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6 惨死,眼前 - 少年王

1016 惨死,眼前

东海魔君! 来人竟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三的东海魔君! 我对这个人还是有点了解的,知道他曾经是东海上名普通的渔夫,后来不知道得了什么奇遇,功夫迅速变得高强起来,不仅制霸了整片东海,统领了至少上万名渔夫,还跻身华夏风云榜成为国内排名前三的高手。 据说坏事也没少做,但是因为行踪不定,又常年在海上漂泊,所以龙组很难抓得到他。 这个东海魔君确实厉害,排名犹在白云城主之上,结合他之前的话来看,他就是黑枪找来对付白云城主的人。 黑枪竟然能够找来东海魔君,这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凭他的身份、他的地位。怎么可能? 但这就是真的,东海魔君一边往里走,一边看着满地的尸体,啧啧说道:“真是没有办法,我已经加快速度。但还是来迟了一步。怎么办呢,拿了人家的钱,不能不做事啊,还是将你们所有人都杀掉好了。 他一边说,还一边从背后抽出一张渔网。朝着白云城主这边走来。 本来就面目错愕的白云城主,在听完东海魔君的话后,立刻沉沉地说:“东海魔君,你不认识我是谁了吗?” 东海魔君嘻嘻笑着说道:“当然认识,你是白云城主。咱们以前见过面的。‘千算子抚琴的人组织过一次群魔大会,诓我们在半夜三点上了华山,一直冻到第二天早晨,我对你印象深刻哩!” 白云城主有些恼火地说:“既然你认识我,为什么还要来对付我?” 听这意思,白云城主显然有点怂了,开始打人情牌了。千算子既然把东海魔君排在白云城主前面,肯定还是有些道理的。结果,东海魔君完全不吃这套,仍旧嘿嘿笑着说道:“那没办法,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这人还是很守信用的,虽然我的雇主已经死了,但我还得把事办完!当然,你要是肯出双倍的钱,我可以饶你一条命的,我就是这么没有原则,嘻嘻!” 东海魔君的笑声十分诡异,就好像从九幽地狱中传出来似的,听上去十分的刺耳和不舒服;而且这人还有点精神分裂,前一秒说自己很守信用,后一秒又说自己没有原则,简直像个心理变态。 白云城主咬着牙说:“黑枪出多少钱,我付双倍!” 白云城主显然是在吹牛,他连之前付给千算子的五百块钱都拿不出来,现在却说要付双倍的钱给东海魔君 要杀白云城主这种级别的人,请得又是东海魔君佣金至少得七位数起步了吧,白云城主拿得出来才怪。 我心里想,我拿出来还是没问题的,不过我肯定不会帮白云城主的,帮他就等于害了一清道人。 东海魔君笑嘻嘻说:“一个亿!你拿得出来吗?” 听到这个数字,我都倒吸一口凉气,心想这又来了个吹牛的,我纵横江湖这么多年。当过好几个城市的老大,现在资产也不过几千万而已,我不信黑枪能拿得出一个亿来雇佣东海魔君! 东海魔君之所以报出这个数字,显然就是戏耍白云城主,他和黑枪到底有什么交易,根本没人知道。白云城主也不是个傻子,知道自己是被耍了,但也只能咬牙切齿地看着东海魔君。 东海魔君仍在嘿嘿笑着:“两个亿,你拿得出来吗拿不出来就别怪我下手无情了哦!” 东海魔君报出一个不可能的数字,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给白云城主活路 “来啊!” 白云城主也知道没有谈判的可能了,当场大喝一声! 东海魔君往前轻轻的走了几步。随意的几步就让白云城主的汗渐渐流了下来。东海魔君却依旧笑容满面。 看得出来,白云城主确实不是东海魔君的对手。 华夏风云榜上的排名,虽然不一定能够代表真正的实力,尤其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很有可能后来者居上。毕竟没有人是一成不变的。可千算子既然排出这份名单,就一定有他充分的理由。 东海魔君能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三,就一定有排名第三的实力! “嘿嘿嘿,下!” 东海魔君突然一声大喝,双手猛地往上一抛。渔网瞬间夹着长剑飞出,“叮”的一声,长剑刺进头顶的钢梁之中,而那张柔软的渔网仍在东海魔君手里。 “白云城主,还不乖乖受降?”东海魔君挥舞渔网,笑嘻嘻地说着。 白云城主一脸不甘,拔拳朝着东海魔君冲上。 “哎,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东海魔君摇了摇头,同样挥舞渔网迎了上去。 白云城主本就不是东海魔君的对手,失去长剑以后更是实力大减,和东海魔君交手没几下子,突然就被东海魔君将渔网从头顶一罩说来奇怪,那张看似也就一米来长的渔网,突然间就变宽、变大了许多,一下就把白云城主给装在里面了。 白云城主使劲挣扎、大叫。始终无法摆脱这张渔网的束缚东海魔君提着渔网,冲着白云城主嘿嘿地笑:“白云城主,看你这次还往哪跑?” 白嘉俊看到父亲被抓,哪里还能坐得住呢,“嗷”的嗓子就扑了上去。东海魔君根本看都不看,随随便便腿踢出,正好中在白嘉俊的胸口。白嘉俊的实力怎么说呢,应该也有个夜明兵部蓝阶的水平,毕竟是白云城主的儿子,潜移默化也有点本事,绝对算得上是高手了,但他根本扛不住东海魔君这脚,身子直接飞了出去,脑袋也撞在铁罐子上,脑袋一歪、当场毙命。 白云城主虽然很不喜欢自己这个儿子。但也毕竟是他的亲生骨肉,看到自己儿子直接摔死,当场“嗷嗷”地叫了起来,双目通红、状若疯癫。 白云城主尚且如此,更不用说白嘉俊的母亲了,白母只是一个柔弱的女人,哪能承受得住这种事情,疯了一样地扑到自己儿子身边,大哭大叫、大喊大闹,凄厉的叫声响彻整个厂房。 可无论她怎么喊、怎么叫,白嘉俊也活不过来了,这个乖巧、听话、懂事、善良的儿子,就这样永远离开了。 即便是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的白云城主。也有被人欺负成这样的时候,我们究竟得要强到什么样子,才有资格保护自己的亲人? 白云城主像疯了一样的大喊大叫着,他的四肢像癫痫一样不断抽搐、摆动,想要挣脱身上那该死的渔网,可无论他怎么努力,就是挣脱不了。 而东海魔君张狂的大笑声,却响彻整间空旷。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个午后,温暖的太眼光穿过破烂的窗,照进满是尸体的厂房水泥地上,白云城主凄厉凄惨的叫声,和东海魔君张狂、跋扈的笑声,诡异的融合在一起,成为我一生无法忘却的记忆。 看着这凄惨的一幕,我的脑子几乎一片空白,翻来覆去只有之前“千算子”在算命摊子后面的那一句话:“白云城主,你此行大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