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3 千算子,抚琴的人 - 少年王

1013 千算子,抚琴的人

白嘉俊的一句话,震惊了现场的所有人,竟然又是黑枪绑了白云城主的前妻! 黑枪前几天就干过这事,但是被白云城主一剑斩断了枪,当场吓得他屁滚尿流、落荒而逃,对于一般人来说应该绝无胆子再寻白云城主的晦气了吧,不知该说这个黑枪胆大包天,还是无知者无畏,竟然还敢来第二次? 可恶的黑枪,明明是他干的好事,却被白云城主误认为是一清道人,竟将一清道人给杀了! 我和刘鑫的心里别提有多痛苦了,一边恨不得将黑枪大卸八块,一边又扑在一清道人身上失声痛哭,这对我们来说真是最黑暗的一天了。然而就在这时,一清道人的身子突然动了一下,接着又“咳咳”的咳嗽起来,同时还努力往起坐着。 我和刘鑫顿时又惊又喜,连忙扶起一清道人,说师父,你没死? 一清道人捂着自己胸口,他的前胸还在不断往外渗血,面色痛苦地说:“差一点,就差一点……” 还好差一点! 显然,是白嘉俊刚才那一声叫喊起了作用,否则白云城主这一剑如果刺透,一清道人就彻底没命了。我和刘鑫激动的差点哭出来,这种虚惊一场、劫后余生的感觉实在太美好了,比我们自己死中得活还要开心,我们恨不得抱住一清道人哭个痛快。 与此同时,白云城主也震惊地问:“真的?” 白嘉俊回答:“千真万确!爸,就是黑枪绑了我妈,你快去看看吧!” “走!” 能让白云城主激动的。永远只有他的前妻。白云城主不由分说,甩开步子就往外走,一清道人的声音却幽幽响起:“这就走了?咱们还没分出胜负!” 我和刘鑫的心里顿时叫苦连天,心想师父啊,你都差点死在人家剑下,还叫没有分出胜负? 什么才叫分出胜负,非得死上一个才叫分出胜负吗? 白云城主冷冷地说:“急什么,咱们决斗的日子是在明天!” 一清道人冷哼一声:“明天,你来得了么?” “你在开玩笑么,区区一个黑枪,我动动手指头就搞定他了!” “嘿嘿。别怪我没提前警醒你,那个黑枪既然敢第二次绑你老婆,就说明他必定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之前,我已经把前因后果都给一清道人讲了一遍,所以一清道人知道黑枪这个人物,知道黑枪是白云城地下世界的一霸。一清道人这么说也没错,黑枪已经见识过白云城主的厉害,还要做出这种事情,如果他不是个脑残,必定就是做了充分的准备。 但我认为,一清道人提醒白云城主纯属多此一举,双方既然是对手的关系,对方如果上当、中计、落入陷阱什么的,不是应该幸灾乐祸吗? 一清道人竟然还提醒白云城主,人格未免太伟大了一点,我就做不出这种事情。 当然,可能是我无法理解一清道人的境界。 明明知道斗不过白云城主,还要坚持和人家在清明山巅决斗……我确实无法理解。 不过,白云城主显然没把黑枪放在眼里,即便有了一清道人的提醒,白云城主也同样不屑一顾:“随便他怎么准备,我手里的这柄剑不会饶了他!” 这,就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的底气! 确实,强到这种地步,如果还要看一个小城市黑道老大的脸色,或是被一个小城市的黑道老大所掣肘,那活得未免也太悲哀了一点。凭白云城主的实力,除非黑枪扛火箭炮出来,否则就算他所有手下都配备枪支,也无法伤到白云城主一分一毫。 一人、一剑,便足已屠光整座小城的地下世界。 华夏风云榜排名第四的威力,身为一个小老大的黑枪显然不能理解。 黑枪,再一次踹到了铁板上。 白云城主第一次已经放过了他。但他偏偏还要来第二次,自己非要往阎王怀里撞,那真是谁也拦不住他。 看到白云城主这么自信,又想到黑枪确实奈何不了白云城主,一清道人终于沉默下来。 白云城主继续往外走去。 在他即将跨出门去的时候,一清道人再次说道:“明早八点,清明山巅,生死一战!” 白云城主冷冷地回:“不见不散。” 白云城主和白嘉俊一起走了,留下一片狼藉的宅院和各自受伤的我们师徒三个。 受伤最重的就是一清道人了,至少挨了白云城主七八剑,最后一剑甚至差点要了他命。 真是好惨,一清道人从来没有这么惨过,之前强闯凤凰山的时候虽然一样差点死掉,可那时候起码气势没输,同时应战大寨主和二寨主啊。现在,只是白云城主一人,就把一清道人伤到了这种地步。 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一山还有一山高。 泱泱华夏,深藏不露的高手究竟还有几何? 所以,我和刘鑫越发不明白了,明知道是一场必输的战斗,一清道人为什么还是执意要去? 仅仅是为了武者的尊严,就把性命都抛弃了,未免太不值了。 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只要还能活着,或许有天就能突破大圆满的境界,到时候再来找白云城主决斗不行吗? 院中一片安静,我和刘鑫谁都没有说话,心中对一清道人还是有点微词的。一清道人像是知道我们在想什么,叹着气说:“决斗是死,不决斗也是死,不如死在战场上,也比死在他手上好。” 我们知道一清道人所说的他,指的就是陈老。陈老确实对他说过,如果不能拿下白云城主,那就自己提着头去帝城吧。但我和刘鑫只能假装不知道这事,询问一清道人这个“他”是谁? 如果一清道人肯对我们推心置腹,我们也正好借这机会和他掏心挖肺,劝他离开陈老、弃暗投明。 可惜的是,一清道人并不打算告诉我们,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睡吧,明天还要早起,陪我一起上山。如果我死了,就帮我收尸。” 说完以后,一清道人就回去睡了。 这一夜,我和刘鑫辗转反侧,本来计划好的事情,现在又遭遇到了变故,这可怎么办好?黑枪这事一出,白云城主把他老婆救出来后,我和刘鑫再想绑架可就难了,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制约白云城主,一清道人岂不是妥妥地要死吗? 我们翻来覆去、唉声叹气,到很晚很晚才睡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清道人叫我和刘鑫起床,我俩起来一看,天还是黑洞洞的。一清道人让我们洗涮、吃饭,准备去清明山。我们一一照做,还帮一清道人换了药,接着便出门,往白云城方向去了。 到了白云城外的清明山山脚下,已经是早晨七点了,天光也已微亮。 今天是大年初一,可想而知怎么有人来这地方,整座清明山一片荒芜、萧瑟、清冷,我们师徒三人各自裹好了大衣。哆哆嗦嗦地往山上走,一路都没什么人影,除非有病才会在今天登山。 我觉得一清道人和白云城主也有病,为什么偏偏选在大年初一这天决斗,无论是谁不幸死了,从此这天就成了忌日,让亲人还怎么好好过年? 一想到一清道人今天可能会死,我和刘鑫的心情无疑更沉重了。 这山上的,像是上坟一样。 一清道人也知道自己必死,上山过程中不断给我俩叨叨,说等他死了以后。埋葬的时候墓碑要面朝北方这意思很明确,就是要报答陈老,死都不忘陈老对他的恩德还让我俩抓紧练功,千万不要松懈。 一清道人这番话说出来,又搞得我和刘鑫眼圈通红、暗自垂泪。 一清道人又板了脸:“你俩这是干嘛,我还没死就哭上了?” “师父,你还没死,别老说发丧的事行吗?”刘鑫哭得更难受了。 清明山实在不高,半个多小时以后就到了山顶,白云城的政府修葺过这里,所以山顶地面平整,还有一个木制的小凉亭,站在凉亭之中可以俯视整座依山而建的白云城。 距离约好的决斗时间还有二十分钟,没有见到白云城主的影子。 一清道人站在凉亭里面,看着山下的白云城怔怔发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每靠近八点一些,我和刘鑫的心就沉重一点。 距离八点只有五分钟了,一清道人突然指着北方说道:“我死了后,将我就地掩埋,墓碑就朝那个方向。” 一清道人真是死都忘不了陈老的恩德,说服他背叛陈老显然太困难了。 八点到了。 白云城主还没有来。 一清道人往山下看,没有见到白云城主的影子。 怎么回事? 白云城主不可能怕的,也不可能不来赴约。 一清道人微微皱起眉头,但还是耐心地等着。 八点半,九点。 白云城主仍没有来。 一清道人回头看向我和刘鑫:“你俩是不是搞了什么鬼?” 我和刘鑫摇头,说没有! 按照我们原先的计划,是打算今天早晨绑架白云城主的前妻,可发生过昨晚的事后,我们已经放弃了这个计划。而且从昨晚开始,我和刘鑫就和一清道人形影不离,能搞什么鬼呢? 一清道人知道这事确实和我们没有关系,疑惑地说:“那是怎么回事?” 九点半,十点。 白云城主还是没有来。 不仅没有来。也没有托任何人捎信。 一清道人站不住了,对我说道:“王峰,你下山去看看怎么回事,有任何情况都迅速来汇报我。” 一清道人之所以派我去做这事,是因为我比刘鑫稳重、能干,交到我的手上,他很放心。 “是。” 我应了一声,迅速朝着山下奔去。 寻找白云城主,对我来说不算难事,毕竟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去白云城了。 到了白云城中,我便迅速赶往白云城主的家。 其实我也觉得奇怪。不知道白云城主为什么没去赴约,难道黑枪真的搞定他了,还是白嘉俊和白母说服了他退出江湖? 来到白云城主的家门口,我并没有直接敲门,而是和第一次来的时候一样,爬上墙头往院子里看。一看,就发现白云城主就在院子里席地而坐,旁边的青石板上还插着他的长剑。 白云城主闭着眼睛,像是在等待什么事情。 而白嘉俊,就在一边焦急地走来走去,时不时摸出手机来看看时间。 搞什么鬼? 既然没事,为什么不上山赴约? 我冲着白嘉俊挥了挥手,白嘉俊也看到了我,诧异地朝我看来。我示意他出来说话,他回头看了看仍旧闭着眼睛的白云城主,迈步走出门来。 “怎么回事,我师父在山上等半天了,你爸到底还去不去了?” 白嘉俊低声说道:“去的,肯定会去,但不知道什么时候……” “怎么回事?” 白嘉俊告诉我说,昨晚上回到白云城后,黑枪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只是打来一个电话,说第二天早上再联系。这不,他和他爸已经等到现在了,迟迟没有黑枪的消息。 总得解决了黑枪的事,才能上山去赴约吧? 我说:“要不取消决斗算了,让你爸安心解决黑枪的事。” 白嘉俊正想说点什么,脚步声突然响了起来,白云城主走出来说:“不必取消,我现在就去解决黑枪,你和我一起来吧,随后咱们一起上山!” 白嘉俊问:“爸。你知道黑枪在哪里啊?” 白云城主没有回答,沉默不语地往巷子外面走去,我和白嘉俊只好跟上。 现在已经上午快十一点了,小小的白云城也变得热闹起来,走出贫民区后,白云城的大街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这里的城管不是很严,沿街有着许多叫卖的小摊贩,再加上又是大年初一,整条大街就显得更热闹了,每一个人都穿着新衣服,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也不知道白云城主究竟到哪里去,一路上他都沉默不语,我和白嘉俊也只能默不作声地跟着。 但我明显能感觉到白云城主沉默的身影里蕴含着杀气。 白云城主第一次放过了黑枪,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会把黑枪杀掉了吧。 路上,白嘉俊也向我解释了昨晚的事。 他说昨晚是除夕夜,他和他爸准备了很多吃的到他妈妈那里去,但是进门以后才发现家里一片狼藉,他妈妈也失踪了,显然又遭遇了变故。 白嘉俊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和刘鑫,当时他也十分生气,并没细细去想,就认为一定是我俩干的。 除了我俩,还有谁呢,黑枪有那胆子? 在白云城主的逼问下,白嘉俊把我们之间的计划全盘托出,因为白嘉俊觉得我和刘鑫很不讲究,说好了决斗的当天早上才动手的,怎么前一晚就下手了? 白云城主听过以后当然雷霆大怒,连夜就奔到了一清道人的家,所以才有了后来的事。 这事我还真没法怪白嘉俊,责怪人家不够信任我和刘鑫?别开玩笑了,我们认识才多久啊,凭什么信任我们? 如果我是白嘉俊。也会第一个怀疑我和刘鑫的。 所以,这事只能说是天意,实在怪不得谁。 只能听天由命。 白云城主走着走着,突然站住了脚步。 这时我和白嘉俊才发现,白云城主停在了一个算命摊子前面。 摊子造型古朴,只有一张小桌,旁边立着一块布幡,上书:铁嘴千算就是我,不准别把钱给我。 小桌后面则坐着个老头,老头面容猥琐,长了一脸麻子,脸上还戴着个墨镜,也不知道是不是瞎子。此时此刻,老头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这么冷的天竟然也能睡着,也算是个奇人了。 白云城主叩起手指,轻轻敲了敲桌。 算命老头被惊醒了,伸了个懒腰坐起,都没看眼前的人,就把旁边的签筒拿起,“呼啦呼啦”摇了两下,懒洋洋问:“算什么,感情还是工作?” “都不算,我想找个人。”白云城主淡淡地说。 听到这个声音,算命老头诧异地抬起头来,又把手指伸到墨镜下面揉了揉眼,好像还抠了几粒眼屎下来,接着才咧开嘴巴笑了:“哟,我当是谁,原来是白云城主,稀客啊!你想找谁?” 白云城主仍旧十分淡然:“黑枪。” 我的心里顿时无语,心想白云城主是不是脑子秀逗了,竟然让这个算命老头来找黑枪?这种算命的一般都是街头骗子,指望这种骗子找人,未免太可笑了一点。 堂堂华夏风云榜排名第四的高手,竟然迷信这种街头骗子? 我疑惑地看向白嘉俊,白嘉俊也是一脸无奈的样子,表示他可管不了他爸。 听到“黑枪”的名字,算命老头先是一愣,接着又笑着说道:“是为了你前妻的事吧?” 我的心里顿时“哟呵”一声,心想着老头有点意思啊,算得还真准嘿。不过也不一定,没准这事已经在白云城传开了呢。白云城主倒是对这老头挺信任的,点点头说:“是为了我前妻的事。麻烦帮我算算黑枪在哪里吧。” 算命老头嘿嘿直笑,嘴巴吐出四个字来:“五百块钱。” 白云城主皱着眉头说:“别人算命才五十,怎么到我这里就五百了?” “你不一样啊,你是白云城主。”算命老头伸了一个懒腰,得意地说:“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的存在,不多收你点钱都对不起你的名字。” 白云城主的脸颊微动,身上的杀气也腾了起来,显然有些压不住自己心里的火了。 我心里想,这算命老头忒胆大了,讹钱讹到白云城主头上来了,白云城主动动手指头,都能要了他的小命。算命老头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大难临头,还在嘿嘿笑着:“五百块钱,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出不起就到别家去吧。” 白云城主最终还是忍住了。 白云城主从口袋里摸索了一阵,摸出来一把零钱,连个红票子都没有,都是五十、二十的。白云城主点了点,只有二百来块,放在了算命老头桌上。白云城主这么大的本事,按理来说实在不该这么穷的,可惜现实就是这么残忍。他既不愿意为五斗米折腰,也不愿意用本事去换钱。 算命老头淡淡瞥了一眼,就说:“不够。” 白云城主没有办法,只好又回头去看白嘉俊。 白嘉俊也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最后掏出一百多块的零钱,他平时勤工俭学,供着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已经不易,哪里还有钱呢? 两堆钱凑在一起,也就只有不到四百而已。 “不够、不够。”算命老头还是摇头。 白云城主顿时有些窘迫,哀求地说:“真就这点钱了,你帮我算算黑枪在哪里吧。” 堂堂白云城主。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的存在,竟然可怜到这种地步,我都看着有点于心不忍。偏偏,那个算命老头还不近人情,仍旧摇着头说:“不行,这玩意儿哪有搞价的,我可是铁嘴千算,一分钱不能多,一分钱也不能少!” 这一回,白云城主终于怒了,一把揪住算命老头的衣领,恶狠狠道:“千算子,你别太过分了!” 千算子?! 听到这个名字,我的心中顿时掀起惊涛骇浪! 这个老头就是炮制华夏风云榜,引得龙组追杀数年的“千算子”抚琴的人?! 如果把这家伙举报给龙组,那绝对是大功一件啊! 但,“千算子”这个名字实在普通,随便一个街头骗子都可以叫,也不一定这个千算子就是那个千算子。于是我又保持镇定,疑惑地看向那个算命老头,心里琢磨着如何确定他的身份呢? 算命老头被白云城主揪住领子,仍旧不急不恼。做出一副无赖的样子:“白云城主,你可考虑清楚,你要对我动手,就永远别想知道黑枪在哪里了。” 这老头真是个无赖,老无赖! 可他偏偏拿住了白云城主的七寸,白云城主骑虎难下,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一副拿这老头无可奈何的样子。我也终于看不下去了,直接从兜里摸出一千块钱来,“啪”的一声放在桌上。说道:“千算子,赶紧告诉我们黑枪在哪,如果算的不准,别怪我砸你摊子!” 算命老头嘿嘿直笑,看着我说:“小伙子,火气这么大,小心下次华夏风云榜,我可不排你名字了哟!”

下一篇   1014 此行,大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