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 一清道人VS白云城主 - 少年王

1012 一清道人VS白云城主

白云城主的突然登门,当然惊得我和刘鑫不轻。 白云城主当然知道一清道人住在哪里,否则之前也不会送来挑战书了,可是决斗还在明天,怎么今晚就过来了,还找一清道人要他老婆? 至于一清道人更是一脸懵逼,他根本没见过白云城主,也不知道对面来的就是白云城主,莫名其妙地说:“你谁啊,你找老婆,上我门来干嘛?我们这里只有三个老光棍!” 我心里想,你俩是老光棍,我可不是。 白云城主仍旧满脸愤怒,根本不多做解释,直接挥剑就上,朝着一清道人猛刺过来! 这一剑刺得又快又急,真是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我还能勉强看到一点痕迹,刘鑫只能看到一点白光。凭这一剑,一清道人就知道对方来历不凡,立刻举起剑来抵挡,两支长剑迅速相交、纠缠,叮叮当当斗个不停,竟是棋逢对手、不相上下! 之前一清道人说他有可能不是白云城主的对手,我还有点不信,因为一清道人真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人了,一己之力就能力压整个夜明兵部,真的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然而看到两人交手,我才确认了这个事实,白云城主不愧是风云榜上排名第四的高手啊,这一出手比起一清道人毫不逊色! 只是,两人看似旗鼓相当、势均力敌,但要仔细去看的话,一清道人还是微微占了下风。 因为一清道人显然已经用尽全力,一张脸都憋得通红,丝毫不敢分神;而白云城主一边打还一边骂:一清道人,你真是个卑鄙小人,打不过我直接认输不就行了,一边应战还一边绑架了我老婆,就算你靠这样的手段臝了,你觉得很光彩吗,江湖上容得下你吗?” 一清道人一开始并不知道这是谁,但是两人一交手,他就知道这是白云城主了,整个华夏能把剑使得这样神的,非白云城主莫属。更不用说,白云城主还说了这么一大串的话,一清道人更加能够确定对方的身份了。 一清道人一边吃力地应战,一边吃力地说:“我没有绑架你的老婆!” 说话的代价,就是被白云城主狠狠在肩头刺了一剑! 一清道人连连往后退了几步,肩头已经一抹鲜红。 白云城主仍旧满脸狰狞,咆哮着说:“你还装,还我老婆,不然我要你命!” --清道人“唰”的亮剑,沉沉地说:“我说过了,我不知道你老婆在哪,我也没必要玩那种阴招!你要提前开战,那也没有问题,我一清道人奉陪到底!” 白云城主气得发抖:“你还装?我儿子都跟我交代了,说你两个徒弟把我老婆绑了,就是为了让我放弃决斗!一清道人,你真他妈不是东西,快点把我老婆还回来!” 一清道人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你先等等,我确实不知道这事。” 接着,一清道人又回头看向我和刘鑫。 我和刘鑫立刻摆手,说没有这事,我们没有绑架过白云城主的老婆。 一清道人眉毛一拧:“你俩没干,人家会冤枉你吗?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和刘鑫之前确实跟白嘉俊、白母商量好了,到一清道人和白云城主决战的那天,我俩假装把白母给绑架了,以此要挟白云城主休手。但这根本还不到时候,我俩也根本没有动手,白嘉俊怎么会说是我和刘鑫绑了他的母亲,白云城主又怎么上我们这里要人来了? 我和刘鑫不敢隐瞒,感觉这事可没那么简单,于是竹筒倒豆子一般,将前因后果统统说了一遍。并且一再保证,说我们确实有这个计划,但到现在还没实施,我们确实没有绑架白云城主的老婆! “真的?”一清道人将信将疑地看着我们。 同时,杀气腾腾。 显然,一清道人并不喜欢徒弟骗他。 “千真万确!”我和刘鑫同时举手发誓。 这事究竟怎么回事,连我和刘鑫都很懵逼,但我俩确实没绑架过白母,也不清楚白嘉俊为什么要冤枉我们,那小子看上去人不错啊,干嘛要这样做? 一清道人是那种很相信徒弟,并且很护徒弟的人,听过我和刘鑫的话后,再次转头对白云城主说道:“你都听到了,你老婆失踪的事和我两个徒弟无关,你爱上哪找就上哪找!” “还在骗我!” 白云城主一声怒吼,显然已经失去理智,再次挥剑朝着一清道人扑来。 一清道人也不是个愿意多做解释的人,既然白云城主要打,那打就是了。一清道人也挥起了剑,再次和白云城主“叮叮当当”斗了起来,两人在院中不断翻飞、扑腾,长剑闪耀着寒光,剑气也纵横交错,不断斩下窗棱、瓦片,摔得满地都是,搞得像地震一样夸张。 我和刘鑫以往见识过的打斗,再精彩、再离奇也没脱离正常人的范围,但是一清道人和白云城主的战斗,真有几分玄幻色彩了,两人明明在院中打架,四五米外的砖墙却时不时划开一条裂缝,烟尘随之激荡。 也就是剑气没有颜色,否则花花绿绿的一定十分好看。 我和刘鑫还得十分小心,否则就被剑气给划伤了。 和两人初次打斗一样,一开始还打得不相上下,但是不到一会儿,一清道人又开始落入下风,被白云城主逼得连连倒退。看来,一清道人对自己的认知十分清楚,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不是白云城主的对手。 看到这个情况,我和刘鑫的心里又难过起来,如果一清道人当初自己服下长生果,而不是让给我和刘鑫,又何至于此? 但,我和刘鑫也不是无动于衷的,我们虽然不知白云城主的前妻到底哪里去了,但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一清道人被白云城主杀死。我们一个摸出打神棍,一个亮出钢刀,朝着白云城主冲了上去,打算联合一清道人一起干他! 结果我和刘鑫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我们本来以为两人打得激烈,我们能够见缝插针什么的。但,我们根本进入不了两人的战局,无论实力稍强一点的我,还是实力稍弱一点的刘鑫,刚刚靠近两人的身边,就被白云城主两剑削了出来。 一剑削在我的胸口,一剑削在刘鑫肩头。 我们两人连连倒退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当然,我们的牺牲也不是没有回报,因为白云城主分心了两剑,终于让一清道人刺在白云城主肩头。 不过,一清道人并未因此开心,而是恶狠狠地冲着我们两人说道:“谁让你们插手的?给我一边老实呆着!” 一清道人说了要和白云城主决斗,就一定是一对一的决斗。 我和刘鑫当然不敢再动。 白云城主冷笑着说:“算你是条汉子,把我老婆交出来,我可以铙你一命!” “我说了,我没见你老婆!” 一清道人怒火中烧,再次抜剑而上,两人叮叮当当地打了起来。 并不宽敞的院落,很快就被两人搞得一片狼藉,窗户烂成一团,瓦片落了一地。眼看着一清道人越来越落下风,我和刘鑫也只能在心里干着急,一来一清道人不让我们帮忙,二来就算我们上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两人打得越来越激烈,双方也受了不少的伤,但是总得来说还是一清道人所受的伤更多一些。 一清道人渐渐乏力,步子踉踉跄跄、身子栽栽歪歪,虽然我和刘鑫不是第一次见到一清道人这么狼狈,但还是觉得无比心痛。我们都觉得,一清道人这次可能真的完了,而且还完的莫名其妙,我俩是有绑架白云城主他老婆的计划,可是根本还没来得及动手啊! “你去死吧!” 白云城主一声大暍,手中长剑突然往前猛冲,直接刺向了一清道人的心脏! 而一清道人,显然已经无力躲避这一剑了,他的眼神都呈现出一种迷离的状态,身子和脚步更是跟不上节奏了。 我和刘鑫同时站了起来,各自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就听“嗤”的一声轻响,白云城主的剑已经刺入一清道人胸口,然而就在这时,院门外面突然又传来脚步声,一个人影急匆匆地跑了进来,竟然是白嘉俊。 白嘉俊着急地说:“爸,我妈不是被他们绑了的!” 白云城主一愣,猛地收回剑去,回过头问:“是谁绑的?” 与此同时,一清道人的胸口渗出一抹殷红,人也渐渐倒下。 “师父!” 我和刘鑫同时奔了出去,一左一右地搀住一清道人,我们两人的脑子都是嗡嗡直晌,不敢相信一清道人就这么死了,同时趴在一清道人身上痛哭起来。我们是真的伤心,没有一丝丝弄虚作假的痕迹,虽然我和一清道人相处不久,可我好像真的将他当成了我师父! 也就是在这时,白嘉俊的声音也再次响了起来:“还是黑枪,黑枪绑了我妈,他刚才给我打电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