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7 惨,惨到了家 - 少年王

1007 惨,惨到了家

恶战,终于爆发! 王伦和胎记男见我信心满满,所以没再劝我,但还是有点担心,面se焦急地看着我。而四周的群众则越聚越多,几乎将整条大街挤得水泄不通,阳城现任的皇帝和上任的皇帝当街打架,谁不愿意看看热闹? 刘皇帝就是要趁人多的时候给我一个下马威,好巩固他在阳城以及整个夜明的地位,而我则想当众杀杀他的锐气,让他知道夜明之中不是他独大的。 我们两个都铁了心的要收拾对方,所以一开始就拿出了各自的看家绝活,要让对方一次性就服气! 我注意到,刘皇帝是不用武器的,赤手空拳就冲了上来,不知道他是太过自信,还是本身就是使拳脚的。不过我们一交手,我就知道他确实是使拳脚的,因为他的拳头霸道而刚猛,划破空气呼呼直响,单朝我们致命处打,看样子还真想要我的命。 刘皇帝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三十五的高手。之前打羸巴图的我,还是有自信胜过他的。不过,我也没有盲目自负,马失前蹄的事我见过太多了,骄兵必畋的道理永远都不过时,所以我一开始并没穷追猛打,而是一边防卫一边观察着刘皇帝的招数。 所以从表面上看,我被刘皇帝打得连连倒退,似乎有点招架不住的样子,其实我是在观察他的动作而已。只是不知情的,肯定以为我不是刘皇帝的对手,王伦和胎记男无疑有点着急起来,因为我输在刘皇帝的手上可是要死的啊! 之前被我击败的十三太保则很开心,退在一边为刘皇帝叫好,吆喝着让刘皇帝将我干掉。 四周的群众看得很起劲,他们没有任何立场,只是单纯的看个热闹和新鲜,上任皇帝和现任皇帝当街打架,这种场面一辈子都见不到。不过再蠢的人,也能看到我被打得连连倒退,有人忍不住感慨地说:“怪不得刘皇帝能取代王皇帝,人家的实力就在这里放着!” “是啊,王皇帝就这点本事,还想让刘皇帝以后唯他是从,简直要让人笑掉大牙了….” “这个王皇帝不知是从哪个山沟沟里钻出来的,看他那一身破破烂烂的,都落魄到这个程度了,还想夺回自己的位子,简直不要太可笑了!” 围观群众和网上的键盘俠没有任何区别,我用一根小拇指就能将他们全部撂倒,但是他们却可以对我品头论足,将我批判的一文不值。不过我把这些话始终当做耳旁风,因为我知道我真正的实力还没施展出来。我还在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刘皇帝的每一个招式。 刘皇帝是典型的南派拳法,和当初咏春拳的宗师叶问有点类似,潇洒、干脆、利落、刚猛,拳法能有的优点几乎都有了,施展在刘皇帝的手里,更是虎虎生风、威力无穷。 刘皇帝确实有几把刷子,怪不得为人这么骄傲、张狂。 但他张狂的过了头,没看出我打得很保守,和围观的众人一样以为我不是他的对手,打得越来越起劲、越来越潇洒,甚至时不时耍两个花架子,引得四周一片叫好、暍彩。 几分钟后,我把刘皇帝的招式摸清了,并且确定他不是我的对手。 于是,我猛地往后倒退几步。 刘皇帝一愣,接着笑道:“怎么不打了?知道不是我对手啦?现在磕头可就晚喽,你必须把命丟在这里!” 四周也是一片起哄的声音,嘲讽我之前吹得 那么牛逼,现在没打几下就准备认输了。王伦和胎记男的神se更加焦急,但他们根本帮不上忙,只能站在一边干着急而已。 而我则冷冷地说:“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也不过如此,我不用家伙,也能胜得过你!” 我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打神棍收了起来,打算用炎烧拳和寒冰拳来对付他。 既然要杀他的锐气,当然就要让他输得心服口服。 只是我的这句狂言妄语,当然让四周众人无 比震惊,一个个都说不出话来了。刘皇帝更是倒吸一口凉气,不可思议地说:“王皇帝,都现在了你还在装?好好好,我现在就要你狗命,看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王皇帝一声暴暍,再次挥舞双拳朝我冲了过来,而且气势比之刚才更猛、更壮,让人忍不住就心生颤栗。 当然,我是完全不惧的,我暗自催动龙脉之力,一热一寒两股能量分别穿过我的双臂,双拳也随之变得一热一寒起来,各自都有白气从指缝中蒸腾而起。我不担心会被刘皇帝看到,就是他看到了也没什么,我的速度比他要快,他根本来不及躲的。 双拳对双拳,即将一触即发! 然而,就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声“住手”突然远远地传了过来。这道声音清脆,显然是个女孩,又暗含着焦急,显然不希望我们两人打起来。四周众人不知是谁,纷纷循着声音来源处看了过去,而我知道是谁,一样看了过去。 人群之中,迅速奔出两个女人。 一个年纪稍小一些,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浑身上下散发着青春的气息,但是面上蒙着面纱,看不到她的模样;另外一个年纪稍大一些,看着有三十岁出头了,但是容貌依然精致、美丽,并不输给任何年轻的女孩。 我一眼就认出来,一个是怀香格格,一个是青龙元帅。 她们怎么来了,难道怡好在这附近? 我儿子呢,有谁看着? 我有半年多没见过她们两个,现在再见当然无比开心,当初我离开的时候,以为三五天就回来了,所以并没和她们说,结果一走就是半年。 看到她俩,我当然停下了手。 而刘皇帝,即便性格再狂、实力再强,也不会对这两人视若无睹,即便他有谋反的心,也绝对不会是现在。所以,他一样停下了手,并且微 微低头以示尊重。 四周众人虽然不知这两个女人是谁,但是看到我和刘皇帝都停下了手,傻子也能猜到她们身份不凡,所以立刻变得鸦雀无声起来。 怀香格格和青龙元帅迅速奔到我的身边,低声问我前段时间到哪去了,怎么一回来就和刘皇帝打起来了? 我说我前段时间被困住了,这件事情说起来话长,随后再慢慢说,又把之前的事讲了一下,说不是我要和这个刘皇帝打,是他不依不饶地针对我,所以我们才当街打起来的。 接着又低声说:“这个刘皇帝虽然本事不错。但是为人极其跋扈,你们怎么招他进来,这是引狼入室啊!” 青龙元帅告诉我说,我失踪不久之后,其他十二城的皇帝又蠢蠢欲动,搞得她和怀香格格一点办法都没。就在这时,刘皇帝出现了,而且实力非凡,正好能补我的空缺,能够镇住其他城的皇帝。 青龙元帅说她知道刘皇帝这人桀骛不驯,想降服他没有那么容易,但是当时情况危急,只能饮鸩止渴,先把当前的麻烦解决再说。 当然,她们也很慎重,所以派了很多人监视刘皇帝,并且亲自来到阳城守着,这就是她们能够很快赶到的原因,一听说我和刘皇帝打起来了,马上马不停蹄地赶来阻止。 青龙元帅低声说道:“王巍,你不是他的对手,还是不要打了!” 青龙元帅对我的印象还停留在我失踪之前。理所当然地认为我不是刘皇帝的对手,和王伦、胎记男一样,也是为了我好。但我语气沉稳地说:“放心,我没把握是不会动手的,这个刘皇帝需要人治一治,否则以后再想制服他就难了,现在绝对是个不可错过的大好机会。” 怀香格格和青龙元帅都知道我不是个喜欢吹牛的人,但她们还是有点担心,怀香格格小心翼翼地问:“真的行吗?” 我冲她点了点头,说你放心吧! 我和怀香格格、青龙元帅嘀嘀咕咕,站在对面的刘皇帝当然极其不爽。就在刚才,他还说他是怀香格格、青龙元帅现在所依赖的人,结果两个女人来了以后和我说个没完,难免让他有点不受重视的感觉,忍不住开口说道:“我是一定要和王皇帝打一架的,希望两位不要插手!” 刘皇帝以为怀香格格和青龙元帅是在劝我认输,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而怀香格格,在得到我的保证以后,一颗心顿时稳了,便和青龙元帅退到一边,说道:“好,那我就不管了。你们可以继续你们的赌约!” 所谓赌约,就是我输我死,他输为仆! 听到这样的话后,刘皇帝没有再犹豫了,飞快地朝我冲了过来,铁了心要当场将我杀死。另外,因为怀香格格和青龙元帅就在现场,也加剧了刘皇帝那颗想要表现一下的心,所以冲劲更加迅猛、气势更加张狂! 刘皇帝很快就冲到我的面前,狠狠一拳朝我面门砸了过来。 这一拳极其霸道、刚猛,青龙元帅都自知扛不住,一脸担忧地朝我看着。 而我,自始至终都面se沉稳、从容。 刘皇帝坚定地认为我不是他的对手,所以这一拳打得很结实,一出手就没打算退缩,不是虚招和不是花架子,就是要一拳和我分个高下。 这一次,我没有退缩也没有避让,而是同样狠狠一拳砸了出去。 我的右拳通体赤红,指缝之间白气蒸腾。 炎烧拳! 刘皇帝看到了有古怪,但他已经来不及避让了,而且他也压根没想避让。觉得我是在装神弄鬼,所以这一拳还是狠狠砸了上来。 砰! 拳对拳,终于撞上! 我不知道以我现在的实力能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几,但我之前能够战胜巴图,至少也在三十名上下徘徊。 排名第三十五的刘皇帝,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我坚信着这一点。 所以,我连打神棍都放弃了,就是要和刘皇帝对刚拳头,不是我故意装逼,是我有这个把握。 果不其然,在双拳相撞的刹那,刘皇帝爆发出了一声惨叫,接着一股焦糊的味道也在空气之中弥漫开来。再接着,刘皇帝整个人也飞了出去,捂着胳膊躺在地上来回打滚,爆发出一阵又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 而我,依旧稳稳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除了刘皇帝的惨叫声外,现场四周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看得呆了,谁也不明白之前还连连败退的我,是怎么一拳就把刘皇帝打飞出去的? 怀香格格和青龙元帅更是无比错愕,不敢相信已经失踪半年的我,实力又进展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 王伦和胎记男则肆无忌惮地叫起好来,反正他们也不计划在刘皇帝手下干了,也不怕得罪那个家伙,该为我叫好就为我叫好。 而刘皇帝,在疼痛稍微减轻一点之后,便再次一跃而起,发出一声惊天的狂吼,挥起还未受伤的左拳,再次疯狂地朝我冲了过来。他的面se狰狞、气势雄壮,显然打算孤注一掷。要在最后一击将我打败。 而我,仍旧淡定从容,同样挥起左拳对撞。 我的左拳,同样蒸腾着丝丝白气,不过和火红右拳不同的是,左拳反而透着一股诡异的白se。 寒冰拳。 砰! 又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响起,刘皇帝再一次倒飞出去,面se痛苦地在地上打滚,捂着自己的右手哀嚎连连。 两拳,击飞两次。 惨,惨到了家。 刘皇帝爬不起来了。 这两拳,不光烫伤、冻伤了刘皇帝的两只手,还将他的锐气、精神、灵魂、意志彻底摧毀。 我朝着刘皇帝缓缓走了过去,身上的杀气也越来越重,做出一副准备杀掉他的样子。 刘皇帝当然无比惊悚,虽然他是当世罕见的高手,但也不可能不怕死一一他要不怕死,也不会投靠夜明了。刘皇帝用双臂撑着地面,面se惊恐地往后退着,一边退一边颤抖地说:“你刚才说了不杀我的,你说我输了做你的仆人就行……”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 我狠狠一脚踩在刘皇帝的胸口,恶狠狠道:“你这样的仆人我也不想要,索性把你杀掉算了!” 我再次把拳头举了起来,右拳也再次变得无比通红,对准了刘皇帝的脑袋,保证一拳就能把他的脑袋打开花。 “王皇帝,够了!”怀香格格沉沉说道。 “是。” 我立刻收回了拳、收回了脚,冲着怀香格格微微低头。 刘皇帝则感激地看向怀香格格。 我当然不是真想杀了刘皇帝,我就是想借这个机会突出一下怀香格格的地位,让刘皇帝看看,连我都对怀香格格无比尊重,你小子以后可别生出什么歪心思来。 怀香格格和我心意相通,当然明白我的意思,马上配合起我来了。 完美。 怀香格格说道:“王皇帝,你失踪了半年,所以也别怪我没有给你留着位子。刘皇帝既然已经做了阳城的皇帝,你就不要再来找他的麻烦了,我会给你另外再安排职位的。” 我再次微微低头,说是。 刘皇帝也再次感动、感激地看着怀香格格,显然已经彻底被怀香格格折服,短时间内不会生出叛乱的心了----起码我在的时候,他是绝对不敢的。 “好了,都散了吧。都是自家人,以后不要闹成这样!” 刘皇帝在十三太保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向我致过歉后,又和怀香格格、青龙元帅告别,狼狈地离开了现场。我让王伦、胎记男也先回去,说随后再为他们找个工作。 夜明这么大,凭我和怀香格格的关系,给他俩找个差事别提有多容易了。 众人都离开后,我和怀香格格、青龙元帅才终于有时间说话了。 我们就近找了家咖啡馆,坐下来慢慢说话,我问她们王闹哪里去了,青龙元帅说她找了一个保姆,大多时候让保姆帮忙带孩子。青龙元帅知道我急着想见儿子,直接打了个电话给保姆,让保姆把王闹给送过来。 等王闹的同时,我也给她们讲述着我这半年来的经历。 我们现在是合作的关系,她们知道我的一切,所以我也没有必要瞒着,事情该是怎样就是怎样,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了整整一个小 时,才把事情给说完了。 其中有很多次的惊心动魄,怀香格格和青龙元帅一样听得一惊一乍,很为我的遭遇感到担忧。 说到我和苗家寨里的大小姐、二小姐分别结婚的时候,青龙元帅有些不满地说:“你和我们公主还没结婚,怎么就和别人结婚去啦?” 怀香格格的脸se一样有些不太自然,显然不太开心。 我说当时我也没办法了,全部是被逼的。 怀香格格说道:“那你毕竟还是和她们结婚了,就算你觉得是假的,她们也会觉得是真的, 你打算怎么办昵,就这么一走了之了?” 我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我没考虑过这些,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又说:“我在苗家寨里困了大半年,多少次死里逃生、垂死挣扎,好不容易才活着走出来的,你们就把关注点放在这上面啊?” 怀香格格和青龙元帅也知道我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了,就不再说这些了,而是问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说阳城有刘皇帝坐镇应该没问题了,其他皇帝绝对不敢轻举妄动,他要是有什么邪心,你们尽快通知我,我会来处理他。至于我,还得跟着一清道人,他是击败陈老、救出我爸我妈的关键。 怀香格格和青龙元帅说可以,让我和一清道人在一起的时候,务必要多小心、多提防。 就在这时,保姆正好把王闹送上来了。 半年多不见王闹,这小子长得更加虎头虎脑,而且已经会走路了,在地上摇摇晃晃地走。半年多不见,再次看到我儿子,别提心里有多激动了,恨不得立马抱他、亲他。 看到王闹摇摇晃見地偶过来。我蹲在地上张开双臂,准备迎接王闹的怀抱,但王闹就像不认识我似的,直接绕开了我,直奔青龙元帅怀里,叫着妈妈、妈妈。 旁边的怀香格格笑弯了腰。 “这咋回事?”我无比错愕。 “能怎么回事,不认识你了呗!”怀香格格笑着说道:“你以为小孩子的记忆有多久啊,半年多没见你,认识你才有鬼哦!” 青龙元帅抱着王闹,指着我说:“闹闹,这是你爸爸,快叫爸爸。” 我再次无比期待地看着王闹,这小家伙总得听他妈的话吧? 王闹一脸迷茫地看着我,没有说话也没动弹,但我明显感觉到了他眼神中的抗拒。 他妈妈的。 我也不管那么多了,我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走,当然得抓紧时间和我儿子亲热一会儿。 我一把抓过王闹,抱着他狠狠亲了一下,说你记住了,我是你爸爸! 我连续奔波数天,没洗澡也没刮胡子,胡茬狠狠刺在王闹鲜嫩的皮肤上,王闹眭眭大哭,拼命推着我的脸,要到青龙元帅怀里去。 青龙元帅也埋怨地说:“你对闹闹温柔一点!” 我没办法了,只好把王闹还给青龙元帅,青龙元帅把孩子哄好以后,又交给了保姆。 保姆带着王闹在咖啡厅里玩,这边走走、那边走走,摇摇晃晃地像个企鹅。 我和青龙元帅、怀香格格继续说话。 我又说了之前和左飞的见面历程,说龙组已经有了我爸和我妈的消息,我和刘鑫这边也得抓紧时间,从一清道人身上多套一点东西出来…… 正说着呢,就听见旁边传来一声女孩的惊叫。 我还以为怎么了,立刻回头一看,就见王闹把一个年轻女孩的超短裙给掀了起来----虽然已经是冬天了,但是有些女孩仍旧穿超短裙----女孩面se赤红,赶紧把裙子放了下来,落荒而逃。 怀香格格笑得前仰后合:“闹闹怎么和他爸爸一样流氓?” 我恼火地说:“怎么和我一样了,我什么时候掀过女孩子的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