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 白云城主,疯了 - 少年王

1018 白云城主,疯了

每一个修炼到一定境界的高手,或多或少都得依靠外力帮助,单靠自己的能力实在太艰难了。一清道人有陈老提供的提气丸,大寨主、二寨主有十年一结的长生果,东海魔君则有十三年前高人传授的百药锅。 按理来说,这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提气丸也是各种名贵中药融合制成的。大干世界、无奇不有,一些药材对人的修炼有好处,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可听到东海魔君进一步的补充之后,我的心中像是有一万头草泥马同时奔腾而过。 搞什么飞机! 你炼药就炼药,干嘛还要把人投进锅里献祭! 当我们是唐僧啊,吃了可以长生不老、功力大进?这根本就没有科学论证,谁说吃了高手的肉就能变厉害的,东海魔君怎么能够相信这些离谱的东西。 但听东海魔君的意思,他应该是每年都这么干的,每年都要炼制这口百药锅,每年都要往里面丢几个高手,今年就选择了我和白云城主!我说锅造那么大干嘛,原来是为了方便投人,这也太丧心病狂一点,这都什么年代了,为什么还会有人吃人! 龙组,为什么没有早点把东海魔君干掉?将这家伙留在世上简直就是个祸害啊。 在来之前,我还以为我不会死,因为我实在无关紧要,感觉东海魔君没有什么杀我的必要,现在才知道他真正的目的原来是这个。他肯接受黑枪的委托,前去制服白云城主,显然也是出于这个目的,毕竟他也说了,献祭的高手实力越强,最后出来的效果也就越好。 东海魔君本来是去抓白云城主的,最后却搭了个我,你说我冤不冤,冤不冤! 东海魔君看看那口百药锅,又看看渔网里的我和白云城主,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嘿嘿嘿、嘿嘿嘿。我不知道自己该怎样逃脱,我那根无比锋利的打神棍,在东海魔君这张渔网上面也失去了效果,只能咬牙切齿、龇牙咧嘴地看着他,同时脑子也在不断旋转,到底有没有机会逃走?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和我同在渔网里的白云城主,突然就精神崩溃了,“嗷”的嚎了一嗓子,大哭着说:“东海魔君,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我就是给你做牛做马都行,干万不要杀我!” 我简直不敢相信白云城主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回过头去看他,就见他哭得已经不像样子,两只手也抓着渔网,不断恳求着东海魔君。白云城主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的高手,实力超过我不知多少,没想到心志却是这么不堪,怕死怕成这样! 但是仔细想想,白云城主也挺不容易了,眼睁睁看着老婆孩子死在自己面前,一般人早就崩溃了,他能撑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 白云城主也是个人,不是个神,为什么不能怕死?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当然一片哀叹。 白云城主不断地嚎着、哭着、求着,他的这副样子让东海魔君都挺吃惊,东海魔君直接把渔网放到地上,说白云城主,你可太让我吃惊了,我想看看你能没有底线成什么样子? 白云城主一落地,直接双膝一弯,跪倒在地了地上,不断冲着东海魔君磕头:“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放我一条生路,我可以帮你抓其他的高手来。 白云城主越是这样,东海魔君笑得越是开怀,东海魔君蹲到地上,用手拍着白云城主的脸,说白云城主,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条狗? 白云城主立刻讨好地说:“是是是,我就是你的狗,只要你不杀我,我愿意当你一辈子的狗! 说句实话,这样的话从白云城主口中说出实在让人震惊,他可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的高手,怎么着也够资格被人称上声“宗师”了,可他竟然做出这么丢脸的事,若非亲眼看到,实在不敢相信。 回想起初次见到他时的孤傲、清高,再看看他现在低三下四的样子,让人不得不唏嘘、叹息。 曾经高高在上的白云城主,如今已经摔成了一滩烂泥。 他甚至还没我硬气啊。 但,东海魔君似乎并不相信白云城主,冷笑了一声之后,抓着白云城主的领子说道:“白云城主,你不用再演戏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呢,你想为你的老婆孩子报仇,无论如何都要活下来是不是?我告诉你,不要做这个白日梦了,我这‘百药锅’就差高手做药引子了,所以你是必死无疑的!” 我心里想,难道白云城主真像东海魔君说得一样是在演戏? 可他未免演得太像了点,眼泪、表情、语气都能做到那么逼真的吗? 白云城主流着眼泪说道:“我没演戏啊,我是真的很想活下去,我发誓我一定不会找你报仇,我就一辈子给你做牛做马做狗,只要你留着我,我可以帮你抓来更多的高手!” 东海魔君还是连连冷笑,站起身来说道:“白云城主,你省省吧,你这套对我来说没用! 接着又问身边的一个汉子:“百药锅架起来多久了? 那个汉子是东海魔君的大儿子,叫什么名字就不知道了。大儿子回答:“今天早晨架起来的。” 东海魔君点了点头:“好,先把这两人关起来,三天以后正式把他们投进百药锅中!” 还要三天? 听到这个数字,我的心中狂喜不已,我是个悲观主义者,做什么事都会想到最坏结果,同时又是个乐观主义者,任何时候都不会放弃希望。三天时间,我觉得还是有机会逃离这里的! 东海魔君的八个儿子上来,七手八脚地把我和白云城主捆了。因为知道我俩是高手,所以他们直接上了铁链子,铁链能有成人小臂粗细,将我们的手脚捆得结结实实,接着便把我们拖到沙滩的另外一边,那里有一排整齐的棕色小木屋,距离正在火上煎熬的百药锅也不远,我和白云城主就被关在其中一间。 刚看到身上这铁链的时候,我也感到非常绝望,我的解锁能力就是再强,也搞不开这么粗的铁链子啊,更何况我的双手也被绑得结结实实。但我也没完全放弃希望,心想还有三天时间,总能想出办法来的,待会儿就把小阎王教过我的逃生技巧全部回忆一遍,看看有没有能够用上的技巧。 八个儿子将我们丢进小木屋后就离开了,这木屋因为就在海边,所以显得有点潮湿。但是采光、通风还行,有两个挺大的窗户,可以看到沙滩上的情景,此时此刻,岛上的人都在载歌载舞,东海魔君顺利归来,他们十分开心,又唱又跳,还喝酒吃肉。 抛开东海魔君的邪恶不谈,这个岛上的民风感觉还挺淳朴,很多妇女敞胸露乳,也没有人去猥亵。另外,他们坐在沙滩上喝酒吃肉的时候,看得出来是真的开心,大声唱歌、大声叫喊,清凉的海风阵阵袭来、白色的海浪不断拍打岸边,这真的是片世外桃源一般的存在啊。 如果他们的目的不是把我和白云城主煮了,我还真挺愿意在这玩的。 等到八个儿子都离开后,我便转头对白云城主说道:“白云城主,咱们得想办法离开这里!” 白云城主诧异地看了我一眼,哆哆嗦嗦地说:“你怎么能生出这种想法,我们怎么可能逃得出东海魔君的掌心。” 我皱起眉头,说那你是怎么想的? 白云城主说道:“我们只要足够诚心地恳求东海魔君,他定会被我们打动,一定会放了我们的!” 听着白云城主的话,我确实有够无语。我说大叔,现在只有咱们两人,你实在不用这样的!你与其在这表忠心,不如想想办法怎么逃走,身上这铁链子你解得开吗? 白云城主摇着头说:“什么叫表忠心,我对东海魔君一直都很忠心,我已经决定要做他的狗了,狗就应该戴着铁链子的,为什么要解开它?” 我吃惊地看着白云城主,心想卧槽,这人不是得了精神病吧,难道老婆和儿子的死对他打击太重,或是真的对死太过畏惧,让他彻底迷失了心智? 说实在的,我也算是阅人无数了,但我真的看不出来白云城主这是装的还是演的。 我决定不再和他交流,自个在铁链子上寻找门道,看看有没有可能给它弄开,然后趁着月黑风高所有人都睡了之后逃离这个地方。我正研究着,白云城主突然问我:“你在干什么呢? 我想都没想,就说:“我在看这铁链子能不能解开。” 让我没想到的是,听了我这话后,白云城主立刻扯开嗓子喊了起来:“来人啊,来人啊!” “砰”的一声,木屋的门被撞开,闯进来几个彪形大汉,都是东海魔君的儿子。 “干什么?!”几个儿子恶狠狠道。 “他!”白云城主盯着我说:“他想逃离这里,正在想办法解链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