪给他找剑去? 这个年代,又有几个人会用剑啊? 我只能把我手里的打神棍交给他,说我这个东西,可以当剑使用! 我没吹牛,我的打神棍虽然是条棍子,但是可做刀,也可做剑,劈、斩、刺、撩都没问题。打神棍是小阎王的三大贴身武器之一,绝对厉害。白云城主看了一眼,便说:“可以!” 白云城主将我的打神棍握在手中,朝着一清道人和东海魔君扑了上去。 我还是蛮希望白云城主能爆发一下的,哪怕是“回光返照”一下,帮助一清道人干掉东海魔君都行啊。东海魔君杀了他的老婆儿子,白云城主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报仇雪恨的机会? 白云城主的眼神凌厉,浑身爆发出重重的杀气,狂吼一声,朝着东海魔君扑去。 但他还没走上几步,突然“噗通”一声,整个人趴倒在地,摔了个狗啃屎。

上一篇   1024 有备,而来

下一篇   1026 功败,垂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