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 无毒不丈夫 - 少年王

1020 无毒不丈夫

白云城主突如其来的声音,确实把我吓了一跳! 因为在我的认知里,白云城主已经疯了,他连大便都可以吃,是个精神失常的人。一天除了嘿嘿嘿地傻笑,就是呜呜呜地嚎哭,我都没把他当个人看。不光是我这么认为,二儿子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我俩刚才说话都没避着白云城主。 我惊讶地朝着白云城主看了过去。 白云城主仍旧趴在地上,眼睛却朝我这边看来,他的眼睛乌黑、发亮、有神,哪里还有半点痴呆的样子。 我沉声说:“你果然是装疯的?” 白云城主点了点头。 “你说你图什么?”我无语地说:“你又装疯又卖傻、又吃屎又举报,最后到底换来了什么,人家照样还是想要杀你!” 要说佩服,还是我佩服他。什么没底线的事都干出来了,而且还演得那么逼真,我都一点没看出来。至于他现在为什么不装了,我也大概能够明白,肯定是看我能出去了。所以想来借我的东风呗! 白云城主,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的存在,比当初不可一世的太后娘娘还要高出一位,干的这些事情实在让我无语。 果不其然,被我讥讽过后,白云城主的老脸一红,叹着气说:“我是想通过装疯来麻痹东海魔君的,其实我也无时不刻在想怎么逃离这里,只是目前看来不太成功罢了……虽然我的实力强过你很多,但是不得不承认,我的江湖经验好像没你丰富,我都不明白你是怎么抓得那么准的……你怎么知道二儿子可以利用?” 白云城主对自己的认知确实清晰,比起江湖经验确实是不如我,这几年我一直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时不时就要在生死边缘徘徊一下。不是他这个在小城中安逸生活的人能比的。 他那装疯卖傻的一套,估计是从电视上面学的,连屎都吃上了,确实是够拼的,但也逑用没有,人家也不会因为他会吃屎就放了他。 我是怎么发现二儿子能够利用,又是怎么和二儿子进行心理博弈的,我并没有给白云城主讲,也没那个必要。我对白云城主说道:“你要想逃出去,从现在起就每一步都听我的,没问题吧?” 其实我不是非救白云城主不可,我也没有那么圣母和好心,我连自己都救不过来,怎么会去管别人呢。但是没有办法,他知道了我和二儿子的计划,如果不带他的话,他随便一嗓子就能暴露了我。 白云城主立刻点头,说:“好,一切都听你的。” 接着他又嘿嘿笑着说道:“你看,我装疯卖傻也不是完全没有作用,起码知道了你和二儿子的计划,这样我也能逃走了……” 好像确实是这么个理儿。 我无奈地摇摇头,说道:“现在,我先把你身上的铁链给解开吧,这样一会儿大儿子进来以后,咱们两个可以一起解决了他,正好我一个人没有什么把握,有您老帮忙就没问题的。” 白云城主说道:“肯定没有问题,我一脚就把大儿子给踢死了。” 说到这里,白云城主可能是想起了惨死在东海魔君脚下的老婆和儿子。眼神随之一黯,面上也布满了悲伤。 “别想太多了,先离开这里再说,不过你可要答应我,千万不要贸然行事!我知道你想报仇。可你起码等你实力超过东海魔君了再来报仇!” 我就怕白云城主一挣脱铁链,就立刻跳出去和东海魔君拼命去了,那我所有的努力和计划就全部都白费了。 白云城主再次点头,说一定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后再来找东海魔君报仇。 看来,他那屎也没有白吃,起码变得冷静多了。 网上的人常说,“吃口屎冷静一下”,这话还是有点道理的。 我挣开身上的铁链,朝着白云城主走了过去。 白云城主一脸期待、激动地看着我。 只要我的双手获得解放,解开他身上的铁索不是问题,分分钟就办到了。 但我并没有解开他身上的铁链,而是从地上抓了一把稻草塞进他的嘴里。 “???”白云城主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不好意思。”我盯着白云城主,说道:“只能我走。你不能走。” 我的心里明白,一个人逃,和两个人逃就不一样了。 东海魔君发现我不见了以后,或许不会再费心力去追我了,毕竟还有个白云城主。对他来说也足够了。但是我和白云城主一起逃了,东海魔君说什么也得把我们给追回来,到时候麻烦还是比较大的。 二儿子更不会同意我这么做,如果他发现白云城主也要逃亡,绝对不会安排我离开海岛的。 所以我不能救白云城主。 我知道这么做很不道德,显得我很冷漠、无情、冷血、自私,和影视剧里那些心怀苍生的大侠很不一样,可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我也从不认为自己是个英雄,我也想要活下去啊! 如果这是我的兄弟、朋友、亲人、爱人,我豁出命去也会救他,可我和白云城主非亲非故的,我干嘛要为了他放弃我自己的生命? 之前他为了获得东海魔君的信任,不也出卖过我,害我挨了顿打吗?! 如果生的机会只有一个。我肯定不会拱手让人的,我可没有那么伟大,除非我认为对方值得我这么做。 比如万毒公子,比如刘鑫,比如苗雪雁,比如青龙元帅……都值得我去冒风险。 白云城主,显然是不值得的。 这一瞬间,白云城主明白了我的意思,他变得出离愤怒起来,一张脸无比狰狞,冲我“呜呜呜”地叫着。关键是我一开始装作要救他的样子,到他身边却又堵住了他的嘴巴,这就让他更愤怒了,喉咙里爆发出震撼的叫声,浑身也散发着惊人的杀气。 如果他能动的话。肯定将我大卸八块了。 但我真不是耍他,如果我一开始就交代我的目的,他岂不一嗓子就把我给暴露了? 所以我只能这么做了。 无毒不丈夫! 谁也别怪谁狠,为了能活下去,比我无耻的多了去了。 白云城主的叫声传了出去,门外很快传来脚步声,我赶紧回到原位,将铁链重新缠在自己身上。是二儿子走了进来,二儿子看到嘴巴里塞着稻草,却满脸狰狞、嗷嗷直叫的白云城主,疑惑地问我怎么回事? 我说他总是叫唤,心烦的很,所以堵了他的嘴巴。 二儿子皱着眉说:“以后再有这种事情,你叫我来处理,不要自作主张。还好是我来了,如果是我大哥来了,岂不露馅了吗?” 我说是、是。 二儿子顿了一下,才接着说:“我大哥一会儿就过来,你抓紧机会将他干掉,可别弄出什么动静!” 我点点头。说可以。 二儿子继续说道:“离岛的船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只要你干掉我大哥后,我就送你上船。” 二儿子一边说,还一边指给我看,岸边果然停着一艘小船。 我很满意,便说可以,一切交给我吧! 二儿子又看了我一眼之后,才离开了房间。 我则坐在地上,又把整个作战计划捋了一下,确保今晚能够万无一失。在这过程之中。白云城主不断在旁边叫唤,此刻的他气得都快炸了,但也一点办法没有,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我不能因为他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的高手。就对他另眼相看,还带上他这个累赘。 所以,不管白云城主怎么叫唤,我也无动于衷。 果然和二儿子说得一样,我这屋子的门不一会儿就被人推开,大儿子走了进来。 大儿子同样人高马大,因为他早早就被定为东海之主的接班人,可谓年轻有为、春风得意,走路都是趾高气昂的;今晚是大儿子和二儿子值班,刚才二儿子来转过了。大儿子也要来转一转。 大儿子一进来,就盯住了白云城主,皱着眉头说道:“这家伙老叫唤什么?” 我赶紧说:“他犯了精神病,不是哭就是笑,二公子嫌他烦。就给他嘴上堵了稻草。” 大儿子听后冷笑一声:“犯了精神病就要堵人家的嘴吗,精神病就没人权了?” 大儿子走过去,看样子要掏出白云城主嘴里的稻草。他说人权肯定是扯淡的,他爸爸就是东海上的独裁者,什么事情都是他爸一人说了算的,他也好意思扯什么人权? 他这么做,就是故意和二儿子过不去,他也知道二儿子一直对他有敌意,所以才和二儿子唱反调的,二儿子往东,他偏偏就要往西。 但我肯定不能让他这么做,他要是把白云城主嘴巴里的稻草掏出,我和二儿子的计划肯定全暴露了! 我不能再等下去。 所以我整个人一跃而起,身上的铁链哗啦啦落下。与此同时,我猛地抽出了身上的打神棍,“唰”的一下甩长之后,直接“嗤”的一声,狠狠从大儿子的后心捅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