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 佩服,真的佩服 - 少年王

1019 佩服,真的佩服

白云城主疯了,一定是疯了! 我知道他死了老婆儿子,精神受到了很大打击,可不至于这样子吧? 我要逃出去了,难道会不救他,他举报我干什么?我的脑中嗡嗡直响,和他困在一起真是倒霉,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怂包的人,还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呢,就他也配?! 一身高超的功夫给他,真是浪费! 不用多说,东海魔君的几个儿子迅速围了上来,冲着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以我的身体素质,挨点打虽然不算什么,可也心里非常不爽。打完以后,我的一只眼睛青了,嘴巴也往外冒血,几个儿子骂骂咧咧的,警告我说再动什么歪心思,现在就把我丢到海里喂鱼,接着才一个一个地出去了。 屋子里只剩下我和白云城主两人,我用舌头舔着嘴角的血,不屑地看了一眼白云城主,说白云城主,你可真让我失望! 白云城主却冷冷地说:“我是东海魔君的狗,你要敢对不起他老人家,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看来白云城主真是疯了。 但我还是抱着点侥幸的心理,说白云城主,现在只有咱们两个,如果你是演戏,别在我面前演了,你也不希望死掉的吧? 在一般人眼里看来,总觉得有了白云城主这种实力。脾气、性格也应该很硬,就算低头也是暂时的妥协,忍辱负重和卧薪尝胆。但是,我们对这种人的期望显然太高了,他们实力确实很强,但他们也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也有七情六欲,也会害怕和恐惧。 听了我的话后,白云城主却激动起来,冲着我叫道:“我演什么戏了?我是东海魔君身边最忠心的狗,他要是让我去死。我没有半点怨言!我警告你不要挑拨离间,否则我还要再举报你!” 我放弃了和白云城主继续沟通的打算,我觉得这人真的是疯了。 我没有再理会他,而是自个研究着身上的铁链,而白云城主始终紧紧盯着我,观察我的一举一动,显然只要我有点不轨动作,他就会马上举报了我。白云城主的眼神看得我有点发毛,感觉他真的像个精神病一样,而且情况越来越严重了。 让我失望的是,这铁链实在严丝合缝,没有一丁点撬开的机会,而且我的双手也被牢牢绑着,根本没有可能对这铁链下手。 我正一筹莫展的时候,白云城主突然看着我笑了起来,嘿嘿嘿、嘿嘿嘿,顿时让我头皮发麻。现在的我,已经有点看不上他了,别看他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但我内心对他充满了鄙视和不屑,我知道他老婆和儿子死了以后很受打击,但我还是觉得他的言行太恶心了,所以我直接就说:“你笑个毛?” 白云城主说道:“我就喜欢看你这种研究半天也束手无策的样子,现在知道东海魔君的厉害了吧,任何忤逆他老人家的行为,都是自寻死路!” 我已经懒得再和白云城主说什么了,冷笑一声之后靠在一边睡了。 百药锅显然需要煎熬一段时间,才把我和白云城主给丢进去了,如何利用这段时间脱逃,成了我现在最大的难题。虽然暂时一筹莫展,但我相信只要还有时间,就一定还有机会,现在也要保存体力、养精蓄锐才行。 所以我闭上眼睛。打算好好地睡一觉。 我这个人,徘徊生死边缘已经很多次了,虽然并不确定自己是否活得下去,但也实在没有必要大惊小怪、胆战心惊。 但我还没睡多久,就被白云城主给吵到了,白云城主不停地发笑,嘿嘿嘿、嘿嘿嘿。我睁开眼,看到他正盯着我这边笑个不停,我说你有病吗,大晚上的不睡觉,笑什么劲? 白云城主振振有词:“我和我儿子笑,关你什么事?” 和他儿子笑?! 白嘉俊不是死了吗,白云城主怎么会和他儿子笑的? 这时我才注意到,白云城主没看着我,而是看着我的旁边,盯着我旁边的墙壁嘿嘿直笑,边笑还边说:“儿子,你饿不饿,吃饭没有?” 我去,什么情况?! 难道白云城主真能看到他的儿子?白嘉俊死了以后,鬼魂跟着我们一起来了? 我浑身都不寒而栗,一想到白嘉俊的鬼魂就在我的身边,那感觉就像掉进冰窟窿里似的,从头到脚都冒凉气。白云城主仍在不停地笑,而且不断说话,说一句还停一下,好像在和他的儿子对话。 “儿子,你冷吗,你穿那么厚干嘛?” “儿子,你要照顾好你妈啊!” “儿子,你年纪也不小了,以后不要那么调皮!” 这些话一开始听着还真可怕,浑身上下都冒冷汗,但是后来听多了以后,又渐渐没感觉了,感觉白云城主就是精神病发作了而已。而且,就算白嘉俊的鬼魂在我身边又怎么样,又不是我害死他的,有能耐让他找东海魔君去啊! 这么想着,我又闭上眼睛睡了,随便白云城主怎么叨叨都无所谓。 不知过了多久,白云城主渐渐没了声音,我也渐渐睡得熟了。又不知过了多久,我又被一阵牙齿打颤的声音惊醒,睁开眼睛一看,就见白云城主的身子缩成一团,浑身上下都哆嗦不已,脸色也白得恐怖,一边颤抖一边说:“不要来找我、不要来找我!是东海魔君杀了你们,不是我!我没用,我没法给你们报仇,求求你们放了我吧……” 看着白云城主这个样子,我的身上再次不寒而栗,他那感觉好像真的被鬼附体似的。但是显然,白云城主又遇到了幻觉,他的整个精神已经崩溃、已经不正常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表现。 之前我还怀疑他是演戏,现在看来就是真的,他已经被打击坏了。 我又轻轻叹了口气,转到一边睡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但我不是睡到了自然醒,而是被一股臭味给呛醒的。我睁开眼睛一看,就发现臭味来源于白云城主那边,再定睛一看,就见他的裤子上面湿湿的、黄黄的。显然是拉到裤子里了! 白云城主却还浑然不知,嘿嘿嘿、嘿嘿嘿地冲我笑着。 我和白云城主虽然被绑,但也有吃有喝,拉屎撒尿的时候只要喊上一声,自然会有人带我们去。白云城主直接拉到裤子里面,这也太夸张了,看来他的精神已经彻底不正常了。 我不光看不下去,也闻不下去,立刻扯开嗓子喊了起来。 不一会儿,就有人闯了进来,还是东海魔君的几个儿子。感觉他们是轮流值班的。都不用我解释,他们也发现了端倪,立刻捂住了鼻子,还骂了声操,又指着白云城主骂,问他要上厕所为什么不叫。 白云城主没有回答,仍旧嘿嘿嘿地笑着,两眼看着十分痴呆。 几个儿子面面相觑,有人立刻去通知了东海魔君。 东海魔君很快就到了。 一个儿子说道:“爸,白云城主好像疯了,屎都拉了一裤子,这样会影响药效吗?” 东海魔君盯着白云城主,沉沉地说:“会不会影响药效我不知道,那位高人也没说过这种事情。但,我听说人疯了以后会吃自己的屎,不知道这个白云城主是真疯还是假疯?” 东海魔君摆了摆手,几个儿子立刻会意,冲上前去把白云城主的裤子扒了下来,黄澄澄的污秽之物顿时铺了一地。 白云城主没有任何犹豫,扑上前去大口大口咀嚼起来。 面对这么恶心的场景,现场除了东海魔君以外,我和他的几个儿子纷纷呕吐起来。我是一边吐一边内心悲凉,心想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的白云城主啊,多少人心目中的偶像、宗师和神仙啊,竟然成了这个样子,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就连东海魔君,看了一会儿都忍不住大皱眉头,说道:“真他妈恶心,把他拖出去洗洗,明天就要下百药锅了,这样肯定不行,影响老子食欲。” 我的心中一惊,明天就要下百药锅?不是三天以后吗?但是仔细想想。昨天、今天、明天,确实正好三天。不出意外,明天晚上,我和白云城主就要下百药锅了。 几个儿子迅速冲上前去,七手八脚地将白云城主拖到外面,接着又有几个下人进来清理房间。不一会儿,房间就清理干净了,白云城主也被拾掇干净送了回来,表面看着什么都没有了,但是味道依旧浓郁,让人作呕。 白云城主仍旧痴痴呆呆。趴在地上嘿嘿直笑。 我对他倒没有嫌弃,只能唉声叹息,堂堂白云城主啊,竟然沦落到了这种地步。 这一天下来,白云城主仍旧又拉又尿,但是因为东海魔君不在,也就没人管他。可苦了我,简直臭到怀疑人生。 夜色再次降临。 今天晚上是最后的机会了,如果今晚不能脱逃成功,那么到了明天就更没机会了。这么想着,我再次研究起身上的铁链来,这回不用担心白云城主再举报我了,他已经彻底疯了、傻了。 如果我的双手是自由的,那么解开这个铁链不成问题,可我的双手也被牢牢锁着,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我正头大不已的时候,给我们送晚饭的人来了。 是东海魔君的二儿子,同样人高马大,一身的腱子肉。东海魔君的八个儿子,个个都是人中之龙、无比精壮,也是东海魔君最大的骄傲。二儿子提着一个篮子,里面装着我和白云城主的晚饭,但他一进来就捂住了鼻子,说操,真他妈难闻! 我说可不是吗,他拉了一天、尿了一天,也没人管! 二儿子刚进来就受不了,我已经在这呆了一天,谁考虑过我啊? 二儿子冷笑着说:“那不着急,明天下百药锅的时候再给他洗洗,现在洗了也是浪费!” 说完以后,二儿子还冲到白云城主身边,冲着他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白云城主还不了手。也完全不会还嘴,只会傻乎乎地笑。二儿子把食物丢到白云城主身前,白云城主立刻俯下身去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接着,二儿子又来到我这里。 对我,他稍微客气一点,毕竟我是个正常人。 二儿子把食物放在我的身前,一般这个时候我也会俯下身去吃的,毕竟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但是屋子里现在的味道太恶心了,让我完全没有食欲。 我摇摇头,说吃不下。 我以为二儿子会说一句爱吃不吃,然后甩身走人。 但他今天特别人道,嘿嘿地笑了几声以后,又让几个下人拖走白云城主去洗,接着又对我说:“现在吃得下吗?” 屋子里的味道其实还在,但是已经好很多了,我挺奇怪二儿子对我的态度,但是也没多想,以为这是断头饭了,肯定对我要好一点。我也不再倔强,俯下身去吃了起来,将饭盒里的东西吃完以后,白云城主也被送回来了,但他实在很不争气,刚洗干净又撒了泡尿在裤子里。 二儿子都气到不行,冲上前去甩了白云城主几个大嘴巴子,白云城主仍旧没有什么反应,痴呆着两只眼睛嘿嘿傻笑。 二儿子哼了一声,转身准备离开。 但也就在这时,我突然抬头说道:“你想不想做东海之主?” 准备出门的二儿子,身形明显一僵。 二儿子回过头来,疑惑地问:“你什么意思?” 我则阴沉沉地笑着:“你知道我什么意思……我可以帮你干掉你大哥!” 二儿子沉默了一阵,才重新走回到了我的身前。 “你叫什么来着。王峰?” 我点了点头,说是。 二儿子继续问我:“虽然你没有上华夏风云榜,但你的实力在二十五名左右?” 这个二十五名,本来是我自己估计的,如果真的碰上千虫君子,我也不知能否打得过他。但东海魔君之前介绍我的时候,也说我的实力在华夏风云榜第二十五名左右,他的江湖经验这么丰富应该不会看错,否则他也不会把我也拖来做药引子了,所以我又点了点头,说是。 二儿子盯着我,沉沉说道:“我大哥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二十四,你有把握对付他么?” 二儿子所谓的大哥,当然就是东海魔君的大儿子,东海魔君能够教出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二十四的高手,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二儿子问我能否对付他的大哥,我并不觉得奇怪。 这一天一夜下来,虽然我一直被困在屋子里面,但我没有一刻停止过探听这座海岛的消息,观察每一个到我身前的人。沙滩上那些岛民的闲言碎语,以及各个儿子的轮番亮相,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记录在我的眼睛里、脑海里,让我分析出了很多很多事情。 东海魔君的八个儿子,看上去年龄差不多大,绝不可能是一个老婆生的,除非他老婆是猪。像东海魔君这样的人,拥有几个甚至十几个老婆都很正常,那么彼此之间有些竞争就更正常了。 那些宫斗剧都讲多少遍了,越是这种家庭结构,越是容易兄弟相残! 东海魔君的大儿子,是他八个儿子里面实力最强,也最精明能干的一个,东海魔君早早就将他立为继承人,将他定为日后的东海之主。那些宫斗剧都讲过多少遍了,越是早早立下储君,越是容易让太子成为众矢之的,指望他们相亲相爱是绝对不可能的。 很俗烂的剧情,每一个华人都在电视上看过千万遍了,但这剧情之所以俗烂,就是因为太真实、太现实了,拥有极为庞大的群众基础,哪怕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都有可能为了家产争得死去活来。更不用说这些不亲的兄弟了。 一旦有了利益瓜葛、权欲纠纷,血脉相通的亲兄弟也会自相残杀。 我不止一次见到过二儿子表面上对大儿子唯唯诺诺、低三下四,但只要大儿子转过身去,二儿子的眼神就会变得怨毒起来,那种愤恨显然已经深入骨髓,迟早会爆发的。 所以,我赌了一把。 我赌,二儿子一定想让大儿子死,但他一直不是大儿子的对手,所以他一直在等一个机会。 我赌对了。 当二儿子问我有无把握对付他大哥的时候,这事显然已经成功了一半。 虽然我的实力确实在华夏风云榜上二十五名左右,但我其实并无把握能够对付排名第二十四的大儿子,就算能够打过估计也得费不少力气。不过,我知道这是来之不易的机会,所以立刻斩钉截铁地说:“当然可以,我要除掉你大哥,轻而易举!” 我一向不是个爱吹牛的人,但是现在不吹不行了。 二儿子听过我这番话后,先是大口大口地喘了几口气,像是不敢相信这个突如其来的机会,接着嘴角才咧出一抹邪笑,有些兴奋地说:“好。好,今晚我和我大哥值班,一会儿他会过来看你,你就趁机将他杀掉!” 接着,他的眼神里面露出一抹怨毒,咬牙切齿地说:“我们兄弟八个,年龄最大的是他,功夫最高的也是他。我怀疑我爸偏心,教他要比教我们多!事实也的确如此,我爸也不止一次说过,将来要把位子传给他。让他做这东海之主!” 我早就猜到了二儿子的心理,否则我也不会主动提出那个要求。我说:“你要想做这东海之主,必须将你大哥干掉!” 二儿子立刻点头,感慨地说:“是吧,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吧?” 我说是的,你爸的八个儿子里,就你看上去最聪明和能干,东海之主不让你做就太可惜了。 二儿子更加激动,连连说我讲得对,都讲到他心坎里去了。二儿子像是找到知音一样,拉着我说个没完,说他的几个兄弟有多蠢笨,说他的父亲平时有多偏心等等。 其他儿子笨不笨我不知道,但这二儿子肯定是笨的,哪有见到一个陌生人,就和陌生人说这么多的?我刻意地拍了他一会儿马屁,又说:“我可以帮你干掉你大哥,可我手脚都被绑着,我要怎么做呢?” 二儿子说:“看你这话说得,我既然让你帮忙,当然会帮你解开铁链。” 我的心中窃喜,知道事情正在朝我想要的方向发展。接着又说:“那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我包你顺利离开东海!”二儿子拍着胸脯保证。 以二儿子在东海的地位,我相信他一定能够做到,我这一天一夜来的辛苦没有白费!我呼了一大口气,又接连问了许多问题,这些问题都是我考虑过的,感觉不太放心的地方。 我得保证万无一失,才能动手。 二儿子告诉我说不用担心,只要我能杀掉他的大哥,保准我能顺利离开东海。至于他的父亲,是不会去追我的,反正还有白云城主。也足够做药引子了。 说到这里,二儿子还告诉了我一个秘密,说那百药锅其实根本不用活人做药引子。因为有一年,东海魔君抓来一个女性高手,那位女性高手长得漂亮,身材也十分性感,二儿子动了春心,和那位女性高手一番云雨之后,就将她给放走了。 后来,二儿子随便抓了一个女人投进锅里,最后也没影响百药锅的药效。 所以,二儿子早就知道用高手做药引子是扯淡的,关键还是那上百味的中药起了作用,和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只是,他从来没和父亲说过这事。 于是,我和二儿子一拍即合,又好好商量了一番策略,定下杀害大儿子的计划以后,他便把我身上的铁链都解开了,让我今晚伺机行动。至于他,则离开了屋子。 铁链虽然还缠绕在我身上,但只要我轻轻一挣就能解开。 面对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把握。为了这一刻,我付出了多少努力,只有我自己才清楚,毫不夸张地说,我连睡觉都在想着怎么逃离,现在也算对得起我自己了。 我深呼着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同时也在脑中做着最后的筹谋,能否成功就在此一举了! 就在这时,旁边突然传来白云城主的声音:“佩服,真的是佩服啊!”

下一篇   1020 无毒不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