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 少年王

1003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一剑穿胸! 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毕竟大寨主确实不是一清道人的对手,当初他和二寨主联手击败一清道人,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当然败在了一清道人的手上。我早知道,只要放出一清道人,收拾大寨主绝对没问题的。 现在我只希望一清道人忘记长生果的事情,这样我就有机会去取了。 至于大寨主,被一剑穿胸以后,整个人都完全呆住,两只眼睛也瞪得溜圆,似乎还不能相信眼前的结果。那些奋战我和刘鑫的卫兵看到这个情况以后,直接面色惊恐的掉头就跑,没人打架了也没人救主了主都死了还救什么? 树倒猕猴散,将死兵则乱,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卫兵们呜哇哇的往外奔逃,还没进来的人并不知道怎么回事,还在外面问着怎么了、怎么了,后面的人则回答:“死了,大寨主死了!” 于是内外的人一起奔跑。 我和刘鑫都没去追,也没那个必要了,一群普通卫兵也没什么好杀。 虽然以一清道人的风格,走到哪里都是不留活口,但他也不会主动去追一群卫兵。转瞬之间,后院就跑的干干净净,只剩我和刘鑫、一清道人,还有被插在剑上的大寨主,以及一地横七竖八的尸体或爬不起来的伤员。 “唰”的一下,一清道人抽回了剑,大寨主的身体也无力地倒在地上。 “拿绳子,把他绑起来!”一清道人吩咐我和刘鑫。 我和刘鑫当然十分奇怪,大寨主都已经死了,干嘛还要绑他?一清道人解释道:“没死。我不会那么轻易杀了他的。” 这时,我和刘鑫才想起来,一清道人的目的是帮陈老聚敛天下高手;所以,虽然一清道人之前被打个半死,后来又被囚禁起来长达好几个月,他也没有真正杀了大寨主苗家仁,毕竟还是完成陈老的任务比较重要。 我和刘鑫没说二话,立刻去找绳子把大寨主绑了起来,大寨主确实没死,不过也伤得不轻,气若游丝。 生擒大寨主后。一清道人又问我二寨主哪里去了,怎么半天没见影子。 我说二寨主已经死了。 当时的我,满脑子都在祈祷一清道人赶快离开,千万别打长生果的主意。结果事与愿违,一清道人并没我想的那么粗心大意,毕竟他对长生果已经垂涎那么久了,现在又怎么可能忘记? 不用谁说,一清道人自己就跳下了那个看似深不见底的洞穴,之前长生树就掉在那里面了。 我还试探着对洞口说道:“师父,之前苗家仁说了,那玩意儿还有一天成熟,要不再等一等?” 哪怕拖个一天时间也行啊,还是有机会取到长生果的,结果洞穴里面传来一清道人的声音:“没事,差那一天半天的并不影响长生果的效果!” 听到这句话后,我才真正绝望。 过了一会儿,一清道人就爬了上来,手里已经多了那颗娇艳欲滴的长生果。 生擒大寨主,又拿到了长生果,这次任务可谓大获全胜,一清道人别提有多开心了,满脸的眉飞色舞、神采飞扬。直到这时,一清道人才问我之前都发生了什么,我就给他简单地讲了一下,说我进来苗家寨后,就被两个寨主给关起来了,好在不久之后时来运转,两个寨主的女儿相继看上了我,并且都嫁给我,一直到了今天,才有机会救出他和刘鑫。 中途也穿插着讲了一下二寨主的事情,说有个叫朴尔的前任主宅队长回来复仇,把二寨主给杀了。 听完我讲的故事。一清道人和刘鑫皆是啧啧称奇,夸我实在厉害的很,他俩在地下暗室里面受苦受难,我在上面美滋滋地抱着两个老婆享福。 总之,生擒大寨主、拿到长生果后的一清道人喜气洋洋,稍作休息以后便带着我和刘鑫一起往外面走。我来苗家寨的时候天就快黑了,现在当然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一清道人走在前面,我和刘鑫抬着大寨主走在后面,大摇大摆地出了主宅,又往外面走去。 主宅内外已经没什么人了,那些卫兵不知逃到哪里去了,苗冰骆竟然还被绑在门口,最后一刻也没有人放她下来。苗冰骆听到脚步声,一回头就看到了我们几个,当然也看到了奄奄一息的大寨主。 “爸!” 苗冰骆吃惊地叫出来,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显然不敢相信自己父亲也有被人打败的一天。虽说大寨主之前狠揍了她一顿,但大寨主毕竟是她的父亲,苗冰骆又连着叫了好几声爸,声音里面都带着哭腔了。 一清道人疑惑地问我,说这是谁啊? 在一清道人看来,我在苗家寨呆了这么长时间,当然对里里外外都很清楚,所以什么事情都会问我。 我压低声音,说这是苗家仁的女儿,苗冰骆。 听到我的声音,苗冰骆才朝我看了过来,眼睛顿时就瞪大了,失声叫道:“王皇帝,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没答话,也没必要和她解释。 一清道人直接拔出长剑,当场就要把苗冰骆给料理了,一清道人这人确实没什么道德感,除了对自己徒弟和善一点以外,对其他人都如草木一般无情,走到哪就杀到哪。 之前的卫兵跑了,他杀不到,现在肯定不会放过大寨主的女儿。 我赶紧制止住了一清道人,说师父,不要! 苗冰骆这人虽然也不咋地,但是罪不至死,之前还救过我一次,所以我也不希望看到她死。一清道人则很奇怪,问我为什么不能杀她? 我的神色有些为难,不知道该怎么说。 刘鑫在旁边说:“师父,你忘记啦,这女的是他老婆啊!” “谁是他老婆?!”苗冰骆一脸怒火:“我不是苗雪雁!” 苗冰骆以为我和苗雪雁有一腿,以为刘鑫把她认成苗雪雁了。一清道人也没多想,以为苗冰骆看到我和他在一起,还把大寨主给料理了,所以不肯认我这个丈夫而已。 一清道人说道:“我知道这是他老婆……不过,你真的要放过她么?” 一清道人看向了我。 我明白一清道人的意思,毕竟苗冰骆看到我们抓了大寨主,日后很有可能找我报仇,问我要不要斩草除根。 我摇了摇头,说算了,放过她吧! 一清道人更无所谓,一个女人也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便说可以,那就放过她吧。 我最后看了苗冰骆一眼,才跟着一清道人继续往前走去。 我的最后一个眼神,似乎让苗冰骆明白了什么,她看着我的背影呆了许久、许久,突然大声喊道:“王皇帝,拜托你了。救救我爸!” 她能开口求我,说明她已经知道我是王巍了,不过她对我的期望太大,大寨主落在一清道人手里,我怎么可能救得出来。我并没有理她,继续跟在一清道人身后默默前行。 一清道人倒是乐呵呵的:“不错嘛,看来那姑娘对你念念不忘,没想到我徒弟里面还有这么厉害的角色,以后如果有什么女人需要搞定的话,我可就要派你出场了啊!” 我知道一清道人是开玩笑,今天的他大获全胜。心情格外的好,真是眉毛都要飞起来了。而我满脑子都在想苗雪雁的事,苗雪雁现在性命垂危,急需长生果的救治,我得想办法从一清道人手里拿过来才行,可是我要怎么办到这件事呢? 偷?抢? 我办得到才怪啊! 我满脑子都在想这件事,当然就没理会一清道人,一清道人也没多想什么,他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甚至忍不住哼起了民间小调。 我们行走在苗家寨的大街上,苗家寨现在空荡荡的,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显然,大寨主“死”的事情已经传开,苗家寨的众人无比惶恐,要么逃走了,要么躲在家里,肯定不会在外面晃荡了。 我们一直走到苗家寨的大门处,中途一直没碰到什么人,但我们刚出寨门,就听到丛林里面传来哗啦啦的脚步声,声势极为庞大,几乎震天撼地,至少有成百上千人正在奔来! 我们几个顿时吃了一惊,再定睛一看,就见苗家寨的卫兵正往我们这边疯狂奔跑。 我们还以为他们回来报仇了,赶紧摸出各自的武器准备迎战,就在这时,就听到那群人边跑边喊:“快跑啊,龙组杀进来了!” 龙组?! 我这才反应过来,现在已经天黑了,按道理说龙组确实应该来了。看来,这群卫兵是准备逃的,结果逃没多久又被到来的龙组堵个正着。所以又吓得返了回来。 在他们看来,龙组显然要比我们可怕得多。 我们这边只有三人,好歹还有活下来的机会,龙组还不知道来了多少人呢。 听到龙组来了,一清道人也是吃了一惊,接着又急得跺脚:“妈的,怎么又是他们截胡,铁了心要和我过不去吗?” 我知道一清道人在恼火什么,上次对付夜哭郎君就是这样,刚刚解决对手,龙组就出现了。简直神出鬼没,仿佛盯紧了我们似的。要论单个龙组队长,一清道人并不畏惧,但他就怕左飞那些人一起来了,他可绝对不是对手。 “走!” 一清道人大喝一声,掉头就跑。 虽然后面并不是出山的路,但是也得先避开龙组,看着一清道人极速奔逃,我和刘鑫也立刻跟上。我们在最前面跑,紧随其后的是苗家寨的众多卫兵,再往后则是穷追不舍的龙组三队。 刚跑了一截,一清道人回头看了我们一眼,着急地说:“还抬着那家伙干嘛,那是个累赘啊,快把他扔掉!” 我和刘鑫听了,立刻把大寨主丢到一边,继续跟着一清道人往前面跑。我们从苗家寨的后山出去,又一口气奔出十几里地,听到后面完全没动静了,才停下来歇了口气。 一清道人气喘吁吁地说:“苗家仁是国家的s级通缉犯,龙组肯定是来抓他的,所以咱们不能带他走了……妈的,咋就这么巧呢,我刚干掉苗家仁,龙组就闻着味道来了?” 这其中是我搞的鬼,所以我什么话也没说,刘鑫则看了我一眼,显然什么都明白了。 虽说丢了苗家仁,不过并没影响一清道人的心情,一清道人仍旧把玩着他手里那个长生果,嘿嘿笑着说道:“还好这东西还在,如果也被那几个家伙抢去,才算是我倒了大霉。” 接着又说:“吃了长生果后。虽然仍旧不是那五人联手的对手,不过同时对付他们三人应该没问题了。” 一清道人说的三人,显然就是左飞、猴子和黄杰,至于郑午和马杰,我还没有见过。上次对战夜哭郎君,就是被那三人给截了胡,一清道人一直耿耿于怀,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怨念,如果吃了长生果就能斗过那三个人,一清道人当然无比开心。 一清道人看着手里的长生果,口水几乎都要流出来了,仿佛随时都能一口吞下。 我的心中更加焦急如焚,如果拿不到长生果,苗雪雁肯定完了…… “唉,妈的,真舍不得……” 一清道人突然“咔嚓”一声,将长生果一分为二,一半递给了我,一半递给刘鑫。 “喏,吃吧。”一清道人笑眯眯地看着我们两个。 我和刘鑫当然无比吃惊地看着一清道人。 一清道人疑惑地说:“咋,不愿意吃?” 刘鑫看了看面前的半个长生果,小心翼翼地说:“师父,你不吃啊?你不是说吃了长生果后,就能突破龙脉图第四十八处穴道,一举达到‘大圆满’的境界了吗?” 一清道人叹了口气,说道:“是啊,我已经困在第四十七处穴道很久了,做梦都想突破大圆满的境界……现在的我,对付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的白云城主都很吃力……只要我能达到大圆满的境界,我就能够真正横扫整个华夏风云榜了,除了依旧不敢挑战那五个人外,我敢保证整个华夏绝对无人是我对手……” 一清道人的语气十分惋惜,不过说到这里。他又笑着说道:“不过嘛,这些跟我两个徒弟比起来不算什么,你们不是受到龙脉图的副作用反噬,经常痛的死去活来嘛?后来经过我的观察,发现是因为经脉受损的缘故,只要吃下这个长生果,就能恢复如常了!” 我和刘鑫面面相觑。 刘鑫又问:“可是,师父你不也是……” 一清道人也饱受着这种痛苦的折磨,之前和夜哭郎君进行终极一战的时候,恰好就犯了病,差点死在夜哭郎君手上。一清道人如果吃下长生果,不仅能治好受损的经脉,从此以后再也不会痛苦,还能一举突破大圆满的境界,从此以后横行整个华夏,简直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啊! 一清道人却摆着手说:“唉,我一把老骨头了扛得住的,还是你们先治比较重要,年轻人才是希望。” 一清道人说完,便不由分说地把两半长生果分到我和刘鑫手里,又说:“这东西啊,最多只能分成两半,所以苗家仁和苗家桐这么多年才能和平共处,你们两个赶快吃吧,吃过以后不仅能够治好损伤的经脉,你们的功力也能大进,我这个做师父的也就欣慰啦!” 听着一清道人的话,我和刘鑫的心里当然非常不是滋味,其实我们的伤早就被左飞给治好了,根本不会犯病。就算犯病,也是新开的穴道发痛,再找左飞治疗就好,根本用不着长生果的。 我们跟随了一清道人这么久,当然知道他有多么渴望突破大圆满的境界,现在他竟然能够忍住这种诱惑,将长生果让给我和刘鑫。而且,刘鑫是他看着长大的,他对刘鑫好也理所当然,我才跟了他多久啊,他就对我这么的好,让我简直不知说什么了…… 人人都说一清道人心狠手辣、滥杀无辜,龙组也迟早会抓捕他的…… 可他对自己的徒弟,真是好到没话说啊。这世上也只有亲生父亲,才能做到这种程度了吧? 我的心里尚且如此复杂,刘鑫就更不用说了,一清道人对他更是好的要上天了,可他却接受龙组的命令暗中监视一清道人……在一清道人把半个长生果塞到刘鑫手里的瞬间,我能明显感到刘鑫的脸像是被重锤击了一下,说不上来那是什么神态,震惊、错愕、懊恼、惭愧…… 说真的,刘鑫现在立刻倒戈,背弃龙组转而投靠一清道人,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虽说龙组成立至今还没出过叛徒,每一个龙组成员都对国家、政府忠心耿耿,可人心都是肉长的啊,一清道人对刘鑫这么好,刘鑫怎么可能不动容呢,他的眼圈果然迅速红了,还有一点点泪花在眼眶里面打转。 我心里想,如果刘鑫真的背叛龙组,说真的我也不会怪他…… 因为如果是我的话,可能也会陷入无比巨大的纠结之中。 “哎,你这是干什么?”一清道人吃惊地看着刘鑫。 刘鑫迅速抹了一把眼睛,说:“没事。师父……你突破大圆满的境界比较重要,还是你吃吧!” 刘鑫将手里的半个长生果又递给了一清道人。 刘鑫没有背叛龙组,而是把长生果还给一清道人,我觉得他已经很克制、很忠诚了。 但一清道人又推了回来:“你搞什么,我说了让你吃的,你是不是连为师的话都不肯听了?快吃!” 时至此刻,刘鑫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了,他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把长生果“咔嚓咔嚓”地吃了。自始至终,一清道人都笑眯眯地看着他,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遗憾。仿佛刘鑫吃了,比他自己吃了还要开心。 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话不仅是对徒弟说的,也是对师父说的。 一清道人这个师父,确实做得没话讲。 半块长生果,很快就被刘鑫吃完了。 一清道人乐呵呵说:“长生果的效用还是很好的,吃过这个以后,至少能让你的穴道再突破两层!” 说到这里,一清道人又转头看我,说王峰,你怎么不吃? 接着又问:“你现在到什么地步了?” 我立刻回答,说我突破第四十一处穴道了。 一清道人笑着点了点头,看上去十分满意的样子,乐呵呵说:“你的天资要比刘鑫高些,吃过长生果后,至少可以提到第四十三层!好了,话不多说,赶快吃吧!” 一清道人又在催着我了,仿佛对他来说,看到徒弟的功力大进,是一件非常幸福、开心的事。 我握着手里的半块长生果,心里一样不是滋味。复杂的像是打翻了五味瓶。要知道就在刚才,我还琢磨着怎么把长生果从一清道人手里给弄过来,没想到一清道人就主动给了我。 起码在这件事上,我确实很对不起一清道人。 别说刘鑫,就连我的心里都酸酸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如果没有苗雪雁的事情,我肯定会把长生果让给一清道人。 我抬起头说:“师父,长生果真的送给我吗?” 一清道人一愣:“为师说话一言九鼎,难道这还有假?” 我又问:“那我是不是怎么处置都行?” 一清道人皱起眉头:“你想干什么?” 我呼了口气,便把苗雪雁的事情讲给他听,说我之所以能活到现在。离不开苗雪雁对我的帮助。现在,她危在旦夕、命不久矣,我想用这半块长生果去救她的命! 听完我所说的,一清道人当然无比吃惊,问我是不是疯了,为了救一个女人,竟然奉献出半块长生果?! “这玩意儿十年成熟一次,你知道有多不容易吗,多少人梦寐以求、趋之若鹜!你吃了它,实力就能突破第四十三处穴道,你确定要给那个女人?” 我咬咬牙,说确定! 其实对我来说,实力大进当然也是很大的诱惑了,毕竟我要想救我爸我妈,必须自身得有过硬的实力。可是,一清道人能够为了我和刘鑫,把长生果让给我们,我又为何不能让给苗雪雁呢?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看我的语气坚定,一清道人知道我已经下了决心,便叹着气说:“我把长生果给了你,你当然可以自行处置。你要去救那个女人,可以,那就去吧,做人还是有点情义的好,如果大家都那么冷漠自私,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去吧,去吧,不过一定要小心,现在到处都是龙组的人,我和刘鑫在阳城等你!”

上一篇   1002 师父,接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