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2 师父,接剑 - 少年王

1002 师父,接剑

一清道人说得没错,他被关了小半年,失去自由这么久,刚刚获得自由,身体机能还未完全恢复,被大寨主一拳打飞也没什么奇怪。而一清道人,也确实没让我们失望,在他活动过手脚之后,又和大寨主战在了一起。 这一次,一清道人果然比之前强的多了,起码没被大寨主再次一拳打飞。 一开始,一清道人显得有些狼狈,被大寨主攻得连连倒退;但到后来,一清道人渐渐来了状态,战斗力也有了明显的提升,连连倒退的就成了大寨主。不算狭小的地下暗室之内,两大顶级高手互相鏖战,两人虽然都没武器,却也打得极其激烈,而且精彩纷呈。 刘鑫身上的锁,我早就给他解开了,我们两个就站在一边看着二人战斗,确实看得我们心潮澎湃、叹为观止,都在幻想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这样的境界。 油灯立在一边,将一清道人和大寨主的影子拖得极长,二人纠缠在了一起,砰砰啪啪的声音不断响起。 不用一会儿,一清道人就占了上风,大寨主则渐渐不敌。大寨主知道自己不是一清道人的对手,猛地回头转身就跑,顺着楼梯噔噔噔往上走,一清道人当然不会放过他,立刻拔步追了上去。 大寨主和一清道人一前一后,朝着暗室上方跑去,我和刘鑫也赶紧跟上。 “砰”的一声,大寨主推开盖子窜了出去,一清道人也立刻窜了出去。 但也就在这一刹那,一清道人突然爆发出了一声极其凄厉的惨叫声,接着整个人也往后摔了过来。我和刘鑫都很吃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有人能让一清道人发出如此可怕的叫声,对方得有多么恐怖? 我和刘鑫赶紧扶住向后摔出的一清道人,问他怎么回事? 一清道人捂着自己的眼睛,不断嚎叫:“我的眼睛,好疼,瞎了!” 当时我满脑子嗡嗡直响,心想这回完了,一清道人肯定挨了什么暗器,他要瞎了怎么打得过大寨主,我们所有人不是都要死在这吗?也就是在此时,一清道人揉了揉自己的眼,心有余悸地说:“哎呀,阳光太刺眼了,好久没见过这么强的光,差点没有把我闪瞎。刘鑫,你待会小心一点。” 刘鑫和一清道人在昏暗的地下室里呆了这么久,最亮的时候也不过是点上一盏油灯,现在见到外面的强光当然适应不了。 但是,至于这么大的反应吗?! 刚才可真把我吓死了,我以为一清道人真的瞎了,他要瞎了肯定不是大寨主的对手,结果就是没捞到长生果,我们也死在这了,要多惨有多惨。 刘鑫和一清道人伏在地道出口,适应了好大一会儿,才终于可以睁开眼睛了。 一清道人的头探到外面,忍不住感慨地说:“啊,阳光好温暖,空气好清新,世界真美好!” 对于一个失去自由、关在地下暗室里小半年的人来说,新鲜的空气、温暖的阳光确实非常难得,难怪一清道人会发出这样的感慨。但他刚感慨完,一阵急促而又沉重的脚步声突然传来,接着一柄锋利、雪亮、厚重、宽阔的大刀从天而降,朝着一清道人的头猛削过来。 是大寨主的那柄一人多高的开山大刀! 原来大寨主不是跑了,而是去拿他的武器了。 瞒! 凌厉的破空之声响起,大寨主的开山大刀俨然已经到了一清道人的脑袋跟前,一清道人大叫一声,猛地一缩脖子,堪堪躲过这刀。一清道人把头刚探出去不久,现在又缩回来了,而且不敢再露,大寨主就在外面等着,伸头就是一刀,谁也幸免不了。 “来啊,来!” 大寨主咆哮着,在外面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嗡嗡直响,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们几个谁都不敢露头。 一清道人回头一看,发现了我挎在腰间的刀,猛地往外一抽,接着整个人就窜了出去。大寨主的开山大刀再次斩来,一清道人则用手中的钢刀相抵,就听“铛”的一声重响,火花也跟着四散溅出,终于挡住了大寨主的刀。 一清道人往外一冲,我和刘鑫也跟着窜出地道。 后院里面已经进来很多卫兵,喊打喊杀地朝着我和刘鑫冲了过来。一清道人和大寨主战在一起,我和刘鑫当然去打那些卫兵,他夺了一柄钢刀,呼呼呼地四处乱砍,我既然已经恢复了王皇帝的身份,当然不用再惧什么,直接摸出打神棍来,砰砰砰地抽打四周。 我已经很久没用过打神棍了,但这东西和游泳、骑车一样,不可能会忘记,最多有点生疏。稍微打上一会儿,那种感觉就全回来了,我和刘鑫一棍一刀,砰砰啪啪地打着不断涌上来的卫兵,最先涌进来的当然是主宅的卫兵,这些卫兵曾经都是和我共事的兄弟,要打他们确实有点于心不忍,但是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就是不断猛劈、猛砍、猛冲。 一个又一个的人倒在我们脚下,鲜血在后院几乎流成了河。 我和刘鑫也不是要打倒多少敌人,或是要冲到哪里去,只是要为一清道人创造个安静的打斗环境。只要他能搞定大寨主,那么其他一切都好说了,我现在就担心其他队长进来,虽然我的实力也挺不错,但有几个队长仍旧在我之上! 不过还好,我和刘鑫打了半天,也没见到一个队长冲进来,我猜那些队长是不是到瀑布那边找我,还没回来? 苗家寨的卫兵实在太多,狭小的后院怎么可能容纳的下,尸体不一会儿就堆积如山,但还是有人源源不断地往里进着。我回头看了一眼一清道人,发现他还没有搞定大寨主,因为他本来是用剑的,现在却用我的钢刀,到底还是有点不太方便,和大寨主打了个不相上下。 得去把一清道人的剑拿来才行! 我在苗家寨呆了这么久,在主宅做了一段时间卫兵,还做了两个寨主的女婿,当然知道一清道人的剑放在哪里。 我立刻对刘鑫说道:“你撑着点,我去拿师父的剑!” 刘鑫也立刻说好。 我手持打神棍,一边劈砍一边向前,因为来的都是普通卫兵,所以没人能拦住我。很快,我就杀出一条血路,冲到了主宅的正院里面。正院之中,仍有卫兵源源不断地进来,苗冰骆则还绑在门口的木粧子上,她一脸的惊讶,不断地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但,并没有人回答她。 我先冲到二寨主的房间里面,将挂在墙头的长剑一把扯了下来,接着又急匆匆地冲出房间。 因为我身上也穿着卫兵的衣服,再加上我已经戴上王峰的人皮面具,很多人根本不认识我,反而把我当成了自己人,没有再对我做什么了。 现在有长剑在手,一清道人绝对稳胜大寨主。 我仔细看看左右,仍旧没有看到一个队长级别的人出现,看来如我所料,确实去追我了,还没回来,只有大寨主一个人回来了。 事不宜迟,我又立刻冲进后院,后院里面仍旧人满为患,刘鑫不断击杀着冲进来的卫兵,一清道人则和大寨主仍在战斗。一清道人的钢刀使得很不15手,几乎被大寨主压着打了。 “师父,接剑!” 我高喝一声,立刻把剑给一清道人甩了过去。 一清道人身子一跃,伸手就接住了长剑。 长剑在手,一清道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洋溢着自信:“好徒弟,还是你了解我丨” 一清道人猛地挥舞长剑,朝着大寨主疾刺过去,长剑幻化成一道白光,肉眼几乎看不清楚。大寨主知道一清道人这把长剑的厉害,当然不敢怠慢,手中一柄开山大刀舞得更加迅猛、疯狂。 大寨主的开山大刀重且厚,一清道人的长剑轻且薄,一个是力量型的,一个是轻灵型的,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一清道人舞动长剑,身姿潇洒飘逸,白头发、白胡子也迎风飘扬,显得愈发仙风道骨起来;而大寨主怒目圆睁,脸上的青筋根根暴起,显然已经使出全力在和一清道人战斗。 一清道人厉害的地方在于,他虽然是轻灵一道的,但和大寨主比拼力置也完全不输。 这也没有什么奇怪,当初一清道人力战夜哭郎君的时候,就用剑尖抵住过夜哭郎君那口大到极点的棺材,由此就能说明一清道人的力置确实不小。 力量完全不输,速度则能胜之。 大寨主不输,谁输呢? 大寨主被打得连连倒退,几乎没有抵抗的余力了。 如果二寨主还在,此刻就能和大寨主联手,一起力战一清道人。 那样的话,一清道人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 眼看着大寨主的身形越来越狼狈、动作越来越吃力,我知道大寨主即将命不久矣。 “死!” 一清道人突然刺出长剑,大寨主没能抵挡得住,这柄长剑直接穿胸而过,从大寨主的背后刺了出去。