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1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 少年王

1021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我的实力和大儿子应该是差不多的,速度和力量也都处于不相上下的状态,如果我和他面对面、光明正大的战斗,不知要浪费多少时间,还会引来外面沙滩上的人。 所以,要想顺利完成任务,就必须通过暗杀、偷袭的方式,才能在瞬间决解掉大儿子。 还好苍天助我,让我的一切行动都很顺利,手中的打神棍成功刺进了大儿子的后心除非发生影视剧里那种俗套的情节,什么大儿子的心脏天生居右,否则大儿子必死无疑! 我的运气没那么差,大儿子的心脏就在左边,被我一根洞穿。 华夏风云榜上名排第二十四的高手,被我一棍就杀掉了,这事听着有点玄奇,但这就是事实。 只要准备充足,没有什么是办不到的。 大儿子的身体彻底僵住,手还伸在白云城主嘴边,准备将里面的稻草给拔出来。他并没有立刻死去,一双眼睛瞪得很大。 满脸是都不可思议,但是已经完全说不出话 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自己会在今天死去。 “飑”的一声,我把打神棍拔了出来,大儿子的身子慢慢倒下,最后仰面朝天地摔在地上,眼睛仍然睁得很大,显然死不瞑目。 我呼哧呼哧地喘了两口气,看着地上大儿子的尸体,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事在人为,我终究还是办到了,可以顺利离开这了。 我刚站了一会儿。门外就传来脚步声,二儿子推门走了进来,一看地上的尸体,就惊喜地说:“成功了? 二儿子也算精细,走过来踢了大儿子两脚,确定大儿子确实没呼吸了,才兴奋地说:“好,王峰,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我说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二儿子说:“十分钟后,我会把沙滩上的卫兵全部调离。你趁夜色迅速奔到船上,连夜开离!顺利的话,我爸得到第二天才能发现,就算他有心追你,也追不上了。 我走到窗边往外看了看,那艘小船就在岸边漂着,等着我去乘它离开。沙滩上也有各色卫兵走来走去,不过以二儿子的地位,足够将他们调离了。距离我不远处,那口百药锅还在煮着,药香飘满整个沙滩,但是和我没什么关系了。 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我再一次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脱离危险! 我转过身,冲着二儿子点了点头,说好! 二儿子又关照了我一些事情,便离开了房间。 十分钟以后,我就能离开这了! 我在屋子里面默默等着,真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这期间里,白云城主仍在“鸣鸣鸣”地叫看,一方面宣泄他心中的不满,一方面也在求我带他离开,但我始终没有理他。 等啊。等啊,终于到十分钟了,我又起身走到窗边往外张望。 魄,二儿子确实有本事的,本来满沙滩溜达的卫兵,现在一个都没有了,只剩那口百药锅还在咕咚咕咚地煮着。我正想拉开门走出去,突然犹豫了下,接着又回头看了一眼白云城主。 此时此刻,白云城主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一双眼睛恶狠狼地盯着我。几乎要冒出火来。如果他能动弹,非得把我杀了不我走过去,将他身上的铁链解开,又把他嘴里的稻草拔出,说白云城主,咱们一起走吧! 白云城主当然很意外地看着我,问我为什么又肯救他了。 我之前不肯救他,现在又救他了,当然是有理由的。之前我担心他会成为我的累赘,将我也给害死,但是二儿子说了,连夜潜逃以后,东海魔君发现得是第二天了,要想再追也来不及了,这样一来,白云城主也就不算累赘,可以和我一起走了。 白云城主和我虽然非亲非故,但是在不影响我自身安全的情况之下,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乐而不为呢? 更何况,我和白嘉俊也算有过一点交情。 我肯定不会和白云城主解释,只淡淡地说:“出去以后,你别再找我师父决斗就好了。” 白云城主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吧。 我在前,他在后。 虽然他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年龄也大我很多,但他现在就好像我的跟班小弟,他也知道自己社会经验没我丰富,之前的屎也算是白吃了。门被我拉开了,外面的沙滩上空无一人,皎洁的月光洒下来,微微的海风吹过来,唯有海浪不断敲击海岸,显得一切都是那么静谧。 那艘可以逃生的小船还在岸边等我。 我的一只脚迈了出去,半个身子探了出去! 然而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铺天盖地的杀意!左右两边,突然探出了许多火舌,“砰砰砰”的声音同时响起,至少有几十条枪朝我这边激射过来! 凭我现在的实力,以及对危险的感知力,绝对不是我吹牛,同时躲开几条枪的射击不是问题。但是这么多枪,我就无能为力了,我的反应速度再快。也总有一些子弹会打在我身上的。 这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一切,二儿子根本没打算放我走! 我已经完全躲不开了,几十条枪、几十颗子弹,总有一颗子弹能要了我的命。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我的后领突然猛地被人一抓,我的身子便连连倒退几步,那些子弹也全部都落了空,没有一颗打在我 的身上。 是白云城主救了我。 我的反应速度虽然不够快,但是白云城主的反应却非常快,一瞬间就把我拉开了,让我免遭死神的侵袭。真的只是一瞬间啊,嘟怕只慢那么一毫秒,我的命就被夺走了! 我回头感激地看了白云城主一眼。 白云城主冷冷地说:“你救我一次,我救你一次,扯平了!” 获得自由后的白云城主,也恢复了他清高、孤做的一面,再也不是那个肯去吃屎的他了。我也暗自庆幸自己刚才心软,顺手将他身上的铁链给解开了,否则我这条命肯定没了! 看来偶尔圣母一下,还是有好处的,这就叫好心有好报! 与此同时。经过第一轮的射击以后。外面再次变得安静下来,仿佛一个人都没了。但我不会再上这种当了,咬牙切齿地冲着外面说道:“二公子,你这过河拆桥玩得不错啊! 我是真没想到二儿子会对我来这一手,我看他憨憨的、傻傻的,以为他为人特别老实呢,没想到竟是这么阴狠的人! 当然话说回来,他要真老实的话,就不会处心积虑想干掉他大哥了! 我也算是常年打鹰,没想到被鹰啄了眼。 我满肚子火,这合作好好的,我杀了大儿子后,他就放我离开这里,挺划算的一笔生意,他干嘛要来这手? 我直接就质问起他来,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子? 外面响起二儿子冷冷的声音:“我大哥死了,再把你给放走,你觉得我父亲会放过我么?今天无论如何,我也要把你杀了。 我说你拉倒吧,你就是想灭口 二儿子冷笑地说:“好,既然你猜出来了。那也没必要演戏了,准备上西天吧! 就听外面哗啦啦的声音响起,很多人朝我屋前奔了过来,接着又是一阵拉枪栓的声音,显然要把我给乱枪打死了!屋子这么小,我就是躲都没法躲,看样子这回真要死了。 砰砰砰砰砰…… 在无数枪声响起的瞬间,白云城主突然猛地把我扯倒在地。接着,他又手持铁链护在了我身前,就听“叮叮当当”的声音不 断的起,白云城主将铁链舞得风雨不透,所有子弹尽被挡于其外。 白云城主手持一柄又薄又窄的利剑,尚能挡住无数疾射而来的子弹,更不用说手臂粗细的铁链了,那可真是轻而易举! 有人可能会觉得奇怪,人体怎么可能快得过子弹。 如果人能快得过子弹,那跑起来不是比飞机还快? 这话说得没错,但实际上我们练武的人,也从来没打算能快过子弹,我们靠的完全就是本能。在子弹射出枪口之前,我们能预感得到危险,从而提前进行防范。 “叮叮当当”的声音充斥着我的耳朵。但这样的声音和密集的枪声比起来不算什么,所以我能听到,外面的人却听不到。 外面的人甚至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一阵乱枪扫射。扫射了足足一分多钟,方才停了下来,整个世界再次陷入一片寂静,白云城主也小心翼翼地伏了下来,和我趴在一起,听着外面的动静。 二儿子的声音果然鸣了起来:“死了没有? 有人回答:“房子都打成马蜂窝了,应该死了吧? “谁去看看?” 无人回答。 谁都知道,屋子里面是绝世高手。一不小心就会被杀死的,所以谁也不愿意冒这个险 “一帮废物!二儿子怒火中烧。 就在这时,又有一连串脚步声响了起来。 “二哥,发生什么事了?” 睡得好好的,就听见这里枪声大作! 今晚不是你和大哥值班吗,怎么就剩你一个人了? 原来是东海魔君的其他儿子来了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还有这么密集的枪声,不被吸引过来才算怪了。 各个儿子都到了,东海魔君也快到了吧? 东海魔君一来,我和白云城主想再逃走就困难了,这可怎么办好? 就在我忧心忡忡的时候,二儿子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妈的,那个叫王峰的,不知怎么解开了铁链,还把大哥给杀掉 了!我也打不过他,所以就让手下围了这里,乱枪扫射,为大哥报仇。 这个王八蛋,竟然还恶人先告状,把所有罪责都推到我身上了。 我死了,他美滋滋地做东海之主的继承人,从此再没人知道他的阴谋。他咋那么会打如意算盘呢? 听到大儿子身死的消息以后,外面的众多儿子已经义愤填肤,恨不得将我大卸八块。二儿子说:“不用担心,我已经将他杀了,刚才一番乱枪扫射,他就是有十条命也活不了。就是那个白云城主,可能也死掉了,不知父亲会不会生气,百药锅必须得用活的高手做药引子。 这些儿子可能也是觉得大儿子死了,二儿子以后就是东海之主,所以纷纷拍起了他的马屁。说他也是为了给大哥报仇,父亲不会怪罪的等等。 听着二儿子在外面假惺惺的做好人,我也实在受不了了,反正迟早会被人发现我还活着,索性扯开嗓子吼了起来:“你们不要听他胡说,是他让我杀掉大公子的,我身上的铁链就是他解开的,他说他想做东海之主,让我帮他的忙,条件是放我离开! 你们看岸边有艘小船,就是他给我准备的!结果他过河拆桥,想要灭我的口,趁我出门的同时乱枪扫我,还好我反应快没有被他打中!你们几个公子也小心了,二公子说你们也是他的对手,迟早会把你们也弄死的! 最后一句话,其实二儿子并没说过,一切都是我在挑拔离间,就是要让其他几个儿子都去对付二儿子。说谎的最高境界就是七分真、三分假,我前面说的都是真的,也就没人怀疑我后面的话了。 二儿子摆了我一道,现在我也要摆他一道! 就算我最后的结果不怎么样,也绝不会让他好过! 果不其然,在我说完这番话后,外面瞬间就乱了套,其他儿子纷纷质问二儿子是不是真的,也有人说要去汇报父亲,让父亲来处理这事。二儿子急了,说我都是一派胡言,让他们别信我的,还拦着要去汇报东海魔君的人 “二哥。你动我干什么,你想杀了我么?! 你们不要被他骗了,他在离间我们兄弟的关系! 不管是不是真的,让父亲过来处置就行,你要心里没鬼,拦我干嘛? 外面越来越乱,竟然还动了手,也不知是谁和谁打架,砰砰啪哟闹个不停,谩骂声也响彻整个沙滩。 我对自云城主说道:“趁现在,走!” 沙滩上面闹成这样,就算东海魔君住得稍微远些,迟早也会过来。趁着几个儿子闹成一团,没人命令继续火力压制的时候,就是我和白云城主离开的最佳时机! 岸边的那艘小船,是我和白云城主离开的最后机会了,虽然东海魔君很有可能很快就追上来,但我们也要拼一拼的,没准 就跑了呢? 我和自云城主同时冲了出去。 外面的沙滩上,剩下的七个儿子果然乱成一团,也不是所有人都针对二儿子,也有支持二儿子的。这些儿子里面,当然也会拉帮结派,知道自己没有什么本事,所以趁早巴个有本事的,这也是宫斗剧里玩滥的东西,这就叫艺术来源于生活。 所以,外面的情况的确混乱,几个儿子互相扯着领子,各个龇牙咧嘴、脸颊通红,仿佛恨不得把对方吃了,有互相谩骂的,有互相吐口水的。还有直接动了手的,简直不要太热闹了。 我和白云城主突然冲出,显然把他们都吓了一跳,一瞬间都安静下来,震惊地朝我们看来看上去蠢笨的二儿子,竟然是反应最快的,立刻大叫来:“先把他俩拦住,如果他们跑了,咱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这话说得没错,我和白云城主跑的时候,各个儿子可是都在。要是光顾着内讧没管我俩,东海魔君事后指不定怎么处罚他们。众人也知道孰轻孰重,立刻喊打喊杀、张牙舞爪地朝我们冲了过来。 我亮出了打神棍,白云城主只能用铁链子。 因为我的武器可收缩,被套进渔网里的时候,我就把打神棍收起来了,而白云城主的长剑,在白云城的时候就丢掉了。 我们双方很快纠缠在了一起。 现场虽然不少人有枪,但是因为现场混乱无比,还有这么多东海魔君的儿l子,谁也担心误伤一个。所以枪就暂时没什么用。 东海魔君的这些儿子当真厉害,个个骁勇无比、战力磅礴,随便拿出去个都是一方枭雄。还好,我和白云城主也都不是吃素的,实力最强的大儿子都被我干掉了,自然更没人是我的对手了。 连我的对手都不是,就更不是自云城主的对手 虽然白云城主没有长剑在手,导致战斗力下降不少,但他手持小臂粗的铁链,对付这些儿子也足够了,耍得那叫一个虎虎生风,基本碰着就死、擦着就伤,无一例外。 只要东海魔君不到,现场就没人是我们的对手,更没人能够阻拦我们的脚步。 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的白云城主,到底不是吹的虽然他装过疯、卖过傻、吃过屎。 但他依旧是整个华夏屈指可数的高手。 对方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唯一的人多,一层又一层的人涌上来。那些儿子见状不妙,则纷纷往后退去,命令更多的炮灰来堵我们。 有人则大着:“快去通知父亲!” 无疑,这是我们最后的选离机会了。 我手持打神棍在前,杀出一条血路,白云城主手持铁链在后,帮我解决着身后的麻烦。 渐渐的,没人再上来了,我迅速朝着岸边那艘小船冲去,一边跑一边叫:“白云大叔,我们快走,时间要不多了!” 但我跑了一段,没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跟来。转头一看,发现白云城主又冲进了人群中,挥舞铁链屠杀着四周的人。不断有人惨叫倒飞出去,鲜血和残肢四处乱溅,哀嚎声响彻正片沙滩。 我不知道白云城主纠结那些杂鱼干什么,根本没人能挡住我们的路,迅速逃离这里才是最重要的啊。 但我很快发现,他的目的不是那些杂鱼,而是东海魔君那些四散奔逃的儿子 已经有几个儿子死在了他的铁链之下,但他还在穷追不舍,还要把剩下的儿子全部杀死。 东海魔君杀了白云城主的老婆和儿子,所以他也要杀光东海魔君的儿子。 我着急地喊:“白云大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要再追他们了! 这话,我之前在屋子里的时候就和白云城主说过,劝他不要那么急的报仇,先离开这里再说。当时他也答应我了,结果现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样下去他还会被东海魔君给抓住的 白云城主一边追着其中一个东海魔君的儿子,一边冲我大喊:“王峰,我就是练一辈子,也无法再胜过东海魔君了,我们之间的差距,不是你能想象到的!我已经老了,不趁现在报仇,以后就再没机会了!别说十年,二十年都不行,我又能活多少年呢?我受过的苦,也要东海魔君也受一受!所以,你先走吧,别管我了,我来帮你断后! 显然,白云城主就是冒着必死的风险,也要把东海魔君的儿子全部杀光。 我没有过白云城主的遭遇,无法感同身受他的痛苦,但我知道他确实已经置生死于不顾,说什么也要报仇雪恨了。这时候我再劝他十年不晚什么的,未免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白云城主既然已经不打算活了,那我也没必要再去劝他,而且有他断后,拖看点东海魔君,也能为我争取一点时间! 我心一横,便不再管他,继续朝着岸边奔去。 很快,我就到了岸边,登上了那艘二儿子给我准备好的小船。 我在海南岛待过一段时间,所以还是会简单操控船只的。我先把缆绳解开,接着又奔到船舱里面,准备发动船只离开这里。这真是争分夺秒的时刻,我一分钟一秒钟都不敢耽误,看着沙滩上的血战,我没有丝亳犹豫,立刻奔到驾驶室里。 就在这时,我发现了一件令我绝望的事情,驾驶室里的操作仪器,竞然全部都被砸坏了! 二儿子这个王八蛋,给我准备的是艘完全不能航行的坏船。

上一篇   1020 无毒不丈夫

下一篇   1022 我,舍不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