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3 三分靠天意,七分靠打拼 - 少年王

1023 三分靠天意,七分靠打拼

不然我要怎么说呢,说我又被二儿子摆了一道,他给我准备的那艘船是坏的? 我丢不起这脸! 我也自诩老江湖了吧,却栽在这种事上,自觉脸面无光,肯定不会解释。 白云城主竟然信了,有些感动地说:“其实你不用这样的,我都说了我死而无憾,你真的不用陪我留下!” 白云城主杀光了东海魔君的儿子,报得大仇、了却恩怨,确实已经此生无憾,现在让他去死都能坦然相对。他是无牵无挂了,我却内心凄然,我还堆一事情没有解决,死在这里实在太不甘了。 还好百药锅已经都踢翻了,就算东海魔君立刻就能找齐药材,也得在三天以后再把我和白云城主丢进锅里。 或许,还有其他转折? 就在这时,东海魔君也停止了咆哮,yin沉着一张脸朝我和白云城主走来。一连死了八个儿子,对他来说真是无比惨痛的一天,一般人都有可能直接疯掉,但他表现的比白云城主强坚多了,蹲在我们身前,yin森森地说道:“以为这样就能伤到我么?儿子没了,我还能再生!” 接着,他又踢了踢倒在一边的锅,冷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其实百药锅有两种做法,一种就是我之前说的,煮药的时候丢你们进去,还有一种…要” 说到这里,他突然站起了身,冲着四周摆了摆手。 四周的人立刻冲了上来,分别架住我和白云城主的手脚,接着他们不知从哪找来了盆,从地上舀起药汁就往我和白云城主的嘴里灌。 靠,搞什么鬼?! 瞬间,又苦又涩、还夹杂着沙子的药汁灌满我的嘴巴,不想喝还不行,他们捏住了我的鼻子,我“哇”的一声,全部灌进我的喉咙。 他们灌了一盆又一盆,不一会儿就撑得我肚子圆滚滚了,白云城主也是一样,喝到最后都喝不动了,摆着手说:“不行了,要死了!” 直到这时,东海魔君才摆了摆手,让自己的人都退下去了,看着我和白云城主高高隆起的肚子,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还有一种做法。”东海魔君继续说道:“把药灌给你们,然后我把你们吃掉。” 什么?! 撑到几乎要吐的我和白云城主,听到这样的话后顿时瞪大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吃了我们?! 东海魔君简直疯了,这比煮了我们还要过分啊,他到底从哪里听来的歪门邪道,这根本就不合符科学根据啊,他是不是被人给骗了? 我赶紧说:“你别这样,其实你这个百药锅,根本不需要活人做药引子…。” 我本来想把二儿子举的那个例子讲给他听,但是我怕讲完以后,东海魔君直接把我和白云城主杀了所以又闭上了嘴巴。东海魔君则看着我们两人鼓囔囔的肚子,满意地说:“消化一夜差不多了,明天上午再吃你们!” 东海魔君再度摆了摆手,四周的人一拥而上,将我们两个用铁链绑了,重新扔进原先的小屋里面一进屋子,白云城主就说:“好臭!” 我气不打一处来:“你也知道臭?之前谁拉的屎?” 白云城主之前装疯卖傻,故意拉了几次裤裆,虽然清理干净了,但是味道还在。 白云城主被我一说,顿时有些脸红,嗫嚅着说:“其实也不是那么臭…” 我挺无语,不再理他,而是继续琢磨起了逃生的办法。明天上午就要被东海魔君吃掉了,得想办法连夜逃走才行,我能想出第一次,就能想出第二次,我相信我的聪明才智和江湖经验! 但我显然高估了自己的聪明才智和江湖经验。 我折腾了大半夜,无论从铁链子上,还是从外面的人里,都找不到丝毫的机会。因为东海魔君就守 在外面,他坐在沙滩上望着自己八个儿子的尸体,一动不动地坐着看样子可以坐到天亮。 yin狠毒辣的东海魔君,表面装得再无所谓,其实也很伤心的吧。 这才叫一报还一报啊,佛家有句话说得好:种了什么样的因,就会结什么样的果。 看我不断折腾,而且越来越焦躁,白云城主也挺心疼,劝我“顺其自然、一切随心”什么的,我更加气不打一处来,说你的仇报完了,我的事没解决呢,你就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白云城主不再说话。 不知什么时候,我渐渐地睡着又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觉腹中奇痛无比,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似的。我一下清醒过来,发觉体内的暗劲乱窜,不知突然从哪来的力量,感觉整个身体都快爆掉。 不对劲、不对劲! 这种感觉有点熟悉,就好像我吃下提气丸、长生果是一样的! 我突然明白过来,这是东海魔君给我灌下的药汁起作用了!之前说过,但凡到了一定境界的人,肯定都有自己独特的修炼方法,东海魔君的百药锅就是他维持实力的秘诀,现在这药汁进了我的肚子,对我当然也有效果! 我不敢任由这股暗劲乱窜,立刻引导其冲击我体内龙脉图的下一处穴道。 之前我在长生果的帮助下,刚突破第四十三处穴道,现在努力冲刺第四十四处当然也是一样,疼的我几乎死去活来,躺在地上打起滚来,嚎叫声也一次比一次大。白云城主被我 惊醒了,吃惊地问我怎么回事,我也够奇葩的,竟然还能给他解释,说东海魔君给我灌下的药汁起作用了,我感觉我的实力又要再上一个台阶! 接着我还问他:“你没反应吗?” 白云城主一脸懵逼地说:“没有啊!” 我不知道白云城主为什么没有反应,东海魔君的秘方明明很有效果。但我也顾不上纠结这些了,全神贯注地冲击着第四十四处穴道,否则我觉得自己的身体真要炸了。 白云城主倒是恍然大悟地说:“我明白了,这个药对我们这种实力的人来说已经没有用了!” 类似理论,一清道人也说过,说是到了一定境界以后,提气丸也不起作用了。东海魔君的秘方,本质上也是各种药品融合起来,和天然的长生果肯定是不能比的 听以,这药对我很有效果,对白云城主却没什么作用。 可想而知,对东海魔君也没什么用了,所以他才火急火燎地绑了我和白云城主,妄想通过邪门歪道来提升他的实力。 当然,明白这些也没什么用,还是抓紧突破第四十四处穴道要紧;虽然明天就有可能被吃掉了,但是,现在这种暗劲乱窜的感觉更加难受。 我修炼龙脉图已经好几年了,算是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利用暗劲澎湃的现在,不断进取、进取、再进取。 疼,当然是疼的,不过我早已习惯这种疼了。 我咬牙切齿、龇牙咧嘴,无论疼成什么样,也不抛弃、不放弃,坚持进攻第四十四处穴道。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又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那股乱窜的暗劲终于被我消 化掉了,成功被我引入旋涡一般的第四十四处穴道之中。 而第四十四处穴道也终于顺利地突破过去。 和之前每一次突破一样,我再次觉得自己到了一种全新的境界。 浑身上下仿佛充斥着取之不尽的力量,迫不及待地想要大展一下自己的神威。也就是我身上被铁链绑着,否则非得跳起来练上一段打神棍法不可。 在凤凰山的时候,我和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二十的通臂猴较量过,那个时候我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从头到尾都是被他虐的。但是现在,我隐隐有种感觉,如果能再和他较量,我未必不是他的对手了! 当然,这已经不可能了,因为通臂猴已经死在了千虫君子手上。 总之,我感觉我的实力又进步了一大截,应该可以排在华夏风云榜第二十名左右了。 近段时间以来,我的实力提升很快,倒不是我本人有多努力,而是机缘一直掉在我的头上。先是一清道人给了我颗提气丸,让我顺利跨过龙脉图上的一个坎儿,进阶到 了华夏百强高手的行列,接着又吃了苗家寨的长生果和东海魔君的秘药,才顺利拥有了现在的实力! 怪不得古人常说一命二运三风水,这命和运气实在太重要了,如果我单靠自己努力的话,估计现在连第四十处穴道也突破不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就不用努力意,毕竟还有句老话:三分靠天意,七分靠打拼! 我要是天天在家坐着,也不可能有这些奇遇、机缘。 突破第四十四处穴道以后,我的心里先是一阵惊喜,这趟东海算是没有白来,被绑这遭也算有价值了,但又随即想到自己还没脱身,等天亮了就有可能被东海魔君吃掉,心里不禁又觉得有点沮丧。 我的命运不会真的到此为止了吧? 看这样子,逃是逃不出去了,不如劝说东海魔君不要吃我。我把初中、高中学过的物理知识捋了一遍,想从科学方面驳斥东海魔君的理论,告诉他吃人是没法提升实力的,但我捋来捋去,仍旧一头雾水,书上也没教过这个啊。 或许大学的课本上有,可我没念过大学啊! 于是,我更加沮丧起来。 注意到我安静下来,白云城主也紧张地问我:“王峰,你怎么样了?” 我沮丧地说:“没事。” 接着,我便睡了过去。 又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响起喧闹的声音,接着屋子的门也被人推开。我和白云城主睁开眼晴睛,只见外面的天空已经大亮,几个大汉站在我们身前,七手八脚地将我和白云城主拖了出去。 一直拖到了东海魔君的身边。 东海魔君仍旧坐在沙滩上,但摆在他面前的八具尸体已经不见了,想来是掩埋掉了。东海魔君的眼睛一片红肿,显然一夜没睡,看到我和白云城主之后,眼睛瞬间变得锐利、yin冷起来:“准备吧!” 我和白云城主又被拖到了那堆篝火前面。 那口大锅已经不见了,地上的汤汁也清理干净了,但是那堆篝火依旧熊熊燃烧。只是篝火上面,多了几层铁架子,也不知道要干什么用。但是,当我看到篝火旁边还摆 放着椒盐、黄油、辣椒面等物的时候,我就完全明白过来。 这他妈是要把我和白云城主做成烧烤啊! 我去,东海魔君也能想得出来,这是要搞个海滩烧烤? 东海魔君已经走了过来,盯着我和白云城主,冷冷地说:“把他们的衣服扒了,送上烤架!” 还真要烤! 四周的大汉扑了过来,七手脚地要脱我和白云城主的衣服,我大叫着:“东海魔君,你这样是不科学的,吃人并不能促进实力增长……我国尚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封建迷信的行为是不可取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说到后来,我都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人都快要被做成烧烤了,我的脑子也一片混乱,想自救却毫无办法,当然什么乱七八糟的词儿 都往外蹦。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悠长的汽笛声突然远远传来,惊得沙滩上的众人纷纷朝着海面望去。 我也转头一看,就见海面上远远驶来一艘挺大的轮船,刚才那声悠长的汽笛就是这艘轮船发出来的。 甲板上面,隐隐约约站着不少的人,因为距离还远,所以看不清楚具体是谁。 看到这艘大船出现,我的心里顿时砰砰直跳,心想难道有人救我来了? 我和白云城主一起失踪,一清道人肯定会找我的,现场死了那么多人,城里还有监控之类,查到东海魔君这来应该不难。以一清道人护犊子的脾气,肯定会来救我,这是毋容置疑的。 可他不是东海魔君的对手,来了也是送死,这怎么办呢? 所以,我的心里既希望他来,又不希望他来,我肯定想要获救,但也不想他白白送死。不知不觉之中,我和一清道人之间也有了感情,可能这就是卧底的宿命吧。 但是看那船上好像有不少的人,又想着或许一清道人搬了救兵,他既然敢来东海,肯定有所准备,不会再像之前凤凰山那么傻了! 在我心中惴惴不安的同时,东海魔君同样莫名其妙,他也不知道来人是谁,所以立刻派人去看。有人乘坐汽艇,迅速驶向那艘大船,这期间里,我和白云城主幸免于难,没有被架到烧烤炉上。 过了一会儿,那艘汽艇返回来了,告诉东海魔君:“是小公子!”小公子?! 听到这个称呼,我也吃了一惊,东海魔君不是只有八个儿子吗,昨天晚上还都死光了,怎么又多出来个儿子? 不光是我有这个疑惑,四周的人也在窃窃私语,互相打听怎么回事。 也有知道真相的,悄声说道:“这个小公子,是魔君大人喝醉以后,和一个洗脚丫头生的!小公子刚生下来,魔君大人就想把他掐死,后来不知怎么又留下来了,这小公子从小就聪明伶俐,学什么都很快,功夫也练得最好。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小公子以后肯定会威胁到大公子的地位,所以在他年少的时候就被送出去了,从此杏无踪迹,没想到现在又回来了。” “杏无踪迹?那是你孤陋寡闻! 前年我出海去,还听说了小公子的事情,小公子现在了不起哩,不仅交游广阔,到处都是他的朋友,在华夏风云榜上都排第十九哩……” “第十九啊?那不是比大公子还要厉害!” “可不是嘛,这就是魔君大人把小公子送走的理由。” 从众人的窃窃私语声中,我也明白了这小公子的来历和故事。东海魔君真是可以,生的儿子一个比个有本事,随便和洗脚丫头生生,都能生出个华夏风云榜第十九来。 还真是龙生龙、凤生凤啊! 得知来人不是一清道人,而是东海魔君的另外一个儿子,我的心里既有点失望,又有点庆幸,总之就是挺矛盾了。总之,看来我是不会获救了,一股绝望再次充斥我的心底。 至于白云城主,得知东海魔君还有一个儿子,当然也是很失望的,没能斩尽杀绝,是他最大的遗憾。 不过,对于沙滩上的其他人来说,却是另外一番滋味了。他们也不知道东海魔君到底欢不欢迎这个小儿子回来,所以一个个沉默不语面se严肃,悄悄观察着东海魔君。 东海魔君遥望海面,看着那艘渐渐驶来的大船,口中嘟囔着道:“这小王八蛋,怎么肯回来了?” 这语气虽然有些埋怨,但是听得出来其中充满溺爱,甚至还有丝丝的欣慰。 之前,东海魔君有八个儿子,而且个个成才,显不出那小儿子来,也就没有什么想念;现在儿子都死光了,多年前被他遗弃的小儿子却回来了,正好可以填补东海魔君内 心里的空白,当然就对他另眼看待沙滩上的众人全部捕捉到了东海魔君的心意,这才纷纷表露出了热情欢迎的态度来,他们一个个欢呼雀跃、欣喜万分,大声呼唤着:“小公子、小公子!” 他们的声音传出去很远很远,当然也传到了那艘大船上面,大船上的众人也“哦、哦、哦”地叫了起来,以示回应。 小儿子马上就要来了,东海魔君哪能顾得上我和白云城主,也不说烧烤的事了,就把我俩丢在一边,面带微笑地看着那艘大船那艘大船越来越近,最终靠到岸边。 船上确实有不少的人,大概有百把个左右,都是彪形大汉。站在首位的,是个眉清目秀的青年,和其他彪悍的汉子不同,他倒透着点书生气。船只靠到岸边以后,现场的欢呼声更响亮了,所有人都在高呼着“小公子”这三个字。 那个眉清目秀的青年,在欢呼声中踩着踏板下了轮船,直接来到东海魔君身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叫道:“父亲大人在上,请受孩儿一拜!” 接着又“咚咚咚”磕了仨头。东海魔君立刻去搀扶他的身子,将他扶起来后,便欣慰地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小儿子说:“父亲当年让我到外面去历练,我绕着整个大海走了圈,见了很多的人、很多的事,现在又回来了!” “好、好……”东海魔君拍着儿子的肩膀,泪花浸湿了他的眼睛。 “父亲,我那些哥哥呢?”小儿子疑惑地看来看去。 东海魔君的眼神一黯:“都死小儿子当然大吃一惊:“怎么回事?!” 东海魔君便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统统讲了一遍,讲述的过程中还掉了几滴眼泪。小儿子听完以后当然火冒三丈,指着我说:“我大哥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二十四,竟然会被这种无名小卒杀掉?把他放了,我来和他较量较量!” 这个小儿子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十九,我心里想,我刚突破第四十四处穴道,他要真和我打,我也并不怕他。 没准,我还能抓了他做人质,以此来要挟东海魔君,顺利离开这个地方呢。 东海魔君就这一个儿子了,总要珍惜的吧? 这么想着,我倒万分期待起来,一双眼睛恶狠狠瞪着小儿子,并且极力用言语挑衅着他,说就凭你,也想和老子打,你够那个资格吗? 来来来,让爷爷把你的屎打出来。 这小儿子看着斯斯文文的,没想到脾气倒是不小,当场就炸了毛,吩咐旁边的人给我解开铁链。眼看我的计划就要成功,可惜被东海魔君给阻止了,东海魔君说道:“不要节外生枝了,为父现在准备吃了他们。” 小儿子便不再说话了,只是咬牙切齿地盯着我。 东海魔君摆了摆手,周围的人又来扒我和白云城主的衣服,准备将我们送到烧烤架上。 就在这时,一道惊疑的声音突然从小儿子刚才跳下的船上传了过来:“等等!”

上一篇   1022 我,舍不得你

下一篇   1024 有备,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