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5 东海魔君,登场 - 少年王

1015 东海魔君,登场

这一瞬间,我也立刻明白,白云城主刚才所说的那番话,不过是知道自己此行大凶,才想用这种方式把儿子给赶走的。显然,白嘉俊并没上当,所以他又再次跟了上去。 我犹豫了一下,同样跟了上去,说实话我还蛮想看看白云城主怎么个大凶法,那位“千算子”抚琴的人算得准不准呢? 白云城主不是个喜欢多嘴多舌的人,既然儿子跟了上来,他也没再说什么了。 沿着白云城的大街一路向北,渐渐来到一处有些荒芜的城中村,和繁华的市中心地带肯定不能比,这里看上去一片萧条,两边也都是低矮的平房,过年的气氛也遮不住这里的落寞。 白云城主仍旧往前走着,白嘉俊则低声对我说道:“黑枪或许真的在这,因为这是黑枪起家的地方,他的老家就在这里……” 这时候已经将近中午十二点了,鞭炮声仍旧起起伏伏,这个黑枪也够敬业,大年初一还干这种事情。我问白嘉俊,说黑枪折腾这么一大圈,就是为了对付你这个小飞侠? 白嘉俊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之前我捣毁过他不少的犯罪活动,所以对我怀恨在心,想让我爸出手,就是为了对付我。但是现在,他应该是冲着我爸来的,毕竟他在白云城可没吃过什么亏,上次被我爸折了那么大的面子,肯定想把这个场子给找回来……” 我说这个黑枪还真是无知者无畏。你爸上次已经放过了他,他竟然还敢再找上门。 虽然千算子说白云城主此行大凶,但我还是想不通有什么可凶的,白云城主可是华夏风云榜排名第四的高手,整个华夏能够胜过他的不过寥寥几人,而那黑枪只是个普通的小黑老大,两者简直云泥之别,说是巨象和蝼蚁、皓月和烛火都不为过。 黑枪到底有什么资格和白云城主斗呢? 白嘉俊也点着头,说:“是啊,黑枪这次真是要死了。” 就在这时,白云城主突然站住了脚步。眼睛直勾勾盯着前方一个厂子的大门。我和白嘉俊也一起站住,顺着白云城主的目光看去,那厂子的大门很破,旁边还长了枯黄的草,显然已经荒废很久,但是大门两边站着两个凶神恶煞的汉子,眼睛也格外凶狠,来回瞪着过路的人,吓得人们纷纷敬而远之。 我对白云城不是很了解,但也知道黑枪是这里的地下老大,那两个汉子也肯定是黑枪的手下。 黑枪果然在这! 千算子真是神了,别看他其貌不扬,还是有点本事的。可惜他已经跑了,否则龙组肯定能抓住他。 白嘉俊往前凑了几步,轻声说道:“爸,我妈很有可能就在里面!” 白云城主并未答话,而是直勾勾地盯着那两个汉子的腰。 那两个汉子的腰间鼓囔囔的,一看就是有枪。 门口的两个汉子尚且有枪,更别提里面的人了。 但说实话,连我都不怕这种枪了,何况白云城主?白云城主只要愿意,分分钟就能冲进去,哪怕里面的人一起开枪,也休想能伤害到他分毫,救出前妻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但白云城主并没那么冲动。 他在沉默了一阵之后,退到旁边的一条小巷子里,我和白嘉俊也跟着退了进去。 接着,白云城主便摸出他的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说实话,看到白云城主“110”这三个数字的时候,我的心里是有点崩溃的,我是真没想到堂堂白云城主,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的存在。遇到麻烦竟然还会报警…… 但是作为龙组成员,作为守护这个国家的一份子,我还是要给白云城主点个赞,如果大家都能像他这么理性克制,遇到事情立刻求助官家部门,何愁这个世界变得不和谐呢? 电话很快就拨通了。 白云城主用很快的速度将自己的所遭所遇,以及对方的身份信息、具体位置报了个清清楚楚。 调度中心立刻回应:立刻会派警员到现场去。 白云城主挂了电话,一边盯着厂子大门,一边耐心地等了起来。 官家的速度还是蛮快的,不一会儿就有一辆闪烁着蓝灯的车子赶到现场,刺耳的警报声也将这个安静的城中村给划破了。当时我就有点头大,心想你们这么大张旗鼓,是生怕犯罪分子不知道你们来了? 那两个守门的汉子看到车子以后,果然慌慌张张地返回到了厂子里面。 而车子停在厂子门口,下来几个身穿便衣的男子,其中一个腰圆体壮、满面红光,似乎是刚喝了酒,身子还栽栽歪歪。当然,大年初一,喝点酒也正常,他一下车,立刻就有人扶住了他,看样子还是个领导。 他站在门口板叫了一阵,不一会儿就有一群人走了出来,果然是黑枪带头的。 黑枪看到此人,立刻点头哈腰、笑容满面,摸出烟来要给他递,但是被领导给拒绝了。也不知道二人说了点什么,领导最终满意地点了点头,嘴巴也咧开了笑容,拍了拍黑枪的肩膀,重新坐上警车,就离开了。 黑枪则率领众人返了回去。 这,这就完了? 我吃惊地瞪着双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这就是真的,那警车来了还不到一分钟,竟然就掉头离开了,这也太离谱了一点! 我回头看了白云城主一眼,就见他双目含着怒火,双手也在微微发抖,我就知道完了,这回是真的完了。白云城主想做一个良民、安民、善民、顺民,可惜有人偏偏不让他做。 白云城主突然朝着巷子的另外一边奔了出去。 我和白嘉俊不知他要干嘛,赶紧跟了上去。 白云城主奔到巷子的另外一边,恰好将那辆闪着蓝灯的车子拦住,车子“吱”的一声刹住了,白云城主则站在了车头的部位。“砰砰砰”的声音响起,车上的几个便衣都下来了,指着白云城主就大骂起来,问他是不是活腻歪了,还有人要把它给拷回去。 但也有人反应过来,低声说道:“这是白云城主!” 白云城主的名气,在白云城当然是极大的,人人都知道他是一位高手,非常厉害非常有本事的高手。 几个便衣都安静下来,唯有那个满面红光的领导,猛地推了一下白云城主,恶狠狠骂道:“老子管你是谁,敢挡老子的路,是不是想死?” 白云城主冷冷地盯着他,说:“我报了警,有人绑了我的前妻,你为什么没有处理?” 领导愣了一下,似乎明白过来什么事了,上下看了看白云城主,说道:“你乱报什么警。人家小黑和自己兄弟在一起喝酒,你举报人家绑你前妻,你这不是有病吗,你前妻跟男人跑了,关人家什么事?” “你说什么?!” 白云城主猛地怒了,一把抓住了领导的衣领,双目也变得通红无比。 “反了、反了!” 领导大叫:“把这家伙给我抓回去!” 几个便衣一哄而上,朝着白云城主扑了过去,其实他们都知道白云城主很厉害,但是他们并不相信白云城主会敢还手。 这种心理其实也没什么错,如果是我被条子抓。我就不会还手。 但是他们低估了一个内心已经怒火冲天的中年男人。 这事过去很久很久以后,我也忍不住会回想,如果当时我把龙组的证件拿出来,勒令那几个便衣住手,会不会是另外一番景象? 但,世上哪有后悔药啊。 白云城主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前十,却少有的并非通缉犯的一个高手,他是一个安善良民,虽然有着极高的本事,却从来不和犯罪事件沾边,几乎过着不食人间烟火的日子。 他前妻第一次被绑的时候,他的内心无比愤怒,也不过一剑斩断对方手里的枪。 但是今天,他出离的愤怒了。 几道剑光闪过以后,无论是满面红光的领导,还是嚷嚷个不停的便衣,全部倒在了地上,他们的喉咙无一例外都有一道红线。 热闹繁华的大街上,顿时乱成了一锅粥,惊恐的叫声划破这座安静的小城。 从今天起,白云城主也成了通缉犯,至少是a级的。 白嘉俊也吓得面色惨白。 千算子说得没错,白云城主此行,大凶。 白云城主却面不改色,转过身去重新钻进小巷,到达另一边后朝着那个厂子走了过去。 另外一条街上的事,暂时还未影响到这条街来,所以厂子门口的那两个汉子还在懒洋洋地晒太阳。直到白云城主走得很近以后,他们才发现了,他们当然知道这是白云城主,当场就勒令白云城主不许再往前走,同时手也往腰后的方向去摸。 但,他们的枪还没拿出。白云城主就“刷刷”两剑,二人全部倒在地上。 白云城主对付他们,当真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简单。 杀了这两人后,白云城主持着滴血的长剑,继续往院里走去。 院中立刻奔出十多个人来,摸出手枪就往白云城主身上射,“砰砰砰”的声音顿时响彻整座小城。 枪,真是个好东西,能让弱小的人有了挑战强者的可能,历史上有多少高手、大佬死在这玩意儿之下? 但,当强者强到一定境界的时候。枪就真的没有用了。 白云城主撩起长剑,迅速将长剑舞得密不透风,只能看到一道道白光闪过,接着便是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那些射出来的子弹便纷纷弹落在地,一颗也没射入白云城主的身体。 以我现在的实力,凭借对危险的本能躲开子弹没有问题,但像白云城主这样直接用兵器挡开,那是完全达不到的。 之前夜哭郎君用棺材挡子弹,已经足够让我大开眼界,现在白云城主用这么窄的长剑抵挡,更是让我惊为天人,不得不感慨他们这些高手的境界,不知我何时才能达到。 白云城主一边挥剑挡着子弹,一边快步往前冲着,又是“唰唰唰”几剑过后,院中的十几个人全部倒在地上。 白云城主持着长剑,继续往厂房里面走去。 厂房里面又传来脚步声,还有通天的喊杀声,只是这次没人再拿枪了,统一都是刀棍一类的东西。枪在我们国家本来就是严厉禁止的东西,黑枪能搞来这十几把已经很不容易了,怎么可能给手下人人都武装上呢? 对方没枪,对白云城主来说更好解决,长剑所到之处无不纷纷倒地,根本就不用我和白嘉俊动手,人也根本冲不到我俩这来。白云城主一路往前,人便一路倒地,几乎只是眨眼间的功夫,那一群人又一个活口都没有了。 早说过了,白云城主想要屠掉黑枪那一伙人,不要太容易了。 千算子所说的大凶,应该是指白云城主从此以后要遭到国家的通缉了吧。毕竟死了这么多人,还有几个公门的人…… 白云城主终于如愿以偿地进入到了厂房里面。 我和白嘉俊也跟了进去。 厂房里面已经空了,刚才已经是最后一拨进攻,黑枪手下再无一兵一卒。此时此刻,厂房之中只剩黑枪一人,黑枪站在厂房中央,整个身子哆哆嗦嗦,他也看到自己的手下全死了,怎么可能不害怕呢? “你……你别过来!”黑枪盯着白云城主,就像盯着一头怪物。 白云城主当然不可能听他的话,手持滴血的长剑,仍在不断前行,一边走一边冷冷地说:“我老婆呢?” 说到这几个字,黑枪也恍然大悟,猛地奔到旁边一个大罐子处,从罐子后面脱出一个五花大绑的女人,女人的嘴巴里还塞着抹布,只能“呜呜”地叫,正是白嘉俊的母亲,白云城主的前妻。 黑枪拖出白母,立刻将手里的枪对准了白母的脑袋,冲着白云城主恶狠狠道:“你别过来,不然我杀了她!” 不得不说,黑枪其实挺胆大的。 这样的场景不是第一次发生了,难道他不记得白云城主会使隔空剑气,能够隔着老远的距离斩断他手里的枪吗? 更何况,白云城主一口气杀了那么多人,黑枪吓得腿都快站不直了,竟然还敢威胁白云城主,这得是多大的胆子啊! 当然话说回来,胆子要是不大,也干不了这一行。 就得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才能做到今天这个位子。黑枪咬牙切齿。紧紧握着手枪,牢牢顶着白母的脑袋,而且他也吸取了第一次的教训,还知道用另外一只手挡着点枪,哪怕让自己的手被削断,也得保证枪的完整。 黑枪,还是蛮硬气的。 可惜,这一切对白云城主来说仍旧没用。 “唰”的一声,白云城主突然一剑斩出。 剑气纵横、一往直前。 虽然我看不到剑气的形状,但是下一秒过后,黑枪的手和他手里的枪,一起都被剑气斩断,“咔嚓”一声跌落在地。 “啊!” 黑枪爆发出了一声惨叫,握着自己喷血的断手倒在地上来回打起滚来,凄惨的嚎叫声也响彻整个厂房。 白嘉俊则迅速冲了出去,将自己的母亲拖了出来,顺手摘掉母亲嘴里的抹布,又把母亲身上的绳子全部解开,哭着叫了声妈,接着便和母亲紧紧相拥。 至于白云城主,并没沉醉在这亲人重逢的喜悦里,而是继续朝着黑枪走了过去。 黑枪仍在地上不断打滚,白云城主一脚踩在他的胸口,将剑也抵住了他的喉咙,冷冷地说:“为什么要绑我老婆?” 黑枪也是个硬汉,知道自己已经没活路了,握着自己的断手哼哧哼哧喘气,恶狠狠说:“还能因为什么,老子就是想让你死!妈的,你自号白云城主,分明就是没有把我黑枪放在眼里,白云城中人人都知道我黑枪才是老大!我知道你打架厉害,好像能在全国排个前几什么的,所以我平时也不愿意和你计较!我只是想请你帮个忙,解决一下最近猖獗的小飞侠,三番五次登你的门,结果你连面都不肯露下!你也是白云城的人,未免太不把我这个地下老大放在眼里了!我不跟你作对,跟谁作对?” 黑枪说完这番话后,白云城主还没回嘴,白嘉俊突然扑了上去,猛地掏出乐迪面具戴在脸上,冲着黑枪大吼:“老子就是小飞侠!” 看着戴了面具的白嘉俊,黑枪整个人都完全傻了。接着又“哈哈”大笑,只是笑声之中含着一抹苍凉,显然是觉得自己可笑,在嘲笑自己的无知。 白云城主继续踩着黑枪的胸口,说道:“就因为这点事情,你就敢绑我前妻,你到底哪里来的胆子?” 黑枪恶狠狠说:“我既然敢做这事,当然是做了准备的!” 白云城主“哦”了一声:“你做的准备在哪?” 我心里想,黑枪的准备难道就是他这几十个手下,外加他不知从哪搞来的十几把枪?那他未免太低估白云城主的能力了吧。白云城主也够可怜,就因为这点破事,从此要背上通缉犯的名号了。 但,显然是我低估了黑枪。 黑枪恶狠狠说:“我朋友帮我找了一个高手,说是可以对付你!可惜,这个高手还没有来,你就闯进来了!你要是再给我点时间,我保证现在死的是你!” 找了一个可以对付白云城主的高手? 这话未免也太可笑了一点,白云城主可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的高手,排除掉有可能存在的隐者之外,也就是说整个华夏比他厉害的不过三人,而“第一”是空着的,“千算子”抚琴的人说过。除了左飞、猴子那五个人联手可排第一之外,无人能有资格排第一了;左飞、猴子他们又不可能受人之托来杀白云城主,那么就只剩下两人,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二和第三的。 可是,黑枪有什么本事,又有什么朋友,能把这第二或是第三请来? 别说白云城主不信,就连我都不信。 黑枪不过一个小小的白云城地下老大,要有本事认识那两位神仙一般的人物,早不是他了! “异想天开,白日做梦!” 白云城主冷冷地给出八个字的评价。接着长剑一划,黑枪惨死在地。 解决完了黑枪之后,白云城主才走到白母身前。 “阿红,你受委屈了!” 白云城主眼含热泪,张开双臂将白母抱在怀里。 白母也泪流满面,紧紧抱着白云城主。 白母说道:“我最后一次求你,和我一起好好生活吧,不要再图那些虚名了好吗?” 白云城主叹了口气:“我不想好好生活都不行了,我杀了这么多人,警察马上就会来找我的,我们必须得尽快离开这个地方了。” 接着,白云城主又回头对我说道:“小伙子,麻烦你回去帮我和一清道人道个歉,说我不能去赴约了,我必须要马上离开,这场决斗就算我输了吧!” 我点点头,表示可以。 我心里想,这个结局倒也不错,一清道人也不用死在清明山巅了。 然而就在这时,厂房门口突然传来一阵缓慢的脚步声,接着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哇,看来我来晚啦。我的雇主竟然都死掉了……” 雇主?! 难道这人,就是黑枪雇来对付白云城主,号称可以对付白云城主的那个家伙? 我回过头去,就见门口果然走进一人,那人至少四十岁往上的年纪,个子不是太高,但是体型健硕,一身的彪悍之气。他的头上戴着一顶帽子,那顶帽子十分宽大,几乎遮住了他半张脸,但仅仅从他另外半张脸来看。也知道这人长得极其丑陋,脸上布满纵横交错的刀疤,看上去像是地狱里钻出来的魔鬼一样。 这人是谁? 我的心中满是疑惑,不知道黑枪为什么会请他来,他有什么本事可以对付白云城主? 我不认识,白云城主却认识。 在我满腹疑惑的时候,白云城主却失声叫了出来:“东海魔君?!”

上一篇   1014 此行,大凶

下一篇   1016 惨死,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