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9 藏龙卧虎的白云城 - 少年王

1009 藏龙卧虎的白云城

白云城主,我还是知道这个人的。 清明山,距离凤凰山大约有一百里远,山头不大,但是景色秀丽,是每年踏春的好去处,便是“清明山”这个名字的来由;清明山的山脚下有座普普通通、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叫做白云城,城中有位号称“书剑双绝”的中年男人,自封为“白云城主”。 没错,“白云城主”是自封的,实际上这位中年男人既不当官,也不是黑道老大,据说闲云野鹤惯了,守着一方宅院写写字、练练剑,过着与世无争、安贫乐道的生活。 不过,也没人敢剥夺他自封的这个外号就是了。 一一他说自己是白云城主,那就是喽。 因为白云城主,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比当初不可一世、需要小阎王和左飞联手才能击败的太后娘娘还要高出一名,由此可以想象白云城主的实力能有多恐怖了。 之前在凤凰山的时候,一清道人就提起过这个人,说自己未必是白云城主的对手,要打白云城主会非常吃力。没想到刚出凤凰山,就接到了来自白云城主的挑战书,这也未免太巧了点。 “其实也不算巧。”刘鑫说道:“这是情理之中的事。” 刘鑫告诉我说,自从一清道人击败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八的夜哭郎君以后,就已经噪名整个华夏,人人都知道最近出来一个善于用剑的老头,正在四处挑战华夏风云榜上的高手。 没过多久,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六,凤凰山深处苗家寨的大寨主苗家仁也死在了一清道人的手上。 这位号称“书剑双绝”的白云城主终于坐不住了,因为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五的太后娘娘已经逝很去久。一清道人下一步的目标必定会是排名第四的自己,这是很容易就推导出来的结论。 虽然这位白云城主一向与世无争,从来不去找别人的麻烦,但是如果麻烦找上门来,他也不会无动于衷。 再进一步,与其等着麻烦上门,整天提心吊胆,不如主动解决这个麻烦。 所以,白云城主的挑战书便递了上来,约一清道人一个月后在清明山巅决一死战。 一清道人不能不,去否则他这段时间积累下的名声就全毁掉了。而且他内心深处是希望能和白云城主一战的。可是,他知道自己不一定是白云城主的对手,很有可能死在白云城主的手上,短时间内又无法提升实力,只能整日练剑、练剑、练剑,以此来排泄心中的烦闷和恐惧。 而我自从来到这里以后,每天都是练功,和刘鑫、一道清人几乎都是零交流,要不是无意中发现一清道人练剑的时候手抖,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一清道人刚出山的时候就接到了白云城主的挑战书,那个时候的一个月后。不就是过几天吗? 刘鑫沉重地点了点头:“是的,没几天了……” “师父真的没有把握胜过白云城主?” “师父说,他最多只有三成把握……” 三成把握! 我听到这个数字,心中当然是吃惊的,那不就是说,一清道人有七成的概率死吗? 在我印象中,一清道人向来是所向无敌的,根本没人是他的对手,偌大的夜明兵部,他能来去自如,大寨主都强到那个地步了,还被他一剑穿胸而过。可是现在,一清道人也有了畏惧的对手,有了让他感到头疼的敌人,死亡阴影笼罩在了他的头上。 不知怎么,我竟然有点接受不了。 “关键是,陈老还给他打了电话,责备他没有用,尽抓些臭鱼烂虾,一个真正的高手都没有;还说他如果不能拿下白云城主,自己提头去帝城请罪吧。” 确实,自从我跟了一清道人之后。就只见他抓了一个华夏风云榜上排行第十七的张鲁一,之后的夜哭郎君、大寨主苗家仁,都被龙组给截了胡,难怪陈老会这么生气,冲着一清道人大发脾气了。 这么说来,就算一清道人不死在白云城主的手上,也有可能死在陈老的手上。 我的心情本就有点复杂,听过刘鑫的话后,顿时觉得有点低落。实话实说,以前我并不在乎一清道人的生死,感觉他是死是活都和我没有关系,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之间也产生了一点感情,关键是一清道人对我也蛮好的,我还真不忍心看着他死。 而且,他如果把长生果自己吃了,现在怎么可能畏惧白云城主? 为了我们两个徒弟身上的伤,他连朝思暮想的大圆满境界都放弃了,这样的师父不敢说是世所罕见,起码也是凤毛麟角了吧?!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更加难过了,虽然我和一清道人的立场不同,但人心都是肉长的,别人对我的好,我当然会记得啊。我都这样难过,别说从小就跟着一清道人的刘鑫了,刘鑫唉声叹气地说:“我这几天拼命练功,就是为了可以帮师傅打架,可我现在下一处穴道都突破不了,简直浪费了那半块长生果,还不如给师父吃了呢!” 我说师父和白云城主约战,咱们还能帮忙? 刘鑫说:“肯定不能啊,他们俩是单挑……不过咱们可以偷袭白云城主啊。合师父之力一定能杀掉他的。” 我心里想,凭我现在的实力,再加上刘鑫帮忙,或许还真能配合一清道人干掉白云城主?然而就在这时,正在旁边练剑的一清道人突然说道:“我和白云城主的约战,你们绝对不许插手,否则我要你们的命!” 原来一清道人听到了我和刘鑫的谈话,我的心里顿时砰砰直跳,还好刚才没说他的坏话。我和刘鑫立刻闭上了嘴,面色凝重地看着一清道人,一清道人挑着眉说:“你们这是干什么,我还没死呢,不用哭丧!行了,天快黑了,你们去买点菜吧,今天小年,晚咱们吃顿丰盛的。” 确实,今天是小年,再没几天就是除夕夜了。 没想到今年过年是和刘鑫、一清道人过的,这世上真是有太多意想不到的事了。 我和刘鑫出了门。 虽然还没到除夕夜,但是街上已经有了过年的气氛,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烟花爆竹,小年也是年,要过一下的。我们买了点鱼和肉回来,准备今晚好好吃一顿,回去的路上,我把左飞之前和我说过的话,跟刘鑫也说了一遍。 之前一直忙着练功,现在才有机会说了。 如果能把一清道人拉到我们这边,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事。 刘鑫听完以后沉默不语,我问他怎么了,他揺了揺头,说没事,又说:“这事有些远了,还是先看当下吧,师父一定是不能死的,我们一定要帮他击败白云城主!” 我理解刘鑫的心思,因为我也是这么想的。 我说:“要怎么帮?” 一清道人刚才可是说了,不准我和刘鑫插手他和白云城主的战斗! 刘鑫又沉默一阵,说道:“我有个主意,你敢不敢做?” 当天晚上回到住处,我和刘鑫一起鼓捣出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一清道人吃得赞不绝口,说这是他近段时间吃过最好的一顿饭了。确实,我们几个整天忙着练功,哪有时间做饭,都是凑合吃得。 吃过饭后,我和刘鑫就向一清道人提议,说马上就过年了,我们准备去城里准备点年货回来。 过年是华人的习俗,哪怕是街边的流浪汉,也要努力把年过的隆重一些,一清道人当然同意,说让我们多买一点东西。 于是到了第二天,天还没亮,我们就出门了。 我们租了辆车,直奔清明山脚下的白云城,也就一个多小时就到了目的地。 白云城真的是个小城,大概也就县城那么大点,但南方是真的富庶,随随便便一个县城,看上去都富得流油,高楼大厦林立、马路宽敞无比。这里同样也有了过年的气氛,处处张灯结彩、爆竹声声,我和刘鑫窜来窜去,终于来到白云城郊、清明山脚下的一片住宅区。这里都是灰矮的平房,看上去有些年头了,显得又脏又破。 一一你看,再富的地方也有穷人和贫民区。 贫民区的边上还有一条河水流淌,但那河水未免太脏了点,颜色黝黑、垃圾环绕。我和刘鑫在贫民区转来转去,终于来到一家还算气派点的宅院门口,朱红色的大门紧闭,里面什么也看不到。 当然,这肯定难不到我和刘鑫,我俩顺着墙壁爬了上去。探过墙头往里面望。 院子里面空无一人。 院子挺大,种着一小片竹林,即便已经寒冬腊月,依旧青翠挺拔,整个院子也一尘不染。在这样肮脏的贫民区,有这样一方干净的小院,实属不易,颇有一种闹中取静、大隐隐于市的感觉。 这就是白云城主的宅子。 听上去有些奇怪,以白云城主的本事,富可敌国都是轻而易举的,怎么会住这样普普通通的宅院? 但这就是真的,这就是白云城主的家,他看破红尘、与世无争,就喜欢住这样的小院子,谁又能奈何得了他呢? 我和刘鑫在墙头上趴了一会儿,终于看到屋子里面走出一个面相儒雅的中年人,他搬了一张桌子置于院中,接着又铺上文房四宝,挥毫写起字来。因为距离稍远,看不清他写了什么,但能看得出来字体苍劲有力,确有大家风范。 写完一篇字后。他又从竹林之中拔出一柄剑来,“唰唰唰”地在院子里舞动起来,他的剑法和他的字体一样苍劲有力,充满了阳刚之气,仿佛能够斩尽世间一切魑魅魍魉。 而且我还发现,他的剑法有点像书法,在刺剑的过程中像是在写字,确实有点意思。 不用多说,这个中年男人,就是风云榜上排名第四,号称“书剑双绝”的白云城主了。 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啊。比当初恐怖的太后娘娘还要高出一名。太后娘娘有多厉害,当初我可是亲眼见过的,至今回忆起来仍旧心有余悸,白云城主又有多么厉害,我都不敢想了。 我和刘鑫看了一会儿,悄悄爬下墙头。 我们是为了帮一清道人的忙才来的,但我们不会偷袭白云城主,除非我们不想活了。 我们另有安排。 我们在门口的小巷子里等了一会儿,终于等到白云城主家的大门开了,走出来一个面相清秀的少年,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他背着个蓝色的双肩包,朝着巷子外面走去。 这个少年,就是白云城主的儿子,今年已经上高三了,因为时间比较紧张,所以到了今天仍在补课,现在他就是要到学校去的。 我和刘鑫迅速跟上了他。 我们的计划很简单,就是把他绐绑架了,以此来要挟白云城主,让白云城主输在一清道人手上。 这主意当然有点卑劣,不过我们本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本来就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杀人都不是第一次了,绑架又算得了什么? 白云城主的儿子名叫白嘉俊,听上去还蛮不错,也符合他的长相,估计在学校应该蛮受女孩子喜欢的。果不其然,刚出了巷子口,就有一个同样穿着校服的女孩在等着她,女孩长得也蛮清秀,不算标准的美人,但也算是中上之姿了。 女孩同样背着一个蓝色的双肩包。看到白嘉俊走过来后,很自然地递过去一瓶牛奶。 牛奶是热的,还在冒着热气。 白嘉俊也很自然地接过来,一边插上吸管喝着,一边和女孩并肩往前走了。 一切都很自然、娴熟、默契,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啊,少年时代的爱情真是又青涩又美好。 不过我和刘鑫可没兴趣感慨这个,我们还要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我们跟在白嘉俊的身后,打算走远一点再下手,起码不能被白云城主绐发现了。 白嘉俊和那女孩一路都很沉默,看得出来不是没有话说。而是两人都很疲惫-能不累吗,都快过年了还在补课,谁都要累得脱掉三层皮了。白嘉俊还是很关心那个女孩的,看到有车过来的时候,会轻轻牵住女孩的手,车过去后才会放开。 怎么说呢,确实有点虐狗。 此时,天刚蒙蒙亮,第一轮爆竹轰炸已经过去,街边的早点摊子刚竖起来,车子偶尔才驶过一辆,整个小城都显得十分安静。路过一个商场的时候,商场上的大银幕正在播放新闻,说白云城中有名的“小飞侠”已经第十二次出手,就在昨天晚上制服了一伙当街抢包的罪犯,警察赶来的时候,小飞侠已经扬长而去、不知所踪。 接着,新闻里还播了一段视频,是监控拍下来的,一个戴着动画片《超级飞侠》主角乐迪面具的少年,正在当街和一伙手持器械的狠人斗殴,不一会儿就把这些狠人都搞定了。 在警车赶到的时候。这个戴着乐迪面具的少年,也迅速钻进旁边的巷子里失踪! 新闻里说,因为“小飞侠”的出现,白云城的治安好了很多,犯罪率也直线下降,一切都是小飞侠的功劳。政府和公安局都希望这位小飞侠能够现身,接受表彰、成为榜样。 这个新闻还蛮有意思,“小飞侠”明显是在模仿美国的蝙蝠侠、超人之类的,有邪恶事件出现就会乔装改扮,出去打击罪犯。不过模仿不模仿的无所谓,只要真的能够打击罪犯。谁不希望世上能多几个小飞侠呢? 没想到小小的白云城,还有这样的正义之士,身为龙组成员的我和刘鑫,都打心眼里佩服这位小飞侠。 至于小飞侠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身份,这就不是我们要考虑的了,总有他自己的理由。 看着新闻里面,那位小飞侠出色、利索、优秀的身手,分分钟就把一伙罪犯给搞定了,我和刘鑫频频点头,起码我们在他这么大的时候,绝对没他这个实力。 没想到小小的白云城,还真是藏龙卧虎啊。 当然,我们在看新闻的同时,也没忘记继续盯梢白嘉俊。根据我们的观察,前方会经过一条小巷,我们在那里动手是非常好的。眼看着巷子越来越近,就听到街上传来一声女人的惨叫。 “有人抢了我的钱包!”女人大叫,指着前方一个迅速奔跑的男人。 妈卖批的,街上怎么老是有这种人? 我立刻推了刘鑫一下,让他上去抓那个抢劫犯,我则准备对白嘉俊下手。刘鑫点了点头,立刻朝那个抢劫犯奔了过去,而我则继续看向白嘉俊一一我去,白嘉俊呢?! 白嘉俊刚才还在我前面七八米远处,这么一恍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我吃惊地望着前方,以为白嘉俊插着翅膀飞了,还好白嘉俊的那个小女朋友还在。 女孩站在巷子口左望右望,不像是在找人,倒像是在望风,难道白嘉俊在巷子里面撒尿? 我正这么想着,就见巷子里面突然奔出个人,看背影还是白嘉俊没错,不过白嘉俊的脸上已经多了个面具,动画片《超级飞侠》主角乐迪的面具。 我去,原来白嘉俊就是小飞侠! 也是,新闻里那位小飞侠的身手极其出色,一看就是专业的练家子,而且经过了名家指点。如果是白云城主的儿子,那么一切疑惑迎刃而解,人家老爹可是华夏风云榜排名第四的存在,有这身手不是正常的、应该的吗? 白嘉俊的反应也是相当快了,在女人喊抢劫的同时,他就已经冲进巷子,摸出超级飞侠的面具戴上,接着又冲出去抓捕那名罪犯。整个过程中,女孩就站在巷子口给他把风,看来也不是第一次了,女孩知道他的身份。 看着喜欢的男生见义勇为、行侠仗义,应该是一件很自豪的事吧? 不过,这一次小飞侠晚了一步。 因为刘鑫已经先他一步,一脚就把抢包的罪犯踹了个四脚朝天。刘鑫走上前去,解下那个罪犯的腰带,唰唰唰把罪犯绑了起来,又让旁边的人报警。才朝我走了过来。 至于小飞侠,看到有人搞定罪犯以后,只好又返回了巷子,将面具取了下来,变回一名普普通通的高中生。 一场闹剧,也迅速平静下来,街上又变得安安静静了。 刘鑫走了回来,问我怎么还没下手,我便把刚才的事和他说了一下。 我说白嘉俊就是小飞侠,这么见义勇为的孩子可不多了,咱们确定要对他下手吗? 刘鑫疑惑地说:“难道你想杀了他吗?” 我说怎么可能! 刘鑫又说:“咱们只是威胁白云城主。又不对白嘉俊做什么,完事以后就会放回去的。” 我说可以,那就动手! 我和刘鑫迅速走上前去,趁着白嘉俊还没来得及从巷子里走出,立刻把巷子口给堵住了。 “哎,你们……”白嘉俊一脸疑惑地看着我们。 我和刘鑫走了进去,一左一右地搂住了白嘉俊的肩膀,说小飞侠,我们有些事想和你谈谈。 与此同时,刘鑫也回过头去,指着还在一边发呆的女孩说道:“小姑娘。没你的事,去上学吧!” 刘鑫在成为龙组成员之前,专职就是干流氓的,虽然个子瘦小,但是那股子狠劲还在,吓得女孩转身就跑。看看,这就是少年时代的爱情,多么的不堪一击啊。 白嘉俊当然想要挣扎,但是被我和刘鑫死死按住。 他的实力虽然还行,但是比起我和刘鑫,自然差了十万八千里。 “你们想干什么?!”白嘉俊一脸惊疑。 “不干什么,只要你配合我们,保准你平安无事。” 我从白嘉俊口袋里摸出一个手机,并且很快在里面找到“爸爸”的号码,同时拨了出去。 电话很快接了起来。 “白云城主,听着,你儿子在我手上,要想让你儿子活命……”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白云城主冷冷地说:“我不想让我儿子活命。” 说完这句话后,白云城主就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