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 一清道人,还我老婆 - 少年王

1011 一清道人,还我老婆

从声音来听,里面至少有十几个人。 这挺让我吃惊的,没想到有人比我和刘鑫还胆大包天,竟然敢找上白云城主的前妻,这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听到这个声音,最急的当然是白嘉俊了,当场就想把门踹开冲进去,但我死死拉住了他,同时还捂住他的嘴巴,不让他叫出来。我低声说:“你冷静点,你还不知道里面到底什么情况,贸然闯逬去只会害了你妈!” 白嘉俊没有再挣扎了,但还是一脸的焦急,我又冲他“噓”了一声,接着摸出一根钢丝,小心翼翼地去捅门锁。 这种门锁对我来说小菜一碟,不一会儿就“嗒”的一声开了,我迅速开了一条小小的门缝,搭眼往里面看。刘鑫和白嘉俊也是一样,透过门缝往里面看,就见屋里果然站着十几个大汉,个个凶神恶煞。一看就是道上的人物;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看上去已经四十多了,但是挺有几分姿se,估计就是白嘉俊的母亲,白云城主的前妻。 白母披头散发,身上还穿着睡衣,显然是睡觉的时候就被人拉起来了。白母的脸上有几道鲜红的指印,但她的眼神依旧非常倔强,死死瞪着身前这几个人,能嫁给白云城主的人果然也不一般,这股心气儿起码就不是普通人能有的。 话说回来,如果屋子里就这么点人,想要摆平他们别提多容易了,都不用我和刘鑫出手,白嘉俊一个人就够了。 以白嘉俊的实力,在这小城称霸都不是问题,否则“小飞侠”也不会潇洒那么久了。 但可惜的是,白母的脑门上还顶着支枪,持枪的人就是之前那个声音粗犷的汉子,估计也是这一群人的老大。有这支枪在,我们就不敢轻举妄动了,否则白母性命堪忧。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到底肯不肯联系白云城主?”持枪的汉子恶狠狠说。 “你们想找白云城主,自己去就好了,找我干嘛?” “他妈的,我们要能见到白云城主,干嘛还来找你?” 母冷笑一声,不再说话,显然不愿就范。 这群人似乎有求于白云城主,可惜白云城主连面都不愿意露一下,所以这群人才会找上白云城主的前妻。这个时候,白嘉俊也慢慢冷静下来,知道对方有枪在手。不能随便轻举妄动,所以轻轻往后退了几步。 我和刘鑫跟了过去。 白嘉俊低声说道:“两位大哥,如果你们还想绑架我妈,就得先把我妈给救出来。” 这话听着实在有点奇怪,但也不是没有逻辑,白母在别人的手上,我们当然得先救出她来,才能绑到我们手里。 我和刘鑫点了点头,认可他的主意。 白嘉俊继续说道:“持枪那人,是我们白云城的地下一霸,外号叫黑枪,心狠手辣、恶名昭彰,我做小飞侠的时候,最想干掉的就是他,没 想到他竟然找到我妈头上来了……” 白嘉俊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屋子里面传来黑枪充满怒火的声音:“妈的,你不联系是吧,那让我来联系吧。”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白母的声音响了起来:“你别拿我手机!” “我不拿你手机,怎么给白云城主打电话?” 我和刘鑫、白嘉俊三人立刻挤到门边查看情况,看到黑枪的手里果然拿着一个手机,他和之前的我一样,直接把电话开了免提,拨了白云城主的号码。不过一会儿,白云城主的声音响了起来:“阿红,有什么事吗?” 和之前冷漠的声音不同,白云城主现在的声音里多了几分温柔,看来真如白嘉俊所说,能让醉心于书法和剑道的白云城主有所牵挂的,也就只有白嘉俊的母亲一个人了。 黑枪握着手机,直接骂道:“白云城主,给老子听好了,老子叫黑枪,想必你也听过我的大名!你老婆现在在我手上,我只给你半个小时时间,一会儿在人民路尽头的仓库见面,你要是不来你老婆就死定了!” 与此同时,白母也大叫着:“你不要来,他们有枪,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黑枪一摆手,旁边有两个汉子立刻把白母的嘴巴给堵上了。黑枪继续对着手机说道:“我说的话,你都听到没有?” 电话里面,白云城主沉默一阵,说道:“好,我会准时到的。” “痛快!” 黑枪挂了电话,当场就一摆手,说走! 众多汉子纷纷起身,架着白母就往外走,显然要去人民路尽头的仓库了。我们几个迅速往上走了一层,看着黑枪带着众人下楼以后,我们才跟着一起下楼,并在路边搞了辆车,也一起往人民路的仓库里去。 说来这事也怪,我们本来是绑白母的,结果却成了救白母,说出去都没人会信。不过这事也没什么好计划的,现在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只能到时候再见机行事。 我们几乎和黑枪那帮人同时进入约定的仓库。 黑枪他们走的正门,我们则从窗户翻了进去。我们本来想着,白云城主还没有来,黑枪的防守应该会松一些,不至于一直用枪指着白母,这样一来我们就有机会动手了。 但让我们没想到的是,黑枪这人远远比我想的狡猾,他一进仓库就说:“白云城主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据说强到连子弹都不怕了,大家一定要小心啊,别想着怎么对付白云城主,拿住他老婆就足够了,一刻都不能松懈!” 黑枪一边说,一边摸出枪来指住白母的脑袋,同时还左右四望,防止白云城主突然出现。 妈了个巴子,现在的黑老大都这么聪明的吗? 我们几个躲在一个大罐子后面往外张望,黑枪一样十分谨慎,一双小眼睛滴溜溜转,不肯放过任何死角。我们三人,随便哪个都能很轻松地干掉他,可就因为他手里有枪,始终不敢轻举妄动。 就在我们暗自发愁的时候,就听仓库外面传来一点微弱的脚步声,还有一个汉子急匆匆地跑过来,说白云城主来了! 黑枪等人立刻严阵以待,黑枪手里的枪,也牢牢对准了白母的太阳穴,同时眼睛直勾勾看着仓库的门。 一个人影渐渐出现,是个面相儒雅的中年人。果然就是白云城主。 来得好快! 果然和白嘉俊说得一样,白云城主可以不管他儿子,但是肯定会管他前妻。 白云城主来得匆忙,穿得还是早晨那身写字、练剑时的白衣,堂堂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的高手,此刻竟然跑得气喘盱盱,真是一点高手风范都没。白云城主手里持着长剑,看到黑枪用枪指着前妻的脑袋,眼睛当时就红了起来,咆哮着道:“放了我老婆!” 看似看破红尘、不问世事的白云城主,其实也有软肋和关心的人啊。 白云城主越是激动,黑枪就越是幵心,这说明他做对了。黑枪直接把手叩在了扳机上,做出一副随时都能开枪的样子,开口说道:“白云城主,你可真不给面子,我屡次去找你,你都不肯见我,也别怪我用这种法子逼你现身了!” 白云城主剑眉倒竖,怒火中烧地说:“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吗?” 黑枪摆了摆手:“白云城主,你别吓唬我,我知道我惹不起你。我所有的兄弟一起上,也未必是你的对手。但是我被逼到这程度了也没办法,事后怎么赔罪都行,给你一座金山都没问题!” 白云城主慢慢冷静下来,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黑枪说道:“很简单,最近白云城出了个小飞侠,想必你也知道这事。这个小飞侠真是太可恶了,一个月内连续坏了我好几笔生意,简直气得我牙痒痒,我想抓他,但始终都抓不到,这家伙来无影去无踪的----当然,我估计就算抓到他,也不是他的对手,那家伙还挺能打的。嘿嘿,白云城主,所以这事还得劳烦您老人家出手,只要你把这个小飞俠搞定了,保准你的前妻安然无事,怎样?” 黑枪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原来是为了小飞侠! 小飞侠就是白嘉俊,站在我和刘鑫旁边的白嘉俊都傻眼了。原来他母亲被绑是因为他,黑枪把他父亲找来,也是为了要对付他。 这事闹的…… 还真有点无巧不成书的感觉。 白云城主当然知道小飞俠就是自己儿子,之前还责怪过白嘉俊老是多管闲事,迟早大祸临头,这不就来了吗? 不过,得知对方要小飞侠后,白云城主反而松了口气,说道:“你们要小飞侠,这实在太简单了,你们把我老婆放了,我随后就把小飞侠给你送来。” 听了白云城主的话,白嘉俊顿时一脸无语的表情,他这个儿子当的真是太憋屈了,随时都能被老爹推出去当挡箭牌。不过可惜的是,黑枪并不相信白云城主的话,冷笑着说:“白云城主,你把我当三岁小孩了吗,我把你老婆还给你,你还会去抓小飞侠?别废话,抓到小飞侠后再来和我换人!” 白云城主眉头微皱:“我白云城主,何时说话不算数过?你把阿红放了。我一定会把小飞俠给你送上来的!” “老子再说一遍,抓到小飞俠后再来换人!”黑枪一声咆哮,使劲用枪戳着白母的太阳穴。 白云城主终于忍无可忍! 距离黑枪七八米外的白云城主,猛地一撩手中长剑,就听“咔”的一声轻响,黑枪手里的枪竟然从枪管处断为两截,又“啪”的一声摔在地上。剑气! 我又一次见到了这个神奇的玩意儿,原理是将暗劲外泄,接着凝成看不见的实体发射出去。 这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很艰难,我现在也能暗劲外泄,但却达不到这样的伤害。 一清道人当初可以一剑斩断怀香格格手里的打火机,比一清道人还要厉害的白云城主当然可以斩断黑枪手里的枪。 这事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稀奇,但对黑枪来说却惊悚的不得了。 黑枪虽然和白云城主同处一城,但只知道白云城主强到离谱,并不知道还能强到隔空斩断自己手里的枪!黑枪的手微微发抖,脚也微微发抖,渐渐浑身上下都抖起来。 其他人更是一动都不敢动。 “滚!”白云城主突然一声大暍。 “晔啦”一阵响动,黑枪头一个转身就跑,其他人也纷纷跟上,不一会儿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偌大的仓库里面,瞬间只剩下白云城主和白母二人,还有藏在暗处的我和刘鑫、白嘉俊。 白云城主快步朝着白母走了过去。 “阿红,你还好吧?” 白云城主显然担心过度,声音都有些发颤,伸手去拉白母。之前孤傲、倔强的白母,此时此刻也终于哭出声来,一头扑在白云城主的怀里, 白云城主也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不断安抚着她。 “没事了阿红,都是我的错,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 二人紧紧相拥,仿佛再也没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 按照白嘉俊之前的话说。他的父母至少有几年没说过话了,现在因为这件事情又走到了一起,还真是个很完美的结局啊。白嘉俊也忍不住了,当场就哭出声来,叫了一声爸、妈,也扑出去 一家三口紧紧抱在一起,别提有多甜蜜和温馨了,睢有我和刘鑫像傻逼一样站在大罐子后面,我都不知道我俩干嘛来了? 白云城主就在眼前,绑他儿子还是绑他老婆? 我和刘鑫陷入深深的沉思。 在我和刘鑫懵逼的时候,白云城主一家三口的感情愈发好了起来。白云城主询问白嘉俊怎么到这来了,之前不是也被绑架了吗? 白嘉俊还好,没有暴露我和刘鑫,把事情都推到了黑枪头上,说本来黑枪准备绑他,但是被他给逃脱了。接着,他知道母亲被绑的事后,又一路跟踪到这,还未来得及出手,父亲就一剑吓走了黑枪。 白云城主满意地点头,说道:“我就知道没人绑得了你!” 我心里想,你对你儿子也是够自信的----当然话说回来,以白嘉俊的实力,白云城中确实没人绑得了他。 趁着这个机会,白嘉俊又鼓动父母复婚,刚才还和和美美的一家人,谈到复婚的事后迅速变得气氛难堪起来。白云城主挠着脑袋,白母皱着眉头,谁都没有说话。 “爸,你不愿意和我妈复婚吗?” “不是不愿意,是我怕你妈不愿意……” “妈,你……”白嘉俊又看母亲。 白母皱着眉说:“你爸这人不错,就是整天不务正业,不是写字就是练剑,家里的事一点不管,他要能把这点改了,我就同意和他复婚。” 强如白云城主,也会为家庭的琐事烦恼。 不过这也太琐了点,琐到让我以为在看电视上的情感纠纷节目,我和刘鑫怎么可能对这种事感兴趣呢,当时就打起了哈欠,准备离幵这了。至于一清道人的事,我们只能另外想办法了。 然而就在这时,事情仿佛有了转机。白云城主说道:“我过几天还有一个决斗,决斗完了以后,我保证回归家庭!” “决斗,又是决斗!”白母怒气冲冲地说:“自从我嫁给你后,你说你决斗了多少回? 每次都让我提心吊胆地待在家里,我再也不想过这种生活了!” “怎么会提心吊胆昵?不可能有人会是我的对手!” “你又没强到天下第一,凭什么说自己就不会输,这次和你决斗的人是谁?” “是个老道,叫什么一清道人……” “你有把握能胜他吗?” “胜的几率很大……” “那就是说,也有几率会输?” “有是有,不过不太可能……” “什么不太可能,你又不是没有输过!”白母怒气冲冲地说:“你要么放弃这次决斗,踏踏实实和我过日子;要么你就尽管去吧,我以后不会再见你了!”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吵得非常熟练,显然不是第一次了,最终以白母的狠话告终。我和刘鑫的一颗心都提了起来,以白云城主对白母的重视,应该会放弃决斗的吧? 那样的话,一清道人就能幸免于难了! 白云城主沉默了许久许久。 “阿红,最后一次,好吗?我保证是最后一次,我已经和人家约好了。” “不行!” 白云城主又沉默下去。 “那么,真的抱歉。” 白云城主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爸!”白嘉俊叫了出来。 白云城主并未回头,很快就离开了仓库,白母则坐在地上,怔怔发呆。 对于白云城主来说,剑道果然大于一切。 我和刘鑫走了出去。 “你们是谁?!”白母一脸惊恐。 白嘉俊立刻介绍了我们两个,将之前的事也讲了一遍。白母一听,便立刻说道:“好,只要能让他放弃决斗,我可以配合你们!” 这事,再次一拍即合。 两个一清道人的徒弟,一对不希望白云城主参加决斗的母子,因为同样的目标走到了一起。 那天在仓库里,我们商量了很久很久。 那天晚上,我和刘鑫满载而归,倒腾了一大堆的年货。剩余的几天里,我们像往常一样过着,该练功的练功,该吃饭的吃饭。随着决斗的日子越来越近,一清道人练剑的手也越来越抖,一清道人是真的很怕死在白云城主剑下,但他从来没有想过主动放弃决斗。 这,就是一个武者的尊严吧。 除夕夜的晚上,我和刘鑫、一清道人在一起过,我们在院子里生了一堆很旺的篝火。按照我们北方的规矩,这顿是要吃饺子的,所以我们还包了饺子,狠狠大快朵颐了一番。 饺子就酒,越吃越有。 一清道人端着酒杯,冲我和刘鑫说道:“明天一战,为师很有可能会死,以后或许不能照顾你们。你们要好自为之啊……” 其实当时,我和刘鑫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保准白云城主明天不会参加决斗,一清道人也绝对不会死的。 可是我俩听到一清道人的话,心里还是觉得无比难过,先不用说刘鑫了,就说我吧。我这辈子没有拜过什么师父,一开始是李爱国教我的, 后来是我舅舅和陈队长,再后来又无意中得到龙脉图,一路蹉跎坎坷到了今天,还能活着简直是个奇迹;好不容易拜了个师父还不是真心的,一边磕头一边在心里盘算着怎么干掉人家,结果这个师父对我还偏偏很好,放着能够突破大圆满境界的长生果都不吃,反而让给了我和刘鑫! 说真的,我不知道天底下的师父都这么好,还是就我和刘鑫的师父这么好? 无论如何,我确实是不忍心杀他的,更不忍心让别人杀他。 我和刘鑫流着眼泪,说师父,要不你别去和白云城主决斗啦! 一清道人摇着头,说:“那怎么行呢,这已经约好了,要是不去,以后还怎么在这江湖上混?” 接着,他又转头,看向窗外的明月,喃喃地说:“如果侥幸能够打败白云城主,那么下一步的目标就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三的‘东海魔君’了啊……” 说到这里,连一清道人自己都忍不住苦笑起来:“咳,连白云城主都打不过,竟然还想着去打东海魔君,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 我和刘鑫都没说话,低着头沉默不语。 “好了,喝酒喝酒!”一清道人再次端起酒杯:“如果这真是咱们师徒三个最后一次喝酒,那就好好醉一次吧!” 我和刘鑫也端起杯子,去碰一清道人手里的酒。 然而就在这时,院中突然传来一声很大力的踹门声,似乎有什么人闯进来了。我们三人都吃了一惊,不知道是谁在除夕夜来闹事了,反应最快的就是一清道人,立刻抜出长剑从窗户处冲了出去,我和刘鑫也紧随而上。 “什么人?!”一清道人一声大暍。 站在一清道人身后的我和刘鑫却是吃了一惊,因为我们清清楚楚地看到,站在门口的人正是白云城主 白云城主手中同样持着一柄利剑, 明天才是决斗的日子,白云城主跑到这来干什么了? 此时此刻,白云城主一脸狰狞、双眼通红,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冲着我们几个大声吼道:“一清道人,还我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