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 这事,两全其美 - 少年王

1010 这事,两全其美

握着已经鸦雀无声的手机,我和刘鑫、白嘉俊三人面面相觑手机刚才开了免提,白嘉俊也听到了,所以一脸无语。刘鑫都傻眼了,说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不想让自己的儿子活命?刘鑫转头看白嘉俊,说你爸疯了吗? 白嘉俊一脸无奈:“我爸一直都是这样的!”刘鑫无语地摇头:“我第一次见这样的父亲,真是第一次见。” 但我不是第一次见。 我清楚的记得,在罗城的时候,曾经有个叫卷毛男的朋友,有一次我俩一起被绑架了,绑匪打给卷毛男的父亲,反被卷毛男的父亲一阵痛斥,要求绑匪赶快把他儿子杀了,反正那是个败家子。死多少次也不足惜。 可白嘉俊不像是个败家子啊,他就是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甚至还有一颗正直正义的心,无论怎么看都不会被他父亲嫌弃。 而且即便是卷毛男,他父亲后来也出手了。大批刑警从天而降,抓捕了那几个绑匪。所以我猜,白云城主嘴上说着不想让儿子活命,背地里肯定不知急成什么样了,分分钟就能赶到杀了我和刘鑫。 再联想到之前跑掉的那个女孩。我愈发觉得不能在这待下去了,于是立刻对刘鑫:“快,先离开这!”我和刘鑫抓着白嘉俊,迅速转移了一个地方,来到市郊的一个烂尾楼里。四面八方都没什么人在,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有人发现我们。我们把白嘉俊给捆好了,再拿出他的手机,给白云城主打了一个电话。白云城主,你听好了,我们不是和你开玩笑的,你儿子真在我的手上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白云城主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说过了,你们将他杀了就好。另外,不要再给我打电话来了,真的很烦。” 白云城主再次挂掉了电话。我和刘鑫看着没有声音的手机,怔怔发呆旁边的白嘉俊忍不住说:“那个,你们绑我是了为钱吗我家没什么钱,你们可能要失望了,就连我家的生活费都是靠我勤工俭学来的。” 白嘉俊不愧是白云城主的儿l子,从绑架到现在一点都没慌乱,还能面色从容的和我们交流,一看就是见过大世面的,这样的孩子谁不喜欢?而且他还是白云城的小飞侠,是个喜欢见义勇为、行侠仗义的孩子,我对他还是蛮有好的感,所以也没排斥和他交流,直接说道:“不是为了钱,我们另外有事。” 白嘉俊又问我什么事,还说他有可能会帮得上忙。我便把一清道人和白云城主的决斗和他说了,说我们是一清道人的徒弟,不希望一清道人输,所以才把他给绑架了,想此以来要挟白云城主,让他放弃决斗并远走他方,这样就谁都不用为难了。 白嘉俊恍然大悟地说:“原来是这样啊….你们师父怕输,自己放弃决斗不就好了,干嘛要绕这么大的一个圈子?” 我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这是我们自己的主意,和我们师父无关。我们师父性情耿直,接了挑战书就一定会去。 白嘉俊点头表示明白,又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们绑我根本没用。” 白嘉俊告诉我们,他和他父亲的关系很差,一年到头都很少说几句话,尤其是知道他在外面以小飞侠的名字见义勇为以后,他父亲就看他更不爽了,觉得他是多管闲事、吃饱了撑的,总有一天会大祸临头的你们绑架了我,我爸认为这是我的报应,肯定不会管我。”白嘉俊唉声叹气。 我和刘鑫都很吃惊,搞不清楚白云城主为什么会如此对待自己的儿子。 “因为他觉得我是累赘。”白嘉俊耐心地解释着:“因为我爸太过于痴迷书法和剑道,每天就沉浸在这两件事物里面。你说他这么大的本事,随便干点什么不行。哪怕上街给人写个对联呢,维持生计总没问题吧?但他偏不,他觉得这两样东西沾染上铜臭味,就会变得不纯洁、不纯粹,无法达到至高的境界了。他的脾气又臭又硬。 只爱写字和练剑,家里的事从来没有管过。这样一来,我妈就和他过不下去,于是就离了婚,我被判给了我爸.我觉得我不用再说下去,你们也知道我爸为什么嫌弃我了。 我和刘鑫确实很明白了。 像白云城主这样的人,确实适合一个人生活,什么妻子、儿子对他来说就是浮云,生生死死都和他没有关系,他只要他的毛笔和长剑就够了。所以表现才会这么冷漠。 “不,你们误解我的意思了。”白嘉俊说:“我爸只是不关心我,还是很关心我妈的,虽然他俩离婚以后,我爸从来没去找过我妈……,但我知道他一直都很在乎我妈。否则当初也不会选择和她结婚。所以,你们与其绑架我,不如去绑架我妈,绑了我妈以后,我爸一定会妥协的。什么放弃决斗、远走他方……根本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我和刘鑫吃惊不已,不敢相信竟然有人主动提议去绑自己妈的,这是个什么儿子,简直和白云城主一样无情啊。 还是说这小子在打什么鬼主意,难道她妈也是个华夏风云榜上的高手。故意把我们给引过去,让她妈妈来对付我们? 白嘉俊继续给我们解释,说既然我们的目的是让他父亲放弃决斗,而他的目的是想让他爸爸认清自己,和他妈妈复婚、和好,那么两边不如合作,最后来个皆大欢喜白嘉俊的目光诚挚、语气诚恳,看上去实在不像说谎,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想骗到我还是有些难度的。 而且我和刘鑫在来之前,也对白云城主一家人做过调查,白云城主的前妻是个普普通通的妇女,没有任何本事,更不是华夏风云榜上的高手。 所以我们和白嘉俊一拍即合,决定一起去绑他的母亲因为刘鑫之前干掉那个抢劫犯,白嘉俊断定我们不是坏人。也很信任我们,甚至告诉我们绑他母亲的时候要温柔点,别把他母亲给吓到了。我们一再告诉白嘉俊放心,我们是有职业道德的,不会做出其他事情因为有白嘉俊的带路,我们很快找到了他的母亲。 他母亲自己开了个女装店,卖些成人女装置选得不怎么好,看上去客流量也不大,而且女装店的门也关着。 白嘉俊说:“可能太早,我妈还没开门,咱们等一等。”于是我们就站在街边等着。 这寒冬腊月的,又不是苗家寨,别提有多冷了,我们三个在寒风中哆哆嗦嗦。一直到快中午了还不见人来,刘鑫有些恼火,一把抓住白嘉俊的领子,说你是不是在玩我们? 白嘉俊哭丧着脸:“我也冻了一上午,怎么是玩你们?怪了,平常这时候我妈该开门了,可能是出了点事,我们去看看吧。” 刘鑫抓住白嘉俊的领子,恶狠狠说:“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不见你妈,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白嘉俊又带着我们来到一处蛮破旧的居民楼,这小区少说也有二十年的历史了,真是穷人才会住的地方。 白云城主这么大的本事,前妻和孩子却一个比一个过得苦,真是难以想象白云城主的脑回路。 白嘉俊领着我们上楼。边走边说:“我妈可能生病了,否则她绝不可能不开张的。如果我妈真的病了,还烦你们手下留情,暂时别绑她了。” 刘鑫恶狠狠说:“少他妈废话,这事你说的算吗?”别看刘鑫现在已经是龙组成员,身上那股子流氓习气仍旧没有洗净。白嘉俊一听,索性就不走了,靠在栏杆上说:“之前还觉得你们算是好人,没想到却来这套。既然这样,你们杀了我吧。我也不带你们找我妈了。” 白嘉俊这孩子看着白白净净、弱不禁风的,骨子里面倒是挺硬,到底是白云城主的儿l子。我立刻拉了刘鑫下,示意他不要在说话了,又对白嘉俊说:“这你放心,如果你的母亲真的病了,我们肯定不会对她下手白嘉俊点了点头,感激地看了我一眼,这才继续往楼上走。 直到了四楼,白嘉俊终于站住脚步,并且抬起手来敲门。然而就在这时,我猛地抓住了他的手,白嘉俊很疑惑地看着我,而我示意他不要说话,同时把耳朵贴向门边我之所以这么做,当然是因为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刘鑫和白嘉俊也立刻把耳朵贴到了门上门里有骂骂咧咧的声音,听上去不止一个人,而且还有甩人耳光的声音。 混乱中,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他妈的,你到底肯不肯联系白云城主?” 接着又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我们早离婚了,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你们为什么要让我联系他?” “让你他妈的嘴硬!” 又一记清脆的巴掌声晌起。 显然,有人先我们一步,提前找上了白嘉俊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